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十二、刀剁梅川4

十二、刀剁梅川4

    梅川的确是精明的,虽然梅川急于对罗月松形成包围圈,干掉罗月松,但是梅川却让金泽带着三个鬼子冲在前面,自己带着两个鬼子跟在后面,始终跟金泽他们保持了十几米的距离。 ?·

    月松背靠着树干,半蹲在地上,举起狙击步枪,先观察了一下金泽和鸣鹤他们的距离。坏了,冲在前面的那四个鬼子距离鸣鹤他们埋伏的地方只有二三十米了,一旦那几个鬼子冲过了鸣鹤他们埋伏的地方,不仅对梅川他们突袭不成,而且鸣鹤一开枪,必然腹背受敌。月松就地翻滚了几下,换到另一棵大树后面,端着狙击步枪,再观察了一下那个出现在背后的枪口。

    喜子从狙击镜中发现了月松的动作,虽然没有看清楚端着狙击步枪的是谁,但是清清楚楚地知道,既然穿着新四军的军装,应该就是特战队的兄弟。虽然喜子并不知道鸣鹤他们正埋伏着,准备突然袭击梅川他们,可月松忽然顾前,忽而顾后的举动,让喜子明白了自己的出现让战友为难了。

    “咋搞的,那小子咋端着枪不瞄准鬼子老瞄咱们啊?”趴在一边的小勇对喜子说。

    “他不知道我们是敌是友,还以为腹背受敌呢。”喜子说。

    “那咱们就亮亮身份呗。”小勇说着就站起了身子,冲着月松招手。

    “趴下!”喜子一把就把小勇拉过来,说,“不要命了,穿新四军军装的就是战友?咱们不也老穿鬼子的狗皮吗?”

    可就是小勇这一无知的举动,让月松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月松从狙击镜里看见了小勇,就知道那枪口不是别人的,就是喜子的。月松站起身子,一手抓着狙击步枪,一手朝着梅川他们一指,然后端起狙击步枪瞄准着金泽。 ?·

    喜子从狙击镜里看见是队长,又看见队长的手势,马上明白了队长的意思是要咱们支援。喜子忙拉着小勇站起身,边走边端着枪瞄准着前面的鬼子。

    金泽和那三个鬼子距离鸣鹤只有十几米了,距离慕容也只有二十米的样子,梅川和另外两个鬼子距离鸣鹤也只有二十多米了。

    月松举着狙击步枪,跟随着金泽的跑动,慢慢地移动着枪口。

    鸣鹤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鸣鹤手里攥紧着m18冲锋枪,就等着队长一声枪响。慕容端着狙击步枪,从枝叶缝隙里伸出枪口,瞄准着跑在中间的一个鬼子。慕容知道,最前面那四个鬼子,当官的肯定是队长的,跑在前面的当然归鸣鹤,自己得打中间的,给鸣鹤做掩护。慕容觉得自己的心跳在不断加速,手心里也开始冒汗了,可慕容不敢擦汗,可队长为啥还不开枪呢?

    喜子和小勇快速地向队长靠拢。小勇端着冲锋前跑在前面,喜子边快步前进,边端着枪瞄着梅川身边的一个鬼子。

    就在跑在最前面的鬼子距离鸣鹤只有五六米时,月松果断地开枪了。“呯”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呼啸而去,刹那间子弹就钻进了金泽的后心,金泽根本没啥反应,就一头栽倒在地。

    这一声枪响,把剩下的鬼子都吓得魂飞魄散。梅川下意识地就趴在地上了,梅川身边的鬼子也跟着趴在了地上。喜子虽然一直在瞄准着梅川身边的一个鬼子,可队长这猛然的一声枪响,让本来就没怎么受过狙击训练的喜子没顾得上开枪,那鬼子就趴在地上了。

    早已等得急不可耐的鸣鹤听到这一声枪响,立刻像一只浑身肌肉绷紧的猎豹一样,猛地站起身子,覆盖在鸣鹤身上的落叶哗啦啦直往下掉。 ·

    “啊——”鸣鹤端着冲锋枪,大喊着就疯狂地向面前的鬼子扫射。“哒哒哒”一阵枪响,被月松那声枪响吓得还没回过神儿来的前面的两个鬼子身上连中数弹,嗯都没嗯一声,就倒在地上了。

    跑在金泽身边的那个鬼子见状,忙端起百式冲锋枪,正想向面前着突如其来的敌人开枪,这时候,“呯”,又是一声枪响,慕容开枪了,子弹精确地命中了那个鬼子的狗头,那鬼子嗵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梅川带着两个鬼子迅速隐蔽了起来。

