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二、喋血双雄22

二、喋血双雄22

    月松从水下的洞口潜水出来,只冒出了个头,就用手扒着石头,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娘子山顶上的鬼子,虽然有重机枪,但这里是他们视野的死角,根本不可能发现月松;悬崖壁上小洞口的鬼子,与月松呈垂直视角,倒是不容易发现月松;巡逻汽艇距离这里有四百多米远,按说也是很难发现月松的;盘山公路上站岗的鬼子,距离这里只有不到两百米,只要月松有稍大的动静,就立刻会发现月松,所以月松特别留意盘山公路上的鬼子。

    在这一片开阔的水面上,只要月松较长时间地呆在水面,哪怕是只冒出一个头,都随时有被发现的可能,为了掩护自己,月松看见石头缝里长着一个小樟树,虽然老叶子已经开始脱落,新叶也才冒出了小小的几片,但总还是能够起到遮人耳目的作用的。月松慢慢地游到小樟树边,轻轻地折断了小樟树,把小樟树插在自己的衣领上,虽然游动起来有点小小的障碍,但对月松来说,这可是很好的移动的掩护。

    月松顺着崖壁,慢慢地向前游动,每向前游动十几米,月松都会停下来,用手抓着崖壁上突出的岩石棱角,这样既可以稍稍歇息,保证充足的体力,以备万一被发现时,可以及时潜入水中,又可以随时观察鬼子的动向,侦察可能出现的鬼子隐藏的秘密。

    月松游游歇歇,歇歇游游,已经顺着崖壁前进了三百多米了。由于崖壁与水面的相接处是弧形的,月松前进的方向,也已经由东北转向正北了。月松已经绕着崖壁转了将近三分之一圈了,可自己始终在崖壁的正下方,虽然较好地避免了被崖壁上小洞口的鬼子发现,但在这个视角也基本不能看清崖壁上有什么特殊之处。看来,要想侦察到崖壁上可能存在的玄机,必须得冒险离开崖壁,向湖水的中间游去。

    月松正想着,忽然听见汽艇的马达声越来越响了,转身一看,鬼子的巡逻汽艇果然越来越近了,现在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三百米了,在这个距离下,鬼子用望远镜是很容易发现自己的。于是月松找了一处突出的岩石比较多的地方,双手紧紧扒着岩石,用小樟树把自己的露出水面的身体全都遮挡住了,静静地等待鬼子巡逻汽艇远去。

    不曾想,鬼子的巡逻汽艇竟然朝着月松这个方向驶过来。月松从树枝的缝隙中,清楚地看见汽艇上的鬼子,汽艇上直接看得见的鬼子一共有八个,汽艇船头站着两个鬼子兵,端着步枪,四处张望着。靠近驾驶室那边,站着一个鬼子中尉,那个中尉拿着望远镜,不断观察着可能的可疑目标。根据月松的观察发现,鬼子中尉特别注意不是水面,而是湖岸的杂树丛。汽艇的两边船舷上,各自站着一个鬼子兵,时刻警戒着。在驾驶室的顶上,架着一挺轻机枪,一个鬼子兵趴在顶上,双手紧握着机枪,随时准备向可疑目标射击。

    正当月松仔细观察着鬼子巡逻汽艇上的人员和装备情况时,月松突然发现鬼子中尉的注意力好像已经集中到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小樟树上。月松双眼紧盯着鬼子中尉的望远镜,鬼子中尉举着望远镜,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樟树。月松心想,这个时候,如果自己有所动作,必将被细心的鬼子中尉看出问题,那样不仅会招致鬼子机枪的疯狂射击,而且鬼子还会把汽艇开到这里,仔细地察看个究竟,到那时候,自己在水下潜水的时间毕竟很有限,最终与鬼子发生冲突就在所难免。

    月松继续双眼紧盯着鬼子中尉的望远镜,鬼子中尉举着望远镜看了一会儿,总觉得这棵树长得有些突兀,于是转身对机枪手喊道:“嗨,那里,向那棵小树射击!”鬼子听到命令,调转枪口,对准小樟树“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就不断点射着。

    就在鬼子中尉转身的那一刹那,月松把小樟树插在岩石缝隙里,自己迅速潜入到了湖水中,摸着水中的岩石,向前移动了三四米。刚停下来,果然听见了子弹射击在岩石上的撞击声。

    接连点射了几枪后,鬼子中尉一举手,机枪手停止了射击。鬼子中尉举着望远镜继续仔细地观察那棵小樟树,小樟树依旧长在岩石缝隙中,只是被机枪子弹打掉了几根细枝和几片树叶。鬼子中尉见没有什么异样,就举着望远镜观察其他的地方去了。

