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小说 > 现代都市 > 绝色美女总裁老婆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等着你翻脸
    “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收拾资料吧,宣告……破产!”

    金任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再去理会同样在一边垂头丧气的吴恪,缓缓就离开了,他的背影看上去有些的佝偻,又带着无尽的挫败感,他此刻甚至都有了轻生的一丝念头。

    而说起吴恪,他比金任康也是好不到哪里去的,记得在当初,他让自己儿子吴昊奕强烈去追求白诗璇,为的就是希望能与白渊涛他再进一步的关系,再进一步的交好,要知道白渊涛他也就白诗璇那么一个女儿,若是跟他成为亲家了,那日后整个偌大的神都集团,不也就是自己的了。

    而现在却是倒好,不仅没能让自己的那个儿子追上白诗璇,反而还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歪道路,甚至都已经看不到接下来的路该如何的去走了,只感觉眼前是那么的无尽迷茫,他们吴家恐怕就此没落了。

    看着吴恪和金任康他们两个老人离去的背影,白诗璇这时也说不出是因为什么,突然感觉心里面有那么一丝丝痛一般,等他们离开之后,才感觉到他们有些可怜了,自己刚刚那样做,会不会有些太过分了?

    “老婆,你怎么了,莫非……是有了怜悯心!”冰莫这时候缓缓的从自己房间走了出来,对着白诗璇微微一笑,却看到她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神却是紧紧盯着门口。冰莫他是真的害怕白诗璇会起怜悯心答应了金任康他们二人,但现在看来,理智还算是战胜了情感!

    “是,冰莫,我感觉他们挺可怜的,记得在我小的时候,他们还偶尔抱过我几回。”白诗璇的神色看上去有些黯然了,人是一种多情感的动物,总是会经不住那个考验与诱惑,为了金钱或者其它的身外之物,会不惜一切的去翻脸。

    “老婆,常言道,对一个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一份残忍与伤害,懂吗?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心软!”冰莫微微一笑的走到白诗璇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白诗璇这时却是摇了摇头,望着冰莫说道:“不,他们并不是我的敌人,在当初他们可是与我爸爸出生入死的兄弟,而我也应该喊他们叔叔!”

    “你太天真了!”冰莫眼神紧紧注视起了白诗璇,轻声道:“在他们狠心将你驱逐出神都集团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不再是你从前的那个叔叔了,而是你的敌人了,如果说,打个比喻,若是你站在他们的位置上,你遇到了同样的困难,你觉得他们又会帮助你吗?”

    “这……”听到这话,白诗璇一下子愣住了,冰莫他说的非常对,若是自己真的站到他们那个位置,那他们会帮助自己吗?答案是肯定不会的,他们不但不会帮助,反而还会处处算计,落井下石。

    “行啦,老婆,社会是残忍的,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就好,自己父母用命去孝,夫妻之间用情去爱,兄弟情深用心去交!这世道本就是,你对得起我,我就一定对得起你,但如若你对不起我,那也就sorry了,我也会以我的方式来对不起你的!”

    说完,眼色之中有些迷茫了,冰莫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眼神开始迷茫,语气也开始沧桑了。

    白诗璇转过头开始望起了冰莫,很快又是愣住了,她真的很不懂冰莫曾经的过去,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为何他会常常露出如此之态?而他刚刚说的这一番话,道理也是很简单,谁都能听得懂,但就是为什么他说出这么一番话时,会是这么的沧桑!上一次在旅馆中,也跟自己讲过他以前的一些事,那也仅仅只是一部分,还有更多是自己根本不清楚的。

    “行啦,老婆,咱们继续吃饭吧,你看还这么多菜,可别浪费了。”冰莫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拍了拍白诗璇的肩膀,准备拉着她再到餐桌上继续吃饭,可结果却看到她正在发呆,一动没动的,不由问道:“老婆,老婆,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不告诉你,反正不是想你就是了!”白诗璇说完,就立刻起身回到了餐桌上继续吃起了饭,而她的心里面却也还是仍旧在想着,冰莫他以前究竟经历过什么,这让她十分的好奇,莫非是兄弟的背叛? 还是家人的离别?

    人人都说女人的心海底的针,果然说的没错,白诗璇她居然能想这么多,只是……只是这些,冰莫他……还真的是经历过………

    往事已然历历在目,那个曾经在自己背后狠狠开了一枪的家伙,现如今过去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曾经如此信任的兄弟,后来却反目成仇的成为了敌人,这一切的一切,又该怨谁呢?

