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竹海小屋

竹海小屋

    天越来越凉了,这几日,公子修已明确表明,从今往后他欲放弃原有的身份与地位与她一同行走江湖过游侠生活,有花无多的易容术,这个愿望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花无多听后喜忧参半,喜的是公子修对自己的真情实意,愿为她放弃一切。忧的是自己隐瞒了身份而令他进退两难。每当看到他望向远方蹙眉沉思时,她就特别想告诉他,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就会带她回京城?想起刘府那么多的规矩及复杂的环境,花无多心生怯意。

    她一心向往的是快意江湖,做个逍遥自在之人,如果说出身份,那这个向往必将成为泡影,她犹豫不决,便决定暂且不提。人生得意须尽欢,得逍遥时且逍遥。与公子修在一起只要快乐就好,花无多如是安慰自己。

    他二人一致认为竹海是个定居的好地方,山清水秀气候宜人,还不会被打扰。便决定先去学盖房子然后回竹海把他们的小家先盖起来。二人甜甜蜜蜜计划着美好的未来,便开始置办所需用品打算带回竹海。

    公子修平生第一次陪女人逛街,这才知道陪女人逛街买东西着实是件苦差。但见她开心,便又觉心满意足,一直陪她逛下去,几乎走遍了整个庐州城的所有店铺,也无一句怨言。还在后来花无多喊走不动了,脚好酸时,不顾大街人来人往的目光,当众背起了她。

    又逛了一家店,花无多没有买任何东西,掌柜的在他们身后抱怨:“还以为是有钱主,结果也是个穷鬼。”

    公子修何时受过这等闲气,闻言目光一冷就要转身,却被花无多拽住:“行走江湖,各种人的嘴脸都要看得、受得,你再不是以前的贵公子了,你是要与无多同甘共苦的人。”

    公子修敛了目光,没有再回头看那掌柜。

    花无多又道:“这世间就是如此,你高高在上时看到的都是谄媚讨好的嘴脸,你失去了原有身份时,便要学会忍耐。修,我知道这些对你来说很难,但我可以做到,你也可以的。”

    花无多最后一句话是在说自己的身份,只是兀自沉思的公子修没有听出来。公子修终究忍下了心中怒气,牵起花无多的手走远了。

    二人走累了,便进了一个酒馆,点了些酒菜。

    二人正吃着,就听旁边有人道:“昨晚城东头张秀才的女儿被玷污了,被弃尸在荒郊野外,唉,这是什么世道啊。”

    另一人说:“唉,现在世道乱,官商勾结,贼寇横行,各种苛捐赋税压得咱们老百姓喘不过气来,唉,日子越来越难挨了。”

    那人一叹又道:“这事很可能是城东那群贼匪干的,唉,可怜张秀才家的女儿才十六,又孝顺又可人,只因近日母亲生病,便替了母亲去东城河边浣洗一家衣物。却没想到会被贼人盯上,失了贞节又丢了性命,听说死状极为凄惨,唉……可怜啊。”

    原本也就当一个闲话听,可公子修未料到,第二日,花无多竟然决定去城东洗衣服。还拍着公子修的肩膀对他说:“你有福气了,脏衣服拿给我洗吧,不用客气。”

    闻言,公子修哭笑不得。他根本没什么脏衣服,脏衣服都被他送给路边穷苦百姓了,如今身上穿的是新的,虽然是布衣,却仍然干净清爽。但为了满足花无多洗衣服的愿望还是将身上这件偷偷脱了,硬着头皮说是脏的拿了给她去洗。

    回头再看花无多,则完全没他那么讲究了,这一收脏衣服,一包裹都是。难怪她要去洗衣服,只是为何一定要去城东……

    “一天未必能遇到害人的贼子,那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脏衣服多没什么,反正闲着没事干,慢慢洗。”公子修在门外听到了屋内花无多的嘀咕声,花无多前脚才出门,他后脚便也跟了出去。

