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疯狂一笑

疯狂一笑

    凤舟赛在一阵混乱之后,场面很快便被郡主刘玉稳定下来,晋王与世子因故突然离开,凤舟赛之事便交给了刘玉与江陵知府二人。

    凤舟赛略过开场之礼并临时改在了燕山馆继续进行。

    公子翌与公子琪因担忧妹妹的伤势相继离开回了王府。

    其余公子本也打算回王府,却因刘玉盛情挽留而去了燕山馆。

    李赦却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宋子星兄妹亦会合其余众位公子、大人同去了燕山馆。

    此刻的唐枫和唐夜正欲离去,刘玉亲自追上二人希望他们亦能同去燕山馆观看凤舟赛,面对郡主刘玉的热情邀请,唐枫彬彬有礼地回道:“我二人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告辞,有劳郡主转告王爷一声。”

    闻言,刘玉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而后又舒展笑颜道:“二位公子昨天才来王府做客,怎么这么快就……”

    唐枫一笑回道:“昨天之所以去晋王府不过是夜突然想还那个纸鸢罢了。” 言罢,也不顾刘玉已经挂不住的笑容,微笑着道:“告辞。”向刘玉一抱拳,转身携俩位貌美的丫鬟飘然离去。

    唐夜却在唐枫与刘玉说话时早已走得远了。

    唐门在蜀地实力雄厚,却甚少涉足中原。唯最近几年偶尔听闻唐夜在中原走动,可就是这个很少在江湖行走的少年,声名却十分显赫,几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唐门一向与官府极少有来往,各方势力多次想方设法拉拢唐门,均不得其门而入。一惧唐门势力,二惧唐门之毒。

    江陵之地复杂,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蜀,晋王早想拉拢唐门为其后盾,这次更是借凤舟赛之由特意派人送了帖子去唐门,但唐门是否有人能来却未可知。

    但令晋王想不到的是,唐门这次不仅派了人来,且一下子来了两个!当中竟然还有唐夜!

    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唐夜和唐枫之所以昨天会进王府竟然是为了还一个肚兜……

    事后,当郡主刘玉把唐枫当日原话转告给晋王与哥哥刘瑾时,晋王一家面面相觑非常纳闷唐夜为什么要还那个肚兜?不只他们有此疑问,当日唐枫也有同样的疑问,并忍不住问了唐夜,唐夜当时只回答了一句话:“她会易容术。”然后呢?唐枫瞪大了眼睛希望从唐夜嘴里再蹦出几个字来,可惜,没有然后。

    此刻王府的东厢很静,大夫刚刚离去,屋内只剩躺在床上的花无多和坐在床边看着她的公子修,公子修一直握着她的手,花无多几番试着抽出来,却均未成功。到后来,花无多都不敢看公子修了,被握的手心和被子里的身子都在不停地冒汗!

    她身体没什么大碍,只受了些皮肉伤,大夫开了外用药还开了内服药,嘱咐多休息调养。

    公子修知道她身怀武功,但担忧的神色仍然不减,在大夫为她号脉时冷厉的神色令大夫把脉的手直发抖,花无多几番险些笑出声来,心理却莫名的暖。

    大夫走后,丫鬟随大夫下去抓药,屋里就剩下他俩,公子修一声不吭的坐在床边,望着她,眉头始终未松。

    她笑道:“不用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上点药就好了。”

    公子修道:“他值得你这么做吗?”

    谁?花无多有一下子的纳闷,而后反应过来,公子修指的是公子翌。这么做是为了公子翌吗?花无多自己都未曾想过这个问题,更别提值不值得。花无多笑了笑,轻声道:“这么做只是我会受点轻伤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想抽回手,公子修却不放。

    二人沉默半响,花无多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挠,又试着将手抽回,就是抽不回,斜睨着公子修,暗想他干嘛一直抓着自己不放,就见目光闪躲的公子修喃喃自语道:“无多,自从你上次离开,我……我……”

    看着公子修欲言又止的古怪模样,花无多闻言豁然开朗,原来公子修抓她抓的这么紧是怕她像上次那样一跑了之啊!便道:“修,我这次没想跑。”

    花无多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暗想:现在身体不好暂时不跑,等身体好了再跑。

    这时,门口先后走进两个人来,当先是公子翌,另一个自然是焦不离孟的公子琪,刚一进屋,他二人便同时注意到了花无多与公子修紧握的手。

    公子修知道他二人看见了,却仍不放开。花无多又试着挣扎了几下,还是没用,便又重重强调了一次:“我真的没想跑!真的!”