    又有谁能想到,权势,财富,利益,自视甚高的人们,他们总会因为谈钱而伤了那一份感情,可是若是不谈钱,那恐怕也是没有了感情………

    冰莫他的嘴角处挂上了那一抹的嘲笑,那曾经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了吧,何必又要再去想他呢,伤感情,伤精神,曾经给自己留下无尽痛苦与悲伤的那个世界,是恐怕永远自己都不会再回去一下了………

    深夜……

    十一点!

    华都的夜晚很明朗,其原因是因为有一颗十分完整而光亮的大月亮,加上繁空闪烁的星光,璀璨的都市霓虹灯,所以让今晚的这一个夜晚,不再寂寞了!

    在菲雅娜所住的铂兰诗大酒店门口中,此刻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超跑停在了那里。

    而一边,此时有些睁不开眼的冰莫,打了一个哈欠,便走进了酒店,直奔去了菲雅娜所住的房间。

    而菲雅娜此时此刻正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品尝饮着茶,以前在法国的时候都是喝咖啡的,对于茶都是不怎么去喝的,但自从来到这华夏之后,倒是觉得茶文化非常的好,所以也就喝起了茶,而且茶也没有咖啡那么的伤身。

    “哎呦,我的姑奶奶呀,这大半夜的,非要打电话让我过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呢?我今天才刚从国外回来,生物钟都还没有及时调过来呢!”

    在冰莫走进菲雅娜的那间房间之后,就立刻人如同一个深恨怨妇一般,二话不说的就是蹬掉了脚上的鞋子,然后也是不管风度这种东西,直接就是把脚搭在了桌子上,目光紧紧瞅着菲雅娜。

    冰莫他也是真的搞不懂,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不成,本来刚洗完澡的他,准备在梦中与那周公的女儿大战几百个回合的,可谁知道刚弄干头发,躺在床上还没一会儿,眼睛都还没有闭上,就接到了菲雅娜她打来的电话!

    本来一开始是不想去理她的,可却没想到她却突然出言威胁,要是不立刻过来,自己就亲自过去,见见你那个老婆,顺便再跟她讲述讲述,咱们两个彼此之间的一些隐秘之事,就因为这样,到最后冰莫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乖乖的过来了。

    坐在一旁的菲雅娜,此刻看着冰莫那一副懒散的模样,立刻很是无奈一般,摇了摇头道:“本来想着吧,打算请某人过来说一件有关于神都集团的一些事情,但没想到某人居然刚到,就是这么的一个态度,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好了,就当是我自作多情好了!”

    说完,菲雅娜也似乎是不想再去搭理冰莫一样了,直接也是把头转了过去,端起桌子上的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

    “嗯…是什么事情呀?说来听听!”听到这话,冰莫的困意瞬间就消失了大半,赶忙问了起来。

    而此时菲雅娜她仿佛是真的生气了一般,轻哼一声,没去搭理冰莫,小女人的那心态,也是尽显无疑。

    “额……好啦,我的大小姐,知道错了还不行嘛,你就原谅我吧,把事情告诉我呗?”冰莫他不得不说,现在是真的彻底被身边的这个女人打败了,开始好言安慰了起来。

    听到冰莫的这些话,菲雅娜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转过头去开始饶有兴致的望起了冰莫道:“你刚刚不是不愿意过来的吗,在电话里不是说我打扰你睡觉了嘛,那好呀,你现在就去睡觉好了,就当做我从来都没有给你打过这个电话!”

    “那怎么行,万万不行万万不行,都已经给我打了,哪有说没打的道理,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冰莫直接就是摇了摇头说道,然后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就是靠近了菲雅娜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同时一只大手也是开始在她身体上,四处游走了起来。

    冰莫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菲雅娜愣了一下,雪白如玉的俏脸也是顿时布满了红晕,心中也是想着,不能就这么投降了,于是努力开始摆脱起了冰莫的大手,俏脸一冷道:“你干什么?放开我,否则的话,就别怪我跟你翻脸……嗯……不要…呀…”

    “行呀,等着你翻脸,谁怕谁!”说着,冰莫嘴角处挂上了一丝邪邪的笑容,同时整个身体也是不老实的,开始行动了起来…………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内,立刻就开始布满了一幕令人亢奋的画面,被翻我红浪,芙蓉帐暖,多少的恩爱之事,已不足为外人所道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