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爱情难题

爱情难题

    他似笑非笑的神情,以前一看到就厌烦,但不知是不是从昨夜他主动站出来要救许倾城起,今日看着竟也不觉那么讨厌了,难不成是看着看着就习惯了?不自然想起方才他的剑舞,心中一跳,忙伸手接了茶水,喝了一口压惊,道:“没想什么。”

    宋子星自也看到了街对面的兵器铺,微微一笑,道:“洛阳李家大公子和方家大小姐的婚礼就在三日后,到时候洛阳定然十分热闹。”

    花无多点头,听宋子星继续道:“李家为了迎娶方家大小姐可着实下了不少功夫,你看这十里洛阳长街家家户户处处挂着红灯笼,像是过年一般,便是李家大手笔之一了。不仅如此,此番前来贺喜之人也不少,此刻洛阳城的客栈几乎都住满了。”

    “嗯。”花无多应道,唇边牵起一抹笑意,姐姐的婚礼定然十分盛大,姐姐成亲的时候她会去看的,虽然不能伴在她身边,但也定然要将自己的祝福送到。

    “一方是富可敌国,掌控一国经济命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李家,一方却是地位特殊除官家之外唯一一个可以经营、锻造兵器和交易战马的方家,你可知,他们的结合意味着什么?”宋子星道。

    “不知道。”花无多坦言答道,在她心里一直认为姐姐和姐夫是真心相爱的,喜结连理是理所当然的。

    “那你可知,你的身份一旦曝露,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杀机?”宋子星声音多了丝冷意。

    花无多一怔,目光暗敛,她已听出宋子星的弦外之音,虽然早已猜出宋子星已知自己身份,但这还是第一次当她面直白地指出,虽不适应却也只是面色一沉,沉默不语。

    宋子星淡淡道:“你可曾想过,唐夜为何将你留在身边?”

    花无多依旧沉默,不是未曾想过而是没想清楚……

    宋子星缓缓道:“最怕不是一死了之,而是受制于人。”

    花无多闻言一惊,垂下了目光,因带了面具而掩住了所有心思,宋子星此番话,虽然不能全懂却仍让她心烦意乱,一股从未有过的彷徨由然而生,逐渐变成了恐惧。受制于人……而今自己正是如此。

    她忽而起身离去。

    宋子星道:“菜还没上呢。”

    “不吃了。”花无多拂袖而去。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宋子星暗沉了目光,也失了吃东西的兴致。忽又想起唐夜昨夜清冷的言语:“生逢乱世,你我能护得自己与自己想护之人便已是万幸。”

    唐夜,你想护的人是谁?

    ********

    洛阳李家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如鱼得水,而金陵方家却向来保持中立,不偏不向一律公平对待。可却在天下如此微妙时刻,李、方两家将要联姻,结为一体。

    此中厉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初,唐夜的退婚一瞬间将方家尚未出阁的方家二小姐方若兮置在了风口浪尖上。虽然江湖中风言风语甚多,仍不能掩盖方家二小姐特殊的身份和价值。

    可惜方家老爷方正阳却在这时将这个名不经传的二小姐赶出了家门不认。

    想当年,这方正阳也是个传奇人物,少年风流仗剑天涯,年少行走江湖时红颜知己无数,却在遇到柳思思后变得痴情起来,他的一朝痴情,不知伤了多少女人的心。

    柳思思很少人见过,家历过往也不为世人所知,但这来历不明的女子方正阳却爱如性命,当初柳思思因生第三子时难产而亡,儿子也未能保住,一夜之间痛失爱妻爱儿的方正阳几近疯狂,当年还是一府知县的宋晨(宋子星的爹),与方正阳本是至交好友,听闻方正阳遭遇如此大悲大痛便亲自赶去方家劝慰,可这方正阳却已放弃了活下去的念头,任凭宋晨如何劝慰也无济于事。

    直至一日,年仅3岁的二女儿方若兮用她小小的手抱住了方正阳的身躯,任谁都拉扯不开,坚定、执着、不哭不闹,这才令方正阳最终挺了过来,也给所有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当时在场的宋晨。

    多年后,江湖中常能听闻方家大女儿方若薇的种种,却从未听人提起过方若兮的。

    众人只道方家有二女,大女儿方若薇貌美如花,名动天下,可却无人见过方家二女儿。便有人说,方老爷一贯喜欢金屋藏娇,当年方夫人如此,这方家二女也定然是方老爷的掌上明珠,不知是何种美法,不与外人看。

    有好事者偷偷潜入方府探看,却被方家家奴打成重伤拖出府外扔在金陵府衙门前被告了个私闯民宅意图不轨之罪锒铛入狱,就在众人大失所望之际,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说在三日后的寒食节,方若薇与方若兮两姐妹会去城南郊外踏青祭祖,一时间金陵茶余饭后的话题变得风起云涌,好事者说起此事言谈中自然摩拳擦掌,心情更是跃跃欲试,期盼今年的寒食节比哪一年都更胜,可结果……却是一众人等大失所望。

