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第三十四章情深意重

第三十四章情深意重

    花无多回到大营,蹲在帐篷顶看着帐下一会儿进一会出一会儿跑一会儿坐折腾得满身大汗的徐清,听着他嘴里不停地嘟囔,“怎么还不回来,怎么还不回来……要不要去禀告将军,要不要去禀告将军……”

    不一会儿,一个小兵跑了过来,附耳与徐清道:“没看到。”徐清面露菜色,扑通一声坐在地上,三魂七魄丢了一半的模样把小兵吓了一跳,小兵忙道:“参将参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花无多正看得津津有味,这时见远处一个营帐的帐帘被人掀开,当先走出一人,那人刚探出半个身子,花无多便从帐篷顶滑了下去,稳稳地站在徐清面前。徐清一见是她,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激动得险险滑了下去,稳稳地站在徐清面前。徐清一见是她,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激动得险险扑上来抱住,却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顿住。他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瞥了眼还杵在一边瞪着眼睛瞟来望去的小兵,正色道:“你先下去。”

    小兵忙应了声是,跑远了。

    徐清收回望着站兵的目光,正要开口说话,见花无多一下子将身体立得笔直,大声对着一个方向喊道:“将军。”

    徐清尽快转向,亦看到向此地走来的宋子星,忙正身道:“将军。”

    宋子星走了过来,望了一眼徐清:“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徐清行礼道:“末将有一事要禀明将军。”

    花无多见状,也学着其他待卫对宋子星的模样道:“将军请进帐,末将也有一事要禀明将军。”

    宋子星望了一眼花无多,目露笑意,朗声道:“好,你二人同与我进帐细说。”

    宋子星先行进了营帐,花无多随后,徐清耷拉着脑袋最后走了进来,进去后,忙又跪了下去。

    宋子星道:“出了什么事?”

    徐清正要说,却见宋子星望着花无多,显然是在问她而非自己,便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进到帐里来花无多立马变了个模样,先倒了杯水给自己润喉,再找了个位置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方才开口回道:“今天徐参将要去巡视,我就跟着去了,遇到了一伙来历不明的人,一共十六个,其中一个,他一说话我便认出来就是陈东耀。”

    听到此处,宋子星目光一凝,望向徐清,道:“然后呢?”

    徐清正要回话,便听花无多又道:“我们被陈东耀察觉了,他出现时,我让徐清先骑马走了,我一个人留下来对付他们。”眼见宋子星沉了脸色,徐清掷地有声地道:“末将未能保护好方姑娘,请将军责罚。”

    花无多忙道:“你不要怪徐清先走,当时情形只能如此,单一个陈东耀就够我和徐清受的,何况还要有其他十五人,我权衡利弊,以我的功夫,想要全身而退并不难,但要带着徐清一起走就有难度了,所以我只有让他骑马先跑。”

    花无多话一停,帐内便悄无声息起来。徐清垂头跪在地上不知在想着什么,宋子星将望向徐清的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脸上,淡淡道:“你是如何脱身的?”

    “当徐清跑时,有两人同时去追,我便用银针射杀了他们所骑的马腿,让徐清顺利跑远了。我当着陈东耀的面戴上我的十指金环,有意让他认出我是谁,上次我与他打过一架,他果然还记得。我引了他下马,一步步向我走来,刚巧我今日拾了个捕兽夹,我借后退之机暗中将它丢掷在草丛里。他只顾盯住我,怕我跑了,就没注意脚下,如我所料一脚踩在了捕兽夹上,伤了脚踝。我便借机跑了。”说到此,花无多又补上了一句,“很从容的。”

    帐内一时寂静无声。

    花无多想了想,觉得自己毕竟是逃跑,总有些没面子,便道:“我当时想,他们人太多,我和他打架要可能会吃亏,所以我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跑的。”话刚说完,右手已被宋子星紧紧握住,花无多有些尴尬地挣了挣,却挣脱不出来,便示意宋子星徐清还在帐内跪着。却见徐清依旧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不知想着什么垂首不语,花无多便有些奇怪地问道:“徐清……你怎么不说话?不会是在自卑武功比我差吧?”

