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棋逢对手

棋逢对手

    她在一声声我错了中不管不顾地醉死过去。

    宋子星眼中闪过怜惜亦有些怅然,抱着她的手臂却越发地紧了。

    徐清站在房下黑暗处,时不时拿眼睛偷瞄着屋顶,屋顶的女子很美很美,他活了二十多年也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受将军吩咐,今夜他一直埋伏在国舅府外,当一女子飞身而出时,便尾随其后。他一向自诩轻功不差,可一路跟下来,还是险些跟丢了,幸好这个女子跑着跑着脚步踉跄,似也无心再跑,坐在一个大院的屋顶就哭了起来,哭得甚是伤心。幸好此处院落是一处荒废的宅子,此刻又夜黑无人,他便一边放出了信号一边躲在角落守着,终于等来了将军,却见将军抱着这个女子的怜惜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

    没过多久,花无多便再无声息,已然醉死过去。宋子星抱起了她,拾起了只剩半瓶的千醉放在她怀里,趁着夜色离去,徐清紧随其后。

    千醉不是普通的酒,寻常人闻了都要醉过去,喝一口要醉上三天三夜,何况花无多一连喝了半瓶。虽然花无多酒量一向好,可这一醉,竟也醉了七日之久。

    走了一遭书院,亦没能寻到花无多的踪迹。公子翌与公子琪各怀心思,分别回了各自居所。

    公子翌回到大名府,便唤来府中探子,问道:“宋子星现下有何动静?”

    探子回道:“昨晚,宋将军派了数人在京城各地搜寻什么人,不过宋将军本人却一直待在京城府邸,未曾出来。”

    公子翌挥退了探子,沉吟半晌,忽地起身出了门去,杜小喜与数名护卫跟在身侧。

    宋子星在京城亦有府邸。

    宋子星此次来京城,一方面是宋家受了刘家邀请,另一方面是听说近日皇上贵体违和,进京探望。不过皇上身体一直欠佳,能否见他还是未知。

    公子翌的马车停在安南将军府邸前,车门打开,他泰然自若地自车中走出来,带着一脸笑意。

    今日的阳光有些炽烈,他微微抬头眯起眼望了眼刺眼的日光,明明眼中有着厌恶,却仍笑意不减。

    他带着众家仆走到将军府前,递上拜帖,门口侍卫见他举止衣饰均不凡,自不敢怠慢,忙接了拜帖进去通传。片刻,二人大踏步而来,当先那人,身着便服,颇为随意,举止透着清贵,脸上挂着一贯的淡雅笑容,不热烈亦不叫人觉得被冷落。

    公子翌目光一亮,笑着向那人拱手一拜,道:“宋将军,小弟今日冒昧来访,不知有没有打扰到将军。”

    宋子星加快脚步迎了上来,道:“翌公子何出此言,翌公子亲自来府中拜访,实是贵客,宋某荣幸之至。”宋子星与公子翌在门口客套一番,便将公子翌迎进了府。

    大厅中,唯有杜小喜跟在公子翌身边,其余侍卫都留在了外厅候着。

    丫环将热茶奉上,而后静静退下。公子翌笑道:“将军此来京城,计划留几日?”

    宋子星道:“家中事忙,还有许多事情待我回去处理,我在京城也留不了几日,待进宫面见了皇上,便要回江南去了。”

    公子翌摇头惋惜道:“将军此来京城不易,若然不弃,小弟愿尽地主之谊,带着将军在京城游玩一番如何?”

    宋子星笑道:“这当然甚好,便有劳翌公子费心了。”

    公子翌性喜玩乐,四处招摇,在京城十分有名,宋子星自然也听说过一二。据闻,京城公子中最会享受最擅长吃喝玩乐者,公子翌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最近还增加了一个强项,弹琴。或是因许夫子亲传之故,公子翌的琴技的确在京城首屈一指,但他的琴艺不在其他地方展露,只在杏花春雨,杏花春雨是什么地方?提起这杏花春雨,恐怕京城公子闻其名无不暧昧一笑,杏花春雨和明媚小筑是京城最有名的两家妓院。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杏花春雨有京城头牌名妓杜芊芊,明媚小筑有个可与杜芊芊一争长短的名妓丁巧儿。杜芊芊擅舞,丁巧儿擅歌,杜芊芊身材高挑美艳迷人,丁巧儿细致柔美温柔入骨。她二人各有千秋也各有各的追捧者。而公子翌虽是这两家常客,却是杜芊芊的入幕之宾。

    提起公子翌便有说不尽的风流桃花色。

    这不,公子翌引着宋子星一路游玩瞎逛,将这京城几乎逛了个遍。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倒似一见如故。

    傍晚,望着头顶的金字招牌上一角篆刻着一个小小的“李”字,宋子星道:“李家的酒楼不知在京城有几处?”