    从未见过女人洗衣服,更未见过花无多洗衣服,公子修躲在树上远远望着她蹲在河边挥舞着洗衣棒一棒一棒狠狠捶打衣服的模样,总有种衣服会被她锤烂的错觉,不知不觉嘴角就轻轻扬了起来,突然觉得她为自己洗衣竟是这般幸福的事,便是她洗衣的模样也好看之极。

    很快的,花无多洗完了一件衣服,将衣服拧了拧,暂时挂在了一旁树上。又开始洗起了另一件,却始终不见其他人。想来这里出了命案,原本来这洗衣服的人也都不敢来了。

    眼见她另一件也洗完了,正要去悬挂。便见这时灌木林中不知从哪走出一头牛来,那牛一看便知不是家养的,精壮的身子略带野性,可不知怎么就咬住了先前花无多挂在树枝上的衣服。

    花无多见状忙大喊了一声:“哎呀,修。”

    突如其来地惊呼,公子修险些以为她发现了自己,正惊地站直了身体就发现她正紧紧抓着牛嘴里衣服的另一边,试图将衣服拽出来,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喊的是那件衣服。

    那头牛也倔强的很,硬是咬住衣服不放,一人一牛一来一往就在河边开始了拉锯战。

    公子修远远看着,越看越想笑,可又不能笑出声,便艰难地忍着。

    花无多挥舞着拳头威吓着牛:“你快放嘴,这是修的衣服,你敢咬坏,我杀了你吃肉。”

    那头牛显然听不懂人话,不禁不松开反而咬得更紧了,还向后拖了几步,花无多怕用力拉扯衣服挣坏了,不得已跟进了几步。

    公子修忍的过于辛苦,险些喷笑出声来。

    见此计不行,花无多无奈,抓起地上的一把草在牛鼻子前晃来晃去诱惑道:“吃啊,吃啊,很好吃的。”

    可惜,花无多几番挑逗,那牛愣是不张嘴,还是死死咬着衣服警惕地盯着花无多。

    花无多怒了,丢了手中草又开始与牛拉锯。

    一直不能从牛嘴里拯救衣服,花无多又怕用力扯坏了衣服,就一边拉扯一边对牛规劝道:“牛哥啊,快放嘴吧,这是修的衣服,我知道你是头母牛,也不能这样不是,你若想见修,我一会儿牵了你去见他便是。”

    牛在这时竟然“吽……”了一声,将衣服放开了。

    树上的公子修先是哭笑不得,后来却是看得目瞪口呆了。

    花无多急忙扯回衣服察看有没有被扯坏,见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来,转眼却是向牛一瞪,挥舞着拳头怒目相向道:“你还想见修,你做梦,我现在就杀了你吃肉。”

    她作势跃起,向牛虚晃一掌,那野牛却又在这时“吽……”的一声,竟低下了头猛地用角向她撞来,来势汹汹。

    花无多本无意伤害这头牛,忙向后急退,脚下灌木刮在衣裙上,妨碍了她倒退的速度,正欲高高跃起,就见一人凌空跃下持剑欲砍向野牛。

    花无多见状匆忙大喊道:“剑下留牛!”

    公子修闻言一顿,可就在这一迟疑间,那头牛竟掉头向他撞来,这时却被花无多拉住,急向后退,只听花无多道:“快跑啊,它怒了。”

