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江山如画 > 是谁在梦游

是谁在梦游

    花无多一个翻身起了床,尚来不及穿上外衣就冲了出去。恰好听见有人惊道:“翌,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一听这句话,她忽觉脑袋里嗡的一声,方才明白过来,刚刚自己朦胧之间竟错把公子翌当鬼狠狠踢出了门。心虚的回头看了看身后已被撞坏的房门,不禁冷汗淋漓,可见公子翌被她踢得有多惨重,这可如何是好?她心下一急,来不及多想,忙冲上了前去,想要看一看公子翌的伤情,就在她刚推开人群外围的公子语时,公子语一回身,突然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呀……”旁边人一听,立刻纷纷看向了花无多,有人突然叫了一声:“鬼啊……”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

    花无多一时没反应过来,一阵茫然,还微微的颤抖着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

    这时,公子紫阳冲上前来,喝问道:“你是谁?大半夜装神弄鬼……”公子紫阳的话尚未说完,花无多大喊了一句:“我是无多啊。”打断了公子紫阳的问话。

    此时,花无多方才想起自己脸上还糊着药泥呢,来不及与众人多解释,只急着问道:“翌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众人一听果然是花无多的声音,定了定神,公子巡道:“恐怕不太好啊。你看看,翌脸色发青,气息……”公子巡的话尚未说完,却见花无多已急着抱起了公子翌,转眼间便奔到了数丈之外。

    花无多当下抱着公子翌匆忙来找公子琪和杨夫子,药房里只剩下公子琪和正出药桶的公子修,杨夫子已经去休息了。

    花无多刚冲进药方,便大声喊道:“琪,你快来看看翌,他会不会有事啊?”

    公子琪一见花无多如此急切,先是一惊,而后先让花无多把公子翌放在房内的软塌上,先给公子翌把脉。

    此刻的公子修正站在药桶旁边,衣衫半退,可他一看到花无多奔进来,不知为何想要冲洗一下再换衣的动作有些犹豫了起来。

    花无多当下无心理会其他,并没看到衣衫全湿正贴在身上的公子修,只紧张的看着公子琪,想从他的脸上寻到蛛丝马迹,可她看见公子琪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展眉,一会儿又轻笑,看得她心里一片混乱,不明白这公子翌到底怎么样了,又不敢出声打扰,不禁心乱如麻。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公子翌,先是给他输内力出错,后又重重的踹了他一脚,如果他死在自己手里,她这个保镖当得就太失败了,今后让她怎么在江湖上立足?姐姐说,江湖人最重的便是:情义,而她却……把雇主当鬼殴打至死,这要传了出去,可让她怎么办啊?她的侠女之路是不是就到此终结了?

    就在这时,公子琪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吓了花无多一跳,就听公子琪道:“妙啊,妙啊,我从未见过这么妙的事情。”花无多急忙问道:“琪,翌他到底怎样了?”

    公子琪笑道:“无碍,一会儿他就会醒来了。”一拍旁边,道:“无多,坐下来,慢慢与我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花无多非常信任公子琪,见他说公子翌无碍,不禁眉头大展,放下心来,正要坐下与公子琪细说,一回身恰看到正在换衣的公子修,恐怕方才公子琪心急之下也忘了花无多是个女子而公子修正出药桶要换衣服。所以,这一刻,六目相接之时,花无多突然爆发出一声极为惊恐的大喊,下一刻,就见她如风一样双手捂脸奔出了药房。

    公子琪怔怔的看着药房被撞得吱吱嘎嘎来回摇摆不定的木门,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状况了,而衣衫几乎全褪的公子修,惊讶的看着花无多消失的方向不禁问公子琪道:“我很可怕吗?”

    公子琪闻言方才缓过神来,一看公子修的模样,不禁摇头失笑道:“对我来说不可怕,但对她来说可能就比较可怕了。”

    公子修道:“我有他可怕吗?”公子修指的是,花无多糊着一脸的黑泥半夜突然闯进房来的样子和此刻他刚泡完药浴出来□的样子相比。

    公子琪闻言,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话说,南书书院后院内,众学子看着花无多抱着公子翌消失的方向,忽有人道:“无多和翌的感情真好啊。”

    这时,公子语问其他人道:“方才我好像听到无多房中有人喊有鬼。你们听到了么?”

