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究竟是谁

究竟是谁

    刘修的目光沉寂,淡淡望向一隅,似未起任何波澜,齐欣却感觉到了与她相握的手已然成拳,颤抖不止。她望着刘修,向众人露出光彩夺目的一笑,目光却是冷的。

    皇后一挥袖,冷声道:“将她拖出去,废了她那双……”皇后的话尚未说完,便见刘修扑通一声跪在自己面前,俯身拜道:“娘娘息怒!今日惊扰娘娘实因臣在江湖上惹了这许多风流债,望娘娘看在臣年轻不懂事,今日又是臣大喜之日,实不宜见血的份儿上,将她轰出去就是了。”

    皇后深深地蹙起了眉,将目光定在刘修身上,只见刘修的头垂得极低,身体几乎全部伏趴在了地上,不似请求而是在恳求。她知道刘修心中所想,想到此,不禁轻轻一叹,眼中却多了几分寒意。

    这时却听齐欣跪求道:“娘娘,修与这女子总也有几分情谊,今天又是修与臣妾的大喜日子,便放过她吧。若不然,臣妾恐怕夫君从今往后落得个狠心薄幸的名声,便不好了。”

    刘修听见了,却没看齐欣。

    齐欣望了一眼伏在地上的刘修,目光微沉。

    上座齐夫人即齐欣之母亦道:“今天是修与欣儿的大喜日子,不宜见血,娘娘心慈,还是放了她吧。”

    刘皇后沉默半晌,方对侍卫道:“就依齐夫人的,将她轰出去,若她再敢靠近国舅府半步,杀无赦。”

    花无多嘴角扬起了嘲讽的笑。

    侍卫应声称是,毫不怜惜地将她拖了出去,花无多不曾有一丝反抗。仿佛这一刻,只有用身体上的痛楚和屈辱方能缓解心里那可笑复可悲的痛苦。

    却在临出门时,忽听殿内齐欣道:“慢着!”

    侍卫脚步一顿,转身将花无多押扣在门口,跪向齐欣。

    花无多望着迎面走来的女子,挣扎着欲站起身来,侍卫却死死地压制住她,不让她起身。她反复挣扎,后来干脆坐在地上,不屑道:“我此生只跪父母天地,你还不配我跪!”

    齐欣站到花无多面前,低头俯视着花无多,骤然目光一冷,却柔声道:“你出身草莽,遇到修或许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爱上他也不是你的过错,可你知道,你的身份与他相差悬殊,实不相配,不要再鲁莽行事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齐欣的好言相劝,令殿内众人点头,大多以为她心慈,有意劝这女子别来送死。

    花无多却不领情,冷哼了一声,轻蔑道:“你便是跪下来求我,我也再不会来。”

    齐欣气息一滞,却嫣然一笑,又道:“你此去盘缠可还够用?若不够,我可令人为你备些赶路。”

    多数人听到这句话都暗中点头,齐欣不仅美貌,而且还心地善良。均觉得花无多颇不识好歹。

    花无多却看到了齐欣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憎,她哼了一声,道:“好啊,有多少尽管拿来,少于千两黄金万两白银就别拿出来污了我的眼。”

    上座皇后冷笑道:“好大的口气。”

    “你倒有几分骄傲。”齐欣似仍不动怒,淡笑道,“只是看不清自己身份的骄傲未免有些可笑。”

    众人均觉齐欣好脾气,也觉得她说的话在理,不禁耻笑这个女子不知天高地厚,竟张口就要千两黄金,简直不知死活。

    花无多自然听出她话外之意,颇为不耐烦地道:“你有什么话赶快说,有什么屁赶紧放,我赶时间。”

    齐欣平生从未见过一个女人言语竟这般粗俗,不禁又是一怔,眼中闪过轻蔑,道:“我想问你,你家住何方?姓甚名谁?”

    花无多蓦地一笑,道:“就凭你,也配知道?”她虽然仰着头,目光却极为轻蔑,齐欣这一生也从未有人这般看过自己,只觉气怒。

    而后又听花无多道:“你不必用那般掩不住厌憎的假意怜悯看我,我不屑你的怜悯,更厌恶你的厌憎。你说我与他身份悬殊,配不上他,你怜悯我,但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你不过是他们争来抢去的一个筹码。他们都没把你当人看,只不过当了件能带来好处的货物般争抢,你还自得其乐,与我相比岂不更加可怜?”

