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四十六、狙杀小野2

四十六、狙杀小野2

    罗月松一看,坏了,梅川那鬼东西派人过來搜索了,这会儿撤离,哪心里咋会甘心啊,晒也晒了,冻了冻了,在这地儿窝了一天一夜,眼看着肥肉都到嘴边上了,这会儿撤离,靠,你梅川不是挖老子的肉吗。

    不撤也不行啊,梅川那鬼东西肯定是发现了点啥苗头,要不咋会冷不丁地赶过來,还一直用自己护着那个大佐,现在派人直接冲着自己埋伏的山头就上來了,要躲恐怕难啰。

    月松正在心里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时,那七八鬼子已经出了村子,就在山脚了。不用十分钟,鬼子们就会到月松面前儿,咋搞呢?

    超哥已经绕过山头,到了月松的身后,可月松所在的山头下的鬼子超哥看不见,就是看见了也不知道咋帮忙啊,开枪是万万不可以的,提醒队长也沒那必要,队长看在眼里真真儿的呢。

    小野在二团团部转悠着,屋里空空的,也就一张简陋的长条桌,几张山里的杂树做的长条板凳儿,地图拿走了,连茶缸子土罐子都拿走了。小野看着,琢磨着,心里也纳闷儿着,这新四军要枪沒枪,要物资沒物资,怎么就是打也打不烂,拖也拖不跨,剿也剿不尽呢?小野腰挂着战刀,在屋子里走來走去,看來看去,硬是搞不明白。不过小野是不知道,如果他知道自个儿马上就要解脱了,也不会这么伤透脑筋。

    那七八个鬼子在一个尉官的带领下,这会儿正在往山头上爬呢。

    月松打定注意了,今儿的说啥也不放弃,万一被那几个鬼子发现了,就算是狙杀那个鬼子大佐搞不成,狙杀梅川丢掉了机会,咋说也要把面前儿这几个鬼子剁了,熬汤不行,鬼子柔太他爹的臭,给鬼子们放放血倒是可以的,也好让咱这山头上的草啊树啊长得茂盛点。

    月松把狙击步枪放在地上,压在身子底下,掏出二十响,打开保险,又把腰带上的短剑抽出來,往短剑上哈了口气儿,先润润刀,待会儿沒准儿让你喝点鬼子血,好多天沒喝了,又在这太阳低下晒着,渴了吧兄弟。

    一个鬼子端着步枪上來了,月松把头放低,脸贴在地上,眼睛紧盯着出现在了几米外的鬼子,一手握着短剑,一手握着二十响,随时准备一跃而起剁鬼子。

    几个鬼子都上來了,排成一行,一步一步地朝月松这边逼近。

    超哥突然看见鬼子们七八个出现在了山头上,超哥差点沒站起身子來,这可咋办,队长应该就在山头上哪个地方趴着的,这万一被鬼子发现了,别说是狙杀鬼子大官搞不成,搞不好连队长的命都保不住。超哥端着狙击步枪,不断移动着枪口,通过狙击镜在山头上寻找着队长的藏身之处,知道了队长的准确位置,也许在关键时刻还能帮他一把。

    可超哥找了一圈儿,根本沒有发现队长的任何踪迹。超哥转念一想,既然咱知道队长在山头上,有意识地找都找不着,沒准儿鬼子们根本就发现不了队长呢?再说了,队长也算是艺高人胆大了,要不,他早该撤离了。超哥转忧为喜,端着狙击步枪,紧盯着那几个鬼子,做好了随时帮队长狙杀几个的准备。

    月松趴在草丛里,两个鬼子一左一右地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了,还真是幸运,恁是沒被发现,那七八个鬼子慢慢地走着,听声音,估计就在自己身后十几米远的样子吧,可新的问題又出现了,鬼子尉官并沒有带着鬼子兵继续往前走,而是原地警戒了。这可咋办,就算是鬼子大佐出來了,自己这一开枪,山下村里满是鬼子,不说多的,一百多个是有的,山头上本來就有一支鬼子的搜索小队在转悠着,现在自己身后再站着一排鬼子,枪声一响,奶奶的,难道真的让老子无路可逃不成。

    不行,管球他那多哦,先看看那大佐再说。

    月松悄悄伸出狙击步枪枪口,眼睛贴着狙击镜一看,霍,那大佐出现在团部小院儿里了,因为有房子挡住了,时隐时现的,不好把握时机,根据地形來看,鬼子大佐出小院门的那一刹那,应该就是最好的射击时机。可射击完了咋撤离呢?可机会还会再出现吗?

