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美食的诱惑

美食的诱惑

    朦朦胧胧的睡着了,梦中梦到了宋子星,一见是他,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可衣领却又被他逮到,任她怎么挣也挣不开,一转头就看见宋子星正低头看着她狞笑,让她从心底里恐惧害怕,一低头赫然发现自己变小了!她怎么缩小了?她更加害怕,越害怕越想挣扎,她发狂了一样扑腾着两只手臂挣扎,仿佛孩童,手臂也好像变成了翅膀,正急得想哭,就听床帐外有人道:“小姐,您醒了吗?”

    花无多蓦地睁开眼睛,方才发觉是梦,手从胸口上移开,长出口气,幸好是梦……见床帐外有丫鬟的身影,又闭上了眼睛,暗恼,她睡得太沉了,竟没发觉丫鬟何时进了门来,

    这时,床帐外丫鬟又问道:“小姐,您醒了吗?”

    花无多回过神来,道:“什么事?”

    丫鬟道:“小姐,李公子在门外候了许久了,他问小姐,什么时候能起床?”

    李公子?李赦?问她什么时候起床?花无多一皱眉,想起昨晚与他之约,便道:“什么时辰了?”

    丫鬟道:“快未时了。”

    什么?她一觉竟然睡到了未时,难怪他会来。便道:“请他稍等片刻。”

    “是,小姐。”丫鬟应道。

    丫鬟出去,关上了房门,门外,丫鬟道:“李公子,小姐请您再稍候片刻。”

    “嗯。”门外有人应道。

    花无多闻声皱眉,他竟然在门外等她起床,这人真麻烦。刚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想到了宋子星,梦魇啊……

    不再多想,花无多忙起了床,一切整理妥当后,方才打开了房门。

    门外,一人正背对着她,迎风而立。

    今天的风有些大,他的头发和衣袍被风吹得张牙舞爪,他正抬头看着院内刚刚开始开花的桂树,听见身后有声,一回头,微眯起了双眼。

    花无多向他微笑施礼道:“对不起李公子,我一下子睡过了头,误了午时之约,还让你候了这么久,对不起。”

    李赦转过身来,走近,道:“你是故意的?”

    花无多一笑,道:“没这必要。”

    李赦看着花无多,花无多亦看着李赦,半响,李赦凤眼微眯,道:“我信你。”

    花无多一挑眉,不以为然道:“无所谓。”

    李赦蓦地笑了起来。

    花无多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赦道:“你很有趣。”

    花无多十分谦虚道:“谢谢夸奖。”

    李赦一挑眉,道:“今日,我包下凤楼,并聘请了江陵最好的十二位厨子为我们做他们最拿手的菜。”

    花无多闻言,一霎那双眼放出来两束光,可下一刻似又被她控制住,百般挣扎压抑一番后,无比正色道:“你真奢侈。”

    李赦一挑眉,却又听她道:“不过我喜欢!”

    李赦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她果然最爱美食。

    这时,公子翌和公子琪还没起床,想必昨晚喝得太多了,花无多跟着李赦离开,脑袋里装满了美食二字,早把两个睡懒觉的假哥哥忘了。

    二人从王府西侧门而出,说来不巧,他二人刚到侧门,就遇到了宋子星及其妹宋子音。

    花无多一见宋子星,想起昨晚之事,心有厌憎,招呼都不打,埋头就走。

    李赦却停下来与宋子星和宋子音说话,花无多也不等李赦,自顾向前走,李赦唤她,她装听不见,继续埋头走,正走着,就听宋子星道:“李兄知道前晚是谁换了茅厕的指路牌吗?”

    花无多的脚步变慢。

    李赦道:“宋将军已经查出是何人所为了?”

    花无多的脚步更慢。

    宋子星点了点头,道:“害你我二人误闯女厕之人,我已经查出来了。”

    花无多的脚步极慢。

    二人?怎么李赦也……不对呀……她明明换回了指路牌。

    “此人是?”李赦问道。

    宋子星沉吟半响,花无多被迫停下脚步,心虚地缓缓转头想要去看,可头刚转到一半,就听宋子星道:“就是它。”

    花无多全身一僵,刚想拔腿就跑,却又强忍了下来,继续缓缓转头去看。这一看,暗叹,幸好没跑……

    只见,宋子星正指着一旁大树上一只正在抓虱子的母猴子。

    花无多刚挥落额间冷汗,就看到宋子星手指着猴子却对她笑看过来,那眼神……蓦地让花无多明白过来,他在暗喻她是那只母猴子!