    这句话正好说到了齐欣的痛处,她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待看清花无多眼中的轻蔑与怜悯,一刹那竟觉得自己的伪装仿佛被剥了个干净。她没想到会被一个出身卑微的江湖女子出言羞辱,正欲开口就听她带着讥讽继续说道:“诚如你所说,我出身不如你,美貌不如你,你理所当然嫁给他,他喜欢你胜过喜欢我。”说到此处,花无多声音已见哽咽,却仍继续道:“你的厌憎便更加没道理,所以,麻烦你收起你那令人恶心的虚情假意,收起你那虚与委蛇的丑恶嘴脸,”她环视四周,而后直直望向齐欣,轻蔑笑道,“也收起你那只有青楼女子讨好客人时才会有的矫揉造作。不要让我觉得我输在了一个贱人的手里,让我觉得不甘且屈辱。”

    一句“贱人”,已全然让齐欣失去了理智,她何尝被这般骂过,尤其在这许多人前,一抬手便挥向了花无多,却在这时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一抬头,她看到门口突然出现的锦衣公子,来人眸若晨星,举止从容,笑容优雅,此刻望向自己的目光深不见底,似笑非笑中带着看穿一切的冷静,令齐欣寒意顿生。

    他放开了齐欣的手腕,浅浅挑起了嘴角,似笑非笑道:“夫人,如此佳时吉日,若错过了,岂不抱憾终生。她不过是个乡下野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夫人何必在众目睽睽之下亲自出手教训,失了自己的身份。”

    众人听闻花无多一席话都有些震惊,直觉此女子并不简单,待看到齐欣突然伸手欲打花无多时,亦有些吃惊,原本齐欣温柔娴淑懂进退的表象瞬间在许多人眼中破灭。

    尤其公子语,甚至有些愤愤不平,在角落里跃跃欲出,“她若真敢打无多,我……我……”

    我了半天也没下文,公子争受不了,便问道:“你究竟如何?”

    公子语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好方法,不禁有些泄气,这时便听公子巡接口道:“她若真敢打无多,我就再不承认她是美人,而是丑妇。”

    公子语闻言一下子来了精神,道:“对,是丑妇,我也当她是丑妇。”

    公子诓接口道:“看来齐欣并不似我们所想的那样温柔娴淑,是个需要保护的弱女子。”

    公子紫阳道:“无多说到了她的痛处。”

    公子语却不以为然道:“无多说得也没错,再说,无多为人别人不清楚,我们还不清楚吗?她又老实又好欺负,为人既重情又侠义,别忘了她曾奋不顾身救过我们所有人的性命。而今要不是真的伤心了,也不会,也不会……”公子语想起当初那一战,花无多的英勇无畏如今想起仍令他有些荡气回肠,眼见当下情景复又一叹道:“而此刻,我们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受尽屈辱,躲在一旁不出手相救。”

    众人黯然。

    公子琪淡淡道:“这也不能怪我们,以我们的身份,在这里有什么说话的余地?就算强出头去帮她,也只是适得其反,只要她没受伤就好。”

    公子巡心有不平道:“无多心高气傲,齐欣此举太过侮辱无多。”

    公子争忽道:“我一直很奇怪,无多什么时候喜欢上修的?”

    众人闻言,均目露疑惑地望向了公子翌,只因花无多与公子翌的感情最为特殊,毕竟二人曾经同吃同住过,众人难免浮想联翩,却见此刻的公子翌正若有所思地望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宋子星。

    今夜出现了太多变故,此来贺喜的多是当朝官宦,亦有当地名门望族,见此情景,均有默契地冷眼旁观。

    齐欣看着宋子星,微微变了脸色,却仍嫣然笑道:“不知公子是何许人?”

    来人当下一揖道:“在下,安南将军宋子星,见过夫人。”

    齐欣面色闪过一丝复杂,道:“宋将军似乎来迟了些。”

    宋子星笑道:“在下有些事在路上耽搁了,幸好还是赶上了国舅爷与夫人的喜宴,还望夫人海涵。”

    齐欣一笑,雍容华贵道:“宋将军可能误会了,我不是想为难她,我只是想知道,她究竟是何人?为什么来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口出狂言?”

