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天下乱

天下乱

    他走了,她紧绷的神经蓦地放松下来,突然觉得心情很好,这许多天的烦闷和压抑也缓解了开来,她也不起身,便就这般毫不顾忌地躺在了台阶下,任由湿冷的气息沁染自己的头发和身体,很冷,可是很痛快。

    半晌,她蓦地翻身一跃而起,抓了抓多日未曾清洗的散乱头发,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一瞬间险些吐出来,忙对着外面喊道:“有没有人啊?!我要洗澡。”

    这时就听门外有人应道:“姑娘请稍等,我这就叫人去准备。”

    经过那一晚后,花无多虽然偶尔还会出神发呆,却会出去瞎逛了,不再窝在屋子里不出来。

    过去的事,过去的人如果再也追不回来,留恋又有何用?虽然知道应该忘记,可是心思却不能自由控制,便在痛苦时反复告诉自己,既然忘不掉就试着去面对吧,或许时间长了便会忘记。

    与刘修在一起的林林总总时常会不期然地浮现在脑海,便是偶然听到“修”这个字的同音字也会令她发一会儿呆,继而沉默,却在淡淡的苦笑之后,告诉自己,终究会忘的。除了刘修,还有一个人的目光时常出现在脑海,那是公子翌在听到她真实身份时不可置信的目光。还记得那日他握着自己的手对她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可转眼,她便落入了宋子星的魔爪,他是在怪她一直以来有意地欺瞒吗?所以,没有找她。他会因此而恨她吗?

    在苏州一逛数日,她方才知晓,宋子星在江南的知名度可谓家喻户晓了。人人崇敬这个将军,女人们爱慕他,男人们敬仰他。原本以为宋子星这等人,充其量是个士族公子,就算有点儿本事也是祖上庇佑而来,未料想,他在江南竟如此受百姓爱戴。

    花无多上次经过江南,匆匆而过,而今在江南留了数日,便发现街头巷尾上至有身份有地位的士族,下至商贾百姓甚至乞丐,三六九等人只要一提起宋子星都是一脸仰慕。

    尤其是女人,尤其是未结婚的少女,一提起宋子星,开场白几乎都是变声尖叫。至于吗……花无多每次听到都忍不住哆嗦几下,尤其想到那晚他的话,最可恶的是,那一刻她竟然信了!

    不过在几日后,花无多提起宋子星也想尖叫,因为他娘的,他咋那么有钱……啊!

    宋子星说,她可以住在将军府,也可以住在他在江南的几处别院,无论哪里,他都管吃管住。如果这些她都不乐意,还可以住在江南任何一家客栈,所需费用他均负责,甚至在江南地界买什么都能找他要钱,如果他不在可以找将军府的管家吴叔提钱,不过只限江南地界,出了江南他便不管了。

    这是个陷阱,花无多甫一听到便心知肚明并加以鄙视,这么肤浅而没创意的陷阱,亏宋子星想得出来。虽然鄙视,她却不得不承认,宋子星此举对她来说的确是莫大的诱惑,难以摆脱难以拒绝的诱惑。当初与唐夜掉入深洞时,身上的银票就已经湿了不能用了,后来到了京城身上所带银两已然不多,而今到了花花江南没钱怎么行。

    花无多觉得,兜里没钱走路都没力气,没钱吃饭都没味道,没钱活着都没意思,所以暂且还是留在江南吧,暂且吃他住他的。可她几次鼓起勇气想要找他多拿些钱都在中途泄了气,平白拿他钱总觉得手会短,花无多在认真思考过后便找了乌龟星当面讨价还价。

    她带着一脸诚意,说她愿意出些许微薄绵力换取丰厚的钱财。虽然摆明了要占他些便宜,但她却觉得理直气壮了许多。

    乌龟星没有任何挣扎便同意了,随意问了她一句:“你会干什么?”