    公子翌道:“李家的酒楼在京城一共有六处,不过,唯独这一家,雅致清净。宋兄,请。”

    宋子星道:“请。”

    二人相携进了酒楼,跑堂小厮穿得干净利落,让了两位公子及其随从共十二人进了后院。公子翌早先遣人来定了位置,小厮便将二人带到后院一处幽僻的阁楼,阁楼上书“雅竹”二字,四周种满了竹子,的确如公子翌所言雅致清净。

    阁楼是独立的一栋,分上下两层,下面是给这些个公子带来的侍卫休息用餐的,上面才是有身份的公子们用膳的地方。

    到了小楼,公子翌随行的侍卫便分列在阁楼下四角,还有一人先行上了楼走了一遭,方才礼让公子翌和宋子星上去。

    宋子星见他吃个饭也如此小心,也不多言,只从公子翌随身几名侍卫的身手和脚步声听辨,均是一等一的高手。宋子星身旁只带了一个武政,武政心眼一向耿直,见吃个饭也这么折腾,有些不以为然。

    宋子星与公子翌先后上了二楼,便又有两名侍卫站在二楼门口,而宋子星带来的武政却已被两人叫到一楼喝酒去了。二楼屋中只剩下公子翌与宋子星。

    屋内桌案上摆放着酒水菜肴,二人先后礼让了坐下,杜小喜却在这时自怀中取出一个布包,拿出一枚银针来,一一试了桌上酒菜,方才退下。

    见宋子星丝毫不动声色,公子翌笑道:“让宋兄见笑了,自洛阳那一遭后,我父便如惊弓之鸟,对我处处小心。便是出外吃个饭也必须这么折腾一番。”

    宋子星闻言神色不变,道:“小心谨慎是好事,我又岂会见笑。”

    公子翌为二人斟满了酒,淡淡道:“我父一生只得二子,可惜我大哥年少早逝,唯今只剩下我一人,我父自然对我保护备至。”

    宋子星淡笑不语。

    “过些时日,我也要离开京城回京兆了。”公子翌道,“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有幸再与宋兄同饮一杯。”公子翌举起酒杯相敬宋子星,宋子星亦举起酒杯回敬,二人同时将杯中酒饮尽。

    宋子星道:“有缘自会再聚。”

    公子翌浅浅笑道:“听闻,宋兄曾经亦就读过南书书院?”

    宋子星笑道:“是啊,已经离开三年有余了。”

    公子翌道:“当时,可是院长亲授你们权谋之术?”

    宋子星道:“正是。”

    公子翌神情颇为神往,道:“你们那一届甚好,现今齐院长已经不亲自授课了。翌无幸听到他老人家的权谋之论,实是憾事。”公子翌一叹,又道,“我听夫子们提及,当年,你与陈东耀均是南书书院的翘楚,二人学识武功不分上下,势同水火,可有此事?”

    “没想到这许多年,夫子们还念念不忘我二人。想是当时折腾得太厉害,让他们印象深刻了。”宋子星一笑,继续道,“的确,当年我与陈东耀均属武班学生,他晚我一年入学,陈东耀天生神力,武功师承南海一脉,他初入学便将午夫子打伤,还耻笑我们一众师兄弟不堪一击。当时年轻气盛,我便强出头与他比试了一番,因他武功的确高于我,便使用了小计险胜了他,当时只争一时输赢,想来也赢得不甚光彩,更与他就此结了仇怨。”

    未料想,宋子星能将当初用计胜陈东耀一事说得如此洒脱不拘泥,公子翌一笑,便道:“胜负之事本就不以武力定论,午夫子每每提及宋兄都极尽夸赞之能事,说宋兄可是他的得意门生之一。”

    宋子星哂然笑道:“听翌公子一言,看来明日须得备上些厚礼去书院看望一下老师了。”

    公子翌道:“我要回京兆,也要去与各位老师辞行,明日我陪宋兄同去书院。”

    宋子星笑道:“好。”

    二人有一杯没一杯地喝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阁楼外,月亮徐徐升起,月光映下,阁楼四周竹叶婆娑,无风,悄无声息。

    公子翌与宋子星又对饮了一杯,方道:“我听说,当年,若论武功,你们师兄弟十数人齐上也制服不了一个陈东耀,可有其事?他当真这般厉害?”

