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小说 > 美文同人 > 宠妻无度凌总很双 > 正文 第二十九章,你只是她的医生
    Z国,安文渊的私人别墅里。

    “阿杰,你要记住,你只是她的医生,仅此而已。”

    一身银灰色西装的安文渊正背着身子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他的表情凝重,双眼望着窗外,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香烟,随着一个个淡淡的烟圈被吐出,这支香烟慢慢结束了它短暂的燃烧过程。

    随即安文渊转过身,冷漠的对着被两个黑衣人抓住的男人说道。

    “殿下,我……”

    被两个黑衣人抓住的正是刚刚购买了去A国帝都杭城机票的欧阳杰。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安文渊的眼神更加冷漠了,一双精致的桃花眸里没有了平日里的调皮妖娆,只有帝王般的冷漠和高贵。

    “殿下,她那么单纯善良,让她待在凌景瑜身边,会吃亏的。有什么危险的任务,你让我去做啊!”

    自秦慕心离开Z国后,欧阳杰就静不下心来,几乎每天都在想她。他想要去A国伴在她身边照顾,奈何主子不发话,他不敢动。

    也就是在昨天,他才机缘巧合下知道,原来秦慕心现在在凌景瑜的身边。

    因为他常年跟在安文渊身边,对于凌景瑜他会比一般人知道得更多一点,这个人不仅仅是A国表面上的商界大佬,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A国政府的重要成员。

    是一个不近女色,性子冷漠,心狠手辣,做事果决不留任何情面的恶魔。

    就连殿下,在这个人面前,也只有甘拜下风,曾经在他手上吃过不少亏。

    对于秦慕心和和小墨母子二人与凌景瑜之间的关系,欧阳杰是不知道的。

    他误以为是殿下安排了什么特殊任务,必须要秦慕心去接触凌景瑜,而秦慕心,虽然长得倾国倾城的,但对凌景瑜而言,能不能起到作用,还真难说,而她又只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弱女子而已,若是真伴在凌景瑜的身边,岂不是危险至极。

    “所以,你以为我是在利用她?嗯?”安文渊的语速有节奏地变慢,一双眼眯成一条缝,危险的盯着欧阳杰,直将他吓得又是浑身打颤。

    “不敢……”欧阳杰低下头回道。

    客厅里,一时间,陷入了寂静状态。

    “阿杰,你喜欢她吗?”

    片刻后,安文渊突然收回了气势,并示意两位黑衣人将欧阳杰放开。自己又走到欧阳杰的身旁,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有些戏谑的问道。

    欧阳杰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自己这主子,经常阴晴不定的,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嗯!”

    对于这个问题,他坚定的回了一个“嗯”字。

    “放心,即使我要对付凌景瑜,也不会利用她,再说了,谁说我跟凌景瑜就一定会是敌人呢!”安文渊又继续说道。

    “殿下,我不明白,既然您不是想要利用她待在凌景瑜身边打探消息,那您这样做又所为何意?”欧阳杰是真的有些懵了。

    “阿杰,还是那句话,你记住,你只是她的医生,仅此而已。”

    听到欧阳杰的疑问,安文渊摇了摇头,随即又是这样一句冷漠的话丢给了欧阳杰。

    “是,我明白了,殿下。”欧阳杰垂头丧气的回答着。

    “我可以……允许你……去A国……”

    拖着长音说完这句话,随即安文渊又带着两个黑衣人离开了别墅。

    “啊,真的吗?殿下,您同意我去找她了,谢谢您,谢谢您!”只听到在身后沮丧着的欧阳杰,突然双眼发亮,朝着安文渊这边大声感谢着。

    “殿下,把他抓回来不是为了阻止他去A国找公主殿下的吗?怎么又允许他去了?”身后的一名黑衣人不解问道。

    “切,你懂什么?就不告诉你为什么。”安文渊转过身来敲了一下这说话人的头。

    “正是因为不懂,才不解啊!”黑衣人闷闷的想着。

    身后的两名黑衣人注意到,安文渊的嘴角牵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一双桃花眸里又充满了妖娆和邪气。

    “得,咱家主子,又有什么坏主意了。”两人都在心里,为主子惦记的人感到默哀。

    ……

    早晨的时候,本来秦慕心准备一如既往地搭公交车送小墨上学再搭公交去公司的。奈何刚巧碰到同样去公司的凌景瑜非要跟她一起,天知道,跟他坐在一个车里,她感觉压抑死了好吗。

    尤其是想到自己昨天和他发生的尴尬事,还有晚上的梦,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藏起来。

    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还真是觉得尴尬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凌景瑜就像没事人一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他走到小墨身前,“小墨,今天我送你上学吧!”