    乌龟星……

    花无多的目光阴恻恻地……

    李赦看着树上认真抓着虱子的猴子,笑道:“原来是这个畜生搞得鬼。”

    畜生……

    搞的鬼……

    宋子星扫了一眼花无多,咳了咳,似极为隐忍地回道:“是啊。”

    这一刻如果宋子星大笑出声,花无多很可能受不了刺激,露了底细,但宋子星没有,幸好没有。

    李赦从猴子身上收回了目光,先瞥了一眼始终不愿过来的花无多,从他所在方向,只看得到花无多的侧背面,李赦只见花无多站得笔直,目光看着地面,不知在想着什么。怕花无多等得不耐烦,当下抱拳对宋子星及宋子音道:“宋将军,宋小姐,在下今日还有些事,先走一步,告辞。”

    宋子星道:“李兄客气,请。”

    宋子音也款款施礼道:“李公子慢走。”其声音温柔,姿态亦温柔。

    李赦与宋子星兄妹道别,走向花无多,花无多并不多言,等李赦走上前来,便与他一同离去。

    宋子星与其妹走进了晋王府,并未走出去多远,宋子音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宋子星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见妹妹回头,便道:“小妹,你喜欢李公子?”

    宋子音笑道:“大哥哪里话,李公子似乎喜欢吴家妹妹呢。”

    宋子星道:“如果小妹不喜欢李公子,为何一步三回头?”

    宋子音羞涩笑道:“大哥又取笑小妹了。”

    宋子星笑道:“李赦是有远见卓识的人,不可小看。”

    宋子音道:“大哥很少夸人呢。”

    宋子星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宋子音道:“大哥认为吴家妹妹如何?”

    宋子星闻言,一挑眉,不急不缓道:“很麻烦的一个女人。”

    宋子音摇头失笑道:“虽然她长得不如刘姐姐美丽,但她似乎很引人注目,她……很特别。”

    宋子星笑而不语。

    二人渐行渐远。

    ××××××××

    花无多与李赦一同步行来到凤楼,李赦个头很高却并不魁梧,虽身着锦衣手摇折扇,却没有当下这般公子的风流习气,反而有种从容优雅,明明一双凤眼长得是勾魂夺魄,却偏偏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李赦与南书书院的公子们有些不同,他不张扬,不像是商人,更别提还是巨商。

    花无多一路胡思乱想,并不出声,他也不出声。

    路上碰到穷人家的女儿卖身葬母,凄惨无比,一旁还有几个男子品头论足言语猥琐,可花无多只瞥了一眼,就走了,李赦一挑嘴角,随即跟上,路上又碰到几个兵丁踢打一个毫无还击之力的卖菜老头,花无多看了一眼,皱了一下眉头,却仍旧不闻不问,脚步不急不缓地继续向前走去。李赦见状,眸中有了更多的笑意。

    凤楼掌柜及伙计早在门外等候,远远地便见他二人向此走来,忙上前笑脸相迎,招呼着。掌柜是个矮胖子,留着小胡须,满脸堆笑,很热情,却恰到好处,让人感觉很舒服。

    花无多与他一同上了二楼,靠坐在椅子上,顺着开启的竹窗向下打量,可见楼下一小片竹林,天色微阴,有风自竹窗吹进来,花无多觉得很舒服。

    他们并没有等,几乎是刚坐下去,随着热茶之后,精致的菜肴便陆续端了上来,还有清冽芳香隔着老远便让花无多闻得流口水的凤楼名酒,竹叶青。

    李赦欲为花无多斟酒,花无多收回了盯着酒坛子的目光,鼻端的味道告诉她,这不是昨晚喝过的竹叶青,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便道:“我不喝酒,只喝茶。”

    李赦闻言挑眉,道:“你昨晚可是喝了一坛子酒都没有醉。”

    他竟然连这个都知道,花无多暗惊,却平静道:“我从不与陌生人一起喝酒,尤其是具有危险性的陌生人。”

    李赦一笑,道:“你说话真直白。”

    花无多道:“谢谢夸奖。”

    李赦又一挑眉,没再强求,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抬起了酒杯,在手中转着,只看不喝,道:“这坛子酒,是我十年前亲自酿制并藏与此的,我亲手酿制的酒,我只和两种人喝。”

    他话只说了一半,就不再说下去,明摆着吊花无多胃口。

    花无多昨晚梦见乌龟星,等同于一夜噩梦,今天一大早又被李赦叫醒,非自然醒,气本就不大顺。方才又碰见乌龟星,可谓倒霉一地,乌龟星三言两语又恰巧把不知情的李赦牵连其中,那句畜生搞的鬼,花无多恐怕一段时间内都会记忆犹新。

    她此刻听了李赦的话,一声不吭,那表情明摆着告诉李赦,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不说。

    李赦这人也怪,见花无多不问,偏也沉得住气,不多说,只微笑。

    花无多不管这个那个的,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吃美食的,一听李赦说那酒是自己酿制的,花无多暗自庆幸幸好没喝,她可不信富家公子能酿出什么好酒来。看着桌子中央,最为醒目的一道菜,花无多起身拿起勺子打算动手去盛。

    中间那道菜,名叫:翠湖春晓,名字起得雅致,但实则却是一个掏空了的大西瓜和一圈大橙子。

    盘子中间是个绿色直立的大西瓜,瓜身雕刻着精美的花纹,瓜皮绿色带花纹,瓜肉白色映青翠,瓜心已被除去,里面飘出浓香,闻起来似乎是汤,瓜顶像帽子一样扣在瓜身上,上面还带着新鲜的瓜藤,像是锅盖的把子,花无多起身,揪气瓜藤打开了瓜盖去看,里面装着微绸的金黄色汤,看不清是什么材料,一旁小厮见状忙上来帮忙,伶俐地拿起西瓜旁摆放的大橙子,打开来,原来橙子也是挖空了的,拿起汤勺,从瓜心里舀出一勺汤来,放在橙子里面,放上小勺,递给了花无多,道:“小姐请用。”

    花无多接过,忙尝了一口,而后,目瞪口呆。

    花无多怔怔问道:“你花了多少银子请了这十二位师傅来做这一顿饭?”