    闻言,坐在地上的花无多轻轻地笑了起来,似问自己也似问他人,“我是何人?”想到自己的身份,越发不屑冷笑。

    齐欣道:“即便出身贫寒,也有名字姓氏,也有父母高堂,难不成你连这些都没有吗?还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苦衷,不好意思当众说?”其实,在场许多人都不认识花无多,很多人亦都想知道此女子是谁,齐欣话里有话,听者有心,早有人想到了出身低微的花无多的所谓苦衷是什么。自然是见不得人的贫贱出身。

    花无多挣扎着欲起身,却又被侍卫按压下去。

    这时只听齐欣道:“你们暂且退下。”

    侍卫望了一眼上座的刘皇后,见皇后点头方才松开了手。

    花无多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子。望着齐欣,她眼中的不屑更加炽烈,道:“你非要知道我是何人?那我就告诉你,我究竟是谁。”

    她抬起手来,摸到耳后,将面具一点点自脸上揭开,她听到了惊叹与抽气声,她看到了刘皇后眼中的震惊,看到了齐欣的惊诧莫名,看到了在场其他人的难以置信。

    她笑,痛苦和无力蔓延至四肢百骸,缓缓汇聚,变成了悲苦与略带疯狂的狂妄。

    她听见自己颤抖与嘲讽的声音,一字一句响彻大殿,“我是金陵方家二女,方若兮!”

    **************

    她笑着,刘修这一刻被击垮的神色尽入眼底,她想笑,却发现自己已控制不住地蜷缩起了身子,胸口的刺痛令她瑟缩。不经意间,竟与一直凝望着自己的公子翌的目光相遇,她一颤,胆怯得只想到了逃避。

    在众人尚未从惊诧中恢复过来之前,她一转身,身形已到了殿外。她忍不住回头,望向一脸苍白仿佛失了魂魄的刘修,想起了那句“从此陌路”,眼泪自面颊滑落,她用衣袖挥去,身形一晃,消失在夜色苍穹。

    人群中的唐夜冷眼旁观着一切,仿佛发生的这些事他都不感兴趣,唯有听到她最后那句话时,目光骤然一变。

    公子翌的震惊不亚于皇后刘雅,他怔忪地注视大殿中的女子,神色复杂。

    公子琪目光瞬间变化了数次,却在看清公子翌的神色后,叹息了一声。

    公子语瞠目结舌地看着花无多,完全没有听清她的话,眼中只有她惊世的容颜,这是无多?这就是无多的真面目?实在……太美太美了。

    公子争、公子紫阳等其他公子亦怔在当场,不仅为花无多的真实面目震惊,也因她此番举动及她的身份而震惊。

    刘修坚&挺着身子,却如何也控制不住颤抖,她是方若兮?命运在捉弄自己吗?……她竟然是方若兮?她竟然骗了他这么久……

    一瞬间,只见她身形几个挪移,已到了远处。倚着悬于半空的月色,回眸间,殿中人尽望得失了魂。

    尚未待众侍卫回神追出去,女子身影已消失在楼宇间,渐渐成了点,直至不见。

    喜宴上,刘修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不仅来者不拒,更变本加厉。直到公子紫阳抢下他的酒杯,劝他少喝些,他突然大笑起来,他一直笑,一直笑,笑得声音嘶哑,笑得悲怆泪流,笑得重咳呕吐不止。

    刘顺欲上前扶住他,却被他一掌推开,恰撞倒了靠近的一张桌子,桌上的酒菜杯盘一瞬散落在地,狼藉一片。

    这一变故令宴席静了下来,再没有人说话,只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公子紫阳暗中一指点在公子修的穴道上,公子修软倒在地,公子紫阳扶起公子修,与众宾客哈哈笑道:“新郎官喝多了,我先扶他进去,各位随意随意。”众人见状虽知有异却也并不言明,又自顾喝了起来。

    公子紫阳向刘顺一使眼色,与刘顺一起搀扶着刘修退到了后殿。

    而公子翌、公子琪、宋子星等人只喝了几杯便称醉相继离去了。余下公子也草草散了。

    离开国舅府后,公子翌与公子琪便连夜派了许多人手出去打探花无多下落无。二人则在大名府等消息,直至等到凌晨也没有消息传来。

    书房内,烛火已燃尽,四下里一片黑暗,黎明前的冷清和孤寂散落在每个角落,他二人在黑暗中静静发着呆,一时无话。

    静默中,公子琪忽道:“我很奇怪,无多竟由始至终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她到底是去抢回爱情的还是去抢亲的?”

    公子翌道:“她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在那个时候流泪。”

    “你倒是懂她。”公子琪嘲笑道。

    公子翌也嘲讽一笑,道:“可我也是个傻瓜。”

    公子琪闻言一怔,淡淡道:“你被她耍也不是第一次了。”

    公子翌淡淡道:“可唯有这一次,是在我不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她竟然瞒了我那么久。”

    公子琪一叹,道:“她此刻危险重重,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这个自觉。”

    “恐怕此刻她正躲在某处伤心难过,又怎么会有危险的自觉。幸好她会易容术,只希望她已换了面具。”公子翌不抱什么希望地说道。

    公子琪一时无语,复又想到一事道:“宋子星怎么突然出现在了京城?看他的样子,风尘仆仆,满身疲惫,恐怕赶了不少路,难不成是为了无多而来?”

