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折磨一个男人最高的境界

折磨一个男人最高的境界

    三日后,距离奇峰山不远的京城。

    京城的六月极为热,远比不上奇峰山顶南书书院的清爽。

    茶馆二楼,方若兮靠坐在一隅乘凉品茶,桌上摆放着四碟精致的糕点,她随意地夹起了一小块放入口中,细细地品着,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年轻公子,不禁想起了南书书院的同窗们,此时此刻,大家应该在上许夫子的课吧,虽然许夫子心高气傲,但却很不走运地收了她这么个入室弟子,不知道她走后,许夫子会不会失望或者恼恨于她。

    正胡思乱想着,这时,就听身后有人道:“你听说了吗?毒王唐夜退了金陵方家二女儿的婚事。”

    闻言,方若兮微微一怔,不禁凝神静听起来。

    另一人接口道:“这么大的事,江湖中谁不知道,一个多月前,听说那方家二女方若兮逃了唐门唐夜的婚事,这件事在江湖上都传开了,唐门门主唐卓山一怒之下,派人退了方家的婚,害得唐、方两家结亲不成反而结怨,唐门之人对外都说方若兮水性杨花、人尽可夫,嘿嘿,不过在我看来,恐怕是这方若兮不愿意新婚之夜被唐夜这个浑身是毒的丈夫毒死才逃婚的吧。”

    一人闻言道:“嘿嘿,兄台说得有理,不过,听说这方若兮已被方家逐出家门了。”

    另一人道:“是啊,方家怎么会允许有这样的女儿败坏门风。”

    方若兮边听边皱眉……唐夜退婚这事儿……

    方若兮凑了过去,状似十分感兴趣地问道:“二位大哥,唐夜退婚这事儿可是真的?”

    二人同时点头。

    当中一人十分肯定地答道:“当然是真的,一个多月前的事了,这件事江湖人都知道,毒王……”

    他正要准备津津有味地再次长篇大论一番,却见方若兮的身形已到了窗外。

    ×××××××

    方若兮马不停蹄日夜兼程赶回金陵。

    江湖谣言虽不可尽信,但其来必有因。这么久都不见人来寻她,以爹爹的脾气,这很不合常理,看来,唐夜退婚很可能是事实。

    方若兮一路急赶,不禁越想越气。

    他退婚了,竟然被他抢了先,早知道她先退婚啦!干吗要逃婚,果然……失策了!可笑,自己全身是毒还敢四处散播谣言说她人尽可夫!是可忍孰不可忍!

    ×××××

    她此番走得匆忙急切,却不知道,就在她刚离开京城不久,京城最繁华的大街上先后陆续开起了两家店,一家兵器铺,专售天下难觅的神兵利器,一家风雅品酒居,专售天下难寻美酒佳肴。一夜之间,这两家店享誉了整个京城,宾客骆绎不绝。只是她走得太快了,并不知道,否则以她一贯的嗜好,这两家店是一定要去上一去的。

    十日后

    方若兮风尘仆仆地赶回了金陵,到时已近子时。

    方家乃金陵大户,祖上均以经商为主,主营兵器和牧场。

    方家大宅内部建造按五行八卦所设,到处都有机关暗器,院内暗角均有守卫,实难夜闯,但这些对于自幼在此长大的方若兮来说,却易如反掌。守卫及夜间巡逻的护卫对她来说也几近形同虚设。

    她趁着夜色,行至一角,轻轻一纵,跃入墙内,脚不点地,借手臂之力攀与廊宇之间,几番回转方来到了姐姐方若薇寝房的屋顶,倒挂于上,从半掩的窗户向内望去,见屋内灯已熄,想来姐姐已经睡下了。

    窗户半掩,但她不敢轻易推开入内,只先用银针刺入窗口一角,方才小心试探地推开了一点,见无异状,方才使力推开,可就在这时,屋内的烛火突然亮了起来。

    方若兮立刻轻轻道:“姐姐,是我。”

    屋内有人惊讶问道:“若兮?”

    “嗯。”方若兮回应道,一推窗,翻进了屋内。

    屋内,方若薇见入内的果然是妹妹若兮,第一句话便道:“你还知道回来。”话虽责备,但眼里却满是喜悦的关切。

    方若兮知姐姐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当下一笑,便坐了下来先给自己倒了杯茶,刚想喝却被姐姐抢了过去,只听姐姐斥道:“不许喝隔夜茶,等着,我去□天起来烧水泡茶给你。”

    方若兮闻言,满足地靠在了椅子上,谄媚道:“还是姐姐好。”

    方若薇看着妹妹不顾形象的懒散样子,要笑不笑道:“我本来就好,只是这次,你恐怕不会好了!”

