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公子大聚会

公子大聚会

    花无多闻声望去,惊见一人,赫然是半年未见的公子语!

    公子语此刻就站在院门边,手中折扇轻摇,嘴角微微上挑,神态飞扬,风流倜傥。

    好久不见公子语,花无多乍见他只觉亲切万分,刚要起身相迎,却被公子琪制止,公子琪对她摇了摇头,花无多立刻会意过来,自己如今身份并不是书院的花无多而是公子翌的妹妹吴多多,便稳住了身形不动,假装不认识公子语,但仍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他。

    这时,公子翌哎呀一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大步迎了上去,高兴地大声说道:“语,你也来了,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公子语啪地一声合上了手中的折扇,用扇子一端指向公子翌、公子琪道:“你!还有你!竟敢不等我们就先跑来了江陵!该当何罪!”

    公子琪也起身迎了上去,闻言,笑道:“这个好说,今晚就由我二人做东,请大家吃饭,全当赔罪,如何?”

    “好!”公子语一听这话,立刻眉开眼笑。大摇大摆地跟着公子翌和公子琪走了进来,行至桌旁时,忽见一直坐在那里对着他笑的花无多,眼神蓦地一亮,连忙问道:“这位是……”

    公子翌笑眯眯回道:“我妹妹,吴多多。”

    公子语一听,立刻向花无多施礼道:“多多妹妹,在下温语,这厢有礼了。”

    花无多见公子语如此彬彬有礼,不禁想起同在书院时,公子语有一次上课时恰好坐在她旁边,那天天气燥热,公子语当着她的面脱下鞋袜亮出脚丫子时的舒坦神态,还真是天差地别,不禁心下好笑,施施然回礼道:“语哥哥,多多这厢有礼了。”

    这声语哥哥叫得公子语是眉开眼笑,连忙回道:“妹妹快快请起,不必如此多礼。”

    这时公子琪问道:“其他人呢?”

    公子语闻言,这才把目光从花无多身上移开看向了公子琪,当下坐在公子翌身边,不紧不慢道:“我,诓、巡、紫阳、争、还有修也受晋王之邀前来江陵,我们一同上路,今日才到,修本来跟我们同来,但刚到江陵又突然说有要事便又匆匆离开了。我们下午才进王府拜见了晋王,我的住处被安排在前面,就在这附近,方才经过这里听见有人说话,听声音好像是翌,便进来望了一眼,没想到,果然是你们,不知你们方才在笑闹什么?说什么很恐怖,是什么很恐怖啊?”

    公子语一向喜欢说话,公子琪只问了他一句,他便说了个详尽。

    公子语本就是个好事者,一向是哪里有热闹往哪里钻,最喜欢听八卦,也特别喜欢说三道四,一听到恐怖二词不知道心里想起了什么,但看那副晶亮晶亮的眼睛,花无多就想笑。

    公子琪瞥了公子语一眼,摆明了太了解他了,不想回答他。

    公子翌也是一笑置之,只道:“我们在说一些无聊的事。”

    花无多在旁笑眯眯地看着公子语,看着他一副什么都想知道的老样子,倍感亲切。

    公子语闻言,不满地斜睨了一眼公子翌,目光一转,恰看见花无多笑眯眯注视着他的目光,不禁用折扇遮掩着低声对身旁的公子翌道:“翌,你妹妹是不是对我有好感?你看看她对我笑的样子,多甜,多亲切呀。仿佛我俩已经相识很多年了,你说,这是不是就是缘分?”

    公子翌低声回道:“我看是,语,你很有希望成为我的妹夫。”

    公子语瞥了一眼公子翌,道:“翌,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会努力的。”

    公子语以为他这么低的声音吴多多必然听不见,但他哪里知道,对面坐着的根本不是大家闺秀吴多多,而是身负武功的花无多,他方才与公子翌的对话,花无多听了个真真切切,忙收敛了目光。

    当下几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约好晚上由公子翌和公子琪做东请大家吃饭,公子语忙着去告知其他人。公子语不仅嘴快,动作也快,不一会儿,公子巡、公子诓、公子争还有公子紫阳,便先后来了东厢,大家约好晚上一同在江陵最大的酒楼凤楼吃饭,这一回公子翌和公子琪注定要被痛宰一顿了。

    花无多连续见到这么多同窗好友,当真喜出望外,虽然不能公然相认,但只在一旁看着他们也已心满意足。不禁早把李赦的邀请和宋子音误拿信笺之事忘了个干净,自然也把乌龟星的烦心事抛诸脑后,也忘记问乌龟星昨晚的反应如何了。

    酉时已过,一众人等包下了整个凤楼的二楼,酒香浓郁,菜色精致,众人推杯换盏高谈阔论好不热闹。远比昨晚在晋王府吃的那顿有趣多了。

    花无多自然还顶着吴多多的身份,因自持身份尊贵,便不敢轻言妄动,可同时见到这么多南书书院的同窗,不禁心里热乎乎的,嘴角始终挂着笑意,一会儿看向公子巡,一会看向公子争,半年多了,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了些许变化,但感觉仍是那么的亲切和熟悉。

