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生死沉默 > 第二章(2)

第二章(2)

    第二日,刘志冬和张杰一到课外活动便匆匆离开教室冲到操场,只见操场上摆着一个个桌子,每个桌子后面都竖着巨大的广告牌,学生们自己书写涂画的广告色泽鲜明,内容多样,负责收新的社团成员各个施展浑身解数,一番招揽介绍,操场上一片热闹欢腾景象。

    集安一中学生社团历来有名,各社团组织者都是学生中的佼佼者,不光要顾着学业,还要想方设法筹集活动经费,开展社团活动,社团所涉领域也是五花八门,天文地理文娱体育无所不含。刘志冬和张杰走在操场上,但觉眼花缭乱,匆匆走了一圈,看见操场正中一处桌边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挤过去看时,只见巨大的广告牌上正在飞身扣篮的乔丹似乎呼之欲出,便知是篮球社招生。

    二人见不是飞鹰社,略觉失望,眼看操场上社团足有四五十个,一个个找下去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正焦躁间,却见人群外孤零零摆了一张桌子,一个男生悠闲的坐在桌后捧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看封面似乎是金庸的《笑傲江湖》,二人对视一眼,便觉这飞鹰社招新十有八九便在此处,张杰上前问道:“飞鹰社是在这里招学员吗?”

    那男生一听有人打听,顿时来了精神,起身道:“没错,你们有兴趣吗?”刘志冬问道:“你们的社团是教人打拳的吗?”那男生没有正面回答,问道:“你们两个以前练过吗?”刘志冬和张杰互相看了一眼,摇了摇头。男生面上闪过一丝失望,却仍不死心,追问道:“武术、散打、拳击、跆拳道都可以。”刘志冬和张杰仍然摇头。男生无奈,说道:“主管老师今年给我们定了招生条件,你们看。”说罢指指放在桌面上的一张纸,上面赫然用大字写着“只限招收有搏击学习经历的学生,曾在各级比赛中获奖的优先”。

    刘志冬只觉得一阵失望,转身便要走,张杰却不死心,道:“是许正阳让我们来的。”男生脸上顿时一阵欣喜,道:“是高三六班的许正阳吗?”刘志冬连忙点头。男生喜道:“你们早说呀,这就好办了,快跟我走吧。”说罢也不理招新的摊子,带着刘志冬和张杰直奔操场东墙角而去。

    操场东墙根下有几排平房,学校各个社团多在那里办公,只有极少数被学校重点扶植的社团方可在教学楼中有一席之地。那男孩带着刘志冬和张杰一直走到平房最后一排,到了最边上的房间门口,站定了说道:“这前后几排房子都是学校的社团,别的社团都是一间房子,只有咱们的社团和管乐队需要大屋子练习,所以你们看这最后一排,房子都已经打通了,只有两个大屋子,一个是咱们飞鹰社,还有一个是学校的管乐队,平时可以到管乐队串门,要知道,那可是一块宝地。学校各个年级的班花基本上都集中在管乐队了。”男孩一边说一边将门推开,三人抬脚进屋。

    屋内十分宽敞,中间悬挂着两个巨大的沙袋,半边屋子地上用厚厚的垫子堆砌了一个高出地面三十多公分的台子,宛若搏击赛场擂台。四个学生正坐在台中央围成一圈打牌,听得有人进来,上首一个学生抬头看了一眼,道:“雷子,找到什么英才没有?”其他学生听了都停了手中的牌,往门口看过来。

    被称作雷子的男孩道:“都别玩了,过来认识一下,这两个学生可是阳哥让过来的。”众人一听阳哥二字,顿时来了精神,扔掉手中的牌围了过来,雷子伸手说道:“都不要乱,让我来一个个介绍,这个是高三四班的郭永,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个,自幼练习拳击,曾经多次参加各种比赛,但是非常遗憾无一中奖。”雷子说着将方才说话的那名学生拉了过来,那学生身材壮硕,上身校服紧紧绷在身上,手臂肌肉虬结,面色却非常和善,笑道:“幸会幸会。”

    雷子没等他开口多说,便将他轻轻推到一边,口中说道:“下一个,”边说边将身边一个矮个男生拉过来,道:“这一位,方英华,高二五班的,别看个子矮小,一身擒拿功夫出神入化,分筋错骨手远近驰名,去年集安一中运动会上的搏击亚军。”那方英华显然有些腼腆,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走到了一边。