    徐清的身体微微一颤,宋子星忍不住轻轻咳了一下,却听花无多继续道:“你不必伤心难过自己武功比我差,其实武功差可以用智谋抵消的,虽然……虽然你智谋也比我差……”

    徐清的身体僵硬了,花无多意图亡羊补牢,继续道:“得了,你还是这么想吧,有些事是天生的,强求不得,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比人气死人,要怪只怪爹娘没把自己生得更好……”宋子星打断了她的话,道:“徐清,你先下去。”

    徐清起身站起,面有菜色,闷闷地退出帐去,临出门前还听花无多振振有词道:“怎么办呢?徐清因我嫌弃他武功太差拖我后腿,被我赶回来,自卑成这个样子……往后……”徐清大步走了。

    听到徐清的脚步声远去,宋子星对花无多道:“别说了,明天他就没事了。”

    花无多一叹,道:“我方才说话直白了些,光想着别让你责备他了,倒忘了他很可能会因此而觉得自己没有。”

    宋子星道:“你说得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他今日护你不住反要你要护,心里自然会不舒服,或许他只是想借我的责罚令自己好受些,偏让你全都挡了下来。你说的话他不会放在心上。”

    花无多道:“我其实早就回来了,一直躲在帐子上看他在上面干着急,如今又说了这番话,他会不会因此记恨我?”

    宋子星笑道:“不会。不仅不会记恨,从今往后还会对你更加尊敬,你的机智勇敢,想来已令他折服。”

    嗯?花无多喃喃道:“我就这么把他给折服了?”

    宋子星闻言失笑,她从不明白自己对他人的影响力有多大。也只将自己所做之事当做好玩的事情来做,今日她所做之事,徐清听后必是震惊不已。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她不仅可护得他全身而退,还可以伤了陈东耀之后从容而去,这些均非常人所能办到。陈东耀多年来与他冲突而退,还可以伤了陈东耀之后从容而去,这些均非常人所能办到,陈东耀多年来与他冲突甚多,徐清自然也知道陈东耀的难缠。陈东耀身边那十几个近身护卫也皆是一等一的好手,别说伤了陈东耀,就算想要从陈东耀眼皮底下全身而退也绝非易事,方才听花无多说起过程似乎简单,但他与徐清心知肚明,能让陈东耀这等人物受伤是怎样的机智和胆识,这样的她,徐清嫣有不服之理。

    花无多自然不知道宋子星心中所想,只觉得被他握住的手越来发紧了,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陷入了沉思,宋子星说她机智,而以前公子翌却说她只是有点儿小聪明,还说她缺心眼。

    想到公子翌,她心中竟起了些许莫名的牵念,不知道公子翌现下如何了,想起公子翌自然想到了公子琪,还有……花无多呆了呆,以至于宋子星后面说了些什么,以至于宋子星后面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听见。

    与此同时,吴琪将一个包装极为精美的锦盒交到了吴翌的手中,道:“这是无多托李赦送给你的,她还千叮咛万嘱咐,这个礼物一定要亲手交到你手中。”

    “哦?”吴翌淡淡一笑,接过锦盒,却没有打开。

    吴琪道:“你不打开来看看,内装何物?”

    吴翌道:“不急,有空再看。”随手将锦盒放在一旁,继续凝神看着地图。

    吴琪目光闪烁,未再多言。

    夜色已沉,军帐中只剩吴翌一人,近乎燃尽的烛火张狂摇曳,将他的身形投影于营帐上,他倚在坐塌边。双目微闭。他并没有睡,明日匈奴一战事关成败,对他来说,很重要,他需要休息,他必须睡。可是忽然心中很乱,如何也睡不着,似要发生什么自己预想不到的事,手不知不觉摸到旁边的锦盒,一颤,他似触碰到了渴望已久却又畏惧的东西。睁开双眼,他望向锦盒,上瞬间,再也忍不住,将锦盒抓入掌心,拿到面前,打开……

    咦?怎么又是一个锦盒,再打开!

    继续打开,再打开,不停打开……花无多!你搞什么鬼!耍我是吧!

    就在吴翌面对拇指大小的盒子几乎抓狂之际,打开来,这一次终于没再看到盒子,见盒子里装了一张小纸条,吴翌将纸条取出,再也没有什么耐心地快速展开,一看,便是一怔。静默半晌,他蓦地呵呵傻笑了起来,而后,抱着盒子,嘴边带笑,竟这般和衣睡着了。

    次日晨,吴琪进帐时看到的下是这一幕,他轻手轻脚地拿走吴翌指缝中的纸条,打开来一看,见纸条上写着:“呆子”二字,一怔,而后看出这笔迹出自花无多,便心领神会地一笑。看着睡梦中的吴翌嘴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小心将纸条塞回了吴翌的指缝间。

    自那以后,吴琪发现,只要吴翌思考事情的时候或无聊之极,就会拿出这套奇怪的锦盒,打开来再打开来,然后再装回去,如此反复,却再也没有打开最后一个锦盒中的纸条。但吴琪知道,那纸条仍在。

    春去冬来,吴琪远远地看到吴翌又在玩那套盒子,不禁暗叹道:无多,让我们如何忘记你?