    宋子星点了点头,想起往事,笑道:“他的确厉害,当年和他打架,不下数十次。有几次他惹怒了我们几个师兄弟,便顾不得许多一起上去和他摔打,却都被他打得鼻青脸肿。他天生神力,体力也实在是好,说起来真是汗颜。有一次,我们数十人轮番上去消耗他的体力,却仍败下阵来。后来实在生气,就将他睡觉的被褥扔到河里。他想到是我们干的,便又来找我们打了一个晚上,我们差点儿被他累死。后来我们学乖了,就不再和他硬碰硬,专用些计谋让他难受。之后因为一些事,他离开了书院,总共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

    说起往事,宋子星也变得兴致勃勃,公子翌似听得神采奕奕,闻言,笑道:“可惜,我们这一届没有这样的人物。听说,陈东耀好美色,只可惜了楚田秀……”

    公子翌言下之意,宋子星心里明白,便道:“他确是好美色,且十分挑剔。凡是被他看中的美人,至今还没有能逃脱他手掌心的。”

    公子翌一笑,接口道:“院长的女儿齐欣可算京城第一美人,陈东耀离开书院莫不是与齐欣有些干系?”

    宋子星道:“当年齐师妹也不过十三四岁,却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虽同处书院,我们一众人等并未见过小师妹几次,我也只见过她一两次罢了。当年她尚且年少,陈东耀和齐欣之事我们不甚了了。”

    公子翌又道:“现在想来,当初在洛阳,无多扮成那个模样,却是因祸得福了,若是漏了身份和容貌,恐怕也难逃陈东耀的纠缠。”

    宋子星道:“陈东耀的喜好极为病态,被他看上生不如死。”

    公子翌忽而扬起嘴角,浅笑道:“若然陈东耀看上了无多,你会如何?”

    闻言,宋子星一挑眉,饮下一杯酒,道:“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公子翌眨了眨眼,道:“如果它偏就发生了呢?”

    宋子星淡淡一笑,道:“不惜一切代价,除之。”

    闻言,公子翌淡笑不语,只将杯中酒一饮而下。

    ***********

    月满西楼,二人终于酒足饭饱出了酒楼。方出酒楼,公子翌便带着宋子星直奔杏花春雨。

    杏花春雨的老鸨一看见公子翌简直像看到了她的再生父母,而杏花春雨的姑娘们一看到公子翌更是全楼上下媚眼齐飞,美人手中的香帕挥得人眼花缭乱。宋子星跟在公子翌身后,见此情景也不由得退了几步,与公子翌拉开了一段距离。

    公子翌在杏花春雨这种受欢迎的程度,令宋子星有些惊讶,而在惊讶过后则是惊叹。因为他看见公子翌只是举起了双手示意众姑娘及老鸨安静,吵闹的杏花春雨便静了下来,包括楼上楼下来饮酒作乐的客人们也均看着公子翌暧昧地笑着,好似这种情形他们早已见怪不怪。更有客人察觉了众人的安静而笑道:“莫不是那个花花公子来了?”声音刚出,便被一旁的姑娘捂住了嘴。

    宋子星望向公子翌,却见公子翌放下了手,轻轻咳了一下,而后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朗声道:“我此次带了一位朋友……”

    公子翌的话尚未说完,便有个女子娇声道:“冤家,就让奴家来伺候这位公子吧。”说话的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女子,身穿白衣,隐约可见白衣下的粉红色兜肚,体态丰润,皮肤白皙,目光大胆地打量着宋子星。女子刚娇声言罢便立刻惹来众姑娘的斥责声,众人见宋子星这般极品公子早已垂涎欲滴,又岂能让她得了先去。

    老鸨立刻出面,大声斥道:“安静,安静,听二公子说完。”

    公子翌闻言笑道:“你若想伺候我这位朋友,也不是不可以,要看你有没有这个魅力。”白衣女子闻言唾了他一口,公子翌丝毫不以为意,似还颇为享受她那娇恼的模样。他继续道:“你们都看见了,我这位朋友可不是寻常人物,今晚大家可以各出奇招,只要谁有本事让我这位朋友开怀一笑,我便赏银一百两!今晚,他便是你们的财神爷了。”

    公子翌方才言罢,杏花春雨所有女子的眼睛都大大地亮了一下,看着宋子星的目光很像饿了几天肚子的乞丐遇到了刚出锅的红烧肉。宋子星面对这许多如狼似虎的目光,却仍面不改色,似笑非笑地站在大厅当中,对于公子翌的有意捉弄和言下暧昧并不以为意。

    这时,厅内数十个姑娘均上下仔细地打量着宋子星,绸扇掩着嘴角与旁边女子商量着什么。这时,公子翌道:“宋兄,我们先不理会她们,我先带你去见一位故友。”

    未免太过招摇,在进来之前,宋子星便让公子翌将“将军”二字免去。

    “故友?”宋子星目露疑惑,他什么时候在杏花春雨里面有了故友?