    “好耶,好耶!”小家伙很是开心,一口就答应了,根本就没有给秦慕心拒绝的机会。

    一大一小就这么手拉着手往车里走去,好像把她当成了空气,而就在两人快要走到车那里后,两人又突然转身。

    两个人又同时走回秦慕心身边,“妈咪,走吧。嘿嘿,放心,我不会忘了你的。”

    “走吧!”他很自然的就要去拉她的手,不过被她躲开,她去拉了另外一边的小墨。

    车子很快开到学校。

    “凌叔叔,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哦!”小墨拉下凌景瑜高大的身子,让他蹲下,随即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他抱着他,笑着回,“放心!”

    虽然听不清两人的悄悄话,但两人这一副亲近的画面,自然落入了秦慕心眼里。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墨会跟凌景瑜特别的亲近,而事实上,他们一共也只认识了一个周而已。而小墨那什么不与陌生人触碰的毛病,好像在凌景瑜这里是一点没有。

    一如往常,送小墨去学校后,去公司的路上,又经过了那家她怀念的早点店。

    做为顶级吃货的她,自然又没抵挡住那传来的香味诱惑,几乎还离那个早点店还有几百米远的时候,她的眼睛就直勾勾看着这边了。

    “想吃?”

    她正看着这边的早点店发愣呢,耳边就响起了凌景瑜清冷的声音。

    “嗯嗯嗯!”她下意识的用力点头。

    他说:“想吃就去排队买吧!”

    “可以吗,迟到不扣工资吗?”秦慕心双眼发亮。

    他浅笑,“当然不会!顺便,也帮我买一份。”说完,他将车开到了路边可以停车的位置。

    “凌总万岁,凌总真好!”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打开车门,就往长队上排去。

    “呵呵,傻丫头!”凌景瑜看着乐不思蜀的女人,轻笑一声。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手机忽然轻轻地摇,你在我耳边叫我……”

    正在排队买早点的秦慕心手机响起。

    “小歌儿,A国怎么样?好玩吗?要不还是考虑一下回Z国陪哥哥我吧。”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哥,真是难得,终于从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给妹妹打电话了?”秦慕心拿起电话,吐槽着。

    电话那头的安文渊笑道:“再忙也没有忘记,我的小歌儿,还有小墨啊,小墨呢,舅舅想他了,赶紧让那臭小子接电话”

    “放心吧,我在这边挺好的,工作也稳定下来了,小墨现在,正在上学呢,而我在上班,没法让他接你的电话。”

    这时候,早点店阿姨的声音响起,“姑娘,你要的肠粉好了!”

    “你晚上再打过来吧,哥,我有事,就先挂了。”为了方便拿早点,秦慕心匆匆挂了电话,将手机放进手提包里。

    早餐店的阿姨又笑着道:“姑娘,你要的肠粉好了,两份一共20块。”

    秦慕心给了早点店阿姨两张10块的零钱。

    “好勒,给,姑娘,常来啊!”阿姨帮秦慕心将两碗肠粉打包好,递到了秦慕心手里。

    这家店的主人是一对现在已经年过六旬的老夫妻,他们这家店已经在这里开了20年了,因为夫妻俩做的肠粉美味十足,十分受人欢迎。如今,这个小小的早点店已经成了一个网红打卡店。但夫妻二人依旧没有因此扩大规模,而且收钱依旧只收现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网银支付。

    每天送小墨去上学后去公司的路上都会路过这家店,她虽然很怀念那种味道,但这里每天都是排着长队,而她若是下了公交车去买的话,会耽误不少时间,上班就会迟到了。

    秦慕心接过两碗肠粉,嘴角笑开了,这家店的肠粉是她从小吃到大的。已经六年没尝过了,着实是馋得慌。

    她看着在远处等着她的凌景瑜,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快步向他跑去。

    “凌总,让您久等了,我们走吧。”

    她说完就主动上了车,也并没有将她买的东西打开来吃。

    “那么着急干嘛,我们可以在这里吃完再走!”凌景瑜说着,将她手里打包的东西拿了下来,随即打开一份,自顾自蹲下在路边就吃了起来。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秦慕心被凌景瑜这一连串的动作震懵了,她还以为他说顺便帮他买一份只是说说而已的。她之所以打包两份,主要是觉得自己一份不够吃,哪里晓得他还是真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