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三十四章(4)

第三十四章(4)

    肖长远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无法移动位置,失血过多让他的身体极度虚弱,手中的M16步枪显得沉重了许多,看来要想逃出去真的是不可能的了。肖长远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打开了M16步枪的保险,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最后一次摸枪,当兵以来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枪,虽然自己的专业是心理学,但是他相信,在所有的特种部队心理专家中,他是战斗技术最好的。如果不是部队心理专家太过希缺,他肖长远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突击手。说实话,他不喜欢M16,虽然是世界名枪,但此刻,在这个可能成为最后一次开枪时刻的此刻,他更希望手中握着的是一支国产的,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95。

    门外的脚步声错落有致,搜索队伍推进的方式专业而又细致,在这样密集的梳理下,发现老张和方舒是迟早的事,或许等到对手搜索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可以装傻充愣蒙混过关,毕竟自己不是地狱鸟的人,也没有和五大门派的人有过直接的接触,和自己在校园里打过照面的杀手已经被自己除掉了,从这个方面来讲,不是没有脱身的可能性。就这么缩着头躲过去吗?肖长远自己不由摇了摇头,要掩护方舒和老张脱身,怎么能够躲呢?只需要开一枪,就能够为老张他们争取到时间,他们就多了一分脱身的机会,这个动作太简单了,简单的几乎不需要花费一点儿力气,肖长远笑了笑,扣动了扳机。

    茶杯里面的水冒着热气,上好的铁观音发出阵阵清香,欧阳逸轩笑着坐在老板椅上,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杜重阳没有喝茶的心思,甚至连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等候的心思都没有。东方已经露出一缕晨曦,康局向欧省长汇报的时候如果还不能拿到确实的证据,集安市局这种变相封闭全省著名民营企业的行为必将为康局带来灭顶之灾。“欧阳老板,给我们请的向导呢?”杜重阳掩饰着心中的焦急,尽量控制着语气。

    “别着急,”欧阳逸轩笑着扶了扶眼镜,“杜队长,这件事情不是小事,我得背着靳百川的人来干,所以得安排的天衣无缝才好。”

    杜重阳愣了一下,“背着靳百川的人,为什么?”

    “哈哈哈,”欧阳逸轩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杜队长是明白人,跟我装糊涂,您说,如果靳百川被搞下台了,谁是最大的受益人?当然是我了。那时候我就会彻底摘掉这个代理的帽子,成为百川集团真正的老大。所以杜队长您放心,对于你们的行动,我是一千个支持,一万个满意。”

    “是吗?”杜重阳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都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看来所言不虚。

    “那当然了,”欧阳逸轩语气坚决的仿佛在表决心,“我保证杜队长,只要我有那么一点点靳百川行为不轨的证据,一定会毫无保留的拿出来。可是我确实没有。不过杜队放心,你们要看什么地方,要找什么,我一定全力以赴的支持。但是有一个前提,”欧阳逸轩顿了顿,眼光中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你们可一定要保证,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欧阳某人是和你们站在一起的。”

    自从到集安市公安局当局长之后,康剑成头一次觉得从大门到局长办公室的楼梯是那样长,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工作,让他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就连上楼梯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显得那样的困难。看来真的是老了。离八点半上班还有将近两个小时,得抓紧时间睡一觉,感觉胸口越来越憋闷了,几年前得上的心脏病看来又要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发作了。和靳百川的这一仗似乎耗尽了他的全部精力,这几天过得太艰难了,线索总是在最后关头被掐断,不停的发生前所未有的恶性案件,还要承担上级给的无尽压力,到最后能有几成胜算,或许此刻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是自己安慰自己最好的词句了吧。

    推开办公室的门,康剑成不由有些发呆,自己的办公桌前,坐着的赫然就是省长欧青松,而会客沙发上端坐着的,是政法委书记钟睿。

    “怎么,有些意外?”钟睿挂着冷竣的微笑说道。

    康剑成在心中发出一声叹息,看来领导已经迫不及待了,“不是说好了上班之后我去向领导汇报吗?怎么好劳烦两位领导大驾光临?”

    钟睿笑了笑,说道:“康局长你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欧省长哪里还有等的心情。实话告诉你,欧省长今天一晚上没有合眼,亲自见了几个政协还有人大的代表,彻底了解了一下靳百川的情况,这些代表对你们公安局这种做法非常震惊,康局长,如果不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恐怕就得向人大说明情况了。”

    “康局长,”欧青松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我在省里听公安厅的同志介绍过你的情况,总的来说印象还是不错的,我也相信我们的干部做事是有分寸的,所以,我非常希望听到你的详细解释,如果靳百川真的触犯了国法,那一定要严格依法办理,决不犹豫。”

    康剑成苦笑了一下,自己冲了一杯浓浓的茶水,缓缓坐在钟睿对面,说道:“这个案子要说起来恐怕得从头说起,有些东西不是形成材料的证据,可能今后也无法形成材料,但是对于判断整个案件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形成不了材料的东西怎么做证据使用?”钟睿瞪起了眼睛,“老康,你是第一天搞法律工作吗?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

    “不要这么武断,先听康局长把话说完。”欧青松的声音中含着一些命令的语气。

    康剑成大大的喝了一口浓茶,清了清嗓子,说道:“所有的事情好像集中发生在这几天……”

    “你怎么能够打开这个柜子?”陈淑娴的语气中已经充满了疑问,如果说密码是许正阳猜出来的,那么指纹锁该怎么解释?

    液晶屏幕上流水一般的湛蓝随着一阵轻微的震动熄灭了,屏幕轻盈的滑到一边,屏幕的后面是一个门把手。许正阳把手伸进去握住把手轻轻转动,一阵阵机械齿轮的轧轧运转声传来,整个墙壁如同一扇巨大的铁门一样,一点点的开启着。

    “天哪,这不是保险柜,这是这个密室的门。”陈淑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