    公子翌见状笑道:“宋兄难道忘了,曾赠送你我兜肚的芊芊姑娘了?”

    宋子星闻言一笑,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他怎么会忘了那个兜肚,只是一时忘了曾经用过的一个借口罢了。

    当初,杜芊芊也曾到了江陵,却未参加凤舟赛。自然没有进宫成为宫中乐伶。其中缘由,有人猜测是杏花春雨怕金字招牌走了影响生意,有意不让她参加,也有人说是杜芊芊自己不乐意参加,还有人说她打算从良了,诸多说法,总之,杜芊芊还在杏花春雨,也还是京城的头牌名妓。

    相传杜芊芊的后台很硬,她不愿意见的客人,便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愿意见的客人,无不为她而倾倒。而幸运的是,公子翌便是她的座上宾。这事,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宋子星虽然曾经当着天下公子的面说杜芊芊曾送过他一个兜肚,他还兴奋地在江陵城头上做成纸鸢放过,实则,他和杜芊芊从未见过。

    杜芊芊长得很美,是那种令人一见便会惊艳的美人;杜芊芊煮的茶很香,喝她煮的茶比喝酒更容易令人神醉;杜芊芊的话不多,吐出的字句却如珠玉落盘,字字拨动心弦。

    杜芊芊第一眼看到宋子星时,亦有些微微惊讶,想必亦想起了江陵那个传闻。相传这位宋公子,不,是宋将军曾思慕于她,将她的兜肚做成了纸鸢,在江陵城墙上公然放飞。这个传闻虽然不实,但杜芊芊却从未否认过,江南宋子星之名天下无人不知,他的思慕无形中更巩固了杜芊芊的第一花魁地位,更是因此把明媚小筑的丁巧儿比了下去。

    借递茶之隙,杜芊芊细细地看了下宋子星。宋子星虽然知晓杜芊芊当下所想,却无心理会,只伸手接过了她手上的茶,轻抿浅尝,似笑非笑中,说不出的风流却又说不出的淡漠。

    杜芊芊在一旁弹着琴,琴声舒缓,如小河淌水、情人附耳情话般扣人心弦。

    阁楼的窗打开,月光映入,隐约可闻前院的喧嚣吵闹。

    公子翌忽道:“芊芊,茶太淡,你还是去前面拿些美酒来吧。”

    杜芊芊颔首便悄然退了出去。

    公子翌歪在软榻上,一手支额,耳中听着杜芊芊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方才带着笑意打趣道:“宋兄,你还记得江陵那个兜肚吗?”

    宋子星苦笑着点了点头,看到杜芊芊哪里还有想不起的道理。

    公子翌放下茶盏道:“其实宋兄在那个时候就知道我的妹妹是她假扮的吧?”

    见公子翌主动说起,宋子星也无须再假装不知,便又点了点头。

    公子翌悠悠道:“原来宋兄早就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宋子星淡笑不语。

    公子翌道:“宋兄如何看她?”

    宋子星道:“她活得很简单,这份简单来之不易,也极为难得,却又因为是她而颇为遗憾。”

    公子翌闻言笑道:“是啊,她注定不能、不应活得如此简单。”

    宋子星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公子翌,淡淡道:“看来,你我想法一样。”

    公子翌淡淡笑了起来,道:“是啊。”

    初冬时节的月光尤为清凉,映在房内案几上,即便是在这笑语莺莺的烟花之地也一样带着抹不去的清冷萧瑟。宋子星一句话令他二人各自陷入了沉默。他们一样,却又不一样,却唯有自己才能明白自己的心思。

    公子翌首先打破了沉默,淡笑道:“不瞒宋兄,无多与我曾有过白纸黑字的生死契约,上面写着,我若死,她亦不能独活。时限是一辈子。”说到此,公子翌眼中尽是戏谑。

    宋子星一挑眉,浅浅地“哦”了一声,似乎并不尽信。

    公子翌笑道:“诚然,那是一纸戏约,她却终究按了手印在上面。”

    宋子星道:“你是如何骗得她按上去的?”

    公子翌闻言哈哈笑道:“知我者,宋兄也。”

    宋子星亦哈哈大笑。这时,二人均听到了楼梯口传来的脚步声,不止一个人,来者数十人。

    公子翌目光闪了闪,暧昧笑道:“今晚的趣事终于要开始了。”

    宋子星笑了笑道:“我若今晚笑太多,翌公子岂不是破费了?”

    公子翌道:“如果宋兄笑到我破产,不得已,我只好将宋兄抵押在此了。”

    宋子星闻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