    月松借机快速往枪膛里推上了一棵子弹,举枪注视着梅川和那两个隐蔽的地方。

    按常理,双方前后相距有十几米,一方隐蔽,很容易形成僵持的局面,尤其是高手对决的时候。可这会儿鸣鹤杀兴奋了,更何况队长先就交代了,不顾一切地把一个弹夹打完,然后就大刀上。鸣鹤端着冲锋枪,一边喊着一边朝着剩下的几个鬼子开枪,“哒哒哒”子弹呼啸着压制得梅川他们抬不起头,而且梅川这会儿是被月松他们前后夹击。

    眼看着鸣鹤就要冲到梅川他们面前了,梅川迫不得已端起狙击步枪,刚一起身,“呯”的一声枪响,慕容开枪了。梅川像受惊了的老鼠一样,一下就缩了回去。

    梅川身边一个鬼子见形势不妙,斜靠着一棵樟树,借着樟树的掩护,端着百式冲锋枪就朝鸣鹤开火。

    “哒哒”,子弹才打出去两三颗,就听见又是一声枪响,那鬼子后背中弹,那鬼子靠着树干撑了一会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了。

    开这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等了半天开枪机会的喜子。喜子看着那鬼子顺着树干,慢慢软了腿,倒下去了,心里暗喜着,连射击完了马上换弹都忘记了。

    那鬼子虽然被喜子干掉了,可他射出了那几颗子弹,其中一颗射中了鸣鹤的手臂。鸣鹤被子弹的冲击里冲击得身子一晃,可杀红了眼的鸣鹤根本就不闪不避,继续边开枪边朝梅川他们冲去。

    另一个鬼子见敌人就冲到身边了,无奈之下,也准备搏一搏了。可那鬼子刚端着冲锋枪露出头,还没来得及开枪,眼疾手快的鸣鹤的子弹就在那鬼子的头上打了个小窟窿。

    子弹打完了,鸣鹤把冲锋枪扔在地上,甩手就从后背上拔出了大刀,鸣鹤高举着大刀,连蹦带跳地朝梅川冲去。

    梅川急忙扔下狙击步枪,拔出了腰间的王八盒子,背靠着树干,猫着身子,准备向高举着大刀向不要命的向自己冲过来的支那士兵开枪。

    “呯”的一声枪响,月松又开枪了,子弹没有射向梅川的脑袋,也没有射向梅川的后胸,而是恰到好处地打在了梅川的王八盒子上,梅川手中的王八盒子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鸣鹤,住手!”开完枪,月松大声地向鸣鹤喊道。

    鸣鹤停住了脚步,举着大刀,眼睛血红地瞪着梅川。

    月松和喜子、小勇他们快速地跑过来,慕容也从树上下来了。

    梅川见状,“唰”的一声,抽出了武士刀,双手紧握着刀柄,叉开腿站在那里,眼睛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

    月松把狙击步枪朝小勇一扔,小勇接住了狙击步枪,站在一边。

    月松对慕容说:“慕容,你去西边百米外警戒,咱们来收拾这狗日的。”

    “是!”慕容答应了一声,端着狙击步枪转身朝西边警戒去了。

    “梅川你小子啊,咋说你呢?让你别来你偏要来,咱中国这地儿是你们小鬼子想占就占想呆就呆的吗?”月松边说着边从腰间拔出软剑。

    梅川双手紧握着武士刀,眼睛瞪着月松。

    “梅川,咱早跟你说过了,你们小日本充其量也就算头狼,哦不,应该是狗,而且是野狗,老吃不饱的那种,哈哈,是吧兄弟们?”月松哈哈笑着说。

    “对,就是野狗!”兄弟们也哈哈笑着说。

    “咱中国最近一阵是有点精神不振,有人说是啥睡狮,可好歹那也是狮子啊,哦对了,你们不是说咱们中国人是啥,那啥?哦,对,东亚病夫,啧啧,梅川,你睁大了你狗眼瞅瞅,老子们这哥几个,你瞅瞅,哪一个像病夫?”月松边说边对着梅川指指点点的。

    “支那人!”梅川用不熟练的中国话挤出了这么几个字,就又紧握着手中的鬼子刀,双眼瞪着围着他的特战队员们。

    “梅川,不急哦,不急,咱今儿个让你死也死个明白,免得你们的儿孙们都还蒙在鼓里,知道不,中国有句老话,叫作‘穷寇莫追’,还有个老招儿,就是‘回马枪’,这个你们小日本儿都还没学会啊,那咋就敢到中国来撒欢儿呢,哈哈!”月松继续戏弄着梅川。

    “八嘎!”梅川没话可说,只好说小鬼子们气急败坏时常用的那句鸟语。

    “鸣鹤,一边待着啊,让老子来教教小日本子咋耍刀剑,梅川,来吧!”月松说着绕了绕手腕,抖了抖手中的软剑。软剑在月松的手里,显得那么柔和,那么灵巧。软剑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闪光。

    月松右臂斜伸,剑尖指地。月松迈开步子,那是梅花步法。

    梅川眼瞪着月松,双手紧握刀柄,把鬼子刀举在胸前,张着两条罗圈腿儿,慢慢地向月松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