    一句话提醒了方若兮,她急忙坐直道:“姐姐,唐毒退婚是真的吗?”自从知道唐夜的为人后,方若兮就管唐夜叫唐毒。

    方若薇自然知道妹妹口中的唐毒是谁,便道:“是真的,这事等下再说,我去□天起来。”言罢,披了外衣,出了门去。

    不一会儿,方若薇回到了屋子里,关上了门窗。

    方若兮见姐姐回来,早已耐不住心中疑惑急切问道:“姐姐,你知我是个急性子,你就快说吧。”

    方若薇瞥了她一眼,仍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方道:“事情整个江湖都传遍了,恐怕你也有所耳闻,你逃婚,虽然爹爹命人封锁了消息,也只是派人暗中找你,但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被唐门的人知道了,唐卓山因此事大怒,派人来退了你跟唐夜的婚事,这一次,你真的把爹爹气坏了,他已放下狠话,说再也不认你这个女儿,任你在外自生自灭,这次恐怕姐姐也帮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言罢,丢给她一个你去自生自灭的眼神。

    要她看着办?那肯定是没办法了。方若兮垂头可怜兮兮地道:“要是娘亲还在就好了……”

    方若薇闻言,微露愠色,道:“你少拿这句话折磨我。”每次都这样,她一做错事就抬出娘亲来,提醒她这个作姐姐的要当起娘亲的责任,叹气!可还是要说:“这一次我帮不了你。你最好别让爹爹抓到,否则他说不定会用地牢里的十八酷刑对付你。”

    闻言,方若兮面露菜色。

    这时,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向此处走来,二人不再说话,片刻后,门口有人轻敲了下门,在外唤道:“大小姐,茶和糕点给您拿来了。”

    方若薇道:“放在门外,你先回去歇息吧。”

    “是。”门外丫鬟春天答道。

    听丫鬟脚步已经走远,方若薇方打开门把东西拿进屋来,又关上了门。

    屋内,烛火摇曳,方若薇给妹妹倒了第三杯茶,见她双手齐上狼吞虎咽地吃着糕点不禁摇头道:“你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姐姐怎么教过你的,出门在外,一切要以自己为主,难道你忘了?”

    “可是,爹爹不是常教导我们,想要当女侠就要一诺千金,侠肝义胆,有情有义,为朋友出生入死,与朋友肝胆相照,姐姐不是也说过,江湖人最重情义二字……”方若兮满嘴食物不清不楚地嘟囔着,可话还没说完便被姐姐打断,方若薇斥责道:“呸,那是在对自己有利的基础上!姐姐告诉你,无论什么时候,自己摆中间,其他的都放两边,知道吧?”

    方若兮灌了一口茶水,方不紧不慢道:“哦……你不早说……”

    方若薇闻言,嘴角微微抽搐,叹道:“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妹妹……”

    方若兮闻言嘴角微挑。

    方若薇叹道:“算了,明日你给爹爹下跪认个错吧。”

    “不要。”方若兮摇头拒绝。

    “那你想怎样?爹爹这一次真的气坏了,小心他真对你用十八……”方若薇的话尚未说完,就被方若兮奇怪的问题打断了:“姐姐,我想问,男人是不是都好色啊?”方若兮问道,试图转移话题。

    “哼,男人嘛,都是贱人,见了你我这等大美人,自然是神魂颠倒言听计从,你让他摘花,他决不敢去摘草。”话题果然成功被转移。

    “可是,姐姐,总有些男人似乎不被美色所迷,可是我又想折磨他,那又要怎么办呢?”方若兮虚心问道。

    方若薇一哼道:“知道折磨一个男人最高的境界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让他爱上你。”

    “爱上我?”

    “嗯,到时候,你让他跳井,他决不敢去跳河。”

    “这么管用啊!”受教了。

    ※※※※※※※※※※※

    “当然。”方若薇重重点头,又道:“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你想用这招对付唐夜那种人?我看你还是省了吧。”方若薇用一种叫鄙视的目光注视着妹妹道。

    方若兮咽下一口口水,摆出一副果然还是被姐姐看穿了,姐姐你真厉害的样子。

    方若薇了然于胸难掩得意地教育妹妹道:“唐夜此人冷酷无情,在他眼里,人命贱如蝼蚁,不把人当人看,更别提会爱上谁了,所以这招对他肯定没用,你也不用心存侥幸。再说,你的所作所为,已让他恨之入骨,如果你出现在他面前,等同于羊入虎口,自寻死路。况且,他全身是毒,恐怕你还没靠近他半尺以内就丢了小命,更别提让他爱上你了,不过你若能当他的人体实验品……说不定,他会比较爱惜你。”

    什么?方若兮略带惊恐地看着姐姐,实验品?她忽然想到了作为公子琪解毒的第一个实验品的公子翌满身是针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的样子,不禁面色发青。不过,片刻后,却又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坚定道:“可是,姐姐,你有没有想过,唐毒诋毁我的名誉,就是诋毁我们方家,他退我的婚,就是看不起我们方家,欺负我事小,但他看不起我们方家却事大,这口气你让我怎么咽得下去,我要为方家……”

    “呸……你活该!”方若薇突然打断她道,吓得一旁原本大义凛然的方若兮转眼变成了蔫掉的茄子,唯有耷拉着脑袋听训道:“这次是你自己逃婚在先,给人家以话柄,是你!把我们整个方家名声都败坏了,抹黑了,践踏了,侮辱了!”

