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十一章(2)

第二十一章(2)

    方舒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许正阳已经昏迷了五天五夜了,刚开始的时候她担心的要命,后来军区总医院的大夫一再表示病人的身体状况非常好,体格异常健壮,就是大脑曾经受过一些创伤,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出现了长时间的休克,不会超过一个星期。而肖长远也解释说所谓的大脑创伤就是催眠带来的记忆封闭,这几天以来的提示回忆就是为了消除这样的创伤,而这种治疗的难度要远远大于肉体创伤的治疗,所以,这几天最辛苦的人不是医生和护士,而是编外的心理师方舒。高战天找了军区医院的关系,在护士宿舍给方舒找了一个床铺,五天里,方舒就没有离开过军区医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病房窗户,照在许正阳的脸上,阳光下许正阳的脸显得年轻而又安详,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仿佛在做着美梦,方舒痴痴的看着这张清朗的面容,甚至还带着一丝稚嫩,谁能够想到,一个这样年轻的人,能够有着那样铁血的经历。回想着几天以来许正阳在自己提示下无意识的说出的惊心动魄的战事,还有肖长远在旁边用几乎没有升降调的平淡语气诉说的战火纷飞的岁月,她几乎有些畏惧,畏惧许正阳醒来,担心自己是不是还能像以往面对一个互有好感甚至互相爱慕的同学一样面对这个年纪轻轻就饱经沧桑的男子,当许正阳把军刺义无反顾的扎入肩头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让方舒刻骨铭心,也让方舒清醒的认识到那株早已埋藏在心中却一直不敢面对的情花,那朵早已为面前这个男孩绽放的情花,但是现在,她不得不怀疑,此刻躺在病床上的这个战士,真的就是自己爱恋着的那个许正阳吗?方舒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许正阳的额头,目光中柔情似水,自言自语的说道:“不管你醒来以后会变成怎样,至少不会忘记,你曾经那样喜欢过我,知道吗,在这几天我也知道了,我也像你喜欢我一样的喜欢你。”

    “他知道的。”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方舒一跳,紧接着就是不可阻挡的羞涩,背后的肖长远挂着一丝坏笑,看着方舒,眼中的光芒如同一个老者发现了晚辈的小秘密一样充满着爱怜。

    方舒满脸通红,低头说道:“肖叔叔,你都听到了。”

    “不光是我,”肖长远笑嘻嘻的走到许正阳的床头坐下,说道:“他也听到了。”

    方舒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得看着肖长远。

    “怎么,不明白吗?昨天晚上,他已经醒过来了。”

    “哎呀,”方舒的脸更加红了,飞快的站起身,跑出了病房。

    “你看看你看看,把人家姑娘羞跑了,让你装睡。”

    许正阳偷偷睁开了眼睛,脸上有些慌张,说道:“她不会生气吧?”

    “会,当然会,人家女孩子,被你装昏迷骗出了心里话,你说生气不生气?”

    “这,”许正阳已经开始有些担忧了,“我不是装昏迷,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我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男孩吗?我总觉得那个孩子和我不是一个人。”

    肖长远从床头柜拿起一根香蕉,把皮剥开递给许正阳,说道:“催眠术只是封闭了你的记忆,却没有改变你的本性,那个在集安一中读书的男孩就是你,不要怀疑,那是你的本来面目。”

    病房的门打开了,许正阳从病床上坐起身来,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方舒,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肖长远暗自好笑,回头看着劳累了几天几乎瘦了一圈的方舒,刚要开口调侃几句,却忽然住了口,方舒的脸上不见了方才的羞涩,代之的是慌乱。

    “怎么了?”肖长远一边说一边起身,飞快来到窗前,楼下停着一辆迷彩的越野车,还有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

    “警察来了,我听到他们问咱们的下落。”

    话音刚落,楼道里面已经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低沉的声音紧接着在楼道里响了起来:“站住。”肖长远心中明白,说话的是刘建设安排的哨兵。

    “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来调查一个案子。”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们奉命在此执行警戒任务,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不许任何未经允许的人接近这个病房。”

    “真的吗,不知道我这个军区参谋长算不算是未经允许的人?”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肖长远心中一沉,看了一眼方舒和许正阳,方舒脸色已经煞白,那日在医院和警察交锋的场面已经彻底种在了她的心中。许正阳面无表情,从病床上起身,穿着略显肥大的病号服,走到了病房门口,冷冷看着不远处的护士站,声音就是从那里穿出来的。

    两名穿着警服的男子,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体形壮硕,站在护士站前面,身边围着六名身着迷彩服的军人,都全副武装,胸前挂着95突击步枪,面无表情。两名穿着军装常服的小战士,挂着列兵的军衔,站在警察对面,身材显得瘦小,却自有一股英气。而战士面前,则是一个挂着少将军衔的高大军人,眉宇中含着一股怒气,瞪着面前的两个战士,想必是刚才说话的参谋长。

    “报告首长,我们师长说了,没有他的命令,不许放别人进去。”战士看着参谋长肩膀上耀眼的金星,语气中已经有了畏惧。

    军区参谋长向飞看出了战士眼中的慌乱,的确,对于一个战士而言,少将无疑是神圣的,“小战士,不用慌张,知道吗,你们师长也得听我的。”

    战士立正回答:“知道。”没错,师长是大校,面前的是将军。

    “那我是不是可以进去呢?”向飞几乎要笑出声来,基层连队的战士就是这样可爱。

    “不行。”战士的声音中有一丝战抖,腰杆却挺得笔直。

    “胡闹,”向飞的脸色变了,“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离开这里。”

    “不行,”战士依然保持着标准的立正,用挺拔的军姿表示着对一位将军的敬意,“我接到的命令是在这里保持警戒,直到师长下达解除的命令。”

    “你知道不服从命令的后果吗?”向飞的脸色已经有些狰狞。

    “知道,所以我才执行命令,不许无关人员进入。”

    向飞哭笑不得:“那好,我现在就要进去,看你怎么拦我?”

    “首长,最好不要,我们师长说了,这是战斗任务,强行闯入者,要立即擒获,对于携带武器者,可以击毙。”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向飞身后一名少校军官勃然变色,“这是军区向参谋长。”

    “我不认识向参谋长。”面对少校,小战士感到压力减少了很多,提高了语调。

    向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转身走出了人群,站在穿着迷彩服的战士身后,说道:“不要废话,先把他们拿下。”少校应了一声,挥了挥手,穿迷彩服的战士一拥而上,伸手去抓两名小战士的胳膊,两名战士飞快向后闪身,一阵枪械上膛的声音,两名战士手中的突击步枪已经指向了前方。几乎在同时,四名穿着迷彩服的士兵手中的突击步枪也迅速举起,双方的枪口相互指着,目光中的杀气仿佛可以将空气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