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四、伤亡惨重

四、伤亡惨重

    三水和周吉祥的牺牲,搅得月松既悲伤,又有些心意烦乱。月松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伸手到上衣兜里去掏烟,摸出烟盒一看,靠,竟然一只烟都没有了,月松愤愤地把烟盒扳在地上,张嘴就喊:“谁有烟?谁有烟?”

    “队长,给!”雷航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包烟,递给队长,说,“上次缴获的,一直给你留着呢。”

    月松看着雷航,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看着三水在自己怀里痛苦地死去,月松忽然不喜欢队友对自己那么好。月松冷冷地看了雷航一眼,一把抓过香烟,颤抖着手撕开了烟盒,抽出一支,放在嘴里,摸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洋火,点上,猛吸了几口,说:“传令,邓鸣鹤、李大壮,带十个人,在我们身后抢占制高点,以防不测,一有情况,马上报告。”

    “是!”雷航领命传令去了。

    月松又吸了几口,这才觉得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些。月松又吸了几口,把烟头丢在地上,“哗啦”来开狙击步枪枪栓,闭上眼睛,静坐了片刻,忽然睁开眼睛,举枪对准对面的山林。没有看见鬼子狙击手,马上低着身子往右跑了十几米,举起狙击步枪,仍然没有发现鬼子狙击手的身影。月松接连换了好几个位子,接连观察了好几次,可那两个鬼子狙击手却是那么的冷静,自己大量的队友被杀,他们却依旧那么的冷若冰霜,那么的稳如泰山,这样的狙击手,太他妈的难对付了,偏偏时间又这么紧,根本没有办法跟狗日的比啥球耐心了。

    月松半躺在一棵小树边,心嘣嘣地跳着,脑袋瓜子摩托车的车轮一样,飞快的运转着。没有耐心了,还打个球的狙击战!鬼子在暗处,咱们在明处,不仅如此,马上就可能会腹背受敌,怎么办?鱼死网破,拼死一搏?蠢,我怎么就这么蠢!可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其实狙击手最害怕的不是对手的枪法有多准,不是对方的人有多少,而是不要命的不怕死的不顾一切的往前冲的。是啊,狙击手再准,可每打一枪就得换子弹,身手再好的狙击手,换弹速度再快,一分钟内,也难以打死三四个不要命的往前冲的敌人。

    “队长,敌人从后面上来了,一个中队。”雷航气喘吁吁地跑到月松身边,给月松报告了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消息一出,月松知道,这回算是载了,一定还会有队友牺牲,都是我的错,我怎么就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呢?一个狙击手,怎么就会忘了对手会在身后埋伏着掩护的狙击手呢?早在白果树村的时候,我就知道鬼子的特战队有狙击手的,我怎么就忘了呢?

    “靠,靠靠!”月松越想越觉得自己愚蠢之极,自己根本不配作一名好的指挥官,更何况是特战队的队长,可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否则,会有全队覆没的危险。

    “去,让邓明鹤他们,死守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就交替掩护,后撤到对面的山林里。”月松不再想了,腹背受敌,只有冒死一搏,已经别无选择了,与其优柔寡断,不如奋起冲杀。

    “唐四,把彪子给我叫过来,命令常超、慕容河、左五娃、欧阳、牛沛淋,打起来后,集中精力观察鬼子狙击手射击时的火光,一发现,立即开枪射击,不求精准,但求压制鬼子狙击手。”月松命令道。

    不一会儿,彪子跑过来了,蹲在队长身边,说:“队长,身后鬼子一个中队摸上来了,怎么打?”

    “你,命令邓明鹤,在鬼子距离还比较远时,就开枪阻击敌人,尽量提前拖延时间。你,带领剩下的战士,全速冲下山坡,杀死鬼子特战队剩下的残兵,不用管鬼子狙击手,记着,嘱咐兄弟们在往下冲时,全部曲线跑,执行吧!”月松说完,举起狙击步枪,继续侦察鬼子狙击手的位置。

    三分钟后,彪子带着剩下了十几个战士,“杀——”齐声呼喊着冲出了阵地,相互交叉着向山坡下冲去。

    “呯”的一声枪响,一个战士应声倒地,月松敏捷地发现了鬼子狙击手射击时枪口的火光,瞄也不瞄,凭着感觉就朝着火光射出了子弹。

    “呯呯呯”,连续三声枪响,慕容河、常超和欧阳也都看见了鬼子狙击手的位置,几乎同时向鬼子狙击手开枪了,那个鬼子狙击手身上连中两枪,狗血喷溅后趴在地上一命呜呼。

    “呯”的又是一声枪响,又一个战士倒地了。月松虽然看见了鬼子令一个狙击手的位置,可正在还弹,没法开枪。

    “呯呯”两声枪响,是牛沛淋和五娃,可他们俩射出的子弹只是从鬼子狙击手的肩膀上擦肩而过,那鬼子狙击手迅速换了位置。

    彪子带队冲到半山腰时,趴在地上的鬼子开枪了,百式冲锋枪射速快,子弹“呼呼呼”地射向了往山坡下冲击的战士们,又是三个战士倒地了。彪子大喊:“注意隐蔽,跑跑停停,相互掩护!”

