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十九、组建特战队

十九、组建特战队

    “团长,团长!”胡彪老是这么火急火燎的,还没进门,就一直喊团长。

    二团团长正在欣赏着眼前会议桌上摆放着一排难得的好枪,听见胡彪的喊声,也没理他,头也不抬地继续看着手中拿着的一支97狙击步枪。

    “报告!”胡彪学乖了,大声喊着报告。

    “进来!”团长低头看着狙击步枪。

    “团长,醒了,醒了。”

    “哦,醒了?走,看看去!”团长一听说醒了,也很兴奋,“前面带路。”

    “是,团长!”胡彪带着团长急匆匆地去见大英雄去了。

    不一会儿,胡彪和团长来到了卫生所,走进病房,见到了躺在床上打着吊针的罗月松。

    “团长好!”丹枫见团长进来了,赶紧向团长问好,又转过脸对月松说,“这位是我们团长。”

    月松一见救了自己一命的友军新四军长官来了,赶紧起身,团长忙一个箭步上前,按着月松的肩膀说:“别起来,你伤还没好呢,躺下,躺下!”

    月松只好半躺在床上,举起缠着纱布的右手向八路局长官敬了军礼,说:“长官好,国军第21集团军一〇七旅二团三营少校营长的罗月松,见过长官,感谢友军救命之恩!”

    团长对着月松还了军礼,说:“新四军二团团长宋子良,罗营长你好,欢迎到我新四军二团作客,至于救命之恩,就不用提了,都是友军,都是中国军人,应该的,啊!哈哈。”

    宋团长又转而介绍起他的手下:“哦,这位是我二团侦察连连长胡彪同志,这位是二团卫生所的护士兰丹枫同志。”

    “罗营长好!”丹枫先向月松敬了军礼。

    “罗营长,欢迎来到二团!”胡彪也敬了军礼。

    月松还了军礼,笑了笑,说:“谢谢诸位!”

    “唉,罗营长,你是不是就是那中国神秘狙击手?”胡彪心直口快。

    “什么?中国神秘狙击手?”月松疑惑地看着大家,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哎呀,你笨啊,”宋团长敲了一下胡彪的头说,“罗营长哪儿知道什么神秘狙击手啊。”

    “嚯嚯,对对,应该说,是不是罗营长你,在大别山的日军占领区,炸了鬼子炮兵阵地?狙杀了鬼子好几个大官?而且还炸了鬼子细菌武器库?”胡彪这才反应过来,又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哦,小事,小事,不足挂齿。”月松谦虚地说。

    “罗营长你太谦虚了,就你一个人这些功劳,我一个二团一年都未必能做得到啊。”宋团长说。

    “团长,我说是吧,果然是,哈哈哈!”胡彪一听月松的话,立马乐不可支。

    丹枫也在一边用别样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被大家传得神乎其神的大英雄,中国神秘狙击手。

    敏感的月松被丹枫别样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又只好装作没看见。其实,月松被丹枫这么看着,心里美滋滋的,自己也很想主动欣赏一下眼前这位新四军美女,可战场上英勇无比的月松,此刻却像一只胆小的野兔,躲躲藏藏着自己的眼睛,躲躲闪闪着自己的心思。

    “罗营长,你的伤不碍事吧?”宋团长又主动地问起了月松的伤势。

    “怎么能不碍事呢?一枪打中胸口,能不碍事?”丹枫语带关爱地抢着话说。

    “不碍事,不碍事,团长有话就直说。”月松看出来了,宋团长似乎有事想要跟自己讲。

    “呵呵,瞧我们的小兰,还是很关心罗营长的嘛。”宋团长看出了丹枫的心思,故意开起了玩笑。

    “谁啊?谁关心他了?我只是在关心我的病人,哼!不跟你们说了,我去给别的病人换药去了。”丹枫有些不好意思,就一边解释着一边跑出去了。

    月松目送着丹枫,宋团长和胡连长一边看着偷笑着。

    “团长,你是不是想请罗营长帮我们组建狙击小队啊?”胡彪总是心直口快。

    “胡彪说得是啊,罗营长,你孤身一人在敌占区所作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在我军目前的装备条件下,要想与日军正面作战,胜算很小,所以我们大多采用游击战、麻雀战、运动战,可没想到,罗营长一个人就把我们的各种战术发挥到了极致,罗营长,你可是我们新四军的老师啊,哈哈哈。”宋团长接着胡彪的话说起来了。

