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十二章(4)

第二十二章(4)

    杜乐天看着雷天彪的尸体被法医从办公室抬出去的时候,有些失魂落魄,是谁干的,他心里有数,百川集团地下室里胡子明临死之前的博命一击,仍然让他心有余悸,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认识到和靳百川合作是一个错误。现在土字门已经散了,他杜乐天的副帮主也死了,火字门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倒台的门派,他不敢想,不过他可以肯定,孤军作战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当靳百川打来电话说要商量五大门派合作抗敌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他知道,现在能够保护他的,恐怕也只有靳百川了。

    课外活动的铃声一响,方舒就像条件反射一样往操场走,目标不再是以往的管乐队,而是管乐队隔壁的飞鹰社,盼着在那里可以看到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推开飞鹰社的门,她明显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重,郭永靠墙站着,低头不语,周小唐和雷宇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刘志冬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正中站着两个中年男子,穿着黑色的皮夹克,腋下夹着黑色的皮包,留着短发,面无表情,旁边陪着的是集安一中体育部部长卓少飞,听到门开的声音,大家都回头看着刚刚进来的方舒,只有周小唐嘴角微微笑了笑,其他人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卓少飞看着方舒,向那两名男子介绍道:“这是我们学校高三六班的方舒,是许正阳的同班同学。”说着向方舒指了指那两名男子,说道,“这两位是市局刑警大队的同志。”方舒心中不由一惊,竟然连两名刑警向她点头招呼她都没有反应。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卓少飞能够感觉到屋子里无处不在的敌意,打着哈哈说道,“警察同志来,就是找一下许正阳,我知道你们平时私交不错,有什么情况千万不要隐瞒,要知道警察同志在执行公务,我们一定要配合。”

    屋内还是死一样的沉默,没有一个人开口,屋里的人仿佛都变成了塑像。

    卓少飞忍受不了这样难堪的沉默,提高了声音:“你们都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们,许正阳这个学生,品行败坏,公然在商场耍流氓,上次已经被抓了一次了,这次还惹麻烦,如果找到他,学校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开除掉。这样道德沦丧的学生,集安一中不要。”

    “你说谁道德沦丧?”一直低着头的郭永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卓少飞大声说道,“卓老师,上次的事情是冤枉的,大家都知道,你老提它干什么?”

    “你,”卓少飞眼睛瞪了起来,他在学校专横惯了,哪有学生敢这样跟他说话,“郭永,你别嘴硬,我这是给你们机会,到时候如果查清楚许正阳的下落,你们知情不报的,都要负责任的,对吧,警察同志?”说着求助似的将目光投向了身边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

    “也没有那么严重,”刑警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再说了,上次的事情,的确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样说许正阳这个同学,确实有些过分,我在这里替卓老师给大家赔个不是。”

    卓少飞不由一愣,呆呆的看着旁边这个自称刑警大队大队长的人,门口的方舒则感激的看了这个刑警一眼,几天来接触了这么多警察,替许正阳说话的,这是第一个。

    ****亲自带着一个中队的人到了集安一中来找许正阳,分组查找的时候他选择了飞鹰社,直觉告诉他,这里的人是距离许正阳最近的,这里将成为找到许正阳的突破口。卓少飞带着他们进来的时候,那种明显的敌意加深了他的这种感觉,这种敌意来自于这些人对许正阳本能的保护。方舒进来的时候他原本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听到卓少飞的介绍之后方舒脸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惊慌,被****这个老侦查员敏锐的捕捉到了,为什么惊慌,因为她知道一些不能让警察知道的东西,这种惊慌在多年来的破案中,他见得太多了。所以在适当的时候刻意维护一下许正阳,或许可以成为拉近他和这些学生距离的途径。这样的做法显然奏效了,方舒眼中露出的感激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笑眯眯的,走到一张椅子边坐下,说道,“就是了解情况,事情也不严重,大家要知道,就告诉我们,只要查清楚了和许正阳没有关系不就行了吗?”

    卓少飞也连连附和,说道:“就是就是,要配合要配合。”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变了脸色:“从哪儿传来的?”

    另一个警察早已冲出了门,向着传来的声音的办公楼跑去,****紧紧跟着冲了出去,脸上的表情像铅一样沉重。

    因为他清楚的听到,那一声清脆的响声,是枪声,五四手枪的枪声。

    屋内,周小唐的脸色也变得苍白,呆呆的看着方舒,喃喃说道:“是枪声。”在军队长大的她,对枪声并不陌生。

    方舒的心在一刹那间成了乱麻,这几天的经历已经让她如同惊弓之鸟,生怕许正阳受到伤害,但是在内心深处似乎又在隐隐约约的担心,如果开枪的是许正阳,那怎么办?这个曾经饱经杀戮战士如果为了脱身,对警察开枪,该怎么办?为了国家的利益杀戮或许是英雄,但是为了自己盲目的杀戮,绝对是魔鬼,而英雄和魔鬼,似乎只有一步之遥,全在人一念之间。

    和平时期的人们对枪声的感觉是陌生的,尤其是在对枪支严格管控的中国,在普通百姓耳中,枪声和鞭炮声恐怕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所以当枪声响起的时候,从各个方向跑向办公楼的人,几乎都是****带来的刑警,之后赶来的,则是跟着刑警的方舒和飞鹰社同学,当目的地越来越明确的时候,郭永的心几乎要沉了下去,因为他知道许正阳此刻的下落,就是他和李常青把许正阳他们安排藏在了校医院,而此刻,刑警们的目标,就是校医院。

    当了二十多年警察,****已经具备了很强的职业感觉,他可以准确判断出枪声传来的方向,也能准确感觉到案件现场的气息,一踏进办公楼,他就感觉到了五四手枪弹火yao爆炸的气息,感受到隐隐约约飘荡在空中的血腥气息,他从腋下拔出了小巧的七七手枪,将扳机护圈向后扣动,推弹上膛,但是他那敏锐的感觉告诉他,传出枪声的那个房间,恐怕除了尸体,没有别人。事实也确实如此。

    当方舒冲进校医院的时候,刑警们还没有全部赶到,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建立警戒线,屋里的场面让方舒目瞪口呆,或许屋里的场面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可能她宁愿看到许正阳受伤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

    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俯身趴在地上,后脑上一个清晰的弹孔,汨汨冒着鲜血。

    方舒的心几乎要哭泣起来,她清楚的回忆起了肖长远对自己说的话,那是肖长远最担心的事情,也是她最担心的事情,仇恨,会不会让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变成一个杀人的机器,会不会把许正阳变成一个杀人的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