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在线阅读-第17章驱魔团队的邀请-乐读窝
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 > 第17章驱魔团队的邀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第二天一早,告别井上巧,伊藤然迅速前往学校。

    作为一个三好学生,伊藤然保持着从不迟到,从不早退,从不旷课的记录。

    来到班级没多久,一个女孩子就凑了上来。

    “然君,这周末有空吗?我有两张驱魔大师的票子,一起去看吧。”同学兼青梅竹马的浅上小悠问道。

    浅上小悠有着一头青色的长发,上身材峰峦起伏,下半身两条大长腿吸人眼球。

    她的长相是偏柔美的那种,给人一种贤妻良母的感觉。

    浅上小悠在班级里的人气也非常高,甚至不比井上巧低。

    但对追求者一概都是拒绝的。

    面对浅上小悠的邀请,伊藤然却目不斜视地摇了摇头,拒绝道:“我周末有事,不去了。”

    浅上小悠长得确实很好看。

    五官柔美,挑不出缺点,但是.......

    伊藤然就是不喜欢啊!

    不来电。

    伊藤然只将浅上小悠看做自己的妹妹,对她没有一点其他的想法。

    面对伊藤然的拒绝,浅上小悠很是沮丧,轻轻应了一声。

    浅上小悠失落的神情让教师内偷看的男学生们很是气愤。

    恨不得代替伊藤然将浅上小悠揽在怀里。

    没多久,班主任走进教室,手中拿着一叠考卷。

    “这是上次考试的结果。”班主任开始分发考卷。

    “这次班级第一的还是我们的伊藤然同学,恭喜他拿到满分。”全班鼓掌,班主任一脸欣慰。

    “第二名是村上良同学,98分,真的很可惜,差一点点就满分了。”

    在鼓掌声中,一个长相阴冷的男人地看向伊藤然,眼中满是不服气。

    “然君好厉害,又拿第一了。”浅上小悠低声欢呼了一句。

    “村上良好想赢你一次呢,可完全追不上然君你。”浅上小悠一脸崇拜。

    伊藤然扭头看向窗外,他对学习方面的东西不感兴趣。

    那个村上良再努力也不可能超过自己。

    因为自己是天才。

    课间休息时,浅上小悠正坐在伊藤然旁边找话题聊。

    “然君,我这周看了一部超级好看的诡片,来玩,强烈推荐。”

    “对了,我爸妈想请你吃饭,什么时候有空啊?”

    面对浅上小悠的各种邀请,伊藤然十分为难。

    在父母死后,浅上小悠父母帮过自己不少。

    但自己这一周确实没什么时间,他想要接个委托,变得更强。

    毕竟现在的自己还是太弱了。

    思索片刻,他对浅上小悠说道:“要不下周吧。”

    此刻他深深体会到一句话的深意。

    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剑的速度。

    但女诡不会。

    “好。”浅上小悠点点头。

    这时死党大竹凑了上来。

    “大然,我有话跟你单独说。”说着还对着浅上小悠挤了挤眉毛。

    “原田竹,有什么事情我不能听吗?”浅上小悠和原田竹也十分熟络。

    甚至从原田竹那里得到了不少有关伊藤然的一手消息。

    班上其他不少女生看着伊藤然这方向议论着什么。

    原田竹是一个学渣死宅,时常色眯眯地盯着别人。

    班上的女生都不喜欢他。

    但他却是伊藤然和浅上小悠最好的朋友。

    难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不管其他人如何看,伊藤然此刻已经跟着大竹来到天台。

    他漫不经心地靠在栏杆上,问道:“说吧,什么事?”

    大竹开门见山道:“有没有兴趣找个伙伴?”

    “伙伴?”伊藤然想起不少委托上都写着最低需求:驱魔师团队。

    一个驱魔师能力再强也只是一个人罢了。

    而一个团队能做到的可不是1+1=2这么简单。

    信息搜集,战术制定,后勤等等都是一个人无法面面俱到的。

    这也正是伊藤然曾考虑过得。

    就像之前305家暴诡的事件。

    自己视线并没有收集到关于家暴诡的信息,反而被已知信息误导。

    以为整栋公寓只有一个男孩诡。

    如果那个家暴诡的级别足够高,或许自己就嗝屁了。

    与其和不熟悉,不信任的驱魔师互相磨合,倒不如和自己信任的人合作。

    “说来听听。”

    “他叫极武大师,曾经是委托网站里的高级驱魔师。”

    “曾经?”伊藤然捕捉到一个关键词。

    “是的,我们关系这么铁,我就实话实说了,现在的极武大师实力不行。”大竹叹了口气,眼中有些愧疚。

    “你还记得五年前我的重病吗?”

    伊藤然试图回忆,道:“难道是那一个月?”

    伊藤然记得五年前,大约六月份起,大竹就陷入重病,足足有一个月没找自己玩过。

    而就是那个月。

    自己父母因为车祸意外身亡。

    对于伊藤然来说,那一个月是黑色月份。

    大竹继续说道:“其实我是被魔附身了。”

    “魔?”伊藤然一脸诧异。

    “这个之后再说。”大竹有些急迫。

    已经快要上课,他们时间不多了。

    “魔比那些厉诡要狡猾多了,他附在我上,想要在七月份的百鬼夜行上吸取阴气。”

    “这只魔修行高深,最后被极武大师重伤,但极武大师体内灵力也被打散,生命垂危。”

    “经过抢救才活了下来,可是他的实力已经连普通驱魔师都比不上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些年来我努力成为委托分析师,为他寻找性价比高,安全的委托。”

    “他需要很多钱才可以治愈伤势,而那只魔这几年也不知踪影,但可以肯定,他附身在其他人身上悄养生息,等着卷土重来。”

    “所以我想要找到一个可靠,强大的驱魔师加入我们团队,别看我们实力不够,但是经验丰富。”大竹一口气说完。

    “极武大师毕竟是个69岁老同志,对付诡很有一套的。”生怕伊藤然不答应,大竹还补充了一句。

    “找个时间聊聊?我挺感兴趣的。”伊藤然的回复大竹乐开了花。

    “没问题,今晚老地方,我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