    其他人纷纷点头回道:“听到了,声音凄厉无比,像是被吓坏了。”

    公子争叹道:“无多那个样子……肯定是翌喊的。”

    公子巡点头道:“也不知道无多脸上糊着黑黑的东西是什么,半夜里冷不防看到还真吓人。”

    公子诓疑惑的接口道:“奇怪了,翌似乎是被人打出来的,你们看。”公子诓一指花无多和公子翌的房门,只见房门已被撞烂,斜倒在一边。公子诓不禁猜测道:“这种情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翌是被无多打出来的。”

    公子紫阳道:“不可能吧,被吓到的是翌,又不是无多,再说,你们方才也看见了,无多有多紧张翌,怎么会对翌下这么重的手呢?”

    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公子紫阳说得对,花无多与公子翌形影不离,感情最好,不会对公子翌下这么重的手。

    这时,有人忽然惊道:“难不成,无多会梦游?”

    这一句如醍醐灌顶,众人一下子纷纷醒悟过来,无法不认同这个猜测,也只有这样一切才能说得通,这时,一向最喜欢推理的公子诓神情淡定,清了清嗓子,昂首挺胸的缓缓道:“今晚子时,公子翌疗伤完后,半夜回屋,正要入睡,突然发现梦游的花无多鬼魅一样起了床,乍见一脸黑泥的花无多,公子翌当场被吓了一大跳,忍不住大声惊呼了一声:‘鬼啊。’这一声,我们所有人都有听到,声音之凄厉,就像是真见到了鬼一样。”说道这里,见众人目光肯定,希翼着自己继续说下去,公子诓再次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公子翌惊吓之余的一声大喊恰好把正在梦游的花无多惊醒了过来,梦游者突然被惊醒,最容易被惊吓到,就因为这样——”公子诓猛地向空中推出了一掌,道:“花无多一掌突然劈向了公子翌,把公子翌打飞了出去,撞坏了门,跌躺在院内,而后由于公子翌刚疗伤归来,身体虚弱,不堪一击,乃至昏了过去。”公子诓一指公子翌刚刚躺过的地面,最后为今晚的突发事件终审定案。

    就此,花无多梦游之说,拍板定案就此成立。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道:“有理。”

    有人道:“没想到,花无多还会梦游啊,幸好我没和他同屋,要不也要被他吓死。”

    另外一人道:“是啊,相对来说,你说梦话,磨牙,打呼噜比花无多的梦游强多了。”

    这时,又有人道:“我听说,有些人梦游会拿着刀到处乱砍,花无多会梦游,我们现下全没了武功,如果半夜大家全都睡着了她梦游拿着刀乱砍,可如何是好?”

    众人一听此话不禁面面相觑,面上皆不同程度的显露了惧色。

    就在此时,突然药房方向传来一声大喊,众人闻声一惊,正猜测药房发生了什么事时,就见花无多捂着脸狂奔而来,疯了一样冲进了一个屋子,随后房门被紧紧的关上,众人正面面相觑,就听公子争和公子诓面露菜色的同时说道:“那是我的房间。”

    众人一听,忙撇下二人,各自冲回屋去,关紧了自己的房门。徒留下公子争和公子诓在外不知所措。

    自此之后,夜晚里,一向夜不闭户的南书书院,一到睡觉时间,全部紧闭起了房门。

    ×××××××××××××××××××××

    那晚,天未亮,花无多终于心情平复,恢复了正常,方才察觉自己慌乱中进错了房间,眼看天要亮了,她必须回屋去带上面具,便打开了房门,想要趁天黑回房带面具。

    黎明前的黑夜最是黑暗,幸好花无多身怀武功能比常人多看得清几分。

    房门早已撞坏倒在地上,她小心的越过,顺利的回到了屋内,可立刻发现自己的床上和公子翌的床上都睡着人,上前看了看,见公子争正睡在自己床上,公子争毕竟是男子,此刻睡在她床上本就让她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她突然想起了公子修的男性身体,不禁忍不住的心跳加速竟没察觉公子争其实此刻的气息并不安稳。