    从不知道,这份思念已变得刻骨铭心,已从牵挂变成了相思。

    宋子星似乎并不急于夺取东阳郡,几日来只在城下叫骂却不攻城,双方将领出城拼杀了几次,各有损伤,却也无甚大冲突。

    花无多也跟到了阵前,见两名将领在阵前拼杀得惨烈,想要上前一试,向宋子星提及了,宋子星问道:“你真的想去?”

    花无多重重地点了点头。

    宋子星当下准了,却把徐清惊得够呛,除当场有些目瞪口呆的武政外,没人知道这个名叫吴多之人乃何许人也,只知道此人是将军帐下一近身校尉,平日只听命于将军。此人外貌俊秀儒雅,没想到他一请兵出战,参将徐清竟跪下来哭谏不让他去,众将军正在疑惑徐清此举何为?莫不是这小将竟是个绣花枕头?未料将军一句话说得很不留情面,令他们都对这个叫吴多的小将越加另眼相看,将军对徐清说:“就算你上阵与她对敌,也不是她的对手。”

    如此,还有什么理由不让她去?

    当她到了阵前,面对万名将士的震天呼喝,花无多原本在底下酝酿已久,向往已久的豪气冲天不仅没喊出来,还被那震天响的声音吓得险些小腿肚子抽筋跌下马来。彼时才发现,上阵杀敌,一点儿也不好玩。

    花无多站在阵前,学着先前的将领,在阵前举起手中长枪挥舞,鼓舞士气,身后一大片吼声喊得她直发抖,险些拿不住长枪。

    她平顺呼吸,大口大口的,擦了下额头上渗出的汗珠,远远地瞪着对方阵营出了一个缺口,自内出来一人。

    那人骑在马上,手握魄月长刀,在空中一展,齐国军登时吼声震天,连敲鼓的也似乎多生出一双手来。

    花无多只从那柄大刀便知来者何人,心中一凛,未曾想迎战她的会是陈东耀。

    花无多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阵前逃跑,按军法处置,回去会不会掉脑袋?这该如何是好?不过她转念一想,脑袋掉了,等同于面具掉了,换一张脸就行了。还是可以逃的。想到此,淡定。

    就在她欲纵马上前迎战时,身后骤然吼声震天,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宋子星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主将出战,她这小将本应退居二线。可她却策马走到他身边,轻声道:“我来。”

    宋子星道:“是他,不行。”

    花无多道:“信我。准备弓箭。”

    宋子星目光沉了沉,喃喃道:“我对你的纵容,连我自己都害怕。”

    花无多笑了,道:“那就继续纵容下去。”

    宋子星道:“小心,打不过就跑。”

    花无多笑道:“要看脑袋的。”

    宋子星道:“无碍,换个面具就行了。”

    二人相视一笑,心有灵犀,尽在不言中。

    花无多侧转马头,提枪向陈东耀奔去。奔出数丈,她回头向宋子星望去,她发现,每次她已走远,可下意识回头时,总能望到他的目光,紧紧地,不放。一如此刻。她忽然有种感觉,若这世间有他始终在身后,便是面前布满荆棘,她或许也不会恐惧。想到此,花无多心神为之一振,回头望向陈东耀时,已然信心满满镇定自若。

    宋子星命人取来弓箭,握在手中。

    陈东耀不会伤害她,却很有可能要活捉她。自陈东耀突然出现在战场上那一刻起,宋子星心里便已明白。

    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追随着花无多,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不对,战场毕竟不同于其他地方,陈东耀自年少上战场单打独斗就从无败绩,“天下第一猛将”之称绝非徒有虚名,便是自己也难以与之匹敌。他望着场中二人,胯下之马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不安,狂躁地原地踏了几步。

    她不想将她揽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一味地护之守之,她想做的任何事,他都不想限制,不仅不限制,如果可以他还会全力支持。她有时候迷糊,却绝不任性,有时候莽撞,却绝不会不理智,此刻战场上她的自信与光芒令他扬起嘴角,她让他信她。

    他握紧了手中弓箭,他信她。

    冲到阵前,花无多弃了马扔了长矛,陈东耀见状也下了吗,二人将马各自驱了回去。

    花无多将十指金环戴上,笑道:“终于可以和你一战。”

    陈东耀道:“我也等得难耐了。”

    花无多眨了眨眼道:“打不过女人很丢脸的。”

    陈东耀道:“我会活捉你。”

    花无多道:“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陈东耀道:“何事?”