    雷子指了指旁边一个个子高高的学生,道:“高飞,高二六班的,自幼修炼散打,去年运动会上的搏击冠军。”高飞没有走过来,站在雷子身边笑着招了招手。

    雷子接着说道:“下面要向你们隆重推出今天的焦点人物。”边说边伸手将最后一个学生拉到中央,刘志冬和张杰不由暗自吃惊,这个学生容貌俏丽,竟是一个女子,身材纤弱,和那几名体格健壮的男生形成鲜明对比。

    雷子看出了二人的惊讶,脸上有了得意之色,道:“这可是我们飞鹰社的社花,集安一中著名的冰山美人,周小唐,高三八班的,跆拳道黑带二段,别看长得漂亮文静,打起来厉害得很,要不怎么说女人是老虎呢。”

    众人笑了起来,周小唐笑着踢了雷子一脚,道:“你个死雷子,什么时候才能不耍嘴皮子。”雷子笑着闪开了,周小唐来到刘志冬和张杰面前,道:“说了半天,让我来给你们介绍刚才那个耍了半天贫嘴的人,他的名字叫雷宇,高二八班的小弟弟,自幼不学无术,就会靠着一张贫嘴追女孩子,可惜的是从幼儿园到现在,无一成功,唯一的收获就是积累了丰富的失恋经验。”

    众人又哄笑起来。雷宇倒不在乎,朗声道:“小唐姐,本人正式宣告,失恋经历即将划上句号,下次一定成功。因为我已经决定了,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你不会狠心拒绝你可怜的弟弟吧?”周小唐呸了一声,又一脚踢向了雷宇,雷宇也不闪避,转身将屁股撅了起来,道:“我豁出去了,朝这儿踢。”周小唐也不客气,一脚正中雷宇的屁股,雷宇夸张的叫了一声,飞身扑到了垫子上,惨叫道:“小唐,老雷我今天被你连踢两脚,内伤严重,这下你可要养我一辈子了。”

    众人看他不住的插科打诨,又哄笑起来。刘志冬和张杰开始有些拘谨,待得看到这些学生相处融洽,为人亲和,起初的陌生感顿时淡了。

    众人闹了一会儿,郭永开了口:“不要闹了,还没有欢迎新同学呢。”众人这才静了下来,拉着刘志冬和张杰坐到垫子上,问了姓名和年级。张杰听方才介绍,几个学生个个都是习武之人,想到雷宇提及老师规定的招生限制,不禁有些惴惴,问道:“指导老师不是要求招收有搏击经验的学生吗,我们两个能加入吗?”

    “没问题。”众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郭永接着说道:“其实老师的规定也是没有办法了,刚开始我们的社团人脉很广,尤其是刚成立的时候,学生们都感兴趣,报名的人多极了,这么大的训练房都放不下。这些学生最初还情绪高涨,一经训练便发现其中尽是艰苦,慢慢的能坚持下来的越来越少。所以老师今年就加了一个规矩,省得招回来一大堆看热闹的。你们既然是阳哥介绍来的,肯定错不了。”

    刘志冬看了看屋内的陈设,墙角处摆放了一个架子,架子上整整齐齐放着一排排搏击护具,拳靶脚靶,哑铃杠铃,此外更无多余的陈设,屋子显得分外空旷,便问道:“咱们飞鹰社现在有多少人?”雷宇道:“你看到的就是目前飞鹰社的全体成员,一共五人。”张杰觉得奇怪,道:“许正阳不是你们飞鹰社的成员吗?”雷宇道:“那是我们的名誉社员,是我们的教练。”

    “教练?”刘志冬心中略略一惊,从外表上看许正阳大大咧咧,丝毫不像是一个习武之人,加之又是一个高三学生,如何当得教练之职?

    郭永看出刘志冬脸上的困惑,说道:“你不知道吗,阳哥自从去年开始是我们的教练了,说起来要不是他,我们飞鹰社只怕在去年就要解散了。”雷宇也看出了刘志冬和张杰的困惑,问道:“怎么你们和阳哥不熟吗?”刘志冬和张杰摇了摇头,将和许正阳认识交往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到被赵家兄弟欺侮的事情,二人仍然觉得愤愤,尤其说到那晚在小卖部门口和赵彦军的遭遇,更是义愤填膺,张杰说道:“那晚要不是阳哥,我二人不知道要受什么苦,不过也奇怪,那赵彦军见了阳哥,就不再为难我们了,他们二人是不是有交情?”

