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三十二章(4)

第三十二章(4)

    许正阳的身子靠在墙上,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刚才一场搏斗,前后不过几分钟,却像跑了一个一万米一样耗费体力,脚下已经晕过去的男子显然不是一个寻常的对手,和方才在一层走廊里遇到的五个人明显不在同一档次,他迅速在彭东的身上搜索着,一支带着消音器的伯莱塔手枪,两个压满子弹的弹仓,一把黑色的M9军刀,都是美军的制式武器,几天以来,和自己交手的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的使用了美军的武器,是简单的巧合吗,还是这些人与美国境内的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没有无线电通信系统,许正阳抬头看了看屋顶,这一层几乎被隔音隔热材料层层包围,想必是无线电信号根本无法覆盖,也就是说就算这里打翻了天,只要不被监控探头发现,就不会有人知道。这样的环境对于渗透者来说,是有利的。晕倒的对手身上没有身份识别的任何标注,这完全在许正阳的意料之中,特种作战的规则决定了敌后作战的战士,身份是要绝对保密的。

    许正阳轻轻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对准了彭东的头,只要一发子弹,这个人就再也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自己可以放手在里面杀个天翻地覆而不用担心有后顾之忧,这在以往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是一个绝对不会让他犹豫的动作,但是这一次,怎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怎么好像下不去手了呢?

    都记不清是多久之前,夺去敌人的生命对他这个特种战士来说,成了一件平常的事情。那已经成为自己生活一部分的艰苦卓绝的训练,让种种杀人的技能变成了他的本能,而他面对的敌人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他所要扞卫的国家利益在心中的神圣地位,都让他在格杀敌人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怜悯,甚至在事后不会有一丁点儿不安。可是在最近的几天,这一切仿佛都改变了,从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记忆回来的前几天,下过几次杀手,但好像都是本能的动作,没有什么感觉,肖长远说了,封存记忆也是催眠的一种,在催眠状态下的本能活动,当然不会触动半沉睡的大脑。但是在记忆回来之后,每次动了杀心,眼前就好像有一双美丽的眼睛,是啊,潜意识中已经感觉到,每杀一个人就和方舒离得更远了一些,尽量避免杀戮已经成了自己的规则,就连此刻断绝后患需要的杀戮都不能让自己放开手脚。长叹一口气之后,许正阳收起枪,弯腰解下彭东的腰带,将彭东捆绑的结结实实,又从彭东的衣服上撕下一大块厚厚的作战服布料,堵在彭东的嘴里。

    走廊里一片寂静,方才的打斗看来没有惊动里面的敌人,不过在每个房间高度隔音的房门后面,如果不是在走廊里展开惊天动地的枪战,恐怕里面的人很难被惊动。走廊里有一个自动调整角度的监视器,缓缓的左右摇摆着白色的探头,许正阳悄悄将头探出一点儿,看着探头的角度和移动的速度,在心中默默地数着,一、二、三……

    冲出走廊的动作快的难以形容,许正阳的身子在探头偏转的瞬间如同出膛的子弹头一样弹了出去,只有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他只有从走廊角冲进房间的机会,根本没有观察房间内环境的时间。他无法肯定哪一个房间是开着的,所以只好选择彭东出来的那个屋子,他更无法判断那个房间里到底有没有人,只能孤注一掷破门而入,在冲进区的第一时间和敌人对决,谁的反应快谁就可能获胜,而失败的一方结局可能就是死亡。

    身子在巨大的冲击下撞开了房门,随着冲力许正阳已将在地上连续翻了两个筋斗,到了屋角,这样的动作既可以迷惑敌人,不让自己成为敌人射击的靶子,又可以让自己在移动的同时将屋内的各个角落尽收眼底,等到身体稳定的那一刹那,就是手中枪支喷吐火舌的那一刻。

