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残阳在线阅读-0092、1路向北2-乐读窝
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大周残阳 > 0092、1路向北2
    0091、一路向北

    吴世琮一路向北,经过几天的努力跋涉,终于精疲力尽地来到了龙胜关前。

    龙胜关,是广西进入黔地的重要关口,也是进入黔地的必由之路。吴世琮看到这一雄关还那么平静,心里总算有了一丝安慰。

    没等他下马,早有士兵报到关内。

    关内,龙胜关守将得知龙威将军再次来到本关,来不及作任何准备,匆匆出城迎接。可是,当看到龙威将军现在的模样,一下子,所有的事情他全明白了。

    其实,龙胜关关不像吴世琮看到的那样平静安祥。这一池春水,早已暗流涌动。就等着那个一冲而上的巨浪什么时候爆发。

    对于这段时间,整个广西地面发生的一切,龙胜关守将也略知一二,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大周军为什么败得如此凄惨、如此迅速。

    可是,对于他这样一个边关小小的守将,对这一切又无可奈何。他本身的几千兵马,前段时间又被灵渠关守将借走了一半。哪知道,这一借,就是老虎借猪,有去无还。所以,他只能以仅有的几千兵力,加强对龙胜关的守护。想靠自己的努力,守住这一方门户,等待着广西及龙威将军的好消息。

    可今天,龙威将军却是这样一身‘打扮’,这一切,都明白了。

    龙胜关守将没说什么,迅速走到吴世琮的面前,接过他手中的马疆:

    “将军,辛苦了!龙胜关到了,赶快下马休息吧。”

    马背上的吴世琮,看到龙胜关守将向他走来,心里早已经是五味杂陈。再听到他这么一说,这么久来的所有委屈和憋闷,一下子从心灵的最深处涌了出来,就像一个受尽了欺负的孩子,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龙胜关守将扶着他下马,他一个翻身,紧紧地把龙胜关守将抱在怀里,头重重地趴在龙胜关守将的肩上,抑制不住地无声抽泣。

    当然,这种委屈,龙胜关守将也能感受到,就如同现在的他死守龙胜关一样,如果真有一天,清兵打到龙胜关,他也同样和今天的龙威大将军一样孤立无援。在吴世琮的感染下,他也控制不住自己。

    两人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好久好久,都不愿放开彼此。

    “好了,大将军,咱们先进关吧。”

    最后,还是龙胜关守将首先停了下来,对吴世琮说。

    旁边的士兵早已牵过马,吴世琮和龙胜关守将就这样肩并着肩走进了龙胜关。

    刚刚走进守将营内,吴世琮又重重地坐到椅子上:

    “将军,完了,现在一切都完了。”

    说着,又掩面而泣。

    龙胜关守将叫士兵送来一杯水,递到吴世琮面前:

    “大将军,先喝杯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喝口水,再慢慢地说。”

    接过杯子,吴世琮一饮而进。接着就说起了整个广西兵败的事。

    “大将军,按理说,你守住了梧州,也就守住了广西的东门户,清军要从东边过来,是很难的,怎么会有重兵出现到灵渠关,还快速地偷袭了南宁。”

    吴世琮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向龙胜关守将摇了摇,他什么也不知道。

    “那将军的家小?”

    吴世琮听到说起自己的家小,再一次掩面抽泣:

    “也许、也许在吴惧吴畏两名副将的保护下,已经逃往了云南,但是具体的,到现在是死是活,我也不知道。”

    龙胜关守将不好再提这些让龙威将军伤心的事,只好转过话头:

    “大将军,前段时间的战事,我也时有耳闻,只是龙胜关兵微将寡,腾不出手来援助大将军。”

    “这不能怪你,你本就只有近万的兵力,上一次又被我抽调一半去了灵渠关,你能守住这龙胜关,已经是建立大功了。”

    “大将军,全广西兵败,所有带兵的都有责,我当然也不例外。现在,我们要想的是,面对如此兵败,我们接下来该如何。”

    这个问题,就在这几天的长途奔袭中,吴世琮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如果没有外援,他是怎么也翻不过这盘棋了。灵渠、南宁失守,梧州就是一座孤城,而且四面受敌,说不定早就已经落入清军之手了,其他的地方,失去了南宁这个中心,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堪一击。

    龙胜关守将看着吴世琮面有难色,也不好再提这事。只好再一次转移话题:

    “将军长途跋涉,一定饿了吧?”

    说着,对着身边的士兵叫道:“快去准备些饭菜,我这就与大将军一起来,也该到吃饭时间了。”

    然后又对另一个士兵说:

    “快到后勤军备库去,找两件干净的衣服过来,将军一路辛苦,这衣服也该换换了。”

    是的,吴世琮身上这一身,是从去灵渠的路上穿过来的,虽然在跌落悬崖后在灵渠小兵那洗了一次。可是后来,一直到南宁,都只有这一身衣服,再加上身上还有伤,有药味,还有在南宁城里城外拼死的厮杀时,清兵身上的血和自己身上的汗搅在一起。现在,不要说别人,就是吴世琮自己闻起来,都有了异味。一路奔波,他哪有条件。而现在,只是不好说出来而已。

    士兵送来了衣物,把他带到了洗浴的地方。让吴世琮好好地洗了个澡。

    等吴世琮把澡洗完出来,守将的饭菜已经早准备好摆上桌了。

    两人边吃边聊,最后,还是聊到了兵败的问题上。

    “将军,如果清兵真的大举来犯,这小小的龙胜关,恐怕也抵挡不了清军几天啊。”

    “唉!我有心和将军一起,死守这龙胜关,再召集旧部,与来犯清兵来一次你死我活的战斗。”

    “可是,这些旧部,现在在哪里,又到底还有多少人,能不能再召集回来。”

    “这也正是我所顾虑的。如果实在守不住,不如将军和我一起,一起向北,逃入黔地。”

    “将军,黔地虽然山高路险,人烟稀少,而且也被我大周占有了几年时间,但是,如果这龙胜关一失,清军大举进攻,恐怕——”

    这一番讨论没有结果,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看看天色已晚,奔波了一路的吴世琮,今天能够洗了澡,又吃上了一餐饱饭。再加上到达这龙胜关后,有了一定的安全感,此时的他,已经露出了倦意。

    “将军,还是好好休息一晚吧,这些事,我们明天再说。”

    可还没等到天亮,早有探子急速来报,清军正带领一路大军,已经正在向龙胜关方向奔来。

    吴世琮,本就是睡在军营的内室,这一叫,哪有不醒的。听到这一声兵报后,早已经没有了一点睡意。

    “一共有多少兵马,距离龙胜关还有多远?”龙胜关守将问。

    “粗略打探到,大约有一万精兵,距离龙胜关还有五十里路程。”

    吴世琮正要从床上爬起来,房间的门早被撞开来:

    “大将军,你快快起来,赶快走!”

    “我?!”

    “是的,大将军,你走,我留下来对付清兵,守住这龙胜关,你才能走得了。”

    “就我一个人走?”

    “快走,大将军,不要再说什么了,按照你昨天说的,一路向北,进入黔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