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十四章(4)

第二十四章(4)

    一辆大切诺基的残骸安静的横在老虎沟的深处,残骸四周的草地被整整齐齐清理出一个圆圈,防止火焰的蔓延,除了残骸周围的草木被烧成焦土,圆圈之外的青草毫发无伤,高明的手段,康剑成不由在心中赞叹。

    王大鹏围着切诺基轿车不停的查看着,刑警大队的技术人员已经彻底的提取了车辆上可能存在的痕迹,后座车门上的弹孔可以清晰判断出是********的子弹,由外向*击造成,一共六个弹孔。车辆的残骸几乎被重新拆卸,所有可能在弹道上的零部件全部拆开检查,四枚弹头钻进了另一侧的车体内,几乎变形成了铅饼,没有任何进行弹道痕迹鉴定的价值,而另外两枚弹头,始终没有找到。

    “李文利开了七枪,打光了手枪里的子弹,六枪打中了车体,只找到四个弹头。”负责勘查现场的刑警向康剑成汇报着。

    “另外两个弹头会不会穿过车体,没有留在车上?”

    “应该不会,”勘查人员说道,“轿车上没有从里向外打出的弹孔,可以肯定子弹没有飞出车外。”

    “是不是在车里我们没有发现的地方?”

    “这辆车几乎被我们拆了一便,可能性不大。”

    “那就只有两个可能,”康剑成看着在一边忙碌的王大鹏,“一个是另外两枚弹头被销毁汽车的人发现带走了,另一种可能,”

    王大鹏回过头来,接着康剑成的话茬说道:“另一种可能就是,两枚弹头留在车上的人身体里,也就是说有人被李文利开枪打中了。”

    康剑成点点头,五四手枪的穿透力固然惊人,但是在穿透大切诺基厚重钢板之后也无力再穿透人体了。

    “要查所有枪伤就诊的患者。”王大鹏脸上出现一丝兴奋,毕竟有了线索。

    “如果凶手是你,受枪伤之后会到医院吗?那样和到警察局自首有什么不同?”康剑成看着王大鹏微笑着。

    “那怎么办?”

    “记得吴若水吗?”康剑成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向自己的汽车,“那个号称集安第一刀的外科手术专家,三年前从集安中心医院辞职,开了一个私人医院。”

    王大鹏三步并作两步跟上,“知道,怎么他和这件事有关吗?”

    “不知道,”康剑成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不过这个吴若水,和靳百川一直来往密切,我们已经关注了他很久了。如果这件事情和靳百川有关,那么负责疗伤的一定是吴若水。”

    王大鹏点点头,一把替康剑成关上车门,转身就走。

    “等等,”康剑成摇下车窗,喊住王大鹏,“委婉一点,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王大鹏笑着说道:“又不是第一天办案子,您就放心吧。”

    警车悄无声息的开出了老虎沟,夜幕笼罩了夜空,此刻,是许正阳进入看守所的第一天晚上,再过几个小时,时针指过凌晨二时,就是第二天的开始。

    晚自习的上课铃声敲响的时候,方舒还坐在班主任刘老师的办公室里面,呆呆的看着摆在刘老师桌上的笔筒,刘老师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一直器重的女生,短短几天的时间,就从一个阳光活泼的少女,变得憔悴忧郁,早恋,尤其是和一个错误的对象早恋,会给学生造成多么巨大的影响啊。

    “方舒,”刘老师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亲切一些,“明天我们要进行为期三天的第一次高考模拟考试,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方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目光低垂下去,双手玩弄着衣角。

    “你这几天身体不好,吃得消吗?”

    “没关系的。”方舒小声说着。

    “方舒,高三的规矩你是知道的,第一次模拟考试之后要重新分班,成绩好的进入快班,成绩不好的到慢班,很关键的,要决定你今后的前途,千万要重视啊。”

    “那,”方舒犹豫了一下,仿佛鼓起了勇气,抬头看着刘老师,问道,“许正阳不能参加考试,他会到什么班?”

    刘老师愣住了,过了半晌,终于说道:“方舒,你不是不知道,许正阳是杀人犯,全校的人都知道了,他怎么还能上学呢?”

    “不是的,”方舒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冲了出来,“刘老师,我错了,我不该不相信他,他不是杀人犯。”

    “这,”刘老师有些手足无措,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方舒,“方舒,老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重感情,但是我们付出感情要值得,对于这样的人,付出感情只会收获伤害,老师从你们的年玲过来过,这个时候都是很容易冲动的,一定要清醒,要知道,你将来的路还长着呢。”

    方舒似乎再也控制不住,一头伏在桌上,哭出了声,“他对我那么好,为了我连命都不要了。他受了那么多苦,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亲如兄弟的战友一个个离他而去,他几乎没有享过一天福。为了素不相识的两个兵,他拖着受伤的身子跟着要害他的人走了,这样的人,我还在怀疑他,怀疑他会变成杀人犯。付出感情?我根本就没有付出过……”

    “你看看你这孩子,”刘老师几乎有些慌乱,哄女孩子毕竟不是他一个中年男人擅长的事情,他几乎求助一样四下看着,一眼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生,如同看到救星一样,他连忙向那个女生招手,“哎,那个学生,对了你是八班的周小唐吧,快点过来帮忙劝劝方舒,你看这个孩子……”话音几乎是哽在了刘老师的喉咙里面,因为他清楚的看到,那个他印象中天不怕地不怕的周小唐,此刻也像一个泪人一样,在办公室门口泣不成声。

    “兄弟,交个朋友,我叫周彪。”李文奎拖着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身体,靠在床板的一角,冷眼看着新来的这个周彪坐到许正阳身边,向许正阳伸出手。妈的,世道变了,新来的都不把老大当回事了,但是刘全已经交代好了,新来的周彪是给自己出气来的,而且来头很大,万万不能得罪。一个比一个牛,李文奎恨恨想着。

    许正阳觉得有些好笑,握手?这里居然还兴这一套,他坐起了身子,伸手和周彪握了一下,说道:“我叫许正阳。”

    周彪脸上的表情忽然惊讶起来,“许正阳?你就是许正阳?天哪,终于见到真人了,你知道吗,这几天黑白两道都传遍了,说你杀了好几个条子,警察全城搜捕都抓不到你,还动用了特种部队,是真的吗?”

    李文奎听得清楚,几乎有些发呆,妈的,被刘全涮了,这么大的来头,刘全居然不告诉自己,早知如此,当初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这样的杀星动手啊。

    许正阳笑笑,说道:“别听他们胡说,我是被冤枉的。”

    周彪摇头表示不相信,一屁股坐到许正阳旁边,“知道吗兄弟,外面有不少人惦记着你呢。”说着在身上摸索了半天,不知道从哪个夹缝里掏出一支烟,递给许正阳,“来一支,在里边这玩意儿可金贵。”

    李文奎看着周彪手中的香烟,不由大口吞咽着口水,妈的,这小子到底是来帮谁的?

    许正阳轻轻推开周彪的手,说道:“我不抽烟。”

    “别客气,”周彪使劲往许正阳手中递着,许正阳刚要再推,忽觉手中被塞了一个纸条,心中疑惑,不再推辞,伸手接过,放进了口袋。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抽的,要抽烟必须等到放风的时候。周彪又和许正阳寒暄了几句,便开始和同屋的犯人们相互介绍去了。许正阳伸了一个懒腰,悄悄看着手中的纸条,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子:

    “我是龙叔派来的,要救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