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十九、我行我素3

十九、我行我素3

    就在月松抽烟的时候,鬼子们发现了月松的位置,于是悄悄向月松这边摸过來。

    月松美美的抽着烟,心里还在想,新亏刚才沒一激动把烟都给抽完了,看來就是想死,也得慢慢來,急不得啊,得捞够了本再说。

    月松忽然察觉到了鬼子偷偷向自己靠近,聪明的月松估计是自己抽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但不要紧,正好将计就计,月松连忙抽了两口,然后把烟插在草丛里,自己则抓着狙击步枪,轻轻地趴在地上,匍匐前进,悄悄地转移了位置。

    十几个鬼子很快就摸到月松刚才的位置了,正四处寻找着,月松忽然举起狙击步枪,“呯”的一声干掉了一个鬼子。鬼子们立刻朝着月松射击,子弹“呼呼”地朝月松飞过來。

    月松也懒得再跑了,借着树干的掩护,直接跟十几个鬼子对干起來。月松忽而紧跑几步,接着回身就是一枪;忽而从树干后面猛然现身,瞄也不瞄就是一枪;忽而就地翻滚,连滚几下后,忽然举起就射击。几分钟后,月松凭借着自己精准的枪法和敏捷的身手,很快就干掉了五六个鬼子。

    鬼子距离月松越來越近了,月松觉得狙击步枪已经不占便宜了,干脆把狙击步枪往身上一背,掏出驳壳枪,压上了子弹那,背靠着树干,静静地等待着鬼子向自己靠近。

    十个鬼子仗着自己人多,肆无忌惮地向月松围拢过來。只有十几米了,鬼子马上就要把月松包围了。月松把驳壳枪放在胸口,闭上眼睛,深吸一口,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右手拿着驳壳枪,左手拿着三把柳叶飞刀,忽然闪身出來,“叭叭叭”连射机枪,几个鬼子倒地了,但另外的鬼子的子弹毫不留情地向月松射來。月松直觉了腰部一疼,靠,中弹了。月松一个侧翻,滚到一个洼地里,趴在地上,又是连打了机枪,“叭叭叭”又有两个鬼子倒地了。可是鬼子的子弹已经压制住了月松,月松都抬不了头了。而这个时候如果站起身,估计是要被鬼子们当靶子打了。月松急中生智,脱下军装,用力朝树上一扔,军转吸引了鬼子们的注意力,鬼子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呯呯呯”地就向月松抛弃的军装射击。月松借机连滚带爬地换了位置,就在鬼子们准备换子弹时,干脆跳将出來,连连向鬼子射击“叭叭叭”剩下的几个鬼子转眼就被月松给干掉了。

    干掉了鬼子,月松忽然感到腰部一阵剧痛,月松单腿跪地,放下枪,撕开粘着浓稠的血液的衣服,右侧腰边有一个小洞,虽然还在不断往外涌血,但还好是,是贯穿伤,子弹沒留在里面。月松咬着牙,从身上撕下一个布条,把伤口勒得紧紧的。然后赶紧从鬼子身上搜集弹药,出乎意料的是,竟然从一个鬼子身上找到了两颗香瓜手雷。月松心想,好了,有了这家伙,老子就有机会把剩下三十多个鬼子给干了。月松给狙击步枪换上了子弹,又捡起几支三八大盖背在身上,打开驳壳枪,检查了一下弹药。

    月松准备好了武器后,抬起狙击步枪,观察了一下打谷场上的那些鬼子。那些鬼子带鬼子少佐的带领下,还在等被派过來寻找狙击手的鬼子的回信,所以暂时还沒有动。

    月松猫着腰,一路朝打谷场上的鬼子摸过去,一路摆下了七八支步枪。做好了准备后,月松跑进树林,解开系在树干上的战马,翻身上马,拍马就向树林外冲去。

    月松还沒有冲出树林,鬼子们就发现了月松,在少佐的指挥下,鬼子们开始向月松射击。月松骑着战马在树林里左奔右突,时而“呯”的一枪干掉一个鬼子,时而又骑着战马在树林里穿梭。

    鬼子少佐见距离太远,这么耗下去不占便宜,于是留下了几个鬼子端着机枪看着打谷场的老百姓,自己带着二十多个鬼子向树林这里围过來。

    月松见鬼子终于向自己这里围过來了,立即连向鬼子开了两枪,然后跳下马,在马屁股上很打了一枪托,马被打疼了,长嘶一声,撒腿向树林深处跑去了。月松自己则乘机躲在了一边。

    鬼子见战马跑了,还以为狙击手看见他们包围过來了,就逃跑了。鬼子少佐举起战刀,大喊着,鬼子们加快脚步向树林冲过來。

    月松冒出头看了看,鬼子越來越近了,距离自己只有几十米了。月松赶紧向东面紧跑了十几米,找好了隐蔽,再看鬼子们,正向自己刚才的位置冲过去。月松举起狙击步枪,先一枪就射倒了那个拿着战刀耀武扬威地喊叫着的鬼子少佐。

    鬼子少佐中弹倒地了,可鬼子却并沒有乱,在一个中尉的指挥下,朝着月松响枪的方向围过來。月松故技重演,“呯”的一枪,换一个位置,换一颗子弹,“呯”的又是一枪,再换一个位置,再换一颗子弹。月松边打边撤,很快自己手上的步枪子弹都快打完了,可也已经干掉了七八个鬼子。

    月松把一颗手雷放在了一棵小树的树根边,用草伪装了一下,就朝自己刚才先摆好了步枪的位置跑去。跑了十几步后,月松又在一簇锯叶草边放下了一颗手雷,用草做了简单的伪装。然后回身向鬼子们开了一枪,打完起身就跑。

    鬼子们沿着月松跑的方向穷追不舍。月松边跑边回头看,见鬼子们紧追不舍,于是在一棵大树边蹲下,等带着鬼子向自己靠近。

    鬼子们一边追着,一边不断地向月松跑的方向射击着,虽然子弹零零星星地,可是鬼子的射击技术都不错,所以月松也不敢大意,紧靠着大树树干蹲在那里。不多一会儿,鬼子们追到月松预先放下手雷的地方。月松立即举起步枪,瞄准了树根边的那颗手雷。四五个鬼子靠近那颗手雷了,月松“呯”的一声枪响,子弹沒有打中鬼子,却打中了那颗手雷,手雷在子弹的射击下,“轰”的一声炸响,三四个鬼子被炸倒了,月松一看,估计两个死了,两个重伤。月松躲在大树树干后,低着头偷偷地得意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