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十章(5)

第二十章(5)

    祥子洗车房是集安历史最久远的洗车房,最早是一个洗车摊,只有一个人就是今天的老板祥子,拿着一个水桶,在河边用河水和毛巾擦车,到了今天已经成了拥有三套电脑洗车设备的大厂家,老板祥子也成了知名企业家,很少亲自抄起水枪赤膊上阵了。店虽然大了,却毫不欺客,无论大车小车,档次高低,洗车房的工人都一视同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去打理,尽可能的让客户满意,所以,集安各个行业的老板都愿意把他们的高档坐骑送到祥子的洗车店去清洗,靳百川也不例外,而且当仁不让的,靳百川是洗车房的VIP,他的车,只要往门口一停,司机就可以到洗车房后面的贵宾休息室看电视喝茶,等到服务员一叫,交到司机手上的必然是一辆干净的舍不得碰的轿车。

    桥西派出所也是祥子洗车房的常客,祥子曾经在创业初期遇到一些小混混的骚扰,经常有人来洗车房捣乱,索要保护费,一次被张强遇到,出手相助,之后两人结下了交情,而且相处久了,意气相投,成了莫逆之交,通过张强,祥子几乎和桥西派出所的所有民警都成了好朋友,所以,桥西派出所的警车,在祥子洗车房,会受到比VIP更高规格的礼遇。

    当李文利将车开到洗车房的路边时,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洗车房门口打蜡的一辆奔驰600,“张哥,看看,奔驰600,高档货。”李文利喜欢汽车,看见高档车眼睛就发直。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张强笑着说道:“别人的,你买不起。”

    “那我也过过眼瘾。”说着推门下车,张强摇摇头,跟着也下了车。洗车房的伙计远远就看见了张强,大声打着招呼:“强哥,洗车吗?”

    张强点点头说道:“洗吧。”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奔驰旁边,问道,“谁的车?看着跟新的一样。”

    车边打蜡的伙计说道:“百川集团靳总的。”

    张强不由皱起了眉头,他知道靳百川和五大门派有很深的渊源,而他张强,历来痛恨黑社会。

    李文利在车边使劲从窗户往里看着,看着轿车的仪表盘,内饰,座椅,无不透着豪华,旁边的伙计早看出了李文利跃跃欲试的样子,打开了驾驶座车门,说道:“李哥,体会体会。”

    李文利心痒难搔,看张强没有反应,又不好意思上车,眼珠一转,走到张强身边,说道:“张哥,你当回老板,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体会体会给老板开车的感觉。”张强有些哭笑不得,想要推辞,李文利连连撺掇,连推带按把张强推进了轿车后座,自己则心安理得的坐在了方向盘后面。

    张强坐在宽敞的真皮座椅上,百无聊赖的左顾右盼着,奔驰车的确是世界名车,装饰豪华而不滥俗,透着简约而又华贵的气质。

    “哎我说你们几个小子,是不是想砸祥子的牌子了,”张强一边用手指着后座上一处没有擦干净的污渍,一边对门口的洗车工说笑着。

    “强哥,我们看见了,用了好多洗涤剂,都没擦掉,靳总的司机说了,下次来做一个全车桑拿,估计就可以去掉了。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渗到皮子里面去了。”洗车工一边干活一边说着。

    “是吗?”张强用手使劲擦了擦,确实擦不掉,将眼睛凑上去仔细看着,忽然愣住了,这是血迹,换一个角度看,可以发现有一大片血迹,而且绝对经过了反复的清洗,他有经验,不会错的。

    “司机呢?”张强从车里钻出来,不动声色,问道。

    “司机有别的事情,被他们公司的车接走了,说是中午来拿车。”

    “打蜡之后把车开到后院。”

    “好的。”

    张强一边向后院走,一边拨通了刑警的电话号码:“老王,我张强,来一趟祥子洗车房,带几个技术队的,有个现场,可能是命案,对了,前往保密,还没有发现尸体呢。”

    一个小时之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刑警技术队的现场勘查人员完成了对靳百川轿车的勘查,带着从车上提取的血迹,离开了祥子洗车房。

    勘查报告显示,座位上留下的是人血,AB型,根据血液渗透情况判断,出血量在1500ml以上,也就是说,无论是谁,在流了这么多血之后,都不会有生还的希望。

    康剑成坐在自己宽大的局长办公室内,低着头批阅着一堆文件,眼睛却从鼻梁上的眼镜上方偷偷看着面前坐着的这个年轻警察,集安市公安局最年轻的警长,桥西派出所的张强,自从加入公安局以来,连连破获大案要案,刑警队几次想从派出所把他调到刑警去,都被桥西派出所的所长马千里阻止了,理由很充分,桥西区鱼龙混杂,需要得力的干警保证社会面稳定,张强是不二人选。康剑成曾经提出既然这样,就让张强出任副所长,马千里又推说张强太年轻,过早提拔恐怕难以服众,康剑成觉得也有道理,就把这件事情搁置下来了。

    今天下午一上班,张强就到了康剑成办公室,说实话,一天到晚到康剑成办公室说情跑官的人可以成批论,只有数得上的几个人从来没有主动到康剑成办公室来过,一个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一个是巡警大队的大队长杜重阳,还有一个就是张强,前面两个,康剑成都适时提拔委以重任,这个张强也被自己看好,准备日后重用,难道他真的是等不及了,来找自己说情的吗?康剑成暗自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惋惜。

    过了半晌,康剑成批完了文件,靠在了椅背上,说道:“说吧,什么事?”

    张强并不多说,将一份填好的文书放在了康剑成的桌上,康剑成拿起来看着,皱起了眉头:“你要对靳百川上技术手段,监听他的手机?”

    “是的,我们今天上午在他的车上发现大量血迹,根据失血量判断,流血者应该已经死了,我怀疑靳百川和这件事情有关。”

    “为什么不找所长和主管副局长逐级审批?”康剑成语气变得严厉起来,在公安局,越级请示绝对是大忌。

    “我认为我们所长和主管副局长与靳百川关系密切,容易走漏风声。”

    “胡闹。”康剑成厉声说道,“我们是纪律部队,怎么能够因为个人的猜测就不顾规章制度?凭借一点血迹就要对一名政协委员上技术手段,谁给你的权力?”

    张强张了张最,刚要辩解,康剑成挥手打断他的话:“不要说了,我不同意,你回去吧,自己反省一下,今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张强愣住了,呆了片刻,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等等,”张强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康剑成,“这件事情不需告诉任何人,明白吗?”张强点点头,失望的走了出去。

    康剑成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楼下张强上了汽车,眉头越皱越紧,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吗?我康剑成,安排一下,监听一个电话,号码是”康剑成拿起张强放在桌上的报告,念出了上面的电话号码,“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来找我一趟,详细情况见面再说。”

    放下电话之后,康剑成觉得心头一阵沉重,多少年了,和靳百川的交锋终于要真正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