    花无多忙说:“我会武功,曾经当过保镖。”这是她唯一干过的正经工作,当丫环那个不算。

    乌龟星考虑了一下给了她一份差事,当他妹妹宋子音的保镖。

    宋子音原本住在杭州总督府,近日来,说是来苏州游玩顺便见几个姐妹,便来了苏州她哥哥的将军府小住。

    宋子音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窝在园子里哪里需要什么保镖,只偶尔去拜个神求个佛,一出门不是轿子就是马车,奴仆前呼后拥的,尤其宋家在江南的名望,宋子音出去横着走花无多觉得都无人会有异议。

    当宋子音的保镖,花无多觉得自己完全是多余的,这也正是她心中想要的,可毕竟挂了个保镖之名,既然收了宋子星丰厚的钱财,总得象征性的意思意思。

    她偶尔陪着宋子音去拜观音,还偶尔参加一下小姐们的茶话会。日子也便这般过了。苏州这些小姐尤为喜欢金银首饰,个个穿金戴银,翡翠珠玉满身挂,一看就知道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她们谈论的话题,三分之一是宋子星,三分之一是琴棋书画,再三分之一是胭脂水粉。花无多好几次很不客气地站着睡着了。

    因为有事可做,花无多发呆的时间渐渐变得少了。

    这些时日与宋子音在一起,偶然间倒让花无多发现了一个秘密,宋子音的秘密。

    花无多有一次无聊倒吊在宋子音的屋檐上,无意间便见宋子音自柜子的最底层拿出一幅画卷来,展开之后,神色恍惚,手指反复抚摸画上之人。花无多细瞧之下也是一惊,画上之人竟是吴琪。宋子音这份心思恐怕没人能懂,花无多回屋后唉声叹气不已,叹公子琪看似纯良而貌美的外表又欺骗了一位纯洁的少女心。

    宋子星自从上次事后,似乎更为忙碌,总是不见人影。经常三五日不回将军府,他偶尔回来,也只来看他妹妹宋子音,顺便花无多也见到了他。他只是看着她,并吩咐她收了他的钱财就要照顾好他的妹妹,如果他妹妹少一根头发,他就扣她的银两。花无多当即反击说:“掉头发是正常现象,你这是欺压保镖,保镖这个职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可以反抗的,你若欺人太甚,罢工,不干!”

    宋子星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说:“你好好干,月底我叫账房给你加二十两银子作为奖励,掉头发这事暂且不提了。”

    花无多横了他一眼。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

    年前,皇帝薨。

    皇帝临死前,命人诏告天下,西京侯二公子吴翌是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名副其实的皇长子,赐封成王。此事一出举国震惊。但皇帝死后,却没有遗诏立哪个儿子为帝。

    当花无多得知此事时也惊怔得说不出话来,近日有听闻公子翌的一些事情,在她与宋子星刚离开京城不久后,吴翌也离开京城去了京兆郡,西京侯的封地。

    她问宋子星:“为什么皇帝要在临死前才认这个儿子?”

    宋子星道:“刘家权倾朝野,皇帝已经被架空了,如果早认了吴翌,也给不了他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能给他带来重重杀机。”

    据花无多所知,吴翌本就杀机重重,想来他的身份已不是秘密。

    宋子星与她道:“当今皇帝没有实权,吴翌即便是皇长子也不过是个傀儡。与其如此,不如让他在西京侯身边历练。虽然是个公子身份,但西京侯毕竟有自己的封地和实力,在京兆一带势力盘根错节,手中更有十几万的兵马,又有梁王在太原郡遥相呼应,便是刘家也无可奈何,自然能保得吴翌平安。而皇帝在临死前认他,也不过是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除此之外,什么也给不了。”

    直到今天花无多才发觉,自己是如何的不了解公子翌。而宋子星似乎知道的比她还要多。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便听宋子星道:“想来,知道吴翌真正身份的人并不多,此前很多人提起西京侯的二公子都说他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很多人都忽视了他,但后来……我发现他并不是传言那般。”