    公子翌道:“如果我们找不到无多,那很可能就是被他带走了。我发现我越来越欣赏他的行事风格。江陵之事,他也做得甚为完美。只有他想得到用士兵化装成流民,分散着带着粮食离开江陵。成功运走那么一大批粮食。你知道吗?此生,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有朝一日会与他为敌。”

    “为什么?”公子琪明知故问道。

    却听公子翌无奈叹息道:“因为他长得太美了,我对美人一向没有抵抗力。”

    得到了个意外的答案,明知道他在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公子琪却也说不出话来。隔了半晌,公子琪方道:“天快亮了,一直没有无多的消息,恐怕如你所说,无多已被宋子星带走了,我们趁天还没亮先休息下吧。”公子琪捶着自己酸麻的肩膀。

    公子翌淡淡道:“你真睡得着吗?”

    公子琪道:“又能怎样?若寻不到她一切都是枉然。”

    公子翌一直没有回答,公子琪以为他很可能睡着的时候,便听他道:“琪,我的心很空,从来没这么空过。”

    公子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公子翌的话,道:“她在洛阳参加婚礼时的异样,我们竟未怀疑过半分她的身份,你一直信任她,无可厚非,就连我也……”

    公子翌道:“或许这都是天意。”

    公子琪叹息了一声。

    暗夜中,他们各自想着心事。

    公子翌淡淡道:“我是不是失去她了?”

    公子琪回道:“不会的,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到时候,你使上浑身解数死缠烂打不就好了。”说到此,复又一叹道,“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还来不来得及。”

    公子翌道:“你别说话了,给我希望又敲碎,还不如不说。”

    公子琪果然不再说话。

    寂静中,公子翌忽道:“琪,或许到了我们该离开的时候了。”

    公子琪轻“嗯”了一声。

    他二人来京城并就读南书书院,有两个主要目的,一是可以通过南书书院结识朝中权贵之子,二是齐欣。而今这两件事皆有定论,他们不必再冒风险在京城继续待下去了。只剩最后一件事,也是突如其来的一件事,令他们都放不下的,便是花无多。

    东方显出鱼肚白,终于有个探子赶回来回报:“回公子,属下办事不力,寻了一夜,也没能寻到方姑娘。”

    “那你回来干吗?!还不快给我去找!”公子琪闻言,一脚踹向了探子。连声应是的探子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公子琪此举把公子翌吓了一跳,未料到公子琪比他还急切暴躁,却见公子琪抚了下被晨风吹乱的鬓角,道:“一夜没睡,心情不太好。”

    公子翌闭上了因惊诧微微张开的嘴,道:“先用早膳吧,吃完后,我们去书院看看,或许……”

    “早膳在哪儿?快点儿。”公子琪道。

    公子翌再次惊诧。

    公子琪这次连借口都懒得说了。

    明月被乌云遮蔽,风过,带着丝丝凉意,她早已醉了,对着月亮晃着手中瓷瓶,痴痴笑道:“只愿千杯不与醉,未曾忘却在听头。千醉啊千醉,你真是好东西,只需一口,我就能醉了。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是花的,什么都是扭曲的。只是这心,只是这心,为什么还在想着他?”她捂住胸口,捶了又捶。复又仰头喝了一口千醉,她便觉眼前天旋地转起来,躺倒在不知谁家的屋顶上,痴痴笑道:“只愿千杯不与醉,千醉啊。原来你也没用,你和我一样,一点儿用也没有,你就不能不想他?他娶了别人啊,他负了你……你还想他,你真没用。你让爹爹和姐姐的脸都丢尽了,你让方家的脸都丢没了,你让自己遍体鳞伤可笑亦可怜。”她指着自己的胸口数落着自己,声音已泣不成声,“你……还痛,你还痛,你还这么没骨气地想着他,为他痛。你为什么要想他?你这个傻瓜……你果然是傻瓜。哈哈,你就是个傻瓜……”

    宋子星找到她时,她就是这副模样,已经喝了半瓶千醉,仍然没有醉倒,自顾捶着自己的胸口流着泪说自己没用,说着自己想他。

    宋子星将她揽入怀里,她一点儿也没挣扎,似突然寻到了温暖和依靠,抱着这个依靠痛哭失声。

    他叹息一声,轻声道:“傻丫头。”却忽听她下意识不满地反驳道:“乌龟星!”不禁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将她拥在怀里,任由她哭。

    她蜷缩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他亦回抱住了她,给她温暖也给了她依靠,却忽听她在自己胸口乞怜般轻声道:“修,不要离开我,是我错了,我错了,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