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在线阅读-第36章继续死亡-乐读窝
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 > 第36章继续死亡
    “极武,你的反应够快啊。”伊藤然看着教室内丝毫不敢动的四人,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彼此彼此了。”

    “不过......你怎么把摄像师也带来了?”伊藤然顿时一头黑线。

    “哈哈哈哈,那必须的,少年,直播间将会记录我们战胜厉诡的帅气身姿!”极武大师顿时大笑,对着镜头露出黄色的牙齿。

    却见伊藤然转身就走。

    “诶诶诶,少年,等等我,你干嘛呢。”

    “找线索。”

    在经过之前那一例死亡后,伊藤然确定,自己很讨厌这种需要用脑子的厉诡事件。

    “真是糟糕的感觉。”

    在伊藤然等人走后,望月泉奈组也和摄像师C分开。

    “你一个人先回去吧,一层距离很近。”望月泉奈这么嘱咐道。

    随着望月泉奈的离开,摄像师C的双腿忍不住发颤了起来。

    ......

    “这类诡异事件比较棘手,需要严格遵守规则,并且尽力找到相关的线索,找出厉诡的踪迹。”行走期间,极武大师客串主播,很认真地讲解道。

    “诡魂的各种规则一般会和死前发生的事情,人有关,只要找到相关线索就不需要慌了。”

    极武大师面对镜头十分淡定,给人巨大的安全感。

    伊藤然静静在前面走中,眼神逐渐冷了下来。

    高校中的空气又冷了几分,鬼气更加强烈了。

    现在行走的地板上也开始渗透出微弱的鬼气。

    在二层的另一个教室,伊藤然等人也找到一本红色本子。

    上面写着“有人,四个人的时候会死”这句话。

    “如果厉诡是那一对情侣,那么他们的规则应该和杀死他们的人有关。”

    伊藤然将本子放入怀中,继续走着。

    “少年你慢点啊。”极武大师急忙跟在后头。

    摄像师大哥就更别说了,更为匆忙。

    虽然伊藤然话不多,但却意外地很有安全感。

    “感觉是个高手。”

    “人狠话不多。”这个直播间的人气和望月泉奈那方不相上下。

    另一边。

    摄像师一只手提着摄像机,一只手拿着手电筒,缓慢前行。

    他的前进速度非常慢,也是三个直播间最有恐怖气氛的一个。

    好不容易摸索到楼梯,摄像师擦了擦额头的汗,扶着栏杆缓慢朝下走去。

    一楼的黑暗更为浓郁,就连手电筒也很难照清。

    他只能凭着感觉往下走。

    走到平地,顺着记忆中的路朝着大门走去。

    他的心情也越发激动,步伐加快。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踏踏踏。”突然,他的身后响起仓促的脚步声。

    摄像师心头一惊,身上鸡皮疙瘩皱起,直接狂奔。

    “等一下。”身后的声音清脆悦耳。

    摄像师身形猛地一顿,随后惊喜回头。

    “望月小姐!!”和望月泉奈共事那么久,她太熟悉这个声音了。

    脚步靠近,在手电筒的照耀下,望月泉奈来到摄像师面前。

    “望月小姐,你怎么来了?”摄像师惊魂未定的脸上浮现出狂喜的神色,他擦了擦满脸的汗珠,喘着粗气。

    之前内心的极度恐惧促使他不断飞奔,体力消耗剧烈。

    但他却下意识忽略......

    在如此的狂奔下,他竟然都没有到大门口。

    青青高校只是一所普通高中,占地面积并不大。

    “我和他们走散了,上面非常危险,我们先离开这里吧。”望月泉奈惊疑地看了看身后,道。

    “太好了,那我们一起走吧。”摄像师C立刻敬业地将摄像机对准望月泉奈。

    他跟在望月泉奈旁边,朝前走去。

    内心总有一些不对劲。

    望月泉奈性格冰冷高傲,好像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啊。

    “内,你,体会过死亡吗?”望月泉奈的脚步突然顿住,幽幽问道。

    “诶!”摄像师扛着摄像机的手猛地一抖,颤颤巍巍地说道:“没。”

    他心里觉得不对劲,小心将摄像机从肩上放下,提在手中,镜头依旧对准望月泉奈,而另一只则在摸索着裤兜的手机。

    “你知道被锁在黑暗的房间中,用棒球棍狠狠击打的痛苦吗?”望月泉奈低声呢喃。

    阴森的语气在黑暗的空间内回荡。

    “好痛,好冷,他们的棒球棍打到了我的头,然后.......”

    摄像师终于打开了手机,切到弹幕的画面。

    上面一致刷着一句话:“快跑,他不是人。”

    摄像师呼吸一滞,猛地吞咽下唾沫,双腿一下子想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如同触电般的强烈麻痹感传来。

    腿一软,直接倒在地上。

    “我的脑袋凹了进去,身上也全是伤痕。”望月泉奈缓缓回头,美丽的面孔依旧,不过眼中流出血泪,额头凹下一块。

    “来吧,死吧!”画面中,望月泉奈极速接近,伴随着摄像师恐惧的尖叫,镜头飞起,落地后对准着黑暗。

    直播间中传来诡异的刺穿皮肤的声响。

    ......

    “他死了。”伊藤然将目光从手机的直播中收回,面色不变。

    “少年,这诡有点凶。”极武大师快步跟在后头,心有余悸地说道。

    “两个诡,一个指定规则,一个伪装,伪装的诡拥有直接攻击的能力。”伊藤然眼神一眯,眼中流露出杀气。

    “每个人身上都会被下一个规则,也就是诅咒,大叫的人已经死了,剩余的是四个人一起的时候会死。”

    “四人会死的诅咒是为了让我们分散,落单一人,也就是说,那个伪装诡的能力并不强。”

    “如果没猜错的话,每死一个人会解锁一个新的诅咒。”

    伊藤然翻开本子。

    果不其然,上面出现一句话。

    “有的人,回头会死。”

    极武大师顿时毛骨悚然,下意识抓住伊藤然的手臂。

    “少年,这两个诡的能力好搭。”

    伊藤然点头,眼中流露出思索的神色。

    “第一个诅咒是无法大叫,所以第一名死者的舌头会被割掉。”

    “根据伪装诡的言语来看.......”

    “黑暗的空间......封锁.......教室不是他第一死亡现场,那会在哪里?”

    伊藤然看向弹幕。

    上面一致刷着:“体育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