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在线阅读-第16章女诡也要修炼-乐读窝
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 > 第16章女诡也要修炼
    “那个女诡竟然让学长受此大辱,学长!我们一定可以报仇的。”到最后,井上巧她甚至还鼓励伊藤然。

    “不要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我们要不断努力变强,才能翻身做主人。”

    井上巧对伊藤然的印象开始改观。

    原本伊藤然在她心目中是一个高冷男神。

    之后发现伊藤然是一个外冷内热的神秘驱魔师。

    外表冷漠,实则暖男,愿意收留无家可归的诡魂。

    可就在刚刚,她看到了驱魔师的无奈。

    面对难以匹敌的厉诡,就连学长这种优秀的驱魔师都只能被玷污啊。

    “来玩游戏,摸摸猜猜的游戏。”这是何等的虎狼之言。

    这个女诡怎么就如此肆无忌惮。

    这样娴熟的挑逗让人怀疑她是否已经祸害了成千上万的无辜男子。

    “可恶,再这样下去游戏就要变成啪啪啪不睁眼,否则抠眼睛了。”

    井上巧一脸严峻。

    她感受到神圣的重担。

    学长收留自己,自己肯定要帮学长排忧解难。

    知恩图报!

    这是自己做人的原则。

    在伊藤然晚饭后,刚走进客厅就看到井上巧很认真地趴在地上。

    由于井上巧穿着超短裙,那一抹蓝色便暴露在伊藤然的目光中。

    看着井上巧撅起的小pp,伊藤然有些恍惚。

    好qiao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井上巧虽然是飞机场,但后面还是很可以的。

    “咳咳。”伊藤然试图干咳引起井上巧的注意。

    井上巧呆呆抬起头,脑袋上一根呆毛随风飘扬:“什么事吖?”

    伊藤然指了指井上巧的下身。

    井上巧顿时羞红了脸,双手下意识捂住超短裙,双腿紧紧并在一起。

    “你在干嘛,为什么趴在地上?”伊藤然撇开,好奇询问。

    伊藤然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一个绅士。

    虽然想要找个女朋友。

    但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色心驱使而去偷窥小女诡的胖氵欠。

    面对伊藤然的询问,井上巧捂着裙子,羞红着脸道:“我是想要观察水滴的形状,然后熟悉他们,让自己的控水能力更强!”

    “我在修炼!!”

    勤奋的井上巧让伊藤然不禁有些羞愧。

    自从成为驱魔师后,他就没有修炼过。

    于是他也在客厅里坐下,闭上眼睛,感受体内流淌的灵力。

    根据系统的数值来看,自己拥有4年灵力。

    灵力乖巧地在自己身体流淌,顺从地如同玩偶一样。

    伊藤然将灵力运转到手指,然后朝着桌上一个小铜罐点去。

    手指有了灵力被锐利手掌Lv.被动的加成轻而易举地刺穿铜罐。

    “跟豆腐一样。”伊藤然嘟囔了一句。

    “下次找铁试试。”

    伊藤然审视起体内的灵力。

    如同小溪一样在体内循环流淌。

    伊藤然再看向井上巧。

    体内的鬼气就如同一口即将干枯的井水,寥寥无几。

    鬼气是井上巧能量的来源。

    井上巧的鬼气连伊藤然灵力的1/10估计都没。

    伊藤然看向桌上的水杯,心神微动。

    控水Lv.2。

    水中200ml的水立刻飞出水杯在伊藤然面前摆弄出各种模样。

    方块,刀剑,圆形,爪子。

    只要是简单的形状都可以变化。

    但再精细一些,比如人偶这种需要需要刻画出五官的就不行了。

    “这就是控水Lv.2?”伊藤然喃喃自语。

    他有预感,一个普通驱魔师想要这种灵力掌控力都很困难。

    一旁的井上巧注意到伊藤然的控水能力,更是惊讶得合不拢嘴。

    眼中的崇拜神色溢于言表。

    伊藤然的测试还在继续。

    除去溜溜眼和裂口这两个没什么用的绝技,他还有一个火球术和劲夫Lv.2。

    劲夫被动就不用多谈了,俗称家暴被动,只要在家里,自己肉搏能力暴增。

    不知道这个肉搏是哪一种肉搏!

    如果是正经的,那就十分鸡肋了。

    剩下的火球术威力巨大。

    但是消耗也大。

    与其说是火球术,倒不如说是大爆炸。

    之前对付恋屋诡和家暴诡,就用了火球术。

    谁知,恋屋诡小姐姐直接被炸得灰飞烟灭。

    而家暴诡虽然侥幸避开了第一击,但也被第二下火球术直接烧灭。

    结果最后自己扶着墙走出去。

    这样看来,自己的自保,攻击能力实在太少了。

    想到这里,伊藤然立刻拿出笔记本搜索起合适的委托。

    只有变得更强,才可以保护自己。

    ......

    夜晚。

    伊藤然打着哈欠走进房间,井上巧垂着头飘在后面。

    “忙活了一天,困得不行了。”伊藤然往床上一扑,大喊道。

    然后注意到井上巧,道:“我晚点打地铺,床给你睡。”

    “不用了。”井上巧慌张地摆了摆手。

    “我是诡,也不需要睡眠,学长你睡吧,我,我,我去客厅看剧。”

    说完落荒而逃。

    伊藤然一脸可惜地看着井上巧狼狈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

    果然,恋爱不是那么容易的。

    自己还差得远呢。

    夜深。

    房间内响起伊藤然轻微的鼾声。

    他梦到了daruma跪在浴缸内。

    浴室蒸气弥漫,daruma在自己面前轻解罗衫。

    画面一转又来到隧道内,teke小姐和自己拥吻在一起。

    由于没有双腿,他们抱着在地面翻滚。

    之后又是羞涩胆小的裂口女小姐。

    他们手牵着手走在路上,裂口女扭头和他对视,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最后是溺死诡井上巧。

    温柔贤惠的井上巧和自己相拥,体内涌出无尽水流将自己包裹。

    啊!

    要窒息了!!

    伊藤然猛地睁开眼,大口喘着气。

    贪婪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擦了擦额头的汗,忍不住念叨了一句:“好让人欲罢不能的梦。”

    他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从成为驱魔师以来,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便是脱单!

    变强和驱诡只是为了脱单所做的事情罢了,

    短短几天,他和那么多女诡有了交集。

    失去下半身的teke。

    胆小的裂口女。

    带刺玫瑰daruma。

    傻白甜井上巧。

    “我要和谁在一起呢?”伊藤然喃喃自语。

    他是一个很专一的男人。

    如果确认了关系,或许就会和其他女诡断绝来往!!

    “我究竟喜欢什么类型的女诡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伊藤然再次陷入了沉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