    雷宇哈哈一笑,道:“有交情,交情深着呢,他们的交情咱们郭大哥最清楚,让他给你们讲讲。来欢迎一下。”说罢啪啪鼓起掌来。郭永打了他一拳,道:“别瞎闹,又不是说评书。”说罢看了一眼刘志冬和张杰,看二人目光都投向了自己,盼着自己开口讲述,便不再推辞,一边回忆一边讲了起来。

    “飞鹰社是前年成立的,是我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当时我们年级有几个打小习武的,我是一个,周小唐是一个,还有一个叫崔海的,我们三个上高中之前就认识,崔海和小唐以前在少年体校一起练跆拳道,我在体校练拳击,大家一来二去的都熟悉了。上了高中之后功课忙,也没有专门的老师教,高一上学期大家经常找机会回体校练,很是不便。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准备成立一个搏击社团,向学校递了申请,学校便批了,还安排体育部的李老师做指导,李老师很支持我们,争取了房子、训练场地还有经费,买了器材便开始招生训练,一年下来社团几个高年级的学生在市里比赛竟打赢了专业队的选手获奖,便有了些名气,大家心气越来越高。

    “去年操场招生的时候,为了招揽新生,我们安排小唐和崔海表扬了跆拳道,学生们都围着看,非常喜欢,第一天就有不少人报名。第二天下午下雨了,我们三人没有出去,在这里收拾东西。因为头一天招生很成功,大家心情不错,一边收拾一边说笑,很是热闹。谁知就在这时,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呼啦呼啦冲进十多个人,当先一个人剃着光头,径直寻了一把椅子大大咧咧坐下,其他人围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听到这里,刘志冬和张杰都已经隐隐约约猜到那个光头就是赵彦军,想到赵彦军的飞扬跋扈,二人不由相互看了一眼,想象着当时十多个帮凶围着赵彦军的情形,不由为郭永捏了一把汗。

    郭永看了一眼刘志冬和张杰,说道:“那个光头想必你们也猜到了,就是那个三番五次和你们过不去的赵彦军。这个赵彦军坐下之后眼睛直盯着小唐,说道:‘小唐,我今天来,就要你一句话,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刘志冬和张杰听得赵彦军竟然认识周小唐,而且言语中似乎颇有渊源,不由略略奇怪,目光中露出了疑惑之色。雷宇看见二人面色,便插嘴道:“你们不知道,小唐姐在初中的时候就是出名的美人,在体校学拳的时候不知道成了多少英雄的梦中情人,每年情人节收到的礼物都够开一个花店一个巧克力工厂,可惜我雷宇是没在体校呆过,否则那时候第一个快马加鞭的追,她一天不答应我就追一天,追到她同意为止。”周小唐啐了他一口,道:“你追一天我就打你一天,让你没正经。”

    郭永接着说道:“要说赵彦军对小唐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初中三年,一直紧追不舍,那时候喜欢小唐的人不少,但是都知道赵彦军是个心狠手辣的魔头,谁也不敢明着表示,有几个功夫好的学生,自信艺高人胆大,给小唐送了几次花,打那之后就天天被人围攻,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一来二去的天天不得安宁,不得已都离开了体校。那赵彦军四处放话说要靠一片真心追到小唐,对小唐倒是客气得很,可小唐早已心有所属,一直没有同意。耗了三年多,这个赵彦军终于忍不住,带着人找上门来了。

    “我当时见阵势不对,悄悄站到墙边,那里堆了些开运动会时插彩旗用的竹竿,打算万一冲突便拿起竹竿动手。小唐倒是面不改色,说道:‘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不会同意的。’赵彦军双眼冒火一般,说道:‘为什么,我赵彦军对你一片苦心,你不是不知道,三年多了,我给你送了多少花,替你打跑了多少纠缠你的人,集安市你打听一下,从初中到高中,哪个不看我赵彦军的脸色,可对你,我从没说过一句重话,从来都是陪着笑脸,周小唐,你就是一块石头也该被捂热了吧,我哪一点配不上你?’