    虽然不是很容易接近方若兮,但毕竟还是有人千方百计地看到了,据传,此女面貌虽清秀可人却全然抵不过她姐姐方若薇的回眸一笑艳冠群芳,众人一下子便觉索然无味,其后便不了了之了。

    自此,这方家二女儿从可能太美的低调,变成了没有被注意的必要。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其光芒完全被其姐姐方若薇所掩盖。

    多年后,蜀地唐门少主,名震天下的毒王唐夜突然弃婚,在他不要这个指腹为婚的方家二女方若兮之事被证实之后,此消息如飓风般席卷了整个江湖,方若兮一时被风言风语传得颇为不堪,也让她再次成为了众人饭前饭后的“咀嚼”对象,而这时,方老爷痛快地将其扫地出门之举,也让众人相信,这肯定是个不得宠的。

    时间一长,关于方若兮被弃婚的八卦在被咀嚼千百遍后也变得没了滋味时,却未料,就在这时,李、方两家同时对外宣布不久后其大公子和大小姐将喜结连理,在众人还未能完全消化此种涵义时,又听说方家二女方若兮如今就身在洛阳,还成了唐夜的丫鬟,自那一刻起,方若兮这个名字再次因不久后,方、李两家的联姻而成为了焦点。

    唐夜的丫鬟是方若兮,信者有之,不信者亦有之,纷纷杂杂的各种猜测迷乱了人眼。但问题关键是,当日,方若兮虽被方老爷赶出了家门,却从未听说被逐出族谱。未被逐出族谱就还是方家子女,说明方老爷当初也只是一时气话罢了。如今这没有出阁的方家二女早到了婚配年龄,方家嫁了大女儿后,这二女儿最终会花落谁家自然成了许多人关注的问题。有人大胆假设,方若兮如今身份微妙,方、李两家即将结为亲家荣辱与共、同进同退,这方若兮可谓是方、李两家唯一一个未曾公开,未有定论而又极为关键的人物,她的婚配极有可能代表了方、李两家的意向。

    若说,亲姐姐即将在洛阳成亲,作为妹妹会出现在洛阳自是理所当然。如此一来,唐夜身边的丫鬟或有可能真的是方若兮。

    有人道,既然唐夜只当她做丫鬟,应不会过于重视,总有机会也说不定;也有人道,无论当丫鬟一事是真是假,若果真方若兮在唐夜身边,那说明唐夜和方若兮之间必有牵扯,而这种牵扯或许是二人之间有情愫;还有人道,唐夜如果真让方若兮做了自己丫鬟,可能是想报复当初方若兮逃婚之举,以此折辱方家,可既便如此,唐夜会将方若兮留在自己身边,甭管是当丫鬟还是什么,以唐夜为人,此事就不会那么简单。纷纷杂杂的猜测终究没有定论,想要知道答案恐怕还得亲来洛阳才能知道,无论方若兮代表的这谭水有多深,来趟的人却决然不会少。

    李、方两家大喜之事本可谓天下大事之一,可这大喜之日却恰好在全国三年才一次的大考之前十日。这十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对于赶考的公子们来说,却有些紧了。按道理,应试的公子们不会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可出乎意料地是,近日里,四面八方赶来洛阳贺喜的年轻公子意外的多,青年才俊们一朝齐聚洛阳,倒显得洛阳城一夕之间更像是即将秋闱大考的京城了。

    洛阳的姑娘们这几日明显感觉到外地来的俊俏公子多了,便是洛阳的妓院生意也比以前更胜几分。

    尤其青麟客栈,早先还空现已客满。

    西院的唐夜极少出门,外人也不敢轻易靠近,便是收了许多银子的客栈小二也头疼不已,想不清楚,西苑明明只住了一个丫鬟的,怎么出来时一天一个都长得不一样呢,这都什么时候进去的……

    **********

    难怪那日姐姐不认她,难怪……花无多出了行波酒楼后走在大街上兀自冥想。

    而今她受制于人,若牵连家人,她又当如何?虽然不知道唐夜究竟要的是什么,又是否真的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很多的不明掺杂在一起纠结不休,花无多想不明白,不禁一跺脚,暗道:不想了,解了毒千方百计也要跑。

    一抬头,正欲看自己走到哪了,便见人来人往的大街,距自己不远处有一个锦衣公子,金冠束发,阳光下流光溢彩贵气逼人端得惹人注目。花无多自然也注意到了,待看清那人,不仅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人不放,那人似也有所察觉,目光穿过人群看了过来。

    人来人往的大街,二人的目光相遇,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群也无法阻断。

    疑惑、凝视、惊喜。锦衣公子终是会心一笑,这一笑如海棠花开,冷冽惊艳,原本冷漠疏离的目光,因看到女子而泛起了阵阵涟漪,有惊喜、有期盼、还有更多说不清的纷杂情绪。

    花无多喜不自胜,喃喃吐出一字:“修。”

