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小说 > 武侠仙侠 > 捏造飞升世界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一百年
    两个时辰之前。

    雨林中,一处小小木屋。

    “娘子,我走了。”

    一个高大的男子弯腰走出房门,将背上的猎弓和兽皮紧紧系好。

    而一个色彩明丽的女子拖动着蛇尾,轻轻将脑袋贴在他的后背上。

    “一切小心。”

    “我知道的。”

    男子吹了一声口哨,一条有些干瘪苍老,但是依然精力十足的迅猛龙跑了过来,载上他穿越树丛,消失在苍翠之间。

    望着男子离开的背影,女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该结束了……”

    随着话音落下,一阵淡淡青辉从她身上亮起。

    她那下半身的蛇尾渐渐在光芒中消失,变成了一双完璧无瑕的长腿,赤足踩在地上。

    而她手中也多了一根长蛇般的鞭子。

    “想起来了,其实我早就想起来了。”

    女人喃喃自语,眼中缓缓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那一日消耗本源修补圣山之裂,她陷入了沉睡。

    成圣的本命法宝与她融在一起,变成了半人半蛇的怪物。

    用了三十年苏醒,用了三十年恢复记忆,又用了四十年盘桓。

    一百年过去。

    今天,她终究是要离开了。

    “如果我可以永远失去记忆,就能一直做你的妻子。

    我能失去记忆吗?……不能。

    所以我不再是你的妻子。

    如果我只是一个凡女,那我便能和你一起生老病死。

    我是凡女吗?……不是。

    所以我不能陪你一起老去。

    如果把整条江河装入瓶子,也冲不走我对你的回忆。

    江河可以装入瓶子吗?……可以。

    所以,是的,我忘不掉你……”

    女子红着眼眸,玉足轻轻一点脚下的土地,轻盈的身子御风而起,缓缓飘上了空中。

    她看了一眼满是回忆的小木屋,久久无言。

    许久之后,她打开了四海瓶,不远处的滔滔大江如同龙吸水一般,灌入了瓶子里。

    ……

    彭铿挣扎着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用力揉了揉眼睛。

    他觉得自己或许是年纪太老了,又或许是马上就要死去,他眼前出现了幻觉。

    但无论如何擦拭,从地平线处缓缓接近的,那个坐在迅猛龙上的男人,都与他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起来。

    “伏羲大哥!”彭铿推开了扶着他的年轻人,撑着半截桃木杖缓缓站了起来,用颤抖的声音念出了那个久违了的名字,“是你回来了吗?”

    “哦,还有漏网之鱼吗?”

    血刀老祖架着大刀,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神色:“你这老杂毛的大哥,岂不是肉都老到磕牙了?咦?”

    他转过头去,先是露出疑惑地神色,进而哈哈大笑:“彭老头,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这男人给你做曾孙子都不够岁数吧!”

    说罢,他横起大刀,准备将这个莫名奇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恐龙骑士斩杀。

    “龙马老伙计,咱们冲锋吧!”

    伏羲弯下腰,拍了拍胯下迅猛龙的脖颈,脸上无悲无喜。

    虽然眼前的敌人并不让他感到压力,可冥冥之中,伏羲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

    这些年来,他也发现了自己与常人的不同。

    不仅仅是寿命更加悠长,而且总是若有似乎的,有一种未卜先知的能力。

    似乎这是一种镌刻在骨髓中的记忆,拥有无比敏锐的直觉。

    正当迅猛龙弓起身子,准备冲刺的时候,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了涛涛水声。

    血刀老祖的血刀大法乃是以活人祭刀,周身都是血气。

    这也是为什么,他执着于俘获人族作为奴隶的原因之一。

    他狞笑着运起周身血气,朝着伏羲漫卷过去。

    浓烈血腥气,饶是每日狩猎的伏羲都觉得有些刺鼻。

    他取下了背后的兽皮,眼睛眯成了一道锐光。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汹涌的洪流在天边咆哮着倾泻而下,不偏不倚朝着血刀老祖卷来。

    血刀老祖那引以为傲的护体血光在那洪流面前,脆弱的如同泡沫,瞬间消散崩溃。

    “是何方上仙出手,小道这就退去,莫要害我性命!”

    血刀老祖连忙惊恐地大叫,作为洪荒一只小蚂蚁,他该认怂的时候绝对不含糊。

    “小道是天生仙人体,也没有拜入师门,请上仙收了神通,小道愿意拜师啊!”

    由于人族还没有正式开始修道,所以目前来说,整个洪荒要么就是妖物修道,要不是就是像血刀老祖这样的下界飞升者,也就是所谓的天生仙人体修道拜师了。

    很显然,后者是非常强手的香饽饽。

    按照血刀老祖的设想,做法暗算自己的,应该也不是多么牛逼的仙人。

    估计不是散修就是玄门的三四代弟子,像自己这样的天生仙人体,若是愿意投效,肯定是会被当做核心弟子接纳的。

    然而,等待着他的并不是什么入门的邀请,而是顺着洪流而来的一根长长的簪子。

    当胸口被咸鱼突刺穿过的时候,血刀老祖想起了自己曾经听说过的传闻。

    洪荒第一位圣人女蜗娘娘,最擅用的法宝,其中便有一根晶莹剔透的长簪,名曰定天簪,号称无物不透。

    “不可能的,我这样的咸鱼修士,是不配被这样的顶级灵宝杀死的,我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这是血刀老祖死前唯一一个念头。

    将血刀老祖以及那些污血全部冲刷干净,天上落下的长河缓缓消失不见。

    澄蓝的天空中,一道绚丽的彩虹跨过了两旁苍翠的山峦。

    “天佑我族!”

    “多谢上仙!”

    劫后余生的人族们,黑压压跪倒了一大片。

    而女蜗站在目不可及的云端,却痴痴看着那唯一一个屹立不跪的男子。

    一如百年前的第一次相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