    李赦正稳稳接过小厮递过来的橙子,闻言笑道:“没花银子。”

    花无多道:“为什么?”

    李赦道:“他们都是我自家酒楼里聘请的师傅,传个话过去也就来了。”

    花无多微微颤抖,道:“李家在江陵有几间酒楼?”

    李赦笑道:“不多。”却并不言明具体有多少家。

    花无多又道:“这凤楼是你家开的?”

    李赦点了点头。

    花无多道:“五子居呢?”李赦曾经约她去五子居,但她没去,此时想起颇有蹊跷。

    李赦道:“也是。”

    花无多喃喃道:“难怪……”难怪昨晚他会突然出现在凤楼。

    李赦尝了一口汤,便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和盛汤的橙子皮。

    花无多又道:“从今往后,你什么时候约我吃饭,我都出来。”言罢又尝了一口汤,继而眯起了眼睛,露出十分心满意足地样子。

    李赦失笑道:“你不只直白,还很简单。”

    花无多扬眉一笑,道:“谢谢夸奖。”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可是,花无多始终没喝酒,也没问李赦,是哪两种人才能喝他酿制的酒。不过,花无多见他喝完酒没有什么异状,暗道,看来,下一次还是可以喝的,那酒,闻着真香。

    花无多本想问李赦昨晚为何也走错了茅房,但又怕问得突然,李赦起疑,转念一想也没什么,便没提起。

    吃完这顿饭未时已过,花无多与李赦离开凤楼,凤楼掌柜一路送到大门口,殷勤不减。

    夏季午后微热,但因天阴,风又大,倒也舒服,花无多临离开凤楼时手里拿了一串葡萄和一个香蕉,边走边吃,边吃边吐,葡萄皮,葡萄籽,一路都是。李赦在旁偶尔瞥一眼侯爷之女手里尚未扒皮的香蕉……扫一眼大街,表情有点异样。街上行人来来往往,凡擦肩而过者无不扫一眼花无多,话说,一个小姐,当街这么个吃法,还真有点……有辱斯文。

    而这一切,花无多似乎没看到,自顾吃得津津有味,葡萄尚未吃完,已开始吃香蕉,但即便如此,李赦的步伐依旧不急不缓。

    花无多吃完了香蕉,随手一扔,尚未走出去五步,就听身后噗哧,碰,哇呀几声,有人当街重重滑到,而后那人开口大骂道:“他奶奶的,是谁扔的香蕉皮!给老子滚出来,老子劈了你!”

    李赦闻言回头,见一个浓眉大眼长胡子的大汉刚从地上摇晃着爬起来,他身旁还躺着几个方才被他一同拉倒的酒醉兵丁,恰是来时,当街殴打菜农的那几个人,四周百姓见状怕被连累纷纷躲避,一下子兵丁四周便空了出来。那几个兵丁喝的醉了,半响爬不起来。

    李赦转回头瞥向身旁的花无多,只见她仍不急不缓地走着,手里提着葡萄,扯下一个,放入嘴里,咬了一下,眯起了眼睛,似乎葡萄很甜,

    她由始至终都没回头,又是女人,那几个兵丁自然没想到是她,花无多和李赦无事人一般越走越远,花无多吃完了葡萄,扔了葡萄杆,拍了一下身旁李赦的手臂道:“晚膳你也一同请了吧。”

    李赦闻言莞尔,见花无多说此话时,似乎极为自然而又很讲道理,不禁露出了一抹笑意,看着身旁眯着的眼睛和嘴角挂着适意笑容的她,心头不觉为之一热。

    他们二人已经走远了。那几个兵丁方才骂骂咧咧地爬了起来,这时,有个小兵慌慌张张地拨开人群冲了进来,对方才滑到的那个大汉道:“总兵,王爷手令,命仓司速送粮去唐州,命您负责押运,明日启程。”

    那总管接过手令一看,看到晋王大印,酒已醒了大半,忙提刀而去。众人随后。

    离了凤楼,花无多与李赦同回晋王府,却在半路,遇到了一群人,真的是一群人啊,个个花枝招展,招蜂引蝶,这群人不是别人,正是南书书院众位公子及其趾高气昂的书童陪侍们。

    公子翌隔着两条街就看到了花无多,一下子冲了过来,拖过花无多就是一顿训斥,什么把大哥急死了,什么以为她不见了,什么被人轻薄了,什么让他们好找啊,什么不守妇道了,花无多看着口若悬河的公子翌……呆。

    这一群明摆着上街勾引良家妇女的蜜蜂,难不成是出来找她的?花无多暗道:打死她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