    一群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话题不断。

    公子语吐沫横飞讲述道:公子争在来时的路上救了一个女子,他本出于好心,不料那女子竟是个江湖骗子,反过来把他的钱全偷光了,后来公子争和公子诓一起去当地县衙报官,可那无耻县官竟笑话公子争太笨胡乱救人活该被偷,公子争一怒之下把县官打了个鼻青脸肿,一众衙役也被公子诓殴打成重伤,他二人险些酿下大祸,幸好公子修出面解决了此事。

    公子翌听后,大笑公子争道:“那女子定然是貌美如花,否则你怎么可能出手相救?”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纷纷点头,公子争面有赧色,很明显公子翌一语中地。

    花无多也随众人目光看着公子争笑,公子争似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忽一抬头恰好与她对视,目光微散,当下竟恍惚起来,花无多见状急忙撇开了目光。

    公子语一口酒灌下,又说起他们在路上遇到了几次拦路抢劫的贼匪,场面如何惊险刺激,众人同心协力杀的贼匪片甲不留,好不痛快!但是,却有一次,在混战当中,公子紫阳中了贼人的暗箭,受了伤,没想到当场激怒了公子修,公子修一怒之下杀光了所有贼人,一个不留,那场面真叫一个惨烈。

    公子翌、公子琪忙问公子紫阳伤势如何?公子紫阳大笑说无碍,并挽起袖子拆开绷带给公子翌和公子琪看了他的伤口,伤口入肉,长约两寸,此刻也已开始愈合,果然并不严重,公子翌与公子琪这才放下心来。

    花无多也凑到近处跟着公子翌和公子琪一同关切地查看公子紫阳的伤口,公子紫阳见花无多如此不避嫌地关切查看自己的伤势,不禁面露赧色,花无多见状,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垂目敛眉,捧着酒杯,当茶水一样浅尝,冒充端庄贤淑。

    公子语又眉飞色舞的说起了公子巡。话说在来时的路上,公子巡的艳遇最多,共有三次,第一次是个村姑,第二次是个寡妇,第三次竟是个尼姑,公子语刚说道此处,众人便狂笑连连,花无多听到公子巡第三次艳遇竟然是个尼姑时,实在忍不住,喷笑出声,立刻抛弃了矜持了半响的端庄与贤淑,大笑公子巡竟然连尼姑也不肯放过。听说这个尼姑一直跟着公子巡好几天也不肯离开,后来还是被公子修恐吓跑了,这公子修怎么什么都干啊?连尼姑都敢恐吓!花无多忍不住笑了再笑。

    公子巡却在这时微一抬眼,恰好对上花无多的如花笑颜,不禁对着她举起了酒杯,先是饱含深意地魅惑一笑,而后双唇轻沾杯沿,浅饮杯中美酒,那双桃花眼似勾魂锁链一样锁住了花无多的目光,花无多的小心肝忍不住被勾得扑通一跳,连忙撇开眼去,暗忖:公子巡果然有几分魅惑尼姑的姿色……

    说着说着,众人又说到了这一次的凤舟赛。

    因凤舟赛之故,江陵府地如今可谓美女云集,众人一想到此,不禁春风满面,只觉此来江陵定会艳遇无数。

    酒过三巡,众公子们说笑起来,莫不是眉飞色舞,热情高涨。

    花无多内急起身下楼去上茅厕,回来时便听二楼似乎吵了起来,仔细一听,只听一人打着酒嗝口齿不太清楚地说道:“多多妹妹喜欢的是我,我和她是一见钟情!”

    忽听有人踢翻了凳子,很不服气地接口道:“多多妹妹总是看着我笑,她定是对我有好感!”

    有人哼了一声,道:“多多妹妹看着我会羞涩脸红,看着你们会吗?!”只听唰地一声,折扇打开的声音。

    “胡说!”有人突然猛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多多妹妹见我受伤时,那眼神……目中含泪,水汪汪的,关切,心疼……她心里喜欢的人肯定是我。”

    这时,忽听有人悠哉悠哉地说道:“你们都别做梦了,多多妹妹喜欢的人是我。”

    “是我!”

    “不对,是我!”

    “是我!不是你!”

    “是我!”

    “翌,你说是谁?”

    ……

    二楼一团混乱,花无多正在楼下踌躇着要不要上楼去,忽听一人在她身边说道:“难怪你不来见我,原来你在忙着相亲。”

    啊?

    花无多闻言,不得不对其侧目。暗道:她有这么大的本事,一次和五个公子相亲吗?

    ********************

    花无多侧目一看,身边之人,正是李赦。

    花无多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二话不说提步就要上楼去,却被李赦拽住,李赦道:“你收到了我的信笺吗?”