    月松和慕容河他们都换好了子弹,举起狙击步枪密切地注视着山林中另一个鬼子狙击手的动向。那个鬼子狙击手知道了对方有好几个狙击手后,不敢轻易开枪,而是抱着枪躲在一根粗大的树干后,准备伺机开枪。

    这时,月松听到身后大壮的机枪开始打点射了,看来,身后的鬼子距离这里已经不到两百米了,留给特战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月松大喊:“狙击手,先杀山坡下的鬼子。”说完,举枪干掉了一个正端着百式冲锋枪向彪子他们射击的鬼子。接着五娃和欧阳也各射杀了一个受伤的正在朝彪子他么射击的鬼子。

    彪子见队长在掩护自己,加上又听见大壮的机枪已经开火了,马上命令道:“冲啊!”剩下的七八个战士一起喊着“杀啊——!”冲到山坡下。

    那个鬼子狙击手见敌人又在冲杀自己的队友,忙举枪射击,又一个战士中枪倒地。就在鬼子狙击手响枪的一刹那,慕容河、常超和牛沛淋三把狙击步枪,同时向那个鬼子开火了,那个鬼子狙击手躲闪不及,腹部中弹,倒在地上,手捂着腹部,痛苦不堪。

    冲到山坡下后,彪子挺起冲锋枪,射杀了最后两个负隅顽抗的鬼子伤兵。

    月松见已经消灭了山坡下的鬼子,山林中的鬼子也没有再开枪,就一边往山坡下跑,一边喊:“收集武器弹药,快速过桥!”

    彪子带着队员们,迅速的收集了几十把百式冲锋枪和大量子弹、手雷。慕容河他们也都跑下山坡,帮着彪子他么背起收集的武器弹药。

    “五娃,你先过桥,过去了马上寻找鬼子狙击手的尸体,确保其他人安全过桥。”月松命令道。

    “是!”五娃领命,提着狙击步枪,快速的跑过了桥,可刚进林子,那个腹部中枪的鬼子就朝着五娃开了一枪,五娃一闪身,子弹射中了五娃的左臂。五娃忍着痛,抬枪射击,一枪命中了最后那个鬼子狙击手的胸口,那个鬼子捂着胸口倒地了。五娃跑到另一个鬼子狙击手身边一看,那个鬼子早已死了。

    五娃跑出山林,对队长喊道:“过来吧!”

    “快,一个接一个,快速通过,狙击手先过,到了对面马上掩护其他人。”月松命令道。

    慕容河、欧阳等几个狙击手先过去了,月松也跟着过去了。五分钟后,其他队员也都顺利地通过了独木桥。

    邓明鹤见队长他们都过桥了,就对大壮说:“大壮,你带着他们先过,留下两个人,跟我阻击敌人。”

    “扯淡,我是机枪手,你带他们先走,我一个留下就行了。”大壮一边扫射一边说。鬼子距离山顶已经只有五十多米了。

    “那好,你,你,留下,其他人,跟我走!”邓鸣鹤带着和其他人,快速跑下山坡,正准备过桥,轰然听到山坡顶上“轰轰”地几声炮弹的爆炸声,是鬼子的小钢炮炮弹。邓鸣鹤犹豫了一下,可也帮不上什么,只好带着人快速过了桥。

    鬼子的炮弹准确地落在了大壮的身边,大壮身边的两个战士牺牲了。大壮的后背被弹片击中,鲜血直流,大壮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热乎乎地。大壮顾不了那么多,抱着机枪继续扫射。

    转眼一个弹夹打完了,几个鬼子已经冲上来了,大壮掏出驳壳枪,“叭叭叭”三枪干倒了三个,可十几个鬼子又冲上来了,虽然月松和慕容河他们用狙击步枪帮着大壮杀了几个,可冲上来的鬼子太多,一个鬼子的步枪子弹迎面击中了大壮的头部,大壮轰然倒地!

    月松从狙击镜里清清楚楚地看见大壮倒地了,月松撕心裂肝地喊着:“大壮!大壮——”

    山坡上的鬼子越来越多了,月松和其他狙击手连续开枪射杀鬼子,可哪里杀得完啊,转眼就有几个鬼子快冲到独木桥了。

    更难办的是,鬼子已经在山顶上架起了小钢炮,几发炮弹呼啸着落在了月松的身边,月松被震翻在地,所幸没有受伤。月松从地上爬起来,还在换弹射击。

    彪子见队长情绪有些失控,忙对草根儿和邓鸣鹤说:“你们俩,把队长拖走。”又对铁蛋说:“铁蛋,把桥炸了,其他人,撤!”

    草根儿和邓鸣鹤不管队长如何挣扎,硬生生地把队长拖进了山林里。铁蛋扔了两颗手榴弹,才把独木桥炸下了断臂崖。彪子带着大伙儿往山林深处撤走了,身后疯狂的鬼子一连发射了十几枚炮弹,轰隆隆的炮声,不知道是在庆祝,还是在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