    “小唐笑了笑说道:‘赵彦军,你想一想,你送我花我哪一次要了?你说打跑了纠缠我的人,那些人都是我的好朋友,人家和我说几句话你就背后给人使刀子,那都是我的朋友呀,三年多了,你到处说我是你的马子,都没有人敢和我多说话,你害得我连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还说要捂热我这块石头,你不觉得可笑吗?’”

    刘志冬和张杰听着,都将目光投向了周小唐,但见周小唐目光如水,略垂着头,显然已经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二人想着这样一个俏丽开朗的姑娘,在花季岁月中背负着赵彦军女友的恶名,连交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不禁在心中暗自叹息。

    郭永说道:“那赵彦军当时并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周小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答应我,是因为你看上了别人,你敢不敢承认?’小唐毫不退让,道:‘我是喜欢一个人,我们互相都很喜欢,但是赵彦军我告诉你,就算没有他,我也不会看上你。’

    “‘好,好,’赵彦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终于说实话了,说这个人是谁,有种的站出来承认,有胆子做没胆子认,是不是男人?’说着站起来,一步步逼近了周小唐,目光却直盯着崔海,口中依然恶狠狠的说道:‘看见自己的女人要被人欺负都不敢站出来,这种人也值得你喜欢?’说着一把抓住了小唐的手腕,一手指着崔海,喝道:‘是不是你,说呀。’

    “我心中一惊,知道今天要坏,因为我知道,小唐喜欢的人,正是崔海,而且初中三年,崔海也一直喜欢小唐,赵彦军今天来,绝对是冲着崔海来的。我再看崔海的时候,崔海竟然脸色苍白,眼中尽是恐惧,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赵彦军冷笑着道:‘崔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胆子不小,看来你想成为第二个侯国栋了。’”

    雷宇插话道:“侯国栋是集安体校连续两年的搏击冠军,当时集安市中学生大大小小的搏击比赛,只要有侯国栋参加,冠军便非他莫属,初中毕业的时候本来要进省专业散打队进修的,因为得罪了赵彦军,毕业考试前几天晚上被十多个人围攻,打得住院躺了半个多月,到现在腿还一拐一拐的,走路都不利索,别说比赛了。”

    郭永接着说道:“当时崔海仿佛已经说不出话来,小唐被抓住了手腕,毫不示弱,右脚一个高横踢踢向赵彦军的头部,赵彦军竟不闪避,一手飞也似的抬起,一把抓住了小唐的右脚腕,小唐使劲要踢,却如同被铁箍箍住一般,丝毫不能动弹。小唐急了,向崔海喊道:‘崔海,咱们一起上和他拼了。’

    “崔海刚上前一步,赵彦军哼了一声,狠狠往过一瞪,早有四个男的上前一步,挡在了崔海面前,崔海面色一变,竟不敢再动了。

    “赵彦军大笑着说道:‘周小唐,我都替你臊的慌,看看你喜欢的人,懦夫。’小唐手脚都被制住,动弹一下都很难,听着赵彦军不停的羞辱崔海,心中早就气愤难当,说道:‘赵彦军,不管他是怎样的人,都比你强百倍,我就是喜欢他。’

    “赵彦军冷笑了一声,转头将目光投向了崔海,道:‘姓崔的,你听见了,你告诉我,你敢不敢喜欢周小唐。’崔海愣了半晌,低声说道:‘赵哥,你就放过我们吧。’

    “‘哈哈哈,我们?’赵彦军狂笑了一声,道,‘姓崔的,我们是谁?是你和周小唐吗?还他妈有点牛郎织女的意思,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真的敢喜欢周小唐吗,要知道,那可是我赵彦军的女朋友。’话音未落,那站在崔海面前的四个男子已经上前一步,四只大手齐齐的按在了崔海的肩膀上,崔海低下了头,低声吐出了两个字:‘不敢。’

    “小唐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看着崔海,两行泪水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心喜欢的男孩竟然会是一个这样胆小怕事的懦夫。

    “赵彦军长笑了几声,说道:‘周小唐,你看看,我早就说了,你今生都是我的,除了我赵彦军,没有人敢喜欢你,你就答应了我吧。’说着手上使劲,要将小唐往他的怀里拉,小唐拼了命的使劲往后躲闪,但是手脚都被制住,眼看着离赵彦军怀里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