    月松端着狙击步枪,瞄准着团部小院的门口,梅川出现在了小院门口,梅川做出伸手请大佐出门的手势,大佐出现在了月松的枪口下,大佐走到了小院门口,大佐迈出了左脚,正准备迈出右脚,大佐的后脑勺就在月松的狙击镜准心下。

    “呯!”的一声枪响,月松开枪了,大佐的后脑勺上鲜血一喷,大佐一头栽倒在地,恰好倒在了小院门槛上。月松收起步枪,从腰里拔出二十响,转过头,趴在地上,刚才那七八个鬼子兵在尉官的带领下,正朝枪声发出的地方走过來。

    “叭叭叭”,月松连打了三枪,两个鬼子倒下了。月松纳闷了,自己这三枪都是朝着走在最前面那个鬼子射击了,怎么走在最后面的那个鬼子尉官也倒下了。

    顾不得那么多了,顶多五分钟时间,村子里的鬼子们就会冲上來,月松猫着腰,边横着朝东跑,边连续向鬼子们射击。

    “叭叭”又是两枪,可沒打到那个鬼子的要害。

    “呯”的一声枪响,又一个鬼子倒地了,月松边跑边想,是哪个兄弟在鬼子身后帮咱了,既然这样,与其跑着让鬼子追,还不如前后夹击,先把这几个鬼子剁死了再撤。

    那几个鬼子也沒打蒙了,一会儿前面响枪,一会儿背后中弹,加上尉官也被打死了,剩下六七个鬼子还不知道是打前面还是打后面,沒想到前面的冲了过來。

    月松直接朝着那几个鬼子冲过去,一会儿小跑,一会儿翻滚,手中的二十响“叭叭叭”“叭叭叭”地响个不停,加上超哥在身后帮忙,几个鬼子转眼儿就被这兄弟俩给剁光了。

    月松知道山林里有自己的兄弟,一手提着狙击步枪,一手抓着二十响,风一样的朝着超哥跑去。

    梅川眼睁睁看着小野大佐倒在自己面前,真真切切地看着小野大佐的后脑勺上被罗月松的狙击手穿了个小洞,梅川觉得这是对自己的莫大羞辱,觉得是对皇军的极大挑衅,梅川气得浑身发抖,哇哇呀呀地大叫着,抽出腰中挂着的战刀,冲着身边的士兵一通大喊,鬼子们像被竹竿子捅了巢的马蜂,哇哇哇哇地朝山头上冲來。

    在山林里戒备的另一个鬼子小队听到这边的枪声,也向月松这边包抄过來。

    月松跑着跑着,却听见不远处超哥大声喊着:“队长,这边來!”

    月松正准备跑过去时,却听见枪声响起,超哥举枪还击,边还击,边向东边撤。

    这时,山头上已经出现了几个鬼子,月松端起狙击步枪,抬手就是一枪,一个鬼子中弹倒地了,可其他的鬼子一起向月松射击,一时间,枪声大作,打得月松只有躲在树干后面的份儿,根本沒机会举枪还击。

    “快撤吧,队长!”超哥向追击自己的敌人扔了颗手榴弹,提着狙击步枪,猫着腰就钻着林子跑了。

    月松不爱用手榴弹,这才想起來雷航也给自己塞了颗手榴弹,嘿嘿,关键时刻,这玩意儿还是蛮管用的嘞,月松掏出手榴弹,拉了弦儿,右手划了个弧线,手榴弹飞出去了,听到“轰”的一声响后,月松提着狙击步枪就朝着超哥跑的方向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