    “宋团长说得是啊,国军无论人数还是装备,都比新四军好得多,就这样,国军仍然是节节败退,唉,想我那一个营的弟兄,很多兄弟都没看见鬼子的样儿,就被鬼子猛烈地炮火炸死了,更别说鬼子还有飞机、坦克了。”一说起三营的兄弟,月松就难免伤心。

    “不过罗营长也不必灰心,你一个人不是也狠狠地打击了鬼子吗?”宋团长安慰月松。

    “宋团长,可是这次的失败,我差点丧命,说明鬼子的单兵和小队作战能力是很强的,仅靠个别人还是很难战胜鬼子的。”月松说。

    “罗营长说得好,正因为如此,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罗营长是否愿意听一听?”宋团长乘机说道。

    “宋团长请讲!”月松答道。

    “上次的战斗,我们缴获了鬼子五支狙击步枪,再加上你那支,一共有六支,另外还缴获了十几支100式冲锋枪和一个掷弹筒,再加上国军兄弟的几支M18冲锋枪,我们完全可以组建一支特战小队,只是,我们二团一直都没有狙击手,所以,如果罗营长愿意留在二团,帮助我们训练狙击手,一起组建特战小队,我相信,我们的特战小队一定能沉重地打击敌人。”宋团长说得很激动,拳头紧握,信心十足。

    “愿意,只要能打鬼子,我就愿意!”月松猛然坐起身,激动得眼含泪花。可这一用力,胸口的伤口一阵剧痛,月松右手捂着伤口,仍强忍着剧痛,高兴地看着宋团长。

    “罗营长小心,你伤还没好,动作轻些。”宋团长见状赶紧起身扶着月松躺下。胡彪也关切地把月松的被子盖好。

    “罗营长你先休息吧,我和胡连长再商量商量,等你伤好些后,我们再来跟你商量。”宋团长说。

    “不行,就现在说。”月松躺在床上,坚持要现在就商量。

    “罗营长,你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团长,就现在说吧,我也急呢!”胡彪说。

    “那好吧,我把我的想法跟你们交流一下。”宋团长看着月松和胡彪急切的眼神,心里十分高兴,“我是这么想的,特战小队由罗营长任队长,胡彪任副队长,罗营长负责训练狙击手,胡彪负责训练其他的士兵,从二团挑选五名枪法好的战士,交给罗营长训练,另外再挑选二十五名作战能力强的战士,组成特战小队,由罗营长统一指挥,胡彪协助罗营长,强化训练,强调协同作战,以特种作战,给鬼子以沉重的打击。”宋团长扬起胳膊,用力一甩,令人振奋。

    “好,说干就干,我们挑战士去。”月松一听,激动万分,正准备爬起来穿衣服。

    “哎,别别别,罗营长,你伤还没好呢!”胡彪连忙拦着月松。

    “呵呵,罗营长,你还是先养伤吧,挑战士的事,我和胡连长去就行。”宋团长拉着月松的手说。

    月松见拗不过二位,只好说:“那这样,胡连长,你挑十个枪法好的战士,然后我再从这十个战士中挑五个狙击手,另外五个继续留在特战小队,暂时拿普通步枪,也担任射手,一旦缴获了新的狙击步枪,再担任狙击手。”

    “好嘞,保证完成任务,队长!”胡彪调皮地对月松敬了个军礼。

    月松看着胡彪可爱的样子,高兴地笑了。

    宋团长起身扶着月松,帮月松把被子盖好,说:“胡彪喊得对,罗队长,从今以后,你就是二团特战小队的队长,请罗队长现在把养伤当成首要任务,挑选队员的事,就由胡彪去办吧。”

    “是!”月松躺在床上,对团长敬了军礼,笑眯眯地躺在床上。在鬼子窝里苦战了几个月,刚有了国军被动队的队友,转眼他们就都牺牲了,现在终于又有了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起去打鬼子,月松心中当然乐滋滋的。

    宋团长和胡连长和月松道别后,月松就一个人躺在床上,边养伤,边做起了自己的白日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