    花无多一拾嘴角,道:“我称你为天下第一采花贼。”

    陈东耀一怔。

    银针漫天而来。

    若论武功,花无多不敌陈东耀,若论体力,花无多也不敌陈东耀,但若论兵器,花无多的兵器太霸道。天下间除了宋子星的凤凰软剑可以克制她的十指金环外,陈东耀的魄月刀丝毫占不到她的便宜。

    苏州一战陈东耀面对十指金环会受伤,但这次却不会,陈东耀对花无多的十指金环已有应对策略,所以花无多一时也上不了陈东耀,而陈东耀却在寻找花无多的破绽,在耐心等待机会,形势不利于花无多。

    这是徐清第一次看到花无多与人动手,她的武功和实力着实惊人。而更惊人的是她在男人的战场上迎战战无不胜的第一猛将陈东耀。徐清的内心再次为这个长得太美,行事太古怪,性格极诡异,胆子大过天的方家二小姐而震撼不已。

    除徐清外,还有一人也是一脸惊骇,那便是知道底细的武政。武政想起自己当初有眼无珠惹了这位小姐,现下想来便会情不自禁地汗流夹背,想着以后见到她得尽量躲远点儿。

    刚过了十几招,陈东耀已开始反守为攻,这时却听花无多突然喊道:“我倒不过你,我不打了。”

    陈东耀眼尖花无多转身欲逃,哪里肯轻易放过,持刀去追,一个在前面飞,一个在后面追,距离一会儿拉近,一会儿又扯远。众将士见二人在两军阵前绕着圈地一个跑一个追,那情形可笑到了极点,均看到目瞪口呆。

    而此时,宋子星已弯弓搭箭,弓弦已满。花无多向宋子星所在方向迎面跑去,陈东耀在后面紧追不舍,二人速度非常之快。花无多猛然一低头,陈东耀只觉义务扑面而来,下意识低头去躲,头盔骤然飞落。

    陈东耀停下脚步,散开来的头发在风中张牙舞爪地飞舞,地上滚落的头盔上明晃晃地插着一支箭,他微眯了双眼,骤然看向宋子星。

    宋子星的第二箭已发。陈东耀闪躲间,忽觉面颊、脖颈均是一凉,竟是花无多的银针银线划破了他的面颊和脖颈。陈东耀向后纵跃数步,已离开花无多银针范围,血一丝丝自脸上、脖颈上渗出,形成血珠,一滴滴地滴落。

    宋子星鸣金收兵。

    花无多临回阵营前,回头对陈东耀道:“我们下次再战!”

    陈东耀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中燃起了炽烈的火焰。

    花无多走到宋子星身边,道:“可惜了,差一点儿就能将他射死。”

    宋子星道:“若然他就这么死了,我倒还觉得有些可惜。”

    “为何?”花无多问道。

    宋子星望着立在两军之中,依旧没有离去的陈东耀,道:“我要亲手斩下他的头颅。”

    花无多心中一惊。

    宋子星手下猛将吴多因与陈东耀一战成名天下皆知,被宋子星晋升为参将。

    花无多在军中每日除了勤于练功外,便无所事事。偶尔会与宋子星说些话,但大多时候宋子星都很忙,她也不便打扰。

    自上次军前一战,营中将士再见她时都对她十分恭敬。徐清也与前些时日大不相同了,天天陪在她身边,倒好像成了她的近身侍卫一样。

    近日,军营有些变动,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许多陌生面孔,花无多对这些不感兴趣,也不去乱打听,却偶然得知距离东阳郡不远的会稽郡近日要举办一场盛大的龙舟赛。

    会稽郡距离东阳郡约有三日路程,会稽郡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龙舟赛。今年天下战事频繁,但尚未波及会稽郡,也没有妨碍会稽郡的百姓举办龙舟赛的兴致。

    龙舟赛原本只是水上竞技项目,多年来在会稽郡想成了一定的制度和传统,比赛很是讲究,参赛队伍也是当地有名的小团体,许多富家子弟也会借机比试或是豪赌一把。

    因为这场赛事历史悠久长兴不败,会稽郡就将这天定为龙舟节。每年的这天,会稽郡都非常热闹,与过节赶集一样,卖各种商品吃食的到处都是,还有些特色表演玩乐。附近的百姓,有些也会到会稽郡观看龙舟赛凑个乐子。

    花无多在无意间听说了此事。便于宋子星说了想去看看,宋子星没有阻拦,只是要徐清带着几个人与她同去。但花无多嫌人多目标太大,不欲带着徐清等人,可临行前,徐清还是跟在了后面。花无多瞪着眼睛对徐清道:“你跟来干吗?”

