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十八章(3)

第十八章(3)

    华灯初上时分,鸿雁楼的金雁包间早已高朋满座,主座上一名身着大校军装的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满面红光,声音洪亮,不时发出爽朗的大笑,身边左手的男子,正是百川集团的靳百川,右手一名男子,一身高档的名牌西装,腋下鼓鼓囊囊,显然带着武器,身材不高,略微有些秃顶,肚子明显发福,男子身边就是桥西派出所的所长马千里,马千里一脸谄媚,不时给男子布菜斟酒。

    靳百川面带笑容,连连招呼道:“今天真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咱们军区的刘师长和市局的赵副局长都能赏脸光临,我靳某人真是三生有幸呀。”

    被称作刘师长的大校连连摆手,说道:“靳老板在集安地面上那可是鼎鼎大名的,我这个大老粗能有幸和这样的人物结识,那是我的三生有幸,你们说对不对?”

    一桌人哈哈笑着,旁边被称作赵副局长的身穿高档西装的男子应声道:“刘师长说的在理,别说我是一个小小的副局长,就算是我们康局长,也不能不给靳老板面子。”

    众人连连称是,频频举杯,一时间称兄道弟,颇为亲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靳百川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各位兄长,今天我靳某人将大家请来,确实有事情和诸位商量。”

    大家停下手中的筷子,目光都投向了靳百川,酒桌上的人,除了刘师长,其他人都明白其中缘由,顿时一片安静,只有刘师长大声道:“靳老板,咱们今天酒喝得痛快,老刘和你是相见恨晚,你说,有什么吩咐,老刘我在所不辞。”

    靳百川长叹一口气,说道:“刘师长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在东榆树湾,一伙歹徒持枪行凶,打伤好几个人,被打伤的有不少是我的兄弟。”

    刘师长眼睛一瞪,说道:“我怎么不知道?我知道,市里已经通报给我们军区了,让我们随时帮忙,一旦需要军队抓捕,我们一定是一马当先,更何况还有靳老板你的兄弟受伤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没什么含糊的,你放心吧,一有消息,我们第一个上。”

    靳百川说道:“前几天我们怀疑一个小子和枪击的事情有关系,一得到消息,我们的赵副局长就派马所长带着人赶过去抓,差一点就得手了。”

    赵副局长连连点头,说道:“那天我几乎派了所有值班的巡逻车,全副武装的,结果还是让人从眼皮底下逃跑了。”

    “哎呀,”刘师长的大手在桌子上一拍,脱口而出:“真够废物的。”话音刚落就意识到不妥,连忙说道:“这歹徒难道生了三头六臂不成?”

    马千里听刘师长刚刚说出废物两个字,就涨红了脸,此刻也不好发作,只好陪着笑,说道:“刘师长有所不知,到了最后关头,咱们军区的人把那个小子给带走了。”

    “军区的?”刘师长眼睛顿时瞪圆了,“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干出这样的事情?”

    “是你们特种大队的大队长高战天。”

    “奥?”刘师长眉头一皱,心中微微一惊,目光暗暗大量着桌上这几个人,除了一些明显无关紧要的陪同人员,旁边的赵副局长和这个马千里无疑是一伙的,他们要说什么事先都已经商量好了,高战天是特种大队的大队长,是军区周副司令直管的,这个人自己了解得很,绝对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算是有什么出格的事情,自己要动他也得经过周副司令同意,这顿酒宴不是那么简单的,刘师长心中想着,脸上却作出一副气愤难平的表情,大声说道:“这个王八羔子,反了天了,赵副局长,这件事情交给我,你把你们的拘留手续给我,我明天就让特种大队把人送到你们市局看守所。”说着端起酒杯,和赵副局长碰了一下,说道:“老赵你不要在意,兄弟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说罢一饮而尽。

    赵副局长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拿起酒杯也是一口喝光,说道:“刘师长,这其中另有隐情,这个小子我们只是怀疑他和此事有关,证据尚不充足,拘留证要我们康局长签字才行,前几天找他汇报了一次,他说现在的证据,刑拘太草率了,没有同意。”说着向马千里使了一个眼色,马千里连忙接口说道:“我们的意思呢是想把事情先查清楚了,把人好好问一下,如果确实和这件事情有关,再刑拘不迟。”

    刘师长看着赵副局长和马千里,心中不由一阵好笑,市局的康局长以前是他的老战友,当年在部队自己当指导员的时候,他是连长,之后他到了营部当参谋长,自己去当了副营长,一直交情深厚。老康为人正派,就是因为过于耿直,顶撞了当时的团长,现在的军区参谋长向飞,被百般压制,老康愤然专业到了地方,在公安局一显身手,步步高升,成了局长。这件事情里面如果有猫腻的话,这个赵副局长和马千里,借他们一个胆子都不敢去和老康说,什么向局长汇报,鬼话,里面一定有问题。想到这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我知道了,证据问题,咱们地方的同志不好放开了干,放心,我明天就让我们军队的保卫部门上,拿下口供就交给你们。”

    赵副局长脸上一愣,连忙说道:“不用,我们的意思是把人交给我们就……”

    “哎,”刘师长拉长了声音,说道:“老赵呀老赵,咱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都是靳老板的朋友对不对?靳老板的事情就是我刘某人的事情,你老赵的事情也是我刘某人的事情,怎么,不放心我?”刘师长的眼睛又瞪圆了,“是不是不放心我?是不是?”

    赵副局长连忙摆手:“老刘,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这就对了嘛,”刘师长在赵副局长后背重重拍了一把,朗声大笑:“就这么定了,交给我,怎么样,靳老板,信得过我吗?”

    靳百川哈哈大笑:“当然信得过了,来,喝酒喝酒。”

    刘师长大笑着举杯,再次一饮而尽。

    直到十点多钟,刘师长才摇摇晃晃和靳百川相互搀扶着出了鸿雁楼,上了迷彩的军用猎豹越野车,频频摇手告别之后离去了。

    靳百川站在门口,看着越野车开出了院子,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赵副局长小心翼翼的在旁边问道:“老靳,你看这次咱们……”

    靳百川摇摇手,说道:“刘建设这只老狐狸,比******康剑成还要坏,姓康的是个炮筒子,说不行就不行,这个刘建设,还懂得玩太极拳。”

    赵副局长叹了口气,说道:“老靳,我看不行就算了,不就是个学生吗,你何必和他较劲呢?要不等哪天他出了军区的大院咱们再收拾他。”

    靳百川白了赵副局长一眼,心中感到一阵悲凉,怎么自己的手下都是这样的饭桶,竟然还让自己等,不过这其中的重要性自己是万万不能告诉别人的,这件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光盘里面的信息如果被军队的人知道了,事情就麻烦了,可能会根本无法解决,再说了,等那个小子伤好了,谁还能有把握制服他?靠赵副局长手下那几块料,还不够那小子玩的。靳百川想着,心中一阵烦躁,恶狠狠的说道:“不用他这个师长,我照样要办成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