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历史军事 > 抗日狙击手 > 十四、偶遇国军别动队

十四、偶遇国军别动队

    “兄弟,露头吧。”一个声音对罗月松说。

    月松这才从惬意欣然的回忆中回到现实中来。月松抬起头,看见一个国军兄弟带着三十多个国军走过来了。

    月松站起身,自我介绍道:“罗月松,国军第21集团军一〇七旅二团三营少校营长。请问仁兄尊姓大名,多谢仁兄出手相救!”

    那兄弟挥挥手,笑了笑,说:“不谢不谢,都是自家兄弟,不谈‘谢’字。兄弟我国军第五战区33集团军警卫营少校营长赵长生,这位是我的上尉副官谭良德,其他的弟兄就自我介绍吧。”

    “上尉顾天,见过罗营长!”一个年轻军官行了个军礼说。

    “少尉李少同,向罗营长敬礼!”

    “少尉章河东,长官好!”

    几个军官逐个向月松做了自我介绍,月松也一一向他们行了军礼。

    赵长生看见了月松手上抓着的97狙击步枪,非常感兴趣地指着步枪说:“小日本的97式狙击步枪,罗营长,你这枪发飙啊,哪儿搞的这么牛的枪?”

    “呵呵,一不小心,从一个鬼子手上缴获的,还是个中佐呢,皇室的,还有把武士刀哦,没带在身边。”月松笑着答道,心中颇有些洋洋自得。

    “哦,这里是日军占领区,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打鬼子?”赵营长有些好奇地问。

    “唉,”月松长叹一口气,“别提了,那次阻击战,我们营没有撤退,全打光了,三四百个弟兄啊,狗日的鬼子,炮火太猛烈了。”月松摇摇头,又想起了三营的兄弟,想起了来福,想起来南海,不禁哀上心头,脸露愁忧。

    “三营的兄弟是爷们,咱佩服!”赵营长拍着月松的肩膀说。

    “对了,你们是个国军别动队吧,深入敌后,有什么任务,要不算我一个,这一带我可熟悉了,再说,我这狙击步枪,也可以给兄弟们帮帮手不是?”月松好久没有见到过国军兄弟,在这步步凶险的敌人腹部地带,能见到国军兄弟,自是满心欢喜,知道他们的到来,定是有特别的任务,当然想加入他们,一起打鬼子,好好爽他一把。

    “好啊,像罗营长这样的孤胆英雄,我求之不得。”赵营长伸出右手,紧握着月松的手,说,“欢迎!”

    长期在鬼子窝里摸爬滚打,步步小心,时时留意的月松,这会终于可以开怀大笑了。月松一把抱住赵营长,笑着笑着,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眼眶,顺着月松瘦削的脸颊滑下。月松忙一把推开赵营长,转过身去,偷偷揩尽了泪水。

    众兄弟看在眼中,佩服在心里。赵营长举起手,大力拍着月松的肩膀说:“兄弟,你受苦了,走,此地不宜久留,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月松带着赵营长一行,往东北方向的高山密林中去了。

    原来,驻扎在老河口国军第五战区司令部情报处得到可靠情报,日军在对随县、枣阳的攻击中受到国军的顽强阻击,一时战役陷入僵局。丧尽天良的日军从关东军调来了细菌武器,准备在战争相持时,对随县、枣阳我国军守军实施惨无人道的细菌战。总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得知这一消息后,万分着急,紧急命令第33集团军司令部派遣一支别动队,前往设在大别山尾孝昌境内双峰山中的日军的细菌武器库,设法炸掉日军细菌弹。第33集团军司令张自忠将军十分重视这一情况,当即命令自己警卫营营长赵长生在警卫营和全集团军,挑选了三十三位勇士,组成特别行动队,并由赵营长亲自带队,空降到大悟山区,再从大悟山区秘密潜入孝昌双峰山,力求一举炸掉日军的细菌武器库。

    月松得知别动队此行的目的,兴奋不已,大声痛骂日军,狗日的小日本鬼子,根本不是人,真他妈的猪狗不如,竟然对我国军使用细菌弹。月松骂完了后,向赵营长介绍了自己对双峰山掌握的大致情况,然后与几个军官一起研究了详细的战斗计划。

    月松从自己挖的地洞中,拿出从介川武夫身上扒下来的中佐军服和武士刀、军官证,一并带在身边。然后带着赵营长一行,一路躲躲藏藏,尽量绕着日军走,走了一天一夜,才找到情报中所指的日军细菌武器库所在地,双峰山竹林寺。

    竹林寺处在双峰山山腰的一个山窝中,距离双峰顶约有四五百米,山窝四周都是山峰,山坡上长满了高大的松树和低矮的茶树。鬼子在双峰顶上设有岗哨,有一个重机枪阵地,四个轻机枪阵地,还有一个迫击炮阵地。山窝的四周也都有鬼子暗哨和巡逻队,一条弯弯曲曲通往山外的公路上,设有大大小小多处路卡,每个路卡处都有轻机枪。竹林寺山门口,还有一挺重机枪和两挺轻机枪把守。仅竹林寺外的日军就有一个中队,竹林寺内又有一个中队,而且,据可靠情报,细菌炸弹藏在竹林寺下的一个大洞中,上面仅一个入口,就在竹林寺的内院中,鬼子从四个角度,用四挺轻机枪日夜看守着这个内院中的地洞入口,再加上两个探照灯,要想进入日军细菌炸弹的仓库,简直比登天还难。

    月松带着赵营长一行,在距离竹林寺六百多米远的一个山头隐藏下来。月松和赵营长,以及其他几个军官,一起通过望远镜、狙击镜仔仔细细地观察了日军的防守布置。一看这情况,一路雄心勃勃的赵营长和其他几个军官,立刻脸上布满了愁云,万丈雄心,此刻也都消退了好几分。

    “罗营长,虽然我们的情报很详细,可我们怎么进去呢?”心情沉重的赵营长阴沉着脸,无奈地问月松。

    “赵营长不必担忧,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想当初,我三营兄弟都阵亡了,我罗月松不是一个人在鬼子窝中活下来了吗,不仅活下来了,而且装备越来越好,歼敌越来越多。”历经数次生死关头的月松满怀信心的说。

    “罗营长,莫非兄弟已经有了进入鬼子细菌武器仓库的妙招,来来,快说说!”赵营长心急地说道。

    其他几个军官也都赶紧凑近了罗月松。

    月松正眼看了看赵营长,又逐个看了看其他的军官,说:“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快说,快说啊!”几个人齐声道。

    “呵呵,还没想好。”月松一语刚出,几个军官顿时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个个悻悻地走开了。

    月松也不急,坐在一棵松树下,掏出日本香烟,点上,悠悠然地吸着。李少华和顾天见月松在抽烟,赶紧凑过来要烟抽,可月松不给,他们俩也没敢说什么,就失望的走开了。一支烟抽完后,月松这才对赵营长和其他的军官们喊道:“来来来,过来呀!”

    “过来干嘛?又不给烟抽,切!”顾天不好气的说。

    “怎么?不想听听我的主意?行!那我就烂在我肚子里。”月松摆摆手,扭头正想要又点燃了一支烟。

    “有主意了!都过来,听罗营长说说!”赵营长一听说月松有主意,马上就来劲了,赶紧召集几个军官过来。那几个军官蹦着蹦着就围过来了。

    月松一边抽着烟,一边把自己这个大胆的计划详细地给大家讲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