    徐清摸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道:“我有银子。”

    花无多望着钱袋眨了眨眼,继而斜睨着徐清道:“宋子星教你说的吧。”

    徐清目光一闪,讷讷道:“将军说,你个人路上闷,叫我……叫我给你解个闷,顺便在你逛街游玩时帮你付银子、提东西、赶苍蝇、轰蚊子……”

    “行了,你跟着我走吧。”花无多提缰纵马而去。

    徐清与花无多一路很是低调,花无多换了面具,徐清也戴了面具乔了装易了容。

    因三日后便是龙舟赛,二人一路骑马急赶,原本要三日的路程,不到两日便到了会稽郡。找了客栈住了下来,徐清与花无多比邻而住,傍晚,二人喝酒吃肉划拳一番后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这两日赶路有些劳累,二人休息的早了些,因天热,花无多便叫了店小二准备了热水在屋里洗了个澡。因龙舟赛之故,客栈人已住满,店小二被呼来喝去忙得晕头转向,花无多等了好久,热水和浴桶方才抬进屋内。花无多简单洗完之后,便准备上床睡觉。想来店小二忙得忘了来收浴桶,花无多也不怎么在意,便去了面具抹上药泥。因天气热,临睡前她将上半扇窗用木椽只开通风,倒头便睡。

    可未曾想,夜半,一蒙面黑衣人忽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客栈,见花无多的窗户半开,想都没想便越窗而入。

    扑通一声,头朝下扑进了恰放在窗口不远处的浴桶之内,水花立马四溅,黑衣人一惊之下却也反应极快,呛了一口水后,立刻翻出浴桶。黑衣人湿淋淋地狼狈站在原地,恰与闻声自床上一跃而起的花无多来了个面对面。

    大眼瞪小眼。

    一时无语。

    窗外月光映入,借着月色,二人你看着我,我瞪着你。

    黑衣人发梢上的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声音清晰可闻。他瞪着眼睛看着立在眼前之人,确切地说,是看着面前这个看似像人的人。原本心里期待慢慢地想见一个绝色女子,未料想,这深更半夜的,竟近距离看到一个满脸黑乎乎的怪人。此人除了眼睛尚能因为眼白分辨出一二,其余鼻子嘴乍一看全然不见了,别说美人,面前这个是不是人都得推敲推敲。黑衣人惊怔当场,在这漆黑的夜里,青色的月光下,甫一看到这样的情景,但凡还是个人的,都要被吓一跳。可黑衣人也只是在一惊之后,已然反应过来,可毕竟是反应慢了,只觉银针刺来,狼狈避开要害,却还是一阵刺痛。

    二人在屋中打斗,自然惊动了旁屋的徐清。

    徐清冲了进来,一眼看到黑衣人,亦看到了一脸药泥的花无多,自她的兵器认出了她来,虽不知她脸上抹了什么,却也反应过来当下是怎么回事。他正欲山前帮忙,却未料这时,黑衣人眼见他入屋,骤然靠近,他也只应付了几招,便被黑衣人生生制住。黑衣人的手指卡在徐清的喉咙上对花无多道:“本王等你来。”言罢,抓了徐清便去了。

    闻声,花无多一怔,而后一惊,陈东耀!竟然是陈东耀!

    待花无多追出屋去,已然没了人影,花无多犹豫了一下,没再继续追下去。这毕竟是陈东耀所辖地界,且事有蹊跷,她不宜穷追猛打。陈东耀怎么会知道她来了会稽郡?又怎么知道她住在这里?陈东耀虽然被她所伤,可他是何许人?附近必然有接应他的人,如果她贸然追去,不仅救不了徐清,还会令自己出于危险境地。既然陈东耀说等她主动上门找他,便是想以徐清为诱饵引她上门,应暂时不会对徐清如何,当务之急,她应联系宋子星。但自己显然已在陈东耀监视范围,虽然凭自己的武功可以走脱,但徐清……而且宋子星在攻打东阳郡。现在分身乏术,这该如何是好?

