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三十、联合行动

三十、联合行动

    虽然同仁堂被叛徒出卖了,老鲁的交通站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军统武汉站。??? ? 看·?但是军统武汉站的弟兄们也不是吃干饭的,月松带着特战队在城里的一系列活动,特别是狙杀叛徒黄德财的行动,都在军统的掌握之中。军统武汉站长分析出了月松的意图,其实很简单,也就是所谓的声东击西,只是地下党的人到底能采用什么妙招来救人,就想不大明白了。但是,至少有一点是清楚的,地下党负责营救的指挥官肯定是个智者,军统估计地下党的营救或许会有好的结果。于是赶紧把消息报告了上峰。

    在军统的协调下,**第五战区司令部接到了派一支特别行动队,前往新四军根据地接人的命令。毕竟美军是**的盟军,美军对**的支持,可以说是真正的鼎立相助。更何况,一个资深的飞行员,还是一个中校飞行队长,对美军来说,其意义非同一般,对**来说,就更是必须全力以赴。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也很重视这次的接应行动,专门让徐参谋长负责指挥。徐参谋长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自己负责组织训练的特战营,于是把特战营的中校营长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  ?·

    这个中校营造不是别人,他正是与月松一起完成炸毁鬼子的燃料库和细菌实验室的,罗月松在武汉读军校时的同窗好友,冷酷仁。

    冷酷仁听了徐参谋长交代完任务后,立即就想起了自己的师兄罗月松。冷酷任想,这样的任务,连军统都几次没完成,反而损失惨重,交给新四军,恐怕也就只有罗月松的特战队来完成了。上次的合作,让冷酷仁看到了新四军的装备简陋,作战人员缺乏训练,军事素养不高,配合作战的能力更是一般,可这些,作为**的人,冷酷仁根本帮不上师兄的忙。但是冷酷仁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小九九。于是冷酷仁对参谋长说:“参谋长,这个任务我接了,可是得给我三辆吉普车,一部电台,另外枪支弹药我得多带点儿,特别是美式的手雷,起码得给我四五箱子。”

    “你要那么多武器弹药干什么啊?又不是去打阻击战,你只要到新四军的根据地把人接到,然后护送回来就行了。”徐参谋长不解地问。

    “参谋长,新四军的根据地你是没去看过,要啥却啥,最缺的就是武器弹药和药品,对了,您还得给我多准备点急救药品,特别是阿司匹林之类的。?  ?·”冷酷仁说。

    “那么多你拿得动吗?吉普车也不能开到新四军的根据地啊!”徐参谋长还是有些不理解。

    “我的参谋长大人啊,您还真是不知道,新四军的根据地根本就没个准点儿,就拿他们李师长的师部来说吧,今天在这个村子,明天可能就到那个村子了,鬼子说到就到,新四军的大部队见了鬼子的大部队那叫做是跑得个快啊,您想,我们到了那里,哪儿像人家那么熟门熟路的啊,我们万一跟新四军大部队失去联系了,咱就等于进了鬼子窝了,不多带点家伙,到时候还真拿刺刀上啊,再说了,咱们这清一色的汤姆森之类的冲锋枪,怎么个跟鬼子三八大盖拼刺刀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参谋长大人?”冷酷仁一番话说得参谋长直是点头。

    “好吧,你要啥我给你啥,别的我不管,我就要你把那赖斯给我完完整整地带回来。”徐参谋长说。

    “是!”冷酷仁站起来敬礼,“参谋长,就这么说定了,您赶紧打电话,我这就带人去领装备,做好出发准备了。”

    “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徐参谋长说。

    “是!”冷酷仁高高兴兴地去了。

    超哥带着小勇他们几个,一路上那可是好找啊,终于找到了大部队。回到了团部,见到了政委,也见到了彪子,可就是没有见到宋团长。据说团长刚被叫到师部开会去了,看样子是要有行动了,毕竟跟鬼子在山里转悠了半个多月了,鬼子都已经被拖烦了,说不定就要撤退了,所以得准备着敲敲鬼子。

    超哥把情况向政委和彪子作了汇报,并把罗飞腾罗飞跃俩兄弟介绍给了政委和彪子,转达了罗队长要求让他们哥俩加入特战队的请求。政委代表二团接受了那哥俩,政委转告了团长的命令,让超哥迅速集合还在团里的特战队员,做好接应月松的准备。

    超哥回到特战队,以副队长的身份,抓紧组织着做接应作战的准备工作。

    听说超哥回来了,丹枫杵着木拐杖,来到了特战队,见到了超哥,迫不及待地问起了月松的情况。超哥是个实在人,对月松的情况,全都如实相告,可这下到让丹枫更担心了,城里鬼子多,还要救那么重要的人,丹枫一直悬着的心,经过这么一打听,不仅没有放下,反倒悬得更高了。

    月松在卤肉店这边,也在抓紧作着劫囚车的准备工作。吃过了午饭,老鲁就出去了,到大牢那边,给老张头递了消息,让老张头密切注视着鬼子押送美国佬的事。

    下午小六也出去了,装成了卖鞭炮的小贩,在鬼子司令部门口附近摆上了地摊儿。三哥和猛子也出去了,全在作着对鬼子的监视活动。

    月松带着另外几个兄弟,在暗室里休息,就等着鬼子押送美国佬出大牢的消息。

    吃晚饭的时候,老鲁他们都回来了,鬼子今天没有押送美国佬。这让月松忽然有些担心了,会不会是自己闹得过头了,让鬼子直接就在大牢里审问美国佬,不再押送到特高课去审问了呢。

    可月松转念又一想,步子迈开了,在没有确切的消息前,是不好再收回来的,还缺几套鬼子军装,特别是得要有一套鬼子军官的军装,无论如何,还是得先搞齐备了再说。晚上再小闹一下,不仅可以弄到鬼子军装,还可以试探下鬼子的反应,对,再闹一下,小小的闹一下。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月松亲自带着鸣鹤、草根儿和雷航出去了,在街上晃悠了一圈儿,觉得再打鬼子巡逻队不好弄,而且响枪了衣服也难以保证是完整的,正想着呢,却发现一个小酒馆的二楼包间里有鬼子咿咿哇哇地唱着日本歌儿的声音。月松心想,有门儿了,于是带着鸣鹤他们,装作上楼喝酒的样子,进去把屋子三个鬼子兵也一个鬼子尉官给悄无声息就抹脖子了,然后扒了完整的鬼子皮,又悄悄地回到了卤肉店。

    万事俱备,就等着鬼子把美国佬押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