    屋内没有敌人,许正阳从墙角站起身来,枪口斜斜指着下方,屋内的陈设简单的很,屋门正对的墙下,摆着一把铁椅子,上面端坐着一个女子,手脚都被捆绑着,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许正阳,目光中写满了惊讶,这个女子正是许正阳一直在寻找的陈淑娴。

    许正阳看着屋顶角落里的监视器,心中暗自咒骂着,这是没有办法的,在地下室的这几个屋子里,门口绝对不是监视器的死角,要从门口进入,就不能不被监视器发现。时间不多了,许正阳抬手开枪,高质量的消音器完全消除了火yao爆炸的声音,在轻微的金属撞击底火声之后,监视器的探头变得粉碎。

    “阿姨,我是来救你的,不要害怕。”许正阳飞快地将陈淑娴手脚上的塑料约束带拽断,一把拉起陈淑娴,推开房门冲了出去。千万不要来人千万不要来人,许正阳在心中默默念着,随手一枪打掉了走廊上的探头,冲到了走廊的拐角,拽着陈淑娴靠在墙壁之上,凝神听着拐角另一侧的声音。

    电子门锁已经在传来嘀嘀的输入密码时特有的声音,敌人已经来了,好快,许正阳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毫无遮拦,在这里交火简直就是自杀,但是他没有选择,或许选择一个房间会好一些,但是绝对不能选择方才关押陈淑娴的房间,那儿更是空无一物,被逼到那里就是被逼进了绝路。可是哪一间房子更有利呢,他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只好碰碰运气了,许正阳看了一眼走廊的尽头,正对着的有一个房门,是走廊两侧房间房门的两倍,不管怎样,那个房间要大一些,就那儿吧。许正阳拽了一把陈淑娴,低声道:“快,进那个房间,不要回头,跑。”陈淑娴来不及点头,拔腿向着走廊尽头的房间跑去,许正阳的耳边,已经传来电子门锁咔哒的声音,隐隐约约有脚步声传来,却没有一点儿说话的声音。门口就躺着一个同伴,居然没有一个人乱阵脚,连一点儿惊讶的表现都没有,看来对手非同寻常。许正阳一边想着,一边缓缓倒退,枪口慢慢抬起,指着走廊的拐角。

    一个小小的镜片从拐角伸了出来,利用镜子观察死角,许正阳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专业对手。手中的枪微微一战,一发子弹准确的将露出一个小角的镜子打得粉身碎骨,精准的近乎完美的射击,起到的作用绝不仅仅是打碎一块镜子,对敌人形成心理上的威慑才是真正的目的。

    许正阳继续倒退着,手中的枪有条不紊的开着火,弹头贴着拐角的墙壁一发发的飞过,并不密集,但是绝对刁钻,在这样的地形,只有绝顶的射手才可以使用一支9mm的手枪形成压制火力,任何想要露头的企图都会换来一发子弹擦着头顶的光顾,无论拐角后面是什么样的敌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从那里冲出来,在这样的火力下,等候是唯一的选择,等手枪子弹打光的时候,就是反击开始的时候。

    枪膛里最后一发子弹呼啸而出的时候,许正阳退到了走廊尽头的屋内,随着铁门在自己身后的关闭,走廊里传来了枪声,是M4卡宾枪的枪声,这样的武器完全可以封死自己通往走廊的出路,如果这个屋子没有别的出口的话,那自己可真的成了困兽了。许正阳打量着屋子的各个角落,将从彭东身上搜来的弹夹装进了已经挂机的伯莱塔手枪中,挂起的套筒在复进机簧的推动下发出铿锵的金属撞击声复位,同时将一粒黄澄澄的子弹推入枪膛。

    这个屋子也是空荡荡的,许正阳有些无奈,不过和刚才的房间有所不同的是这间房屋,门对面的墙上开着一个个小门,金属的把手金属的墙壁,而尺见方的小门,这样的格局自己太熟悉了,这是一个多么典型的殓房,那一个个小门之后就是标准的停尸柜。

    “邪门。”许正阳在心中嘟囔了一句,是啊,一个公司,怎么设了一个这么大的停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