    花无多回头,惊讶道:“什么信笺?”

    李赦目光暗敛,沉声道:“你没收到?”

    花无多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没呀。”打从方才第一眼见到李赦起,花无多就已经打定主意这么说了。

    李赦又问:“那一篮子梨呢?”

    花无多点了点头,道:“梨我收到了,多谢李公子。”

    李赦笑道:“那封信笺就压在梨子当中。”

    花无多摇了摇头,睁眼说瞎话道:“我没看到梨子当中有什么信笺,梨子我还吃了一个呢,挺好吃的,多谢李公子。”

    闻言,李赦一笑,突然道:“你说谎从来都不脸红吗?”

    花无多暗惊,李赦明显是话中有话,定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不禁目光一转,忙掩嘴轻笑道:“李公子,你真坏。”言罢,花无多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满了全身。顺势甩去李赦的牵扯就要提步上楼去,忽听李赦笑道:“明日午时,晋王府西门外,我们不见不散。”言罢,不待花无多有所反应便转身而去。

    花无多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禁大皱眉头,这一次是他亲口跟她说的,如果不去,似乎太不给他情面,姐姐即将嫁入李家,怎么说将来也是一家人,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这个情面总要给的。可她又不想跟他太过接近,真是有点左右为难,她正满腹心事的提步上楼去,刚走了两个台阶,却听楼上公子翌大声道:“别吵了,既然各位仁兄都喜欢我妹妹,如此争持不下也不是办法,长兄如父,在下斗胆提一个要求,只要在座各位哪个能做到,我便做主,把妹妹许配给他!”

    花无多闻言大惊,公子翌这么容易就把妹妹许配他人了?不禁停下脚步,凝神静听起来。

    众人闻言,忙催促公子翌快说是何要求。

    公子翌道:“你们谁能承诺一生一世只有我妹妹一个女人,不纳妾,不在外沾花惹草,我就把妹妹嫁给谁?”

    话一出口,二楼即刻鸦雀无声。

    花无多暗暗窃笑,心道:公子翌问到了他们的死穴上。

    众人沉默半响后,公子紫阳忽然不怎么肯定的犹豫开口道:“我愿意试上一试。”

    哦?花无多一挑眉,真有不怕死的。果然,这时又听公子翌道:“补充一点,如答应者,先与我签下生死契约,其他人作个人证,如果将来此人违背此约,立刻阉割!”

    公子紫阳忙大声道:“我不试了!”

    众人跟着哄笑起来。

    公子琪笑道:“好了,不说这个,我们好不容易离开书院,脱离了邓夫子的蛤蟆眼,还不抓紧时间享受一下,岂不是太浪费了,来,我们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好!”公子诓应道:“唉!说起书院,我就想叹气,想当年花无多在时,凡有麻烦事,我们必会一致推举花无多去当替死鬼,可自从花无多走后,我们每次都要私下里抽签,还要内斗一番,真伤感情啊。你们说,我们多久没一起喝过酒了?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喝个痛快。”公子诓道。

    楼下的花无多闻言大皱眉头,以前还以为他们都不敢上所以才推举她上,没想到竟是私底下串通好的!

    这时,又听公子巡道:“提起花无多,我还真挺好奇,翌和琪自不用说,只要我们一提起花无多就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不肯透漏半句,公子修更是反常,一听到花无多的名字,转身就走,谁都不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花无多微微惊讶,心里也开始奇怪起来,修很讨厌她吗?连她的名字都不愿意听到?

    这时,又听公子紫阳道:“修似乎对花无多很是挂念……”公子紫阳的一句话,令二楼静了片刻。而后公子争接口道:“说真的,我也挺想念花无多的,有她在时,夫子一有事,我们立刻把她推出去送死,她还甘之如饴,如今少了这么一个人,我们几个轮番上阵被夫子折磨,真是遭罪。”

    闻言,众公子纷纷叹息。

    公子翌叹道:“是啊,如今夫子留的习作都没人帮我写了,害我总是被罚,真想念有她在的日子,十两银子就可以解决了。”

    花无多眉头大皱,原来十两银子天价的一次习作在公子翌眼里竟然太便宜了!

    公子语道:“别说这些扫兴的话了,这次大家好不容易说服齐院长和邓夫子让我们同来参加凤舟赛,没了邓夫子的蛤蟆眼,少了书院的十八条和尚戒律,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玩它个痛快!来,喝酒!”

    “好,喝!”众人举杯相碰。

    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转眼间,再也没人争论多多妹妹喜欢谁的问题了。

    花无多叹息了一声,又继续提步上楼,刚走了一步,衣袖又被人由后拽住,花无多心下郁结,怎么今天总有人扯她衣袖啊,心里很不痛快地转头一看,赫然看到了宋子星,一句话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乌龟星!?”

    此言一出,连花无多自己都哑口无言了,更别提宋子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