    花无多左思右想,也没想出完全的应对之策。一筹莫展之下,唯有见机行事了。

    陈东耀的谋士魏迁如此对陈东耀描述方若兮的性情与嗜好,她喜凑热闹,好美食美酒,重情重义。几日后,会稽郡有场龙舟赛,她很可能会去,只须在东阳郡与会稽郡必经之路埋伏探子便可知她是否去了会稽,以防她换了容装,可从她的体态、特征、身边之人以及她所骑之马辨认。

    花无多的马乃宋子星亲自挑选送给她的,是匹罕见的良驹,毛色为深棕色,通体油亮,十分神骏。马鬃黑中夹白,有些特别。当初在战场上与陈东耀一战,陈东耀自然还记得,当下讲给探子。花无多与徐清来会稽时,恰是这匹马泄露了她的身份。

    会稽是陈东耀所辖之地,自花无多、徐清入城,便在他的监视之下。当得知花无多真的入了会稽,陈东耀只觉精神为之一振,心痒难耐,仿佛守望已久的鱼儿终于游进了他张开的网,等待他去捕捉一样,心潮澎湃。

    陈东耀与魏迁商议,魏迁提了几个方法抓花无多,可陈东耀总是不满意,一怕逼得太紧伤了她,二怕万一计谋不成反而打草惊蛇将她吓跑了。

    魏迁想了想进言道:“听说,她这人重情义,如果王上怕用强伤了她,不如抓住她身边的徐清,让她自己主动来找王上,王上便可以逸待劳,坐等鱼儿上钩了。”

    陈东耀一听,当即允了,便令魏迁下去安排一切。

    这几日,他脑海里总是会想着那日战场上她的挑衅,她说:“我们下次再战!”

    下次再战,每每想到这句话,他内心便如浪潮奔腾,无法平静,他想亲手制服她,想让她……想让她……陈东耀思及此竟一阵愕然。

    思来想去,陈东耀再也等待不了魏迁的安排,浮躁难忍时,决定夜探客栈,亲手抓她。可他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这般运气不佳,刚一入屋就倒栽葱一般插进了浴桶里。

    着突如其来的遭遇自是他始料未及的,可接下来他才发觉,方才的意外还不算什么,当他从浴桶里挣扎起身,一眼看清面前站着一个与他大眼瞪小眼的似人非人后,他惊怔当场。

    想当初花无多这一脸乌漆麻黑的药泥还曾吓得众公子大呼小叫,陈东耀半夜突然看到,也难免惊怔一时。可就是这一时的惊怔,令他再次被银针所伤,虽避开了要害,但银针入穴,内息陡滞,便知当下再难制服她,此刻恰好徐清闯入,便退而求其次想到了魏迁的建议,抓了徐清回去。

    徐清被抓,花无多再无心思看龙舟赛。辗转一夜,她也没有好的计策应对。

    第二日清晨,她接到了一个请柬。陈东耀邀她到府上一聚。这陈东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花无多也是一知半解,总之不是好药。她在去与不去的选择中挣扎了一会儿,便是一叹,他娘的徐清,他若这么死了,她会愧疚。花无多虽然偶尔莽撞却绝不愚蠢,她绝不会傻乎乎地堂而皇之去找陈东耀要人,看来徐清还要受点儿罪了。

    花无多收拾行装离开了客栈。摆脱了陈东耀的眼线,她换了装束,将一直戴在手指上的金环取下,重新出现在会稽郡时,已变成一个卖胭脂的小商贩了。今日龙舟赛,热闹非凡。花无多背着货物在陈东耀府邸侧门附近徘徊兜售胭脂,*****注意里面出来的人。

    从侧门出来的多是些吓人,还有些妖娆的女子,有个女子的身材个头与她很是相似,在她出门时花无多便尾随其后,在一僻静处寻了时机上前拖住了她向她兜售胭脂。花无多因前阵子与宋子音等人走得较近,自然知道这些大家闺秀日常惯用的研制的牌子,如今手里的都是些极品胭脂。若是正常在胭脂店中选购价格着实不菲,不是一般丫环能用得起的,而今她打了对折出售。女子一见便眼睛一亮,却因身上所带银两不多只能买一盒,问清花无多明日还来,便笑着去了。

    第二日,花无多并未继续卖胭脂,而是等在暗处,远远地观望着陈东耀府邸的偏门,一望见那女子出来,便尾随在后。昨晚她反复走了女子走的这段路,一路情况已然了如指掌。在恰当的地点将其打晕后,将她拖入附近早已寻好的僻静之处,迅速换了她的衣服,有点了睡穴将她藏在一户人家屋外的稻草堆内,戴上昨晚连夜做好的面具,向陈府走去。

