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十三章(4)

第二十三章(4)

    “今天下午?我今天下午不在这儿,我出去了。”

    “哈,”张杰冷笑一声,“你不在这儿,那是谁干的?警察要找的人是你,你不在,还有一个外人替你杀了追踪你的警察,当我是三岁孩子吧?”

    雷宇插嘴道:“张杰,不要这样,听阳哥说,他到什么地方去了,可能真的是误会。”

    大家都抬起头,目光看着许正阳,目光中充满期待。毕竟谁都不希望凶手真的是许正阳。

    “不,”许正阳摇摇头,“我不能说,我答应了别人的,要为他们保密。”

    “许正阳你个王八蛋,”张杰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你就玩我们吧。”

    “张杰你冷静点,”许正阳喝了一声,“你真的相信是我干的吗?”

    “不是你还会是谁?”张杰瞪着许正阳的眼睛。

    “你们也这样想吗?”许正阳看着众人,眼光中有一丝悲凉。目光所及之处,大家纷纷低下头去。

    许正阳叹了口气,“我本来是要走的,不打算再回来了,可我还是有些放不下,放不下这些相处了一年的兄弟姐妹,幸亏我回来了,否则就白白的背上这个不白之冤了。”

    “别说这些,”张杰冷冷说道,“如果不是你干的,就去和警察说清楚。”

    “不,我不相信警察能查清这件事情,我会自己把事情解决。”

    “你要跑,”张杰苦笑着,“你终于还是要跑,你不敢自首,为什么,为什么真的是你?”

    “张杰,你别胡闹,阳哥要跑早就跑了,还回来干什么?”一边的刘志冬终于开口了,“我相信阳哥,他不会那么做的。”

    “那就去自首,”张杰上前一步,站在许正阳面前,“警察会搞清楚的。”

    “不能去,”周小唐朗声说道,“警察里面有人要害他。”

    “以他的本事谁害得了他?”张杰已经红了眼。

    “都别吵了,方舒醒了。”雷宇叫了一声,只见躺在病床上的方舒已经睁开了眼睛,呆呆的看着许正阳,似乎在判断是不是做梦。

    许正阳上前几步,来到病床旁边,伸手去握方舒的手,方舒如同受惊一样,身子本能的一缩,许正阳顿时愣住了。

    “你也怀疑是我干的?”许正阳的眼中已经有了悲伤,他经历过被人出卖的愤懑,经历过战友离去的悲伤,他早已坚信,自己的心已经披上了全金属外壳,坚硬的难以划出一个印痕,此刻,爱人和朋友的误解,彻底将他的外壳击得粉碎。

    “好吧,”看到方舒沉默着低下头,许正阳的嘴角露出凄苦的笑容,“我去自首,让警察证明我的清白。”

    一队警车闪着警灯,鸣着警笛,呼啸着穿过市区,警车队伍的末尾,是一辆猎豹迷彩军车和一辆解放军用卡车,卡车后的帐篷中,可以看到全副武装的军人,如同石雕一样坐着,怀中的武器在月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刘建设坐在猎豹吉普车的后座上,脸色铁青,在他内心深处,似乎不愿意相信许正阳会自首,真正的军人,是不会选择放下武器投降的。

    车队冲入了宁静的集安一中校园,在办公楼前嘎然而止,卡车上的军人无声的跃入夜色,迅速在大楼四周布置了岗哨,士兵们半蹲着,排开战斗队形,武器全部处于待击状态,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康剑成推开车门,从打头的第一辆警车上走了下来,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自己得力的手下,一名牺牲,两名重伤生死未卜,造成这一切的就是这个自己马上就要见到的年轻人,他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如果现在是在打仗,自己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毙了这个恶魔。

    汽车的大灯将办公楼前照耀的一片雪亮,刘建设看了一眼康剑成,康剑成缓缓点点头,刘建设轻轻挥手,一队士兵无声的冲到楼门两侧,身子贴住墙壁,为首的士兵将左手放在耳边,竖起手指,开始强攻倒计时。敌人太危险,虽然说已经电话表示自首,也不能掉以轻心。

