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正文 第1418章 这里,发生过什么?
    当走过最后一扇门,就看到前方那高大的库府,以及库府面前宽大的空地。

    此刻,祝烽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好像——

    好像在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什么。

    可是,发生过什么呢?

    心中涌起了那一股奇怪的感觉,让他整个人更有些惘然了起来,就在他穿过那道门的时候,就看到前方的屋檐下,站着一个熟悉的,纤细的背影。

    南烟。

    南烟就站在屋檐下。

    她甚至连伞都没有打,身上只穿着一件风氅,肩膀和衣角都被雨水润湿了,这个时候仰起头,好像在看着屋檐上一串一串滴落下来的晶莹的雨滴。

    又好像透过那些,看到了更久远的一些东西。

    她的身边不远处,站着冉小玉。

    冉小玉的手里还撑着一把油纸伞,不过大概是南烟让她退下,所以也没有办法上前来遮风避雨,冉小玉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是祝烽来了,顿时惊了一下。

    急忙就要上前提醒:“贵——”

    可是,她的话还没出口,就看见祝烽对着她一摆手。

    她顿时咬住了下唇。

    祝烽又对着她摇了一下头,示意她离开,冉小玉迟疑了一下,只能默默的退到一边,再退了出去。

    整个过程,南烟一点都不知道。

    她好像灵魂出窍了一般,只望着前方,周围发生了什么,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祝烽更放轻了脚步,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这个时候才看到她的侧脸,仍然还带着一点病态的苍白,却衬得眼睛格外的黑,望着眼前不断滴落的雨滴,仿佛也映着无数的流光闪过。

    她,好像在想什么。

    是什么呢?

    就在这时,一阵疾风突然挂了起来,带着寒意,卷着雨丝朝着他们袭来,眼看着南烟站在屋檐下,就要被淋湿了,祝烽一个箭步上前,抓着她的手臂直接一拉。

    “啊!”

    南烟猝不及防,整个人跌到了他怀里。

    她愕然的睁大眼睛抬头一看,顿时也呆住了:“皇——”

    祝烽一手揽住她,另一只手立刻撩起自己身上的风氅,将她整个人都围了起来。

    顿时,一阵暖意袭来。

    原本刚刚站在屋檐下,任凭风吹雨淋的,南烟都已经麻木了,甚至感觉不到冷,但这个时候,当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还有熟悉的体温将自己包围起来的时候,她才骤然明白过来。

    原来自己,是冷了。

    不由得,微微战栗了一下。

    “皇上……?”

    祝烽低头看着她,看着从自己的风氅里冒出来的那个小小的脑袋,和她苍白的脸,还有被雨淋湿了,缠绕着沾在脸颊上的头发,眉头顿时拧成了一个疙瘩。

    “你在这里干什么?”

    “呃?”

    “朕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原本来这里,就是要来质问她的,事实上,这句话也是在质问她,但不知为什么,话语中质问的成分少了许多,反倒是看到她站在屋檐下淋雨受冻,怒气要更多一些。

    祝烽咬了咬牙:“你是不想好了,是吗?”

    “……”

    南烟迟疑了一下,这个时候,总算才回过神来。

    她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想要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可祝烽的两只手都环在她的身后,将这具细瘦的身子紧紧的锢在自己的怀中。

    “跑什么?”

    “……”

    “朕不来,你不是还要继续在这里站着?”

    南烟微微的挣了一下,感觉到自己是寸步难行,这个时候似乎才终于“认命”一般,轻叹了一声,说道:“妾,拜见皇上。”

    “……”

    祝烽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

    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她还跟自己来这一套。

    只要没有孩子在中间,她的态度就是这样,平静中带着凉薄和疏离,还认自己这个皇帝,但皇帝这个身份之外,其他的,似乎与她而言,就什么都没有了。

    祝烽不由得咬了咬牙。

    两个人离得这么近,南烟自然也听到了他咬牙的声音,更明白此刻,皇帝怒意大盛。

    她却仍旧平静,只是低垂着眼睫,轻声说道:“妾,只是进来看看,不知道皇上怎么来了。”

    “只是进来看看?”

    祝烽这个时候好像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而来。

    他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空旷的库府,又低头看着她:“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

    “你刚刚跟他们说,是朕应允你过来的。”

    “……”

    “朕准你在宫中行走,但何时应允你到这个地方来了?”

    “……”

    “你为何假传圣旨,又为何要进到这个地方来?”

    他这样一连串的发问,若是平时,被皇帝这样的逼问,寻常人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

    但南烟始终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祝烽的体温这个时候已经慢慢的融入到了她的身体里,冷热交击,让她微微的有些战栗,却也不是单纯的害怕。

    她颤抖了一下,才轻声说道:“妾,只是情不自禁,想要进来看看。”

    “进来看看?”

    “……”

    “你来看什么?”

    “……”

    南烟原本一直低着头,听到这句话,却反倒又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那目光显得有些苍凉,又好像有些惘然,看了一会儿,又透出了一点淡淡的释然。

    半晌,才平静的说道:“也,没看什么。”

    说完这句话,她抬起手来,撑在祝烽的胸前。

    微微一用力。

    祝烽原本被她的态度弄得有些不明所以,这个时候也不知怎么的,就让她推开了自己,那具细瘦的身子就从自己的怀中溜了出去。

    一阵凉风顿时钻进了他的怀里,让他都感到有些寒意。

    而她,不知道又被冻成了什么样子。

    南烟低着头,这个时候已经能看到她脸色苍白如纸,甚至有些微微的发青,轻声说道:“妾知错了。”

    说完这句话,就一言不发,好像是在等着祝烽发落她似得。

    祝烽的眉头越皱越紧。

    但,却完全没有要生气的意思,反倒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尤其是看到她站在这里,脑海里就像是有些模糊的画面,不断的在眼前翻涌,模糊不清,却又冲击力十足。

    祝烽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这里,发生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