    从偏门入,见没人注意,正觉着万幸,偏在这时一个满头流汗的嬷嬷跑了过来,拉住她,大声道:“唉哟!我的姑奶奶,你买个胭脂怎么去了这么久,快点儿去换衣服,王上已经在大殿等着了,王上今日心情不好,你千万得小心,快去换衣服。”

    那嬷嬷边走边嘱咐着,一边大力地推着她去换什么衣服,一边骂她散漫。花无多不敢回话。搞了半天花无多才搞清楚,她假冒的这个人,不是丫环,竟然是个舞姬。还是陈东耀家养的舞姬!据说家养舞姬都是暖床的,这是谁说的来着?对了,公子翌。

    花无多面具下的脸青了。

    花无多穿着暴露的衣服,和其他舞姬有所不同,手腕上带着铃铛,衣服颜色是红色的,其他舞姬是白色的。她左顾右盼地和其他舞姬一同进了大殿,内心如有十五个水桶在打水。

    如果她一心想逃也不是逃不了,只是此番心血却全白费了,秉持着早跑晚跑都一样,不如等认出来再跑,便左顾右盼提心吊胆地跟了进来。她边走边安慰自己,如果此次不行,至少可以记住陈府的其他人,假扮了再混进来,也是可以的。

    花无多对动作一向敏感,只要看过一遍便能记住动作,可毕竟从未看过这些舞姬跳舞,带音乐响起,自己只得硬着头皮跟着现场节奏,看其他人怎么跳自己也怎么跳,凡有空位必查缺补漏,她反应迅速,动作又快,倒也勉强跟上了。可毕竟事先未看过这些舞姬跳舞,有些动作还是慢了半拍,原本大体动作对了,可偶尔人家是手心向上她偏是手心朝下,人家左手左脚同时出去,她偏是左脚先出再是左手,很像是个蹩脚的新手,又因为扎眼的特别服饰,惹来陈东耀侧目。

    花无多心中难免忐忑,再想到自己竟然沦落到跳舞取悦陈东耀的地步,心中便有些悲愤,可又无计可施,只得隐忍。暗暗留了心思,做好了应对突发状况的准备。

    上座陈东耀面色阴沉,他年约二十二三岁,相貌虽阴戾却也十分英俊,但若与宋子星相比,却少了些夺人的风采。他沉郁的目光总让人觉得有些难以捉摸。此刻更是隐隐压抑着浮躁和怒气,殿中所有人都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伺候着。偏花无多在这时候频频出错。

    就在这时,舞姬们退了开来在外围环成了一个圈,花无多正欲查缺补漏,可发现根本没她的位置,还和另外一个舞姬撞在了一起。那舞姬脸色一白,似有些急切,轻轻推了她一下,道:“小衣,你怎么了?”顺着舞姬的推力,花无多一个激灵,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位置应该在中间。

    陈东耀一直望着她,她一个激灵。花无多心思一转咬着牙冒着汗缓缓继续坚持下去……应该跳些什么呢?

    他闭上了眼,一瞬回忆起,在李赦那几次宴席上,所看到印象最深刻的舞蹈。那是在五子居,在喝过美人洗脚水烹出的茶后,美人即兴所跳的一段舞。

    她光着脚,衣衫飘逸却简单;她抬头,目光望着指尖,温柔滴落的水滴自腕上滑到颈间;她垂首,手指在裙摆间轻荡,哗啦啦的铃铛声似小溪流淌而过的声响;她飞舞,恍若天上白云触摸不及;她停步,顾盼间,巧笑嫣然魅惑人世间。

    陈东耀的目光深邃不见底。

    舞姬们变了阵形,见她掩藏在了最后,她亦跟随她们的脚步,一举手一投足,已是方才一些重复动作,这次再没有错。

    终于跳完了,花无多不自觉流下汗来。

    舞姬渐次退出。

    “你留下。”花无多忽听殿中陈东耀如是说。

    谁留下?花无多低着头,当没听见,继续后退后退。

    有人拽住了她的衣袖,她偏过头去,看到一个男子向她不停地递眼色,示意她留下,她头皮一麻,只得低头退在一旁,流了下来。她摆出一张苦瓜脸,就知道自己命不太好。

    陈东耀一拂袖,身边的伺候的女子边悄然退下。

    方才那男子示意花无多上去伺候,花无多垂了目光,手指已欲伸入腰间,正盘算着不如就近抓了陈东耀当人质去换徐清。此种想法虽然大胆,但若然出手迅速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也极有可能成功,她一步步向陈东耀挪去。

