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十三章(4)

第十三章(4)

    鬼王站在李休肉铺前面叉手而立,冷冷盯着忙碌的人群,今天一早就被靳百川在电话里面一通臭骂,心中早已愤愤不平,但是又无可奈何,同样是混黑道的,只有人家混出了模样,成了堂堂的政协委员,在省里也是知名的企业家,其他四门只能听着人家呼来喝去,不敢有半个不字。这次行动从开始就是靳百川策划的,自己本来不太热衷,但是听别人打探来的消息,说行动的幕后是一个可以在黑白两道呼风唤雨的人物,才动心了,事情并不复杂,如果自己在其中立一个大功,像靳百川一样从黑变白就指日可待了,一番权衡之后,决定下大力气投入。结果从开始就不顺利,铁蝎子邓志远,那是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了,就是去接货,竟然重伤而回,六秃那可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竟然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再看昨天晚上,自己和杜乐天各自派出了五十人,从来没有过的规模,靳百川那边出了一队带枪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抓回来,简直倒霉透了。今天儿子告诉自己李休这边有了消息,自己毫不犹豫就带人来了,这次自己要独自行动,给靳百川看看,老子鬼王不是浪得虚名。

    正在思索着,旁边的老鬼凑过来说道:“大哥,看看李休那边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鬼王斜眼瞟着,李休的身子被自己手下的一个壮汉挡住了,这个壮汉是儿子的手下吧,好像见过一面,也是个凶横的主,叫什么名字自己不记得了,反正今天来的绝对没有软的。隐隐约约的李休的身体在轻轻摇晃,远处三个男子的身影在渐渐离去,鬼王皱了皱眉头,道:“有什么问题吗?”老鬼略一沉吟,说道:“那个走在最后面的,背影好熟悉,有点像一中的那个学生。”鬼王看了老鬼一眼,这个手下历来沉稳,没有把握不会乱说,便说:“是那个让晨钟暮鼓都吓破胆子的学生吗?”老鬼点点头,说道:“靳百川前一段时间一直在查这小子的底细,听说没有进展。”鬼王盯着三人的背影看了看,忽然高声道:“前面那三个,站住。”

    老大开口说话,旁边忙碌的小弟们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儿,早有几个年轻的拿着棍棒砍刀逼近过去,有人在后面呼喊着:“前面的,站住,嘿,大个儿,拦住他们。”显然是在招呼最前面的壮汉,壮汉依然没有从刚才的惊惧中醒过来,呆呆的站着。而那三名男子依然我行我素,大步向门口走着。忽然,大个儿前面的李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断涌出的鲜血,早已将李休衣服的胸口染的鲜红,旁边的混混们齐声惊呼,围了上去。鬼王脸色一变,连跑几步,喊道:“抓住他们。”人群轰的一声,向正在匆匆离去的三人冲去。

    三名男子已经到了小区门口,冲在最前面的人已经非常接近了,最前面的混混伸手举起棍棒,向着最后那名年轻男子砸去,忽然,年轻男子站住脚步向后一脚踢出,当前的那名混混身子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后飘去,连呼痛的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喊出来就晕了过去。男子转身而立,微笑着举起手,手中一个小小的圆筒状物体清晰可见,人群在惊讶间已经停住了脚步,早有眼尖的大喊起来:“手雷。”惊慌的人群纷纷后退,昨天晚上火字门一名打手腿部中枪的消息早已传遍了集安黑白两道,出现手雷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青年男子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各位请留步,不必远送了。”说话间手一挥,手雷飘入人群,刹那间,惊叫声响成一片。

    当闪光震撼弹响起的时候,许正阳他们已经成功的出了小区。当闪光震撼弹的强光让老鬼暂时失明的瞬间,老鬼清晰的认出那个从容不迫的青年,就是那个在集安一中让自己遭逢平生罕见的打败的学生,他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学生的名字――许正阳。

    赵坤躺在四海歌厅自己办公室内的沙发上,宿醉未醒的头痛让他无精打采,但是此刻他不得不强令自己清醒,脑海中不住的浮现着和龙叔认识时候的情形。当时他的四海歌厅刚刚开张,他准备到北京采购一批音响设备,刚下车就遇到了一帮抢劫的小伙子,自己拼命抗争,被打得遍体鳞伤,钱财被洗劫一空,在街头昏迷不醒。苏醒之后才知道被龙叔救下,问明经过之后龙叔不到半天就帮助自己找到了那一帮抢劫的青年,要回了被抢走的钱,那帮青年看龙叔的眼神充满了敬畏,让他认识到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之后就和龙叔没有了联系,直到去年,龙叔找上门来说打算带着几个兄弟在集安发展,让自己欣喜不已,自己的四海歌厅也毫无悬念的成为龙叔他们约见客户的地方。他更根本不知道龙叔是做什么生意的,他也根本不想知道,只要能为自己的恩人做点什么,对于他来说就足够了。直到今天早上,一切都改变了。

    当服务员把警察带来的模拟照片交给自己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暧mei,非常明显,上面的人是龙叔和三儿,就连歌厅的服务员都能够认出来。他并不担心,没有他的吩咐,服务员是不会和警察说任何事的。但是紧接着,陈飞给自己的电话就无法让自己安心了,陈飞说的很清楚,发现警察模拟照片上的人一定要通知他,千万不能让警察先知道。很明显,除了白道在找龙叔,黑道也在找。白道怎么折腾他不管,但是黑道上的事情,他不能不放在心上。该怎么办,赵坤觉得脑袋都要炸开了,他不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就是因为太讲义气,才让他犯难。犹豫了整整半天,当服务员告诉他龙叔的手下黑哥和胡子带了两个学生模样的人来到歌厅之后,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当他拨通陈飞的电话时,在心中默默说着,祈求着龙叔的原谅,不是他胆小怕事,而是因为陈飞是他多年结拜的兄弟,也是土字门的帮主,而他赵坤,正是土字门的副帮主,这一点,在集安黑白道上几乎无人知晓。他们土字门是五大门派中最为式微的一支,重振门派是他和陈飞一直以来的梦想,而听从靳百川的安排无疑是重振门派的最为有效的方式。

    当黑子和胡子走进他们认为绝对安全的四海歌厅包间的时候,银狐的人正风驰电掣的向四海歌厅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