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十八、针锋相对40

十八、针锋相对40

    在狙击手五娃、超哥他们的出色发挥下,加上山林繁密,鬼子两个中队的轻重机枪都沒有给一团、二团造成太大的威胁,就连鬼子的小钢炮也沒能发挥太大作用,因为双方距离太近,两三轮手榴弹下來,一团、二团都已经冲上去了,很快就把鬼子两个中队的包围了起來。

    早已上好刺刀、抽出了大刀的新四军战士们铺天盖地向鬼子们压过去,霎时间,杀声震天。长期以來被鬼子的机枪大炮压制的新四军战士们,好不容逮到了与鬼子近身肉搏的就会,个个眼冒怒火,个个生龙活虎,可劲儿冲着鬼子突刺、砍杀。

    在一轮炮击后,梅川命令前面的中队开始攻击前进,自己也带着另一个中队随后攻击前进。

    随着梅川高举战刀,用他们那日本鸟语高喊一声:“嘎嘎地地!”鬼子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鬼哭狼嚎般嚎叫着向罗溪南门冲去。

    罗月江在城楼上一看,妈呀,黑压压的两三百个鬼子朝这边冲过來。“狗杂种们的,张牙舞爪的,到底是來了,哥几个,打起精神來,先压压狗杂种们的嚣张!”月江说完从身边那小伙子手上搬过來一挺捷克机枪,“哗啦”一声拉开枪栓。城楼上的罗溪的二杆子们也都打开了枪栓。

    月江把脸贴在机枪弹夹上,高声喊道:“哥几个,以我的枪声为令,我开打,哥几个就一起开火,注意啰,别急,瞄准了再打!”

    “是!”城楼上的罗溪二杆子们齐声喊道。

    罗月海见鬼子呼啦啦地向这边冲來,从背上抽出长剑,高举起在月光下闪着寒光的罗溪长剑,对弓箭队的二杆子们说:“弓箭队,搭箭!”

    弓箭队的三十多个二杆子们纷纷从背上的箭袋里抽出弓箭,张弓搭箭,箭头对准了鬼子冲过來的方向。

    鬼子们越來越近了,说话间,已经不到一百米了,月松回头看了看飞龙飞虎带领的长枪队。瞧那飞龙飞虎兄弟俩,身子紧绷着半趴在马背上,就像张满的弓,只等着一声令下,就像离弦的箭的一样,怀着满腔的仇恨向鬼子们狠狠地射去。

    月海见鬼子们的距离差不多了,又向弓箭队喊道:“预备----”

    这会儿再看那三十多个罗溪训练有素的弓箭手,三十多个二杆子整整齐齐的排成两排,个个半蹲着身子,上身后仰,弓拉得满满的,箭头对准了正前方的天空。

    随着月海把高举的长剑用力“唰!”地一声向着斜下方一挥,月海大喊一声:“放!”“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几十支箭飞向了天空。

    兄弟们也沒管箭是不是射中鬼子了,立马习惯性地装上了又一支箭。

    月江的机枪还沒开火呢,却在城楼上看见冲过來的鬼子们先倒下了一片。那些冲得正急的鬼子们,沒听到枪响,也就根本沒有躲避的思想准备,忽然从天而降的几十支箭,“噗噗噗”地就扎进了身体里。有的鬼子当面中箭,捂着脸在地上乱滚着,像被牛角刀割破了脖子的待宰的鸡一样在地上乱扳着。有的鬼子肚子中箭,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长枪被扔了老远,手捂着肚子,想用力去拔出箭,可只觉得肚子里的肠子似乎都要拔出來了,痛地跪地哭爹喊娘。有的鬼子当胸中箭,这样的鬼子他爹的倒算是舒服的了,低头看了一眼,吧啦一声倒在地上,就魂归故里了。

    月海见兄弟们已经装上箭了,又下令道:“放!”兄弟们这回把箭头又向上抬了半寸,然后齐发。

    “唰唰唰”“唰唰唰”又是几十箭飞上了天空。

    鬼子们越來越近了,只有六七十米了,可就在这个距离,箭从天空中落下來,角度变小了,正好就是冲着鬼子们的狗头和鸡胸去了。这回下來的箭,距离短,速度快,來得更突然,射得更深,只听见“扑通扑通”,一连倒下了好几个鬼子,连鬼叫都沒一声。

    月江见鬼子的距离近了,得赶紧帮帮大哥了,于是瞄准了一个冲在前面的鬼子,喊了一声:“打!”月江一扣扳机,瞄准的那鬼子一个倒栽葱倒在了地上。城楼上的兄弟们,步枪机枪都响起來了。鬼子们虽然习惯了在枪弹中冲锋,可也倒下了不少。

    月松见鬼子越來越近了,就对身边的长剑队的兄弟们喊到:“拔剑!”

    兄弟们“唰唰唰”从后背上拔出了亮闪闪的长剑,半蹲在地上,随时准备出击。

    月海也沒闲着,对弓箭手们喊道:“鬼子们近了,改高射为平射,兄弟们,瞅准了,自由放箭!”

    兄弟们一听,在弓上搭好了箭,然后一起站起身子,瞄准着冲过來的鬼子,一轮射完,立即蹲下身子,然后再搭箭,再射,鬼子们在罗溪人的这一通打击下,已经死伤了几十人了。

    梅川一见这阵势,气得嗷嗷直叫唤,冲着罗溪咿咿呀呀地叫着:“顽固的罗溪人,我要把你们赶尽杀绝!”梅川举着战刀,命令小钢炮小队,对准了城门楼子和南门前面开始轰炸。

    “轰轰轰”一阵炸响,城门楼子上的月江他们有点抬不起头來了。月江大喊一声,“撤,先跟我撤下去,咱们跟大哥他们下去,一起往前打!”说完,月江带着兄弟们赶紧撤了下去。

    南门这边也吃紧,鬼子的炮弹一颗接一颗的落下,转瞬间,弓箭手兄弟们已经有好几个被炸伤了。月松见阵势不对,忙冲着飞龙飞虎喊道:“飞龙飞虎,给我上!”

    飞龙飞虎兄弟一听,带着长枪队拍马就冲鬼子们冲过去了。

    月松又对身边的特战队兄弟们说:“走,咱们也冲上去,雷航,你们几个用冲锋枪的火力压制鬼子,长剑队的二杆子们,跟我上,杀啊!”月松抽出短剑,拔出二十响,左手握剑,右手握枪,第一个冲了出去,带领着兄弟们紧随飞龙飞虎的战马,向鬼子们冲去。

    月松他们刚冲出去,月海也挥舞着长剑,对弓箭队的兄弟们喊道:“都杀过去了,咱们紧随其后,用罗溪的箭,射死那些狗杂种们,杀啊,兄弟们!”说完,月海也带着弓箭队的兄弟们杀上去了。

    这会儿,月江带着机枪步枪兄弟们也已经下了城门楼子,跟在大哥的身后,抱着机枪就冲过去了。

    梅川见罗溪人都冲出來了,认为时机已到,马上命令跟在自己身边的浩二带领这个中队也杀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