    办公楼门悄然打开,门两侧的士兵显然有些意外,枪口同时指向了楼门,警察队伍中也是一阵骚乱,一阵齐齐咔咔的拉动枪栓声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将手中的武器指向了门口。一个年轻的男子,脸色在灯光照射下显得苍白,出现在楼门口,面对着长长短短的枪支,露出惨淡的笑容,开口说道:“不要紧张,我就是许正阳。”说着缓缓走出门口,将双手举起放在脑后,旁边的士兵闪电般的一拥而上,将许正阳按倒在地,在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内,一套侦查兵的擒敌搜身动作被流畅的完成,许正阳的双手被手铐铐在了身后。

    两名战士将许正阳从地上提起来,架到康剑成和刘建设的面前,许正阳的脸上还留着刚刚在地上蹭的尘土,依然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刘建设。“刘师长,好久不见了。”

    “你好,”刘建设嘴唇抖了抖,半晌才说道,“老鹰,别来无恙。”

    许正阳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哀伤,说道:“刘师长,牛强牺牲了。”

    刘建设只觉得心头一痛,S组在一年前土崩瓦解,成员或下落不明或战死沙场,但是一直没有阵亡人员名单,他也一直期盼着曾经和自己生死与共的马骁、牛强和许正阳能够安然无恙,看来,那终究只能是自己的一个梦想。“那马队长呢?”

    许正阳摇摇头,“我不知道。”一年了,这是自己第一次和别人说到当年的战友,在那一刻,许正阳忽然觉得心中一阵酸楚,眼中有了泪光。

    康剑成冷眼看着面前的许正阳,哼了一声,说道:“像你这样冷血的人,也知道难过?你知道吗,就因为你,一个家庭已经破碎了,还有两个家庭,会不会失去亲人尚在两可之间,你给他们的是什么样的灾难?”

    许正阳略略转头,看着康剑成,说道:“你们错了,张杰的哥哥不是我杀的。”

    “是吗?”康剑成冷笑着,“那么在一个小时之前闯关卡开枪打伤我们民警的人也不是你了?”

    许正阳苦笑着摇头,“不是我干的,你可以让他们过来辨认,看看到底是不是我。”

    “说得好,能认出你来的人,现在还在医院抢救,你满意了吗?”

    “如果是我干的,”许正阳双眼直视着康剑成,“我犯的就是死罪,那我为什么要自首?”

    “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你落网是早晚的事情,早死早超生,”康剑成也瞪着许正阳的双眼,“对你这样的人来说,与其在外面担惊受怕,还不如早点挨枪子来得痛快。”

    许正阳呆呆看着面前这个充满了仇恨的公安局长,忽然仰天大笑一声,双肩一动,身边的两名战士竟然被撞的横飞出去,众人的惊呼声中,许正阳已经稳稳站在康剑成背后,双手早已从手铐中脱出,右手中握着康剑成的手枪,紧紧顶着康剑成的脑门。

    “老鹰,不要乱来。”刘建设大惊,连声呼喊。

    许正阳看了看四周,士兵和警察的枪口都黑洞洞的指着自己,办公楼门口,郭永他们围着方舒怔怔的看着,方舒的脸上写满了惊惧。他长叹一口气,将双手高高举起,说道:“我不会乱来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要杀人,不需要用枪,我要逃走,也不需要用枪。我自首是为了告诉我的爱人和朋友,我不是嗜杀成性的魔鬼,这件事不是我干的。”

    许正阳说着,缓缓将手中的枪放在地上,直起腰来,看着依然有些惊慌的康剑成,一字一句说道:“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这三天我会全力配合你们,回答和这件事情相关的问题,记住,只有三天,三天之后你们要是还没有查清这件事,那就由我自己解决。”

    话音刚落,早有拿着长枪的警察抢上前来,枪托重重砸在许正阳的后颈,没有丝毫反抗,许正阳身子一软,倒在地上。“妈的,”警察骂道,“杀人犯还这么嚣张。”

    康剑成似乎刚刚回过神来,挥挥手说道:“绑起来,送到看守所,小心点,这人危险的很。”身边的警察应了一声,七手八脚的将许正阳牢牢捆绑,抬到车上带走了。

    康剑成松了一口气,捡起自己的手枪,心中全然没有以往抓获凶手一样的喜悦,相反真的有些疑惑,真的是这个人干的吗?他一边思索着一边往自己的车边走。

    “康局,”一名穿着便衣的刑警匆匆赶来,“我们在办公楼后面发现了那辆大切诺基警车。”

    “好。”康剑成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木然的点头回答着。

    “但是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康剑成停下脚步,看着面前这个刑警。

    “方才闯关的时候李文利开枪打中了凶手的车,但是那辆车上,没有弹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