    月松从子弹射击在岩石上的撞击声判断,鬼子打的是点射,肯定是在试探。等鬼子机枪停止了射击之后,月松想,这会那鬼子中尉一定在观察小樟树边的动静。月松这会儿虽然已经很憋气了,可仍然没敢冒出水面。月松强撑着又等了二十多秒,这才顺着水下的岩石,慢慢让自己的身体往上浮,等鼻子眼睛冒出了水面后,月松双手紧紧地抓着岩石,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鬼子中尉,此时鬼子中尉已经举着望远镜在观察别的地方了。月松这才从水下潜到小樟树边,拔出小樟树,遮挡着自己的水面上的身体,静静地等待着鬼子汽艇远去。

    月松在水里足足等了十几分钟,鬼子的巡逻汽艇才开出了自己的视野。可怜的月松啊,到这会儿,在冰冷的湖水里已经足足呆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停顿的时间又太长,此时月松已经冻得浑身发抖。一看见鬼子汽艇走远了,月松立即把小樟树插在自己的衣领上,继续顺着崖壁往前游。

    月松刚往前游了不到一百米,猛一转头,忽然发现一条中型的货船向这里驶来。月松目测了一下,估计距离这里也只有三四百米。月松停下来,用樟树遮住自己,认真观察鬼子货船,货船上有更多的鬼子,更多的机枪,防守甚是严密,看样子这条船运的不是一般的货物,极有可能是武器,而且,如果是一般的常规武器,根本没必要费这么多周折放在这山洞里。越是这么想,月松就越是想去看个究竟。

    从鬼子用货船运送武器来判断,这个山洞应该是不能从公路进入的;从鬼子货船行驶的方向来判断,秘密山洞应该还在前面。月松这么想着,趁鬼子还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继续借着小樟树的掩护,顺着崖壁向前游去。

    当月松顺着崖壁游到一个转角处时,刚一转角,月松猛然发现,鬼子的巡逻汽艇就停在了前面不到一百米的地方。而且,远处与这艘汽艇相距五十米左右的位置,还停着一艘同样的巡逻汽艇。月松悄悄躲在转角处的岩石里,静静地观察着鬼子的货船的动向。

    十几分钟后,鬼子的货船终于行驶到了崖壁下,就在两艘巡逻汽艇之间的崖壁下停靠了。可是月松从这个角度,根本看不见崖壁上的具体情况,月松很想继续往前游,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去看个究竟,是否真的崖壁上还有一个大的洞口。可是两艘巡逻汽艇严密的监视着水面,月松根本不可能在继续往前游了。无奈之下,月松只好从鬼子货船上的动静来做出判断。

    又过了几分钟,崖壁与湖面相接之处,忽然开出了一条小汽艇,小汽艇上装满了货物,货物被鬼子用油布遮蔽地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等小汽艇慢慢靠近了货船后,货船上的鬼子从船上放下了巨大的挂钩,小汽艇上的鬼子掀开了油布,原来油布下是一个个一米多高,两米多长的铁箱子,每个铁箱子上都有一个铁环,然而,让月松大吃一惊的是,铁箱子上画着一个大大的骷髅头图案,骷髅头上还画着两根骨头组成的一个大叉叉。月松在心里骂道,狗日的小鬼子,尽他妈的搞写歪门邪道,全他妈的是些没人性的东西,等着吧,被你爷爷我发现了,老子不给你炸掉,老子就把“罗”子倒着写。

    正想着,鬼子已经开始把铁箱子一个一个地吊装到了货船上。大约过了三四十分钟,鬼子的小汽艇进去一艘,又出来一艘,月松认真地数着,总共装了十次,足足有一百多箱。看来,鬼子这个化学武器兵工厂的规模还不小,这里距离武汉又这么近,说不定就是鬼子在华中地区最大的化学武器兵工厂。

    等鬼子运得差不多了,货船正准备开动了,月松赶紧借着小樟树的隐蔽,匆匆撤离了,回到了山洞中。

    月松一回到山洞里,狐狸就凑过来了,还殷勤地帮助月松烤衣服,又把早已烤好的红薯放在火边热了热,亲自送到月松的手中。

    月松坐在火堆边,拿出哈德门,点上了一支,边抽着烟边想着心思。从湖面进入鬼子化学兵工厂,那等于是强攻,恐怕难以实现。可洞口只有一个,不从湖面进入,又怎么才能够进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