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坐进我车里的脏女孩 > 第66章

第66章

    苏小雨悄悄地走了出去,带上了门,我猛然将舒晓羽抱在了怀里,舒晓羽也紧紧地抱着我,我们俩颤抖着相互寻找到了对方的嘴唇,深情地吻着,激情地吻着,忘我地吻着,疯狂地吻着,我们心里都已经明白,这也许是我们俩今生的最后一次拥抱、最后一个热吻了,也许过了今夜,我们将走上不同的旅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的一半的心和她的一半的心将永远地融合在一起,永远也不会分离!

    一零零.大结局(三)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俩终于恋恋不舍地分开了,我捧起舒晓羽哭花的脸,问她:“晓羽,你当时怎么会找到我的?是你妈妈让你找我的吗?”舒晓羽点了点头,抽泣着说:“我那天下午惊闻噩耗,等我赶到了医院,爸爸和外公外婆已经去世了,只有妈妈还有一口气在,医生告诉我她也挺不了多久了,当时她虽然身受重伤,但她的意识却还是很清醒的,弥留的时候,她忽然对我说,她有两件悔恨终生的事要告诉我,希望我能替她向她们道歉,我当然不知道她口中的她们是谁,就听她断断续续地说起了往事,她先说的是我爸爸妈妈和你老*事,当她说到你老妈黯然回到温州的时候,气都喘不过来了,我慌忙说,妈妈你歇歇,我知道我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了,可是我妈妈却流出了眼泪,告诉我其实她当时是骗了你老妈,因为我并不是我爸爸的孩子,而是一个叫路镇的人强迫她后才怀上的我,现在我知道这个人就是蔡阿姨的爱人,你也可以想象得出当时我的心情,一切都象是毁灭了一样,全家人出了这么大的祸事还不够,竟然还会冒出这样的事来,可怜我爸爸还待我这么好。”舒晓羽擦了擦眼泪,继续说,“我脑子本来就一片昏昏然,这时更是雪上加霜,我象木头人一样,妈妈讲一句什么话,我就点一下头,我记得妈妈跟我说了你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告诉我一定要去找你,说你是我爸爸唯一的骨肉,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还让我一定要替她向你老妈道歉,说完她就去了,我哭得天昏地暗,昏了过去,等我醒来时,我已经被我爸爸单位里的人送回了这里,那些天我一直很糊涂,别人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过了些天,爸爸妈*后事都办完了,他们也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过了两天,每天望着灵台哭,我只觉得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人也越来越糊涂,那天早上我稀里糊涂地出了门,等走到大街上,我就彻底想不起来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又要到哪里去了,我只记得我突然想起了妈妈临终前的话,但当时我已经忘了是妈妈叫我来找你的,只知道你是我最亲的人,于是我就往杭州来了,一路上的事情我全忘了,直到那天在小旅馆里被你大喝了一声,我才醒了过来。”我点了点头,说:“一切和我们原先预料得一模一样。”我心里想,青芸阿姨想要舒晓羽替她道歉的另一个人一定就是陈莲阿姨,可惜她最后还是来不及说,我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在两场战斗中,青芸阿姨虽然是胜利者,但是第一次她永远失去了良心的安宁,而第二次她却永远失去了血浓于水的姐妹亲情,难道这就是爱的代价?舒晓羽歇了口气,又说:“我妈妈说的第二……”我赶紧掩住了她的嘴,悄悄地指了指外面,苏小雨不知道这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苏小雨留给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该让她进来了,我唤了声小雨,苏小雨神色安然地进来了,舒晓羽拉起她的手,将她的手交到了我的掌心里,对小雨说:“小雨妹妹,现在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和他在一起了,姐姐相信,你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苏小雨的脸红了,说:“姐姐,那你呢?照片上的那个男孩子现在哪里?”我一听这话,忽然想起了那天苏伯伯问过我的一个问题,我也疑惑地问舒晓羽:“晓羽,我有点疑惑,为什么他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你?”苏小雨听了也感觉有理,说:“你失踪的这一个月,热爱是把我当成了你,所以才不来找你,他又有什么理由这么长时间不来找你呢?”

