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在线阅读-第9章打卡公寓-乐读窝
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我在东京跟诡异表白 > 第9章打卡公寓
    “teke小姐还是一个羞涩的少女,这类女诡对爱情应该有着很美好的憧憬,或许我太急了。”隧道内,伊藤然边走边叹息。

    冲动过后便是失望了。

    “我应该先和她做朋友,每天陪她聊天,牵牵小手,先把感情培养好。”

    “然后在制造些浪漫,给她买点新衣服,表白的成功率一定超高。”

    “或许她一开心就换衣服给我看呢。”

    “唉,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是我疏忽了,下次吸取教训吧。”

    作为一个恋爱萌新,伊藤然表示自己要一点点摸索。

    从失败中成长。

    再次表白失败,伊藤然的情绪非常低落。

    他再次变换成没腿的模式,在隧道中极速奔驰。

    所幸这个隧道距离石田区也就几条街的距离。

    再出隧道后伊藤然就恢复人形,利用双腿行走。

    费劲了千辛万苦,伊藤然终于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石田欢天公寓。

    这栋公寓建设在老学校周围,房租高昂,但当老学校迁移后,这片公寓楼的价格开始飞速下降。

    由于物业管理不当,再加上公寓楼的老旧问题,年轻人几乎都搬离了公寓,只剩下老人,或者原生家庭。

    在经过闹鬼时间后,石田欢天公寓的价格一跌再跌,接近七分之一的家庭都选择了搬家。

    要知道这片公寓楼总共就只有100来户人家。

    这一走就是十几家。

    迫于物业的不作为和诡魂的侵袭,居住在公寓的家庭们凑钱请了驱魔师。

    “上次那个极武大师是真的坑,连只小诡都抓不到。”

    公寓前的公园内,几名住客正围在一起讨论。

    “这个极武大师以前真的很灵的,别说小诡了,厉诡都能轻松解决,只是几年前开始就突然变得很弱。”一名老者摇头叹息。

    “你说会不会是杀戮过多,所以被诅咒了?”

    “我看八成就是因为这个,驱魔师这行业确实暴利,但也要有命花啊。”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

    “中间人给我们换了个驱魔师,据他所说,接下来这驱魔师的幻术可厉害了。”其中一名中年男人说道。

    “这个驱魔师厉不厉害我不知道,但他真的不准时。”一个大妈嗓音尖锐。

    “不是都上火车了吗,怎么还没到,都迟到快一个小时了。”

    “如果今天都不能解决,我们就换人吧。”众人闲聊着,很快这个决定得到所有人的赞同。

    没多久,一辆出租车停在公寓门口,待车上人下车,出租车立刻发动,马不停蹄地逃离现场。

    整个城市内消息最灵通就是出租车司机。

    他们知道公寓内闹诡。

    早就将这里列为禁地。

    要不是伊藤然加了两倍钱,他才不愿意接这趟生意。

    伊藤然刚下车就被住客们注意到。

    在公寓闹诡后,行人都绕着走,可没人会经过门口。

    那么伊藤然的身份显而易见了。

    “不可能吧?这驱魔师也太年轻了些吧?”住客们面面相觑,眼中充满了担忧。

    “他真得修炼出灵力了吗?”住客们你一言我一语。

    高级驱魔师都会穿着特殊,流光四溢的服装,手中一定会拿着神异的武器,手枪,刀枪剑棍,书本等。

    像伊藤然这样穿着朴素的还真是第一个。

    对于他们来说,伊藤然可以算是最后的几根稻草之一了。

    如果伊藤然驱魔失败,他们还会请更多驱魔师来,但这意味着他们有需要经受几日诡魂的骚扰。

    在住客们怀疑的目光中,伊藤然打量了下公寓。

    公寓楼经过岁月的洗礼,甚至都长出了皱纹,由于天气的炎热,墙壁上也结出了些许青苔。

    公寓内部涌动着不寻常的气息。

    是鬼气。

    伊藤然走向住客们,道:“我是驱魔师,接了委托的。”

    伊藤然的语气平淡,尽显高人气度。

    好似一个身经百战的驱魔师。

    伊藤然的表现让住客们多多少少放了点心。

    毕竟驱魔师学艺不精就会被杀。

    没有驱魔师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现在骚扰我们的是男孩诡,这个男孩生前就非常淘气,整天上蹿下跳,闹腾得不行。他的母亲在生下男孩后就死了,父亲是一个酒鬼加赌鬼,没有稳定工作,每天在外打零工,干苦力,赚来的大部分钱都用来买酒和赌了。”大妈开始给伊藤然介绍诡魂的信息。

    “他的父亲就是人渣,几乎每天喝醉都会打自己儿子,每天半夜男孩的惨叫都会让住客们难以入眠。”

    “不管多少次上门劝告也都没用,我们也曾反应过物业,但物业根本不干事情。最后只能报警,可是警察也只会口头调解,每次消停几天后都会继续吵闹。”

    “终于有一天,男孩被发现死在家中,身上满是伤痕,他的父亲被起诉虐童。”

    “可他一周前喝醉酒后死于家中,我们怀疑就是被他儿子的诡魂害死的。”大妈将信息大致梳理了下告诉伊藤然。

    “淘气诡也能害死人?”伊藤然皱起了眉头。

    “男孩父亲是被发现脖子上有致命伤痕,警方给出的说法是意外死亡。”大妈说道。

    “男孩诡魂目前为止只是恶作剧,半夜嚎叫,并没有伤人,但即使如此,我们也已经不堪其扰,如果这次无法解决,我们可能都会考虑搬家了。”大妈苦着脸道。

    “放心,交给我们吧。”伊藤然果断朝着公寓内走去。

    【打卡公寓,随机属性点+1。】

    “诡魂的家住在三层305,男孩诡魂会在整栋公寓楼出没。”大妈将伊藤然送到一层后,就和其他住客停在原地,目送伊藤然进入公寓。

    老旧的公寓楼里弥漫着一股旧屋子的味道。

    灰色墙壁甚至都有些开裂。

    门口墙壁上有一个漆黑的手掌印,大约有一个孩子手掌大小。

    伊藤然凑近手掌,在他视线中,手掌散发淡淡的黑气,是诡魂的气息。

    “这是一只小诡。”伊藤然端详手掌片刻,将自己的手覆盖在手掌印上。

    他能感应到些许的阴冷,但跟裂口女,durama这些都市传说带来的阴冷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