    在大名府给公子翌当保镖的时候花无多就已经知道,公子翌和公子琪那个时候才到京城没多久。大名府是西京侯在京城的府邸,与他同来的还有其妹吴多多,吴多多没待几日便回了京兆郡,而吴翌便去了南书书院读书。吴翌为什么会去京城又为什么进了南书书院,花无多并不清楚原因。

    按祖制,应皇长子继位。但在皇帝驾崩后,年仅六岁的太子继位,并由皇太后刘雅辅政。

    西京侯与梁王称有长子在又岂能让庶子继位,指责国丈刘呈乃奸佞权臣,立幼主实乃欲挟天子以令诸侯。故,不尊其为帝。

    其他诸侯有的举棋不定,有的谋定而后动,有的干脆自立为王。

    天下乱。

    *****************

    面对京城局势的变化莫测,宋子星驻守江南岿然不动。

    天气越发冷了下去,眼看便到了年关。

    宋子音一贯待她温和,似乎还很喜欢亲近她,常常对她说些心里话,甚至她对吴琪的思念,也会隐隐提及。只是从未说明那人是吴琪,但花无多却心里有数,提起吴琪,花无多不自觉地便想起了吴翌还有……刘修。

    花无多实则并不讨厌宋子音,虽然她是乌龟星的妹妹。

    这许多日的相处,花无多觉得这个温婉的女子有着不为人知的坚强和韧性,她明明喜欢着吴琪,可却从未表现出来,她明明出身大家,却没有娇气,还很随和。面对其他士族小姐的有意亲近也始终保持着距离,温婉中不卑不亢。

    时间长了,花无多觉得自己并不讨厌她,其实最关键的是宋子音从不麻烦她,任由她偷懒,睁只眼闭只眼,这点花无多非常非常的喜欢。

    年前,她伴着宋子音去苏州城东拜佛,听说城东郊外的那个寺庙很是灵验,可惜去了好几次,花无多连那个寺庙的名字都没记住。

    这个冬天不知为什么,很是寒冷,多日的小雨过后,忽然下起了大雪。雪下了一整夜,天亮时还在继续,纷纷扬扬的,路上和树上都有了积雪。江南冬日下雪并非没有,只是少见,尤其持续这么长时间的大雪更为罕见。看着满天飘洒的雪花,所有人都很兴奋,包括花无多。

    这日晨,宋子音并未因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而耽搁行程,仍旧坚持去佛寺祈福,只是自佛寺回来时也按捺不住白雪纷飞的美景而弃了轿子步行。

    或许是天气寒冷又下了雪的缘故,今日来此上香的人极少,一路行去,他们只遇到了一拨人。

    正行至山路转弯处,迎面来了一群人,均骑着高头大马,远远看到他们速度依旧不减,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似颇有来历。

    山路狭窄,花无多等人便停了脚步靠向路边,为这些人让路。

    那群人经过他们身边时,挥起的马鞭带着厉风,扑面而来,十分飞扬跋扈。原本也不想多事,宋子音没说什么,其他人自然也都躲让了开来。

    可马队却在奔出数丈后,停了下来,当中一人策马折返,马头恰停在了宋子音面前。其余人也纷纷向此地望来。

    马上那人是个年轻人,看向宋子音的目光甚是放肆,宋子音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宋家家仆当即上前挡在宋子音身前,试图挡住男子放肆打量的目光。

    未料,那男子见状目光一沉,不由分说一鞭抽向那家仆,那家仆也有两下子,一纵躲开,那人却伸手抓向了其后的宋子音。

    花无多正站在宋子音身旁,眼见那人手伸向宋子音,骤然伸出手逮住那人手腕,只听咔嚓一声,那男子手腕生生被她掰断,自马上跌落在地。此番情景,马队众人竟似见怪不怪,虽然目光均一瞬集中在花无多身上,却未有人出来,队形也没有乱上半分。

    这时,马队自两边分开,一匹黑马自中间踱了出来。

    马上男子虽然长相英挺,目光却阴戾而深沉。他一出现,宋家家仆中数人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就连宋子音也露出些许惊骇。并不是此人长得一脸凶相,而是此人的气势令人惊惧,令人不自觉地便心生骇意。

