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十八章(3)

第二十八章(3)

    刘建设站在爆炸后的林地中央,心中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面前的敌人已经被手雷的弹片打得千疮百孔,爆炸的冲击波几乎让这个人的躯体四分五裂,作为敌人,这个人是强悍的,而作为一个军人,这个人绝对是值得尊敬的。在战场上把生存留给战友,把牺牲留给自己的战士,总会赢得其他战士的尊敬,就算是对敌人也不例外。

    血肉之躯挡住了几乎所有的弹片,附近的战士没有一个人受伤,甚至旁边的李暮鼓除了被巨大的爆炸震的暂时失聪,外加强烈的精神刺激带来的呆滞之外,几乎没有皮外伤,看着这个已经近乎傻子的男子,刘建设不免有些失望,毕竟这个人是目前唯一的线索,而这条线索恢复神智的几率看来是不高了。

    康剑成的脸色很难看,将近一天的搜捕换来这样的结局明显不能让他满意,敌人一个个逃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具几乎无法辨认出容颜的尸首,让他顺着这条线索抓住靳百川尾巴的计划彻底破灭了。

    “康局,看来我们都调整策略了。”****完全看出了康剑成的担忧,说道。

    康剑成点点头,转向了刘建设,“老刘,我要走了。”

    “走?”刘建设有些惊讶,“到哪儿去?”

    “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赶快找到靳百川涉嫌犯罪的证据,对手就该反咬一口了。”

    “你要到哪儿找证据?”

    “现在只能到百川集团去了,那儿或许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好吧,”刘建设伸手在康剑成肩膀上拍了拍,“祝你好运,这儿交给我的人处理。”

    康剑成看了一眼刘建设,有些无奈的笑道:“老刘,搞不好我连和你一块儿卖红薯的机会都没有了。”说着头也不回,大步走出了树林,脚步声中,康剑成那爽朗的声音喊道:“兄弟们,走,到百川集团。”清晨的阳光下,市局的警察随着康剑成飞快的撤出了西榆树湾村。

    一连长站在刘建设的身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方才的一场战斗并不激烈,却是他经历的第一场真枪实弹的战斗,那种在鬼门关门口打转的滋味他永生难忘。刘建设看着惊魂未定的一连长,心中有些欣慰,这次战斗,一连长的指挥有条不紊,作为一个初上战场的指挥官,这个上尉是优秀的,一队从未有过实战经验的士兵,追踪一队久经杀戮的特种兵,没有伤亡就是胜利。他点上一根烟递给了一连长,喃喃自语道:“这个兵是要和我们的人同归于尽吗?怎么趴到自己的手雷上了?”

    “您不认识他吗?”一连长有些惊讶,“他不是要同归于尽,他只是要自杀而已。”

    “自杀?”刘建设有些奇怪,“我没认出他来,怎么你认识他吗?”一连长从爆炸之后就没有再靠近中心现场,他不知道手雷已经炸得武天舒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辨认。

    “他是咱们师的兵,我在新兵连带过他,后来被挑到了军区特种大队,是个大学生,前几年服役期满回去上学了,他还和您一起去过撒哈拉沙漠呢,他的名字叫李小军。”

    刘建设忽然转过头来,紧紧盯着一连长的眼睛,仿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颤抖着声音说道:“你再说一遍,他是谁?”

    集安师专是全市唯一的一所高校,这里的学生都是未来集安各个小学乃至初中的教师,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标语醒目的镌刻在正对校门的影壁上。许正阳在门口看了看,便随意的踱着步子,进了校门。陈淑娴是方舒的母亲,许正阳知道她在哪个办公室,他陪着方舒来过,已经轻车熟路了。上午的校园有些寂静,学生们都在上课,许正阳穿过办公楼前的广场,走进了办公楼的大门。

    “请问陈淑娴老师在哪个办公室?”一个男人的声音飘进了许正阳的耳朵,许正阳收住刚刚迈进楼门的脚,站在门后悄悄看着。两名高大的男子正在传达室门口站着,其中一个弯着腰问传达室的老头。

    “你们是干什么的?”老头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男子,这两个人长得魁梧结实,一看就不是学生,也毫无老师的气质。

    “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男子拿出一个证件晃动了一下,“找陈老师了解一点情况。”另一名男子站在拿证件男子的身后,眼睛自然而然的扫视着四周。

    “不对,”许正阳心中暗自盘算着,普通的警察不会有这样的配合,这是典型的两人配合掩护的站位方式,而且负责掩护的男子目光锐利,监视周围几乎已经成了习惯,这不是普通的刑警具备的素质。“有人要先下手了。”许正阳没有犹豫,快步走进了办公楼,若无其事的从两名男子身后走过,直接上了三楼,三楼的305房间,就是陈淑娴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有陈淑娴一个人,别的老师都有课,只有她的课是下午的,现在难得忙里偷闲,正在电脑边玩着纸牌游戏。

    “阿姨你好。”许正阳像是一个老熟人,直接走进办公室,坐到了陈淑娴的对面。陈淑娴抬起头看着许正阳,的确是老熟人,这个孩子是女儿方舒的同学,两人关系不错,方舒经常把这个孩子带到家里来吃饭,从眼神中她可以看出,女儿对这个男孩感情不一般,如同所有的家长一样,陈淑娴是反对早恋的,但对于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还不能过早的定性为早恋,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几乎全中国的父母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有密切注意,提高警惕了。

    “小许,你怎么来了?”陈淑娴对许正阳并不反感,热情地招呼着,“你们不是考试吗?”

    “阿姨,方舒生病了,班主任老师让我来通知您一声,您要是方便的话就和我一块儿走吧。”

    陈淑娴只觉得脑子轰的一下,女儿是自己的命根子,老师安排学生在模拟考试的时候缺考来通知自己女儿病了,一定是病的不轻,“方舒怎么了,要不要紧?”她连声问着,匆匆站起来收拾东西,脸色已经有些发白。

    “不要紧,已经打了点滴,现在在校医院。”许正阳看着陈淑娴紧张的样子,不由有些内疚,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前几天方舒确实在校医院打点滴了,也不算骗人,许正阳这样安慰着自己。

    “都住院了还说不要紧。”陈淑娴恨不得马上飞到方舒身边,抓起挎包大步冲出了办公室,许正阳紧跟几步,跟在陈淑娴身边,二人并排走着,转过拐角的时候,和那两名男子擦肩而过,其中一名男子似乎是无意的向陈淑娴一瞟,脚下丝毫不停,向着305房间走去。

    许正阳一边走一边飞快地四下看着,办公楼内没有其他异常,目前要对付的人看来只有两个,不用半分钟,对手就会追上来,到时候一定要速战速决,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脱身。

    “是陈老师吗?”身后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还真够快的。”许正阳暗自想着,伸手搀住了陈淑娴的左臂,轻声说道:“继续走,别回头。”

    陈淑娴显然有些惊讶,看了许正阳一眼,这个年轻的男孩脸上透露着和年龄不相称的沉着,这种沉着让他看上去不再是那个自己熟悉的学生。

    “陈老师请留步。”身后的男子没有给陈淑娴留下思考的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一名男子挡在了陈淑娴和许正阳面前,身后的脚步声也停下了,“前后夹击。”许正阳想着。

    “陈淑娴老师?”面前的男子看着陈淑娴,问道。

    陈淑娴有些不知所措,茫然的点点头。

    许正阳的耳中传来了轻微的金属擦蹭的声音,声音来自身后的男子,微弱到几乎无法辨别,那种声音许正阳太熟悉了,这声音说明一把美军制式的m9军刀正在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