    公子修只得跟着她跑了起来。

    山野林间,一纵一跃,她在前,边跑边笑,他在旁,寸步不离。

    回眸间,她发丝飞扬,扫过他的脸颊,那灿烂夺目的笑容深深印在他眼中,刻进了他的心底。

    二人飞驰在灌木从上,一路疾奔,待那牛不见踪影时,二人已被牛追出了半里路。

    停在一处巨石上,她鬓发因奔跑有些凌乱,一头倒在巨石上,张开双臂,哈哈大笑起来。

    想到方才之事,想到他俩被一头牛追的这般狼狈,他也不禁失笑,亦仰躺在她身侧,鼻端闻到了她的气息,不禁心神一荡,伸手摸到她的手指,抓在手心,不放。

    她停了笑声,转头看了他一眼,相视一笑,复又望向天际。

    头顶,目光所及,无尽天空满目皆蓝。他忽然想,若一生一世都这般该有多好。

    回去的路上,两人手牵着手,花无多将手臂荡得极高,公子修随她去荡去扯,一手抱着木盆和衣服,一手被她扯来荡去,转头,对望,眸中尽是温柔。

    夕阳西下,将他们身后染成了金黄色。

    如此一连洗了几天衣服也没遇到那群劫色杀人的贼匪,花无多只得作罢,公子修暗自松了口气。

    二人连续往返竹海和庐州近两个月,竹屋终于建成了。

    从筏竹到盖建,从什么也不懂,到四处请教,屋中的一钉一铆均是二人的心血和智慧,就连竹子选哪棵,窗户朝哪边,窗帘选什么颜色,篱笆漆成什么颜色,院里哪里摆凳子,哪里摆椅子,哪里又摆箭靶,他们都要讨论一番。

    当整个屋舍立在眼前,公子修将花无多揽在身前,十指缠绕与她一同凝望着竹屋,阳光透过他们映在屋边泉水旁,染在竹屋上,落影依偎成双。

    二人相视一笑,她突然跳了起来,冲上前去,边跑边喊,“我要第一个进屋去。”

    他随后追了上去,笑道:“哪有那么容易。”

    二人恰挤在门口,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一时都进不去。

    他一挑眉,突然展臂将她抱在怀里,一旋身,同时进了屋去。

    屋内,什么都有,床、帷幔、桌椅、木箱、茶具……全都散发着清新的竹香。

    他自后抱住她,下巴放在她颈窝,柔声道:“我要娶你。”

    她闻言有些羞涩,道:“那你得去我家提亲。”

    他似有些意外,因从未听她提起过自己家住何处,便道:“你家在哪?”

    她目光闪烁,道:“我家在金陵,你只要顺着秦淮河乘船由东往西,心中数到一百时,就到我家了。”

    公子修一怔,蹙眉问道:“若我数快了或数慢了,去了别家提亲该如何是好?”

    花无多目光流转,道:“那就说明我们没缘分啦。”

    “你耍我。”公子修这才反应过来,狠狠地吻住了她。

    公子修彼时并不知道,金陵方家建在秦淮河畔,且占地极广,无论他数快了还是数慢了,都是金陵方家。又怎会提错亲?

    日子如浮光流水,闲散、清澈、幸福。

    一日,太阳西斜时,公子修终于将三支箭同时设在了箭靶上,第一支命中红心,第二支破了第一支射中红心,第三只破了第二支射入红心。

    一旁看了半日的花无多兴奋地大叫大跳,为他鼓掌,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自豪,仿佛能做到这些的是自己。

    她由衷赞道:“修真厉害,修最厉害!”

    见她雀跃的模样,他失笑道:“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什么?”

    “为了能保护你。”

    他轻拂起她的发,将她拥在怀里。

    *********

    冬,细雨绵绵。

    这日,花无多与公子修方自庐州回来,原本二人高高兴兴地走在一起,公子修体贴的为她撑着伞,可不知为何,刚到山脚下树林时,公子修忽然神色凝重起来,走了半响,见刘修神色越发不对,她刚想开口询问,穴道却突然被他点住,她眼中满是疑问,却见他将自己抱起放在了路旁的一棵高树上,用树干茂密的枝叶将她挡在其中,低声对她道:“呆在这里,不要出声。”

    花无多瞪了他一眼,暗道,你点了我穴道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啊。可当下见他如此紧张,神色凝重,不禁也开始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她方才竟没发觉,有人跟踪他们。

