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十九章(5)

第二十九章(5)

    李鲲鹏看着这个镇定自若的年轻人,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轻松,从来到现场的那一刻,他就看出今天的这出戏,是一些人导演的闹剧,最棘手的就是,这些导演者竟然真的付出了一条人命的代价来上演这场戏。面对几乎要失控的场面,带走被指认的杜重阳似乎是最佳的解决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受到了康剑成毫不犹豫地阻拦。眼看着围观的人情绪越来越激动,李鲲鹏的心情也越来越焦急。康剑成对他有成见,如果今天来的是乔江北,凭着康剑成对乔江北的信任,他完全可以理解带走杜重阳实际上是对杜重阳的保护,同时也是对现场所有警察的一种保护,尤其是对康剑成。但是他李鲲鹏不是乔江北,他李鲲鹏曾经因为坚持原则和康剑成有过正面冲突,康剑成已经不信任他了。没有关系,康剑成对他的态度影响不了李鲲鹏对康剑成的看法,作为一个主管渎职检查的副检察长,他对公安局长康剑成一直是很尊重的,他不止一次听到别人说康剑成,说他不通人情,办事不留余地,几乎得罪了集安的大半个官场,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敬重这个人,所以今天,当天看到康剑成和他再次冲突的时候,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当然更多的是担心,担心康剑成因为不冷静造成场面的完全失控,一旦人群强行冲击警戒线,后果怎样,他不敢想。

    就在他焦急的手足无措的时候,这个年轻的侦查员出现了,而且带着凶手,那么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李鲲鹏的心一下子放进了肚子里,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干扰公安局的同志办案子了,我就先告辞。”

    “不行,”赵建阴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凭什么说是这个人杀的人?有什么证据?”

    许正阳看了一眼赵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在鸿雁楼有过一面之缘的赵公子,只不过当时自己乔装成了一个小小的服务员,眼高于顶的赵公子是绝对不会注意到他的。金字门的公子亲自出马了,看来五大门派这次是下足了本钱,百川大厦里面一定有足以让靳百川一败涂地的东西,这一点看来是毋庸置疑了,会不会和S组的事情有关呢,自己这几天的种种遭遇,无不把矛头指向了靳百川,这绝对不是巧合,许正阳的脑子仿佛划过了一道闪电,顿时一亮,但是脸上依然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将手中的俘虏一把推给了旁边的警察,大摇大摆的走到警戒线后面,指着赵建说道:“你是什么人,瞎嚷嚷什么?”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一个路见不平想要管一管的闲人。怎么,连说句公道话都犯法吗?警察管的太宽了吧?”

    “既然敢说,为什么不敢过来?站的那么远干什么,来来来,站过来让我认识一下。”许正阳一副流氓相,歪着脑袋,晃着肩膀,指着赵建,脚还不停的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晃动着。

    赵建只觉得脑子里火一阵阵的往上冲,这个小警察,竟然一出现就差点坏了自己精心布置的局,眼看着检察院和公安局就要打起来,自己只要看好戏就行了,半路杀出这么个程咬金,又盼着韩剑伶牙俐齿的挽回局面,不料这个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就把韩剑收拾了,再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像是警察,简直就是个流氓,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五大门派的压轴混混都没有这么像混蛋的,还和自己叫上板了,他要是用康剑成那种一本正经的样子呵斥赵建,赵建恐怕还不会这么上火,但是现在,作为一个职业流氓,遇到了另一个流氓的公开叫板,赵建就不能不上火了。他恶狠狠的说道:“有什么不敢的,我这就过来,你能把我怎么样?”

    李鲲鹏不禁有些目瞪口呆,这哪里是警察办案子,分明就是混混要单挑,他悄悄看了看康剑成,康剑成也是一脸惊讶,显然不知道许正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赵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警戒线旁边,早有按照安排好的刀手跟在赵建旁边,手悄悄按在刀柄上,一有异常就会不顾一切的出手,就算和警察冲突也在所不惜。“怎么样,我过来了。”赵建站在警戒线外,几乎和许正阳面对面。

    许正阳点点头,说道:“行,过来就过来吧,离得近一点说话容易听清楚。”

    赵建几乎气炸了肺,喝道:“孙子,你不是挺横的吗,我还以为你要把我拖进去打一顿呢……”话音刚落,众人就觉得眼前一花,待定睛一看,赵建已经被许正阳一把拽进了警戒线内,此刻正像待宰的猪一样趴在地上,许正阳一脚踩在赵建的脖子上,一手按住赵建的脑袋,和赵建面对面躺着的,正是黄毛那几乎被子弹削掉半个脑袋的尸体,此刻黄毛那死不瞑目的双眼,正和赵建大眼瞪着小眼。赵建完全没有了指点江山的气概,从心底发出一阵惊叫。原本安排在赵建身边的刀手本能的将刀抽了出来,但紧接着就看到了防暴警察迅速举起的枪口,又乖乖的把刀放下。其他的混混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张开了嘴,呆呆的站着。就连康剑成也呆住了,他的手本能的摸向了腰间的手枪,待按到枪柄上之后终于醒过神来,没有做出拔枪的动作,只是高声喊道:“别乱来。”

    许正阳好像在干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脸的无辜,扭头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说道:“你们怎么了,你们没听到吗?刚才是这位老兄要求的,让我把他拖进来打一顿,我只满足了他的前一半愿望,还有后一半呢。”说着忽然收敛了笑容,转头对赵建冷冷说道:“小子,我今天给你上一课。看见死人头上的枪口了吗?看见没有,说话。”说着手上加劲,赵建顿时如同杀猪一样尖叫起来,“看见了看见了。”

    “那么在看看你们一口咬定的凶手,他当时站在什么位置,他当时和这个死鬼面对面站着,对不对?”

    “对对对。”赵建飞快地回答着,如同在参加幸运五十二的抢答。

    “这么近的距离开枪枪口得顶住脑袋,这时候,死鬼的枪伤附近会有枪口焰造成的明显灼伤,你相信吗,不信我可以给你作个示范。”说着将手的食指伸出轻轻顶住赵建的额头,赵建果断地回答道:“不用示范,我信。”

    “那么,老兄你看看死鬼的头上有没有灼伤呢?”

    “没有。”

    “那说明什么?”

    “说明不是那个警察开枪打的。”赵建回答的速度一点都没有放慢。

    “完全正确,那么你还有什么想法?”

    “我错了,我走。”

    “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我可管不了。”

    “是吗?”许正阳直起身子,依然踩着赵建的脖子,微微使劲,赵建惨叫着喊道:“我们都走都走。”

    “听见了吗?”许正阳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群,眼神如同刀子一样犀利,“我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散开,十秒一过,我不能保证我脚下的这位今后还能站得起来。”

    如同运动员听到了发令枪,大半人群飞快地散去了,剩下的就是一些纯粹看热闹的人了。许正阳松开了脚,喝道:“滚吧。”赵建艰难的挣扎着起来,连滚带爬的走了。

    李鲲鹏简直被惊呆了,看着康剑成,喃喃说道:“康局长,你们的刑警就是这样办案子的吗?怎么像香港电影一样?”康剑成暗自松了口,刚要回答,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康局长,你们公安局就是这么执法为民的吗?”

    康剑成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政法委书记,钟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