    公子修微微蹙眉,低声道:“我知道。”手却并未放开反而握得更紧。

    这下子不仅是花无多看着公子修抓着自己的手怔住,公子翌和公子琪的神色也都安静得十分古怪。

    一时间,屋里四个人,其中有三个平日里都是非常多话的,不知怎么的今日全变成了闷葫芦,大家同时闷了好一会儿,一声不吭,半响,却听花无多忽道:“我饿了!”

    闻言,公子修忙起身出了门去叫人准备饭菜。

    公子翌忙转身出了门去叫人熬大补汤。

    公子琪见他二人都出去了,踌躇半天方才说道:“我去炼制大补药。”正待出门就听花无多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只想吃一样东西。”

    公子琪马上回身问道:“什么?”

    “烤地瓜。”

    “我去买。”

    “不能用炼丹炉烤几个吗?”

    “其实……我不会炼丹……”

    “哦……”

    “也不会烤地瓜……”

    “哦……那去买吧。”

    花无多养病时,每日里进进出出的人多得看着都头晕。补汤补药每个时辰都新鲜出炉一锅,花无多第二天就躺不住了。

    自花无多从台上摔下来,宋子星便再未出现过。凤舟赛的第二日,宋子星便与其妹回了江南。宋子星的离开令花无多大松了口气。

    公子修自那日起也再未出现,不知忙些什么。

    李赦也来探望过花无多几次,却因其兄下月大婚而先行离开了江陵。

    就在凤舟赛开场之礼出现突发状况之时,江陵同时还出了一件惊天大事,当日,借凤舟赛守卫松懈之际,众多暴民同时涌入江陵城抢劫了江陵的东西两座粮仓,杀死打伤守卫上千人,同时也洗劫了江陵城内几个富户,一时江陵城内人人自危。晋王迅速派兵武力镇压了暴民,三日后江陵平定下来,但大多数粮食却已不知了去向。

    花无多听说后颇为纳闷地问公子翌道:“那么多粮食怎么会突然都不见了?”

    此刻的公子翌正躺在树下的摇椅里闭目优哉游哉,闻言,懒散回道:“长腿自己跑了。”

    花无多一翻白眼,鬼才信。

    听闻,晋王因此大怒,说要上表皇上派兵武力镇压江陵附近的盗贼凶匪,底下自然一片赞同之声。

    花无多听说后又忍不住问公子翌道:“晋王不是自己有兵吗?怎么不去剿匪?还要千里迢迢向皇上要兵?”

    公子翌闻言,不屑道:“他剿什么匪,他只不过想要钱。”

    一句话说的十分透彻,令花无多茅塞顿开,原来晋王也缺钱啊!

    几日后,公子翌携其妹吴多多等一群公子也相继离开了晋王府,离开江陵的第二日,花无多偶然得知一事,当下非常的气愤!一怒之下便又再次不告而别了,想当初,公子翌口口声声说凤舟赛开场之礼有很多彩头可拿,原本以为她没唱成就没有,可事后方才知道根本就没这回事。花无多气愤地质问公子翌当初为什么骗她!未料公子翌却只云淡风轻地回了她一句:“谁让你信了?”那种理直气壮你被骗活该的表情令花无多现在一想起公子翌就闹心……

    其实,离开他们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理由。

    花无多一路行来原本是想去四川探访唐夜,如今见过唐夜深觉此人不能招惹,便此作罢。在江陵当误了这许多时日,下个月又是姐姐方若薇与洛阳李家长子李慷大婚之时,如今时日不多,虽然目前她还处于被逐出家门不孝女状态,但姐姐的婚礼是一定要去的!