    却在这时有一人大步行入大殿,是位年约六旬的老者,看向陈东耀的眼神严厉深邃。

    陈东耀看见老者,身体稍稍坐直了些,换去方才的迷离神色,挥了挥衣袖,花无多会意,心花怒放地退了下去。

    花无多退出殿去,原以为终于获得了自由,未料想,方才那个男人竟跟着她出了殿来,将她叫住,便听他道:“你仔细准备准备,兴许今晚王上会叫你服侍。”

    男子的目光带着轻蔑,仿佛花无多是一只拼命欲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野鸡。服侍……花无多因太过震惊而呆了一下,见她没反应,男子又道:“故意跳错引王上注意,你倒是聪明的紧啊!”

    花无多这才反应过来,方才自己跳舞跳错了,竟被误会是故意为之,以为她想借此机会吸引陈东耀,野鸡变凤凰。花无多心中无尽唾弃着,天下第一采花贼还用得着吸引?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她还故意摆出一脸暗喜的模样,道:“奴家无意为之,还望今后总管多多提点。”那男子闻言面色稍缓,道:“你去吧。”

    “是。”花无多退了下去。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不如静观其变,至少至今为之她的身份尚未暴露。今天若是不行,明天扮成其他人的模样再进来,今天记下了这府里许多人的身份和样貌,暗想自己若一个个装扮过来,陈东耀府邸会不会鸡飞狗跳。

    距入夜还尚早,服侍一说与她无关,她会在天黑之前离开,让真人回府来,如今既到了陈东耀府里,便要四下探查一下徐清的消息。

    她换回了衣服,戴上了十指金环,将手指藏入袖中,在陈东耀府里游来荡去。以她的身份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去的,想打听又怕引人怀疑,便以轻功,掩藏了踪迹。她毕竟乃学武之人,耳聪目明,旁人说话十之八九难逃她的耳朵。可即便如此,几个时辰过去也无甚收获。她只听了些八卦,一个侍婢与另一个侍婢小声道:“我听说,那个叫小衣的舞姬今日故意跳错舞吸引王上,总管让她晚上准备侍寝。”

    另一侍婢道:“不会吧,王上一向不喜欢身份低贱的女人,从来碰都不碰。怎么会?”

    “谁知道?或者是这小衣找了个狐媚的样子,王上才看上的吧。”待婢便说边走远了。

    花无多见天已快黑,有无甚收获,正打算暗中离去,去一中听到一个行色匆匆的下人道:“西后院绑着的那个人性子真是烈,自被抓来就大骂王上,像是一心求死,如今被鞭打又被曝晒了两天,看样子撑不到明天了。”

    另一人道:“那不管我们的事情,少说为妙。”二人匆匆而去。

    花无多自角落处转出,西后院?她弯弯绕绕的找到了西后院,间门口守卫四人,便躲在暗处,正思虑如何进去一探时,便听院内有人道:“你说她重情重义,不会抛弃朋友,而今看来,她全不在乎这个人,探子跟丢了她的行踪,恐怕她早已出城走了。”听声音,说话之人正式陈东耀。

    “此时乃臣之过错,是臣误信了耀眼,以为她重情义不会舍弃身边之人,才出此下策,还请王上责罚。”院中另一人回答道。

    陈东耀道:“罢了,此事暂且不提,今日舅父催本网速回东阳,说宋子星金日调兵遣将频繁,昨日还大举攻城。本网决定,你随本王速回东阳。”

    “是,王上!”

    耳后只听陈东耀说:“杀了她。”

    有人应道:“是。”便听抽出兵刃之声。

    这时,之见墙上赫然出现一人,大喝一声道:“慢着!”

    “什么人!”众侍卫拔刀围在陈东耀身侧。

    陈东耀向墙上之人望去,吸氧虽淡却仍有几分刺眼,她衣衫飘飘站在墙头,陈东耀忽然觉得血涌额际,心跳加速。

    花无多目光扫视全场,最后落在院中木桩上绑着的徐清,见徐清昏迷不醒,满身鞭痕,想到他一心求死,只为不拖累自己,心中一闷。徐清虽尊她为主,她却一直待他为友。

    花无多大声道:“我早就来了,你莫要伤害他!”

    陈东耀一笑,兴奋中竟然漾出一丝温柔。看在花无多严重,着实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