    他刚落地没多久,便见不远处出现了一队人马,当先赶到的是一辆宽大华丽的马车。

    车轮停在泥泞里。花无多居高临下清楚地看到,一群人在刘修面前停下,马车上下来一个贵妇人,原本有婢女手撑油伞为她挡雨,她却接了过来,命道:“你们到百步之外等侯。”

    “是。”众人齐声应是,依言退出了百步。

    女子缓步走到刘修面前站定,精致的绣鞋上沾染了泥泞,让她微微蹙眉。

    花无多忽听刘修跪拜道:“罪臣刘修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一刻花无多方才明白刘修面前来者何人。被点住穴道的她不能言语,不能动弹,只能任由风雨渐渐打湿全身,一点点由外至内变得冰凉。一股极大的不安在心中流窜,渐渐变成恐惧。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刘修。

    树下,公子修的身影僵硬却依旧挺得笔直,只听皇后刘雅道:“与本宫回去。”

    “不。”他手中的雨伞已被丢在一旁,雨渐渐打湿他的头发。

    刘雅重重一巴掌打在公子修脸上,厉声道:“娘活着时是怎么教你的!你就为了个女人,抛弃了姐姐,背弃了刘家,放弃了一切!?”

    公子修暗了眸光,一声不吭。

    刘雅一拂袖,怒道:“你若不与本宫回去,本宫就将她杀了。”抬手恰好指在花无多所在方向,此刻花无多旁边已多出一人,手指正掐在她喉咙处,只须稍一用力,花无多便会命丧当场。

    公子修神色大变,忙道:“姐姐,放过她。”公子修情急之时脱口便叫皇后为姐姐,只希望她能顾念姐弟之情,手下留情。

    刘雅果然心神一震,敛下了几许凌厉目光,走近刘修,将他搀扶起来,劝道:“你想要她,姐姐也不是不同意,你先与姐姐回去,半年后,再接她入府也不迟,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姐姐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

    公子修无声相对,但僵直的脊背说出了他此刻的倔强与不认同。

    “你若不与本宫回去,本宫现在就将她杀了。”刘雅冷声道。

    公子修身体轻轻一颤,细雨打湿了他的布衫,从小到大,他恐怕从未这般觉得自己无能为力过。

    刘雅忽道:“你背弃了家族,背弃了本宫,就为了这个女人,她真的值得你如此?”

    公子修丝毫不曾迟疑道:“值得。”

    刘雅身体一僵,面容失了血色,继而冷哼一声,道:“皇上几日前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就暗招了梁太傅等人入宫,背着本宫立下了遗诏。修,皇上很可能这几日就不行了。”

    闻言,公子修一震。

    “这些年我们刘家权倾朝野,得罪不少人,自你落崖失踪后,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寻找你?想杀你的人也不在少数。”刘雅一叹,继续道:“李、方两家本来便对我们不冷不热,显然志不在我们,如今顺利联姻,更难撼动。这些年,西京侯手握数万兵马,在西北一带与北地梁王勾结对我们虎视眈眈,南方亦有面和心不和的宋家和陈家,你心知肚明有多少人想要趁乱毁了我们刘家,取代我们,如今皇上弥留之际还不忘立遗诏,吴翌身份终是大碍……”

    “修,姐姐需要你。与姐姐回去吧。”刘雅言语中竟带了丝哀求。

    刘雅又道:“你知道,姐姐这些年,每日如履薄冰,身边能信任的人没有几个,时刻担忧只怕行差踏错一步给刘家带来杀身之祸,多少年了,未有一夜安眠,姐姐没有子嗣只有你一个亲弟弟,刘家一脉人虽多,却多安于享乐,只有你能辅佐本宫,本宫也只信任你。”

    刘修目光中的坚持在缓缓退却。

    刘雅握紧了公子修的手,继续劝道:“你认定了她,姐姐又怎会再来伤害她,你欲娶她姐姐也不反对,姐姐都依你,先与姐姐回去,再从长计议如何?”

