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十八章(2)

第十八章(2)

    副厅长脸上不动声色,说道:“市局的说一下情况。”

    最初向副厅长汇报的中年警察连忙接着说道:“遇害的民警是交警支队办公室的,今天支援一线执勤,名叫唐松,今年34岁,我们的人到现场之后他就已经牺牲了。”

    副厅长脸色沉重:“家属通知了吗?”

    “通知了,”中年警察点头说道:“他的妻子下岗待业在家,有一个五岁的孩子,他的父亲是市局的民警,明年就退休了。”中年警察说着,看了看副厅长,小心的继续道:“他的父亲您应该知道,唐裕隆。”

    副厅长眉头皱了起来:“是那个曾经在公交车上抓扒手被围攻,差点牺牲的那个唐裕隆吗?”

    “是的,那次他昏迷了三天,少了两根手指,五个扒手,被他抓到两个,直到增援的民警到了才倒下,是我们的英雄。”

    副厅长沉默了片刻,说道:“老人家情绪怎么样?”

    “老唐在东北出差,我们是电话通知的,他听了儿子牺牲的消息,沉默了一分钟,就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副厅长叹了口气:“老唐只有一个儿子。我们全力以赴,缉拿凶手,给英雄一个交待。”

    中年警察点点头,说道:“还有一个过路的群众,看到这一切要见义勇为,被开枪击中,所幸没有大碍,子弹贯穿大腿,没有伤及骨头和动脉,现在在医院治疗,是五四式手枪。五四式手枪,贯穿能力惊人,停止效应欠缺,只要不命中要害,应该是无碍。”

    “弹痕鉴定做了吗,能不能确定枪支来源?”

    “这支枪是市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的佩枪。”

    “什么?”副厅长脸色变了,“什么时候丢的?”

    中年警察脸上一阵尴尬:“他没有报过丢失。”

    副厅长大怒,一把拍在桌子上:“他人呢,给我控制起来。”

    “我们市局的督察和纪检已经介入,正在向他问话,一有结果就会上报。”

    副厅长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嫌疑人身份确定了吗?”

    “我们让受伤的群众和被劫持的事主对张市长儿子的照片做了辨认,行凶的嫌疑人正是张市长的儿子张志强,现年25岁,曾经因为强奸被我们刑事拘留过。”

    “什么时候刑满释放的?”

    “没有判刑,检察院没有批准逮捕,只能释放。”

    副厅长脸色已经有些发红,怒气一阵阵往上冲:“为什么?”

    中年警察有些无奈:“做了精神病鉴定,说是有精神分裂症,是无责任能力,不负刑事责任的。”

    一直沉默的贺东海忽然开口道:“那是不是意味着就算这次把他抓回来也只能关几天完事?”

    中年警察苦笑着,说道:“根据法律程序,我们可以给他再做一个精神病鉴定,看他这次实施犯罪的时候有没有责任能力。”

    “可以买通一次,就可以买通第二次。”贺东海盯着中年警察,目光咄咄逼人。

    中年警察一脸的无奈,贺东海说的耿直,其实就是这个道理,张志强这次恐怕还会像上次一样,谁也奈何不了他。

    副厅长脸上也掠过一丝失望,口气中却没有丝毫的表现:“抓捕工作进展怎么样了?”

    “搜山基本要结束了,目前已经发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踪迹,应该是上了顶峰鬼见愁,搜山过程中武警和他们接触了一次,对方开枪了,武警因为有命令,没有还击,他们跑了。现在已经被包围在鬼见愁,就等着天亮能见度好一点就合围。”

    贺东海问道:“什么命令?”

    那位副厅长也苦笑着,说道:“来之前省里反复要求要活捉,我当时还不明就里,原来……”

    贺东海脸色铁青,转身来到马骁面前,说道:“命令基地,调直升飞机,就当演习空地协同,到指挥部来,你们三个上飞机,实施夜间搜索抓捕。”

    马骁点点头,开始用高频电台呼叫基地。

    武警少将显然和贺东海相熟,开口道:“小贺,不要乱来。”

    贺东海笑笑,说道:“放心,我就是让我的人练练夜间空地协同的抓捕,不会出事的。”说话间,直升飞机的轰鸣已经在头顶响起,许正阳跟在马骁和高磐的身后上了飞机。螺旋桨飞速旋转着,直升飞机缓缓升起,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从指挥部到鬼见愁上空,用不了一分钟,许正阳戴着红外成像的夜视仪,很快就在鬼见愁的峰顶发现两个散发热度的人体,“发现目标。”直升飞机稳稳停在目标上空,高度降低到树梢附近。一点难度都没有,许正阳想着,没有地面火力的威胁,不需要隐蔽接敌,也不是什么恶劣的气候条件,这样的空中搜索如同儿戏。

    马骁清了清嗓子:“狙击手准备,防止目标袭击,记住命令,不许攻击致命部位。”

    高磐应了一声,举起手中的85狙击步枪,牢牢抵肩。直升飞机忽然打开机身下安装的高亮度探照灯,顿时,峰顶如同白昼一般,两名男子在灯光下暴露无遗。许正阳端起手中的95突击步枪,从瞄准镜内看着,为首的一名男子穿着一件皮衣,特征和抓捕对象完全一致。

    马骁拿起话筒,声音经过直升飞机扩音器的放大,响彻夜空:“你们听着,我们是解放军陆军特种部队,现在命令你们放下武器。”

    话音未落,穿皮衣的男子向着天空开了一枪,许正阳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这样的距离,手枪是绝对不可能打到的。

    耳机里传来马骁的声音:“报告指挥部,遇到目标火力进攻,要求解除目标武装。”许正阳有些惊讶,这样的距离,这样的火力,只需要狙击手一枪就可以把目标手中的枪打得四分五裂,之后就是程序一样的垂降抓捕,难道还需要向指挥部请示吗?

    副厅长显然是现场的总指挥,耳机里面传来他的声音:“同意反击,注意不要威胁到目标的生命。”

    许正阳心中一阵不屑,如果这个人不是市长的公子,还会有这样的嘱咐吗?

    瞄准镜中,穿皮衣的男子已经将举枪的手放下垂在腰间,口中一动一动,显然是在骂人。高磐稳稳的举着狙击步枪,扣动了扳机。

    许正阳看着瞄准镜,那名男子的手忽然震动了一下,手中的枪脱手而飞,不对,枪飞出去的角度不对,许正阳觉得一阵惊讶,放下瞄准镜扭头看着高磐,夜空中,男子发出一阵惨叫。高磐耸了耸肩膀,说道:“是跳弹伤人,意外。”

    狙击步枪的子弹,正中市长公子手中的枪,之后发生了反弹,钻进了市长公子的腹腔,击碎了他的肝脏,弹头翻滚着,形成的巨大冲击波几乎震碎了他的其他器官,造成的疼痛难以想象。他将在被剧痛折磨之后死去。

    马骁脸色铁青,说道:“准备垂降抓捕。”说罢抛出绳子,飞身落下。

    许正阳紧接着跟上,看着高磐站在自己旁边,刚要开口询问,高磐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飞身而下。

    事后,高磐向马骁递交了深刻的检查,检讨自己业务不精,马骁沉着脸收下了。听说,当马骁把检查交给贺东海的时候,贺东海看着业务不精这几个字,只说了两个字:“扯淡。”

    许正阳相信,贺东海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一定带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