    *********

    阳光明媚,偶有白云,高山流水间伫立着两个少年人。

    左侧少年锦衣华服,脊背挺拔,金冠束发,嘴角的刚毅略带几分傲气,但只要目光一遇身边少女,似水柔情瞬间染遍唇角眉梢。

    少女云髻飘逸,时而大笑,时而手舞足蹈指着这山这水,笑的时候还喜欢得意洋洋地摇几下头,少年每见她笑一下,眼角眉梢就多弯下几分。

    少女讲的忘形时,少年轻轻靠了过去,与其相依而立。

    这山,这水,这人,若能隽永,或是永恒。

    ********

    远处,随公子刘修同来的数名随从和书童刘顺远远跟在后面望着前方二人。

    刘顺心中虽奇怪这女子是谁,但见公子如此高兴,便也只能将疑问埋在心底,只道此女子想是公子故友,但见背影又觉有几分熟悉,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不过这女子面貌平常,他的确没什么印象。公子已许久没这般高兴了,尤其临行前进宫见过皇后之后就更加郁郁不乐,回来酩酊大醉一宿,痛苦挣扎的模样是他从未见过的,醒来后,突然说要来洛阳,他们这才急匆匆的上路。一路急行,终于赶在洛阳李家大公子与洛阳方家大小姐喜事前两日到了这洛阳城,贺礼已在数日前送入李府,他们今早才进的洛阳,未料公子却路遇故人。公子一路郁郁不乐,似有满腹心事,眉都未曾展过,而今这般神情,虽隔的远,但他多年跟在公子身边自有感触,这女子到底是何人?刘顺远远望着,越发奇怪起来。

    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好似已有很久没和人说过话一般,得知此番前来洛阳不只刘修,吴翌、吴琪也已到了洛阳,不禁越发兴高采烈,只是其他书院的同窗却因要准备三年一次的文、武科考被季夫子扣住而未能一同前来,不禁有些遗憾。

    她突然出现在洛阳,刘修心中虽有疑问却不想在此时此刻问出,再与她相逢,心中难以名状之情溢满胸怀,只想仔细看着她不放过一举一动,只想听她说话说什么都行。

    京城人都道他公子刘修不近女色必是性喜男色,此言纯粹是公子翌等人的造谣诽谤。其实他只是不喜与女子来往,总觉得女子身上的脂粉味令他作呕,自以为是的风情卖弄让他嫌恶,笑面如花后那副蛇蝎心肠更令他憎厌,而眼前女子却是例外。她男子身份时与他有同窗情谊,共御外敌心胸坦荡有着他敬佩的侠义机智,她女子身份时,一颦一笑在他眼中皆率真可喜,便只是看着也觉心旷神怡。她身上没有任何脂粉味只有自然香,她从不卖弄风情只偶尔有些古灵精怪,她笑容的背后是灿烂得令他睁不开眼的夺目。他喜欢看着她,无论她干什么,他都喜欢。但这种心思却只能藏在心底,自己的身份注定了身不由己,想到此不禁有些黯然。

    离开书院已过了大半年了,只身游历江湖,一个女儿家在这乱世虽有易容之术却也遇到了许许多多难事,只是花无多生性开朗一直未曾放在心上,而今看到公子修竟不知不觉地勾起了这许多伤心委屈来,想到如今身中剧毒被唐夜控制深陷囹圄更有说不出的苦,又不能恣意透露,望着眼前这一双熟悉、亲切、理解、担忧的双眸,说着说着竟忍不住双眸含泪,声音哽噎起来。

    见状,公子修已不知如何劝慰,只忙着说了两个字:“别哭。”却未想这句别哭竟让花无多大哭起来,公子修一时慌乱无措竟将花无多抱在怀里试图安慰。没想到此举甚为有效,哭声当即被止住了,哭音停止的如此突兀,公子修心中疑惑,不禁低头去看,这一看恰对上一双瞪得极大惊讶无比的双眼,公子修一时尴尬,放开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可转念间却又似想明白了什么,刚想开口说话,就见此刻怀中女子早已换了副神情,不仅闭起了刚才张得极大的嘴眯起了方才瞪得浑圆的眼还斜着一双眼睛十分、非常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正觉奇怪,就听对方带着一抹坏意,一抹得意,一丝疑问,更多的是肯定的语气道:“你喜欢我。”

    闻言,公子修一怔,不知该如何作答,他放开了花无多,有些尴尬地微转过身去看向远方,想到了什么不禁双眉紧蹙,沉吟半响却又似坚定了心思正欲讲明,就在这尴尬到极点的时刻,忽听身边人自顾笑道:“我问你个问题你回答我行不?”

    公子修道:“你问。”

    花无多双手背后踱开了几步,而后突然问道:“假设你欲寻死,面前有一条河还有一口井,你本欲跳河我却偏让你跳井,你是会跳河还是跳井?”

    嗯?这是什么问题?看着面前闪烁着期待眼神的花无多,公子修不禁有些迷茫。是跳河呢?还是跳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