    花无多暗暗打量此人,见他衣着华贵,不同于其他人,后背长刀颇为厚重,一看便知此人要么力气较大要么内功深厚,似不好应付。花无多目光与他相对,忽觉此人有些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却一时未能想起此人是谁。她心中蓦地一跳,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若然此刻只有她自己倒也不足为惧,但是还有宋子音和宋家几个家仆在。当下打定主意,就算护不住众家仆,她无论如何也得护住宋子音。

    那人瞥了一眼握着断掉手腕已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手下,哼了一声,那手下似也很畏惧那人,虽然疼得难忍,却仍低下头去,牵了马匹退到了马队后面。

    众家仆也察觉了危险,围住宋子音全神戒备。

    花无多低声对宋子音道:“你寻个机会逃走,回去找你哥,我拖住他。”

    宋子音略带慌张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低声道:“你小心。”

    男子目光移向花无多,花无多亦毫不退避地迎视他。这时,便听宋子音身边家仆大声道:“你们是何许人?竟敢在江南一带撒野,也不打听一下,我们家小姐是谁!”

    的确,江南没人不知道宋家,更不敢调戏宋家小姐宋子音。

    那人听后沉了脸色,目光移向了宋子音,似想到了什么,冷冷一挑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突然抬手便是一鞭,挥向方才说话的家仆。那鞭带着莫大劲力,家仆触及必死,花无多一瞬掏出腰间短刀迎了上去。

    在江南的这段时间,花无多有意隐匿身份,不再使用十指金环这个特殊兵器,便在身上带了一对短刀。

    二人当下打了起来,短刀触及长鞭,花无多心中暗惊,此人不仅力气极大而且功力极为深厚。常言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花无多自叹最近自己不知道走了什么运道,每次出手都遇到那山外面的、天外面的、人群外的非人类。还一个比一个强!先有暗杀唐夜的,又有暗杀公子翌的,这又来一个抢宋子音的。保镖这行真的不好干啊……

    与此人一动手,花无多便知道,自己不敌。而且在兵刃上也吃了暗亏。长鞭与双刀相遇,她虎口震得发麻,险些握不住双刀,山路上亦被他留下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鞭痕。

    如果花无多用的是十指金环,或者可以借巧劲和兵器的优势以柔克刚,可现下用双刀无疑必败。而此人似乎已起了杀机,下手极狠,鞭鞭致命,花无多躲得十分狼狈。

    宋子音这时已上了马车,家仆们欲赶车离去。却见男子一挥手,一群人立刻追堵宋子音的马车。

    宋家家仆在后面阻拦,却均不是对方敌手,随行八人,一会儿便都被杀了。宋子音的马车也被拦下,车夫被杀,宋子音被掳下马车。

    花无多见状又惊又怒!这些人是什么来历?竟然敢在江南地界,宋家眼皮底下杀了宋家人?!

    与男子缠斗已然不易,此刻花无多心中更是焦急,不小心衣衫便被长鞭所带劲力抽得破烂,她若不是仗着轻功了得,恐怕早成了此人鞭下亡魂。

    眼见宋子音被掳,她再顾不得其他,虚晃一招跳离男子,一纵飞到了数丈外的树梢上。男子一挑眉,并未紧逼,只眯着眼望着花无多,眸光闪过隐隐杀意。

    花无多站在树梢上,衣衫因内力激荡而阵阵飞舞,点点雪花飘落,却一丝也沾染不到她的身上。她手指探入腰间,戴上了十指金环,瞥了一眼宋子音所在的位置,便又看向下方的男子,冷声道:“不知阁下是谁,我们是江南总督宋家的家眷,今日到城郊礼佛,阁下如此,不怕与宋家结怨吗?”

    那人森冷一笑,却不答话,花无多心中明白,他欲杀人灭口。她深吸一口气,借机休整了一下气息,亦动了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