    舒晓羽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但她的微笑却浮现了出来:“他叫方遒,和我是一个大学的,他比我高两届,一年前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读博士去了。”我楞着头说:“就算是在美国,他也应该回来找你呀!”苏小雨也担心地说:“姐姐,他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你,你难道不担心他……”舒晓羽依然微笑着说:“我不担心,我相信他,就象我相信热爱一样,我该给他打个电话了。”说着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我赶紧将手机给她,说:“你家的电话早就停机了吧,我手机是开通国际长途的。”舒晓羽接了过去,我和小雨想离开房间,舒晓羽却将我们拦住了,说:“我们三个人之间还有什么可以保密的,不用走。”她拨了号码,可是却接不通,她又拨了几次,可还是不通,我提醒她:“你可以看看你的邮箱。”

    舒晓羽开了电脑,所幸电脑还是正常的,在等待开机的一分多钟里,舒晓羽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我按住她的肩膀,对她说:“你能相信我,我就相信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不要担心。”舒晓羽点了点头,握住了我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我感到她的手在微微地抖动着,冷得象一块冰。

    电脑终于启动完毕,舒晓羽急迫地打开邮箱,舒晓羽的邮箱真是超大,我看清楚了,一共有206封未读邮件,象累累的果实一样密密麻麻地堆在那里,发信人全是同一个名字:YourFangQiu。最近的一封竟是几个小时以前的,我默默地算了下时差,他发送邮件时差不多是美国的凌晨3、4点钟,我心里一动,难道他竟是彻夜不眠?舒晓羽直接点开了这封邮件。

    小羽:

    今天是我和你失去联系的第127天,也是我们相识的第828天,而且,今天还是一个特殊的纪念日,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纪念日,两年前的今天,那是一个天上飘着零星雪花的日子,我第一次吻了你。

    回首这127天,我焦急过,彷徨过,悲伤过、绝望过,虽然一度还无奈过,也平淡过,但时至今日,我发觉无论我的心境如何变化,无论我对你的猜想如何残酷,在我心的深处,有一样东西自始至终不但没有慢慢消失,相反,还以一种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速度在急剧地膨胀着,胀满了我的心,胀满了我的身体,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还会胀满整个世界,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我告诉你,这就是我对你的爱!

    我不知道这127天你为什么会失去联系,在国内的同学们中流传着一些关于你的传闻,有人猜测你变心了,有人猜测你跟随了一个有钱人,我告诉你,我已经与这些人断绝了交往,就因为他们亵渎了你!就因为我不相信你这样一个纯洁传统的女孩会做出这种决定!就因为我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爱会崩溃于一夜之间!你还记得吗?在四个多月前的那个下午,我们通了最后一次电话,我们还讨论了你来美国读书的事情,那时我们对未来对爱情是多么的憧憬,可是自从那个下午以后,我就听不到你的声音了,你的手机关机了,你家的电话没人接,我发你邮件你不回,再后来,你家的电话也欠费停机了,那阵子我就象疯了一样,恨不能马上回国,可是你也知道,我在半年前就被我导师指派为一个庞大实验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的负责人,而这些日子正是这个实验出结果的关键时刻,我无法离开一步。其实我也曾打算委托我的家人或者朋友去找你,但我却犹豫着放弃了,因为我突然间隐隐地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想不出你有什么原因会失去音信,我从心底里感到了冰冷的寒意,我不敢再想下去了,更不敢去求证,我宁愿相信你变心了,我宁愿相信你跟随了一个有钱人,我宁愿我自己痛苦一辈子,只求你能平平安安地在这世上,你的平安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愿望!这些日子来我就象那个掩耳盗铃的人,每天都在自己瞒着自己,想象着你的平安,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

    小羽,我每天都给你发一封邮件,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如果上天有眼,还能让你看见我的信,就请你告诉我一声,你还平安,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另外,昨天我们系的秘书碰到我,说他们已经接收你的申请并给你全额奖学金,正式通知已经发出。假如在四个月前,这是个能让我们俩高兴得跳起来的好消息,而现在,这也许仅仅只是个迟到了的消息了。

    深深爱着你的 方遒

    舒晓羽默默地读完了信,没有说话,但她的眼泪却盈满了眼眶,她点了回复,写上了几个字:傻瓜,我还活着。随着她的鼠标轻轻一点,这信息迅速地穿越了时空,飞向了大洋彼岸。(全文完)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