    出了江陵一路行去,饥民无数惨不忍睹,流寇盗匪四处作乱民不聊生,花无多一路吃了不少苦,急赶过了淮河,进入洛阳地段,方才松了口气。

    洛阳地处中原,山川纵横,以牡丹闻名,但花期是在春季,如今入秋落叶纷飞多了几分萧瑟,但入眼山林红黄相间却别有一番风韵。

    日暮西山,金黄色铺染大地,秋之黄叶四下飞落,偶尔点缀红绿相间之色,缤纷炫目。花无多于山中沿着溪水寻到一处山间瀑布,瀑布高约几丈,或许是近些时日雨水不多的原因,水流自上而下淅淅沥沥。

    此处乃深山峻岭,除去叮咚山涧之声,四下一片寂静,花无多摘下带了多日的面具,就着清水简单梳洗了一番,便靠躺在水中一块巨石上休息,深汕峻岭之地,多日来落叶纷飞落于此巨石之上不停累积,此刻躺着其上倒也有几分舒适。夕阳柔和的照在身上,溪水之上飘浮的落叶游弋,阳光温柔照射下来,温暖的感觉令她昏昏欲睡,一路行来已颇为辛苦,这几日路越发难走,时而或能遇到村庄有床睡,时而却只能餐风露宿,又因入秋之故,天气微凉,花无多身上总要带着两葫芦的酒暖身。此刻一身男子装扮斜卧在巨石之上单看背影只觉是一个少年儿郎。

    或许是太过温暖舒适,也或许是累了,花无多不自觉地便睡了过去。多日在外花无多早已形成习惯,即便睡着也十分警觉,当天空换上黑幕,明月换下太阳一点点爬上来时,花无多忽然醒了过来。

    睁开眼,凝神静听却只听见落叶与鸟鸣,此外还有自己肚子的咕咕声,暗想,原来是饿醒了。

    山中不缺食物,花无多不一会儿便抓了只兔子回来,在水边烧烤起兔肉来,头顶一轮明月,此情此景突然令她想起大明湖的那一晚,烈酒入喉,不禁有些落寞,她何尝不想一直跟着公子翌,有吃有喝有玩,走到哪里都是热热闹闹的不似如今的形单影只,但世事往往难尽如人意,由始至终她都是以吴多多的身份出现的,又怎能明目张胆的和他回京城,即便回了京城也不能继续留在书院读书了,公子琪原也提议让她从新易容再入书院,可她想到不久后姐姐就要出嫁,还须赶往洛阳,便拒绝了。

    花无多倒在落叶铺满的地上,头枕着自己的包裹,将喝空的酒葫芦随意丢在一旁,此刻的她其实已有些醉了,望着头顶月色,竟轻轻叹了口气,浅声吟道:“落叶铺地软如床,美酒入喉忆过往,不知何时再相见,对月空念枉思量……”吟诵完,花无多自己也是一怔,而后突然坐起,喃喃自语道:“我竟然在思念他们……”想到此,仿佛自己也不敢相信地心神一震,蓦地忿忿捶地大吼道:“可恨阿!我竟然在思念他!”

    就在这时,身后树林突然有人喊道:“什么人在那里!”

    花无多一惊,听声音来者两人,轻功不弱,片刻间便到了自己身后。

    此时花无多已立于溪水边,听见二人到来并未转身。

    那二人看穿着打扮似某门派的弟子,一人提刀,一人握剑。借着月色自然看见了站在水边花无多,却也并未贸然近身。

    提刀之人朗声道:“公子是何人?!”

    花无多轻轻一笑,突然转身,带着醉意对二人一笑道:“我是公子吗?”

    月色下,那二人忽见如此绝色都惊讶地怔在当地,难掩惊艳之色。可就在转眼之间,二人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而后疯了一样调头向树林深处跑去,边跑边狂笑还边扔东西,先丢了武器,再扒衣服,花无多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二人,只见二人在消失之前几乎已脱了精光。

    不知那发了疯的二人跑去何处,花无多惊怔半响后奇怪地向四下里看了看,没发现任何异样,不禁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难不成自己的真面目还有这个功效?想到此也觉太过不可思议,不禁笑了起来,越想方才情景越好笑,不禁笑得越发不可收拾。捧腹放声大笑,此处地处山谷,这一大笑,似惊动天地,风动树动,落叶都在地上打了几转。

    就在这时,忽听一人道:“少主,要杀了她吗?”

    又听另一人道:“她已中了疯狂一笑。只要再笑三声,就会像那二人一样!”

    闻声,花无多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愕然止住了笑,抬头于斑驳树影中望见一人,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