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在线阅读-第37章委托人自爆了-乐读窝
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 > 第37章委托人自爆了
    “体育仓库在一层右侧。”伊藤然目光闪烁。

    “杀死摄像师的诡在一层,可能会对上。”

    “走吧。”

    伊藤然转身走去。

    “等一下。”极武大师疾呼。

    “给我五分钟。”

    在伊藤然疑惑的目光中,极武大师从怀里掏出一卷胶带,然后在身体上开始缠绕,绕过腋下,缠在脖子上。

    在伊藤然等人怪异的目光中。

    胶带从两边腋下穿过,帮助脖子,将脖子固定住。

    “芜湖,这样我就不能回头了。”做完这些,极武大师对着镜头露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

    伊藤然:......

    不要看弹幕就知道所有人都被极武大师的骚气所震慑了。

    极武大师这种乐天派的性格并不是伊藤然喜欢的。

    驱魔伴随着危机,伊藤然只要一进入驱魔状态就会变得异常冷静,而极武大师这种与他相违背的性格总会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就好像极武大师是日漫男主角,而自己是冷静性格的男二。

    注定成为垫脚石。

    这种感觉很让人不爽。

    “现在望月泉奈应该也往那边去了,我们跟上的话或许还能看到她驱魔的手段。”伊藤然心中蠢蠢欲动。

    他还没见过其他流派的驱魔手段。

    “不过要小心,不要走散,否则会混进诡。”伊藤然让极武大师抓住一根绳索,自己和摄像师握住另一头。

    “根据恐怖片的定律来看,厉诡会想办法让人走散。”

    正往前方走着,突然前方听到吵闹声。

    “我是人,你们小心他。”

    “我才是人,望月小姐,帮我。”

    伊藤然立刻拿出手机,一脸兴奋:“芜湖,看来他们之中有卧底。”

    现在望月泉奈那方有四个人,一个摄像师,两个经纪人和望月泉奈。

    有人四个人的时候会死。

    那就说明。

    其中很可能有诡。

    “怎么回事啊。”极武大师隔得大老远喊道。

    “我们被一片黑雾冲散,再次相见时已经是四个人了。”那方得来回应。

    “少年,你看要怎么应对?”极武大师看向伊藤然。

    显然,伊藤然之前的分析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很简单,都杀了吧。”伊藤然面不改色地说道。

    “少少少,少年,这也太粗暴了吧。”

    “我开玩笑的。”伊藤然话锋一转。

    “只要把他们都制住,一起带到体育仓库就行了。如果他真是在体育仓库被人打死,那我们的行为无疑就是唤醒他痛苦的回忆。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两只厉诡生前是情侣,另一只厉诡绝对不是坐视不管,一定会现身,然后灭掉就行了。”伊藤然徐徐说道。

    内容让人不寒而栗。

    “咳咳,少年,好计谋,够狠。”极武大师讪讪笑道。

    在伊藤然说完没多久,其中一名经纪人面露凶相,这一表现立刻被望月泉奈捕捉到。

    “你露馅了。”一声娇喝后,她将身后的长弓拉满。

    “希望之光,无法触及之神圣,湮灭罪恶之炎,谨遵吾箭所指,光炎,天经,疾风,希望,毁灭,穿透,引弓向远方,充斥破灭而消散。”

    长弓中骤然凝聚出金色的箭,锁定了厉诡化作的经纪人。

    “这个咒语......有点帅。”伊藤然瞪大了眼睛,内心羡慕。

    这就是高逼格驱魔师的战斗前摇吗?

    稍微对比下,自己的火球术就有些捉急了。

    威力虽大,却不绚丽,就连招式名称都让人有种钻进老鼠洞的羞愧感。

    自己这种自己摸石头过河的人跟这些大流派走出来的传人比起来果然差远了啊。

    你看那金弓,金箭,徐徐运转,虽然弱却稳定的灵力。

    再配上望月泉奈那冰冷的眼神和平稳的手指。

    厉诡的生命就好像被完全钳制在手中。

    “去。”

    随着冷冽的弓弦声,金色长箭拖着长长的轨迹朝着厉诡化作的经纪人呼啸而去。

    这一箭将前方滚涌的黑气直接打散,金光照亮了这个楼层。

    “起风了。”极武大师悄然拔出后背的木刀,低吟道。

    “少年,如此绚丽的招式你可以做到吗?”

    伊藤然一副死鱼眼,体内的灵力悄然平息。

    本来他还想试验下昨日夜晚夜深人静时领悟的招式。

    但在见识到望月泉奈的攻击后,他决定雪藏自己的新招式,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言语间,金色长箭已经穿透经纪人。

    经纪人的胸膛立刻出现一个伤口,金色光点不断朝着全身蔓延。

    秒杀?!

    “太强了,不愧是第一女驱魔少女,望月泉奈,太可爱了。”极武大师顿时化作忠实大叔粉丝。

    欢呼声突然一滞。

    视线中,化作光点的厉诡身影突然溃散,而下一刻,望月泉奈身后黑暗涌动,厉诡的身形显露。

    “竟然没死!”望月泉奈眼神一凝,身后传来的阴冷让她心头能跳,急忙回头。

    “咔。”下一刻,她的脖颈处出现一条细长的血线。

    “奇怪了,我的视线怎么突然飞起来了一样?”望月泉奈一脸困惑。

    下一秒,她看到一具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衣服的无头尸体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摔落在地面。

    她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我头没了。”

    “啊?!”极武大师一脸愕然。

    随后不敢置信地扯着公鸭嗓高喊:“望月小姐,你头咋没了。”

    “啊啊啊。”摄像师们也发出了尖叫。

    伊藤然懵逼地揉了揉眼睛,打开红色本子。

    “有人回头会死”这句话逐渐消失。

    “真是个胸大无脑的白痴。”伊藤然嘴角抽搐,低声道。

    他的委托是随行,保护安全。

    但委托人自爆了。

    这不是自己能够改变的。

    这时,红本上浮现出新的诅咒。

    “有的人,跑就会死。”

    这一次,伊藤然感受到一股恶意降临在自己身上。

    他知道,这个诅咒针对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