    方若兮头垂得更低了,半响后,小声道:“姐姐,我连赶了十天十夜,路上没怎么休息过,现下好累了……”

    而后,听到方若薇叹息无奈地声音道:“那你还在这里罗唆什么,还不快上床去睡觉!”

    “是!姐姐。”方若兮领命,抬头给了姐姐一个灿烂无比的微笑,然后一个转身跃上了床,拉过被子随意盖在了肚子上,一偏头便睡了过去。

    方若薇见状又叹息了一声,走到床边,看着已然睡过去的妹妹,不禁大皱眉头,不洗漱,不脱衣服,甚至还不脱鞋,唉……看来她真的是累坏了。

    方若薇坐到了床边,小心地脱去了方若兮的鞋,为她掖好被角,心中暗叹:小妹,其实你不能嫁给唐夜,姐姐认为对你是一件幸事,唐家太过复杂姐姐一直担心你不能适应,唐夜此人也不适合你。这次他能主动退婚,未尝不是好事,爹爹虽怒你任性妄为,但这口怒气总会过去的。而且这次爹爹的态度很奇怪,并未因唐夜退婚立刻命人抓你回来惩罚,反而只说让你在外自生自灭便没了下文,外人因此都传言你被逐出家门,但在我看来,似乎爹爹有意放任你。只是,妹妹啊,你为人太过单纯,不知这世间人心太过险恶,你独自一人在外,我真担心你被人欺辱,不过如今看来,你似乎过得也不错,一切不过是姐姐多虑了。

    ××××××××

    第二日晨,软塌上斜倚着的方若薇见妹妹若兮仍在熟睡,便先出了门。可当她抬着早饭返回屋中时,却见屋内早已空无一人,桌上放着一纸留言,上写:姐姐,既然爹爹让我在外自生自灭,那我就依了爹爹的意,我会回来看你的。勿念!妹妹敬上。

    方若薇放下书信,看着自己抬来的早饭,轻轻一叹,道:“即便要走,也吃了早饭拿点银子再走啊,唉,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

    方若兮离开了家,在街上随意吃了些东西,便骑马一路南下而去。

    如今她并不缺钱了,虽然当日没拿到二百两月银,但早先从公子翌手里赚来的钱也足够她花费很长一段时日了。她已经把钱兑换成了全国最大金汇通宝钱庄的银票贴身带着,余下再带些散碎银两方便行事。

    为免路上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她换了一个面具,易容成极为平凡的面貌,时而女子装扮,时而男子,端看自己当时的喜好。

    她早就听人说过苏杭二地风景秀美,心生向往,以前爹爹不允许她一人出门,如今无人约束,又有钱,便决定先去尽情游玩一番。

    一路上,方若兮走走停停,游山玩水,吃好的,住好的,好不惬意。但毕竟是一个人,有时候难免觉得无聊,只要一闲下来便会想到以前热热闹闹的书院生活,想起公子翌等人,虽然仍恼恨他们那晚的偷看,但心里说不清的竟有些想念他们,幸好,当日虽走得匆忙,竟未忘拿公子翌画的那两幅画,一幅正是奇峰山的景致,而另一幅却是自己与公子翌的,她一直随身带着,偶尔拿出来看看,会不自觉地发笑,想起自己让公子翌口吐白沫,又把他踢昏的惨状,便不再怪他那晚的偷窥了,有时间她真想偷偷回奇峰山去看上一看。

    偶尔也会听到江湖人提及唐夜退婚又毁她清誉之事,每听见一次,她便怨恨唐夜一次,时间长了,不禁心里积怨愈深起来,便暗暗决定了一件事:唐毒,你竟然敢先我一步退婚,我本来并没把你看在眼里,但如今我倒真想亲眼见见你是何许人了,不如,本姑娘一路玩到蜀地时顺便去你家探望探望你吧。

    路上,她闲来无事,偶尔高兴时,便装出盖世大侠模样,看到不平事便跳出来自许大侠拔刀相助,博得些许钦佩仰慕崇拜的目光后,偶尔也能得个一篮子鸡蛋、土豆什么的过过大侠的干瘾。不过,她可不是什么事都会跳出去的,有时候看对方人多势众,不好欺负的时候她都是绕路走,毕竟姐姐告诫过:自己放中间,其他放两边。这句话她一直记得很清楚呢。再说了,这年头,柿子都是挑软的捏,这道理她懂。

    这日,她行至太湖东岸的藏书镇,打算在镇上休息一夜,偶然听到镇上的人说,近日,江南总督府的兵马正驻扎在距此地不远处的穹窿山脚下,明日一早便要攻上山去,打算一举剿灭穹窿山山贼。

    方若兮一听,不禁来了兴致。官兵剿灭山贼,这场面可一定要去看看,而且,江南总督的兵马,带兵的将领一定是宋家人,不知道会是谁,听说,宋家有一子,名曰子星,武功了得,又是享誉江南的美男子,不知此番来了没有,这宋子星不知道会有多美?会比公子琪还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