    见刘修沉默,刘雅又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我们刘家兴亡难断,而你作为刘家子孙,安能置身事外?你真的忍心伤姐姐的心,你真的忍心置刘家于不顾,只顾自己逍遥快活一生,就算将来看着他人登基为帝杀了姐姐、杀了爹爹甚至亡了刘家九族千余条人命,你也能安于己乐不管不顾吗?你作为刘家子孙,当真放得下这一切,自己苟且于世!?”

    公子修眼中光彩尽失。

    刘雅厉声道:“与姐姐回去,否则今日就算杀了她,强迫你回去,也休怪姐姐无情。”

    刘修神情一变,沉声道:“若她死了,我……也绝不独活。我即走出这一步,便料到有今日,你若杀她,我便与她同去。如果生不能与她在一起,就算死也要一起!”

    树上不能动弹的花无多闻言为之一颤,眼泪顺着面颊流下。

    刘雅气息一滞,犹豫了下,复又一叹,道:“未想到你竟是如此痴儿,如果她真如你爱她一般爱着你,姐姐成全你们又如何?可是,修,她既忍心让你抛弃家人放弃一切忍受良心的折磨谴责只与她一人逍遥快活,这样不为你着想,只为自己而活自私自利的女子,你真觉得她会心甘情愿为你而死吗?修,说不定你害她少年早亡,她心里还会怪你。”

    “修,你真傻。姐姐是女人,姐姐最明白女人,其实天下女人都一样,她们贪慕虚荣,自私自利。以爱情为由用身体为本钱哄骗男人为她生为她死,为她交付一切,可她们骨子里却不愿为男人付出更多,从小到大你看到的接触到的哪个女人不是如此。”

    公子修抬头看向树上的花无多,只见她泪眼迷蒙,似极为伤心,不禁心中一痛,明知花无多不是姐姐口中那样的女人,可有一点他无法确定,自己虽不怕死,可若因自己害死了她,她可会怪自己?一想到她的命是他拼死救的,却最终因自己而死……

    思及此,刘修眼中的不舍与痛苦挣扎一瞬间毫不掩饰地倾泻而出。

    “就算你爱她,可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能给她什么?名分?平静的生活?幸福?修,你什么都给不了她。”刘雅一叹,清楚地看到刘修目光中的坚持土崩瓦解终究消失殆尽。

    半响后,他沉声道:“我与你回去,但你要答应我不能伤害她。”

    刘雅叹道:“本宫在树林外等你。”

    侍卫与刘雅撤出了树林,四下里只剩下了风声和雨声。可花无多却能感觉到四周杀机四伏,他们已经被团团包围,插翅难飞,无从选择。

    公子修轻轻一跃,坐在花无多身边,凝视着她,瞳孔缩紧,似在忍受煎熬般,痛苦难忍。

    花无多向他使尽眼色,他却始终不曾出手为她解开穴道。

    花无多急得哭了出来,却听他轻声嘶哑道:“不要哭。”

    她哭得越发急切。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捧起了她的脸,急切道:“不要哭,无多,我点你的穴道,是怕你情急之下冲撞了她,我怕她真的下狠手伤害你。她的狠,我太了解,我真的怕。”

    “我没想到她会亲来寻我,今日,我注定无法护你周全……”

    她用眼神示意他,她不怕,大不了一死。

    他看明白了,动情地将她拥进怀里,道:“无多,这世上,没有什么人的命比你的更加重要,包括我自己的。”

    花无多一怔。

    他低喃道:“无多,和你在一起的这段岁月是我此生唯一的变数,这变数令我幸福得不能自已,我多希望与你一起一生一世都活在竹海永不分离,在我心里,任何浮华权势都比不上你。”

    “我生来便有无法摆脱的宿命,我天真地妄想逃避。我以为可以不想不看,我以为可以和你在世外桃源幸福快乐地渡过此生。只是……诚如她所说,若真有那么一天,我亲人尽亡而我一人独活世上,那样的我不会快乐,也再没有能力令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