    花无多心想,毕竟是自己先误闯了公子争的房间,公子争定是因为没地方睡觉,才到她的屋里休息,便想悄悄的拿了面具就走,因为面具就放在枕头下面,所以她轻手轻脚的靠近了公子争,并下意识的闭住气息伸手越过了公子争到枕头下方摸索起来。

    这晚,因房门不能关上,公子争和公子诓二人心中有事一直都没睡着,本想就这么躺着挨到天亮,却不料就在黎明前的黑夜时分,四周本万籁俱寂,却忽然感到有人进了屋来,二人当下不敢乱动,眯着双眼看向进屋之人,由入屋之人的体态和身形,他二人一眼便认出进来的正是花无多,不禁冷汗淋淋,又不敢乱出声,怕惊醒了梦游中的花无多,自己落得与公子翌同样的下场,他二人闭目装睡,其实气息早已不稳,这时,就见花无多靠近了公子争,双手伸向了公子争的脖颈,公子争当下觉得脖子凉飕飕的,又不敢乱动,只有静观其变。

    花无多终于摸索到了面具,握在手里。

    公子争只觉得花无多从他的枕头下面摸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像块布,心里着实太紧张,也没看清楚。便见花无多站起身来,似乎又走向了公子诓的床边。

    其实花无多就是好奇,想去看看,公子翌的床上睡着的是不是已经醒来的公子翌。

    就见花无多静悄悄的向公子诓走去,尚有一段距离时,就见公子诓以极为轻缓的动作从床上爬坐了起来,花无多一怔,刚想说话,就发觉背后的公子争也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而后,二人因夜色太黑,看不清楚,全都伸着胳膊向前摸索着前行,动作缓慢,均是猫着个腰,脚步极轻极轻的向门口走去。

    花无多心下奇怪,这二人在干吗,怎么走路的动作这么奇怪,花无多看着他二人僵尸一般缓缓向门口移动,刚想问一句:你们在干吗?就听见,不知是谁先大喊了一声:“快跑啊!”

    一下子反把花无多吓了一跳,本已到嘴边的话全都憋了回去,此刻就见公子争和公子诓二人争先恐后的夺门而出,只听得两阵风声,而后传来重重的关门声,便再无了声息。

    花无多由始至终看得一愣一愣的,心里除了莫名奇妙还是莫明其妙。当下见天边出现了一道亮线,看着天要亮了,便想着要尽快带上面具,否则恐怕身份要曝露了。也没再多想,就立刻爬到床上,放下帷幔去掉脸上药泥,带上了面具。

    花无多一大早就到了药房,公子翌已经醒来,原本发青的面色也恢复了许多,但一看到她二话不说掉头就走了。

    花无多想要追上去,却被公子琪拉住,问她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何事?”

    花无多不好意思的与公子琪说了昨晚发生的事,公子琪听后大笑道:“原来如此。”

    花无多闻言不明所以,公子琪道:“你昨日误给翌输入了多余的内力,导致他气血不顺面色发青,本也并无大碍只须比其他人要治疗更长的时间而已,不过巧的是,翌却因你昨晚的那狠狠一脚踢中了穴脉,让他原本阻滞的真气通畅了,所以这会儿,恐怕翌比修恢复得还要快。”

    花无多听后欣喜道:“这么说,翌也算因祸得福喽。”

    公子琪点头道:“是啊,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

    “怎么了?不会还有什么后遗症吧?”花无多担忧的追问道。

    公子琪笑了笑,道:“昨晚翌曾醒过来一会儿,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什么?”花无多问道。

    公子琪道:“昨晚翌突然醒来,似乎神智还没有完全清醒,我上前查看就被他突然揪住了衣领,他咬牙切齿的跟我说……”

    “说什么?”花无多急切的追问道。

    公子琪目光流转,道:“他说:‘花无多,我决不原谅你。’”

    花无多心情一下子沉了下去,想到方才公子翌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走了,不禁黯然的自言自语道:“我果然伤他伤得很重。”

    公子琪轻轻笑了起来,忽而道:“无多,你与翌的两月之约快到了,你真的打算离开翌吗?”

    花无多黯然的点了点头,仍对刚刚公子翌的那句‘我决不原谅你’耿耿于怀着,却听公子琪道:“何不考虑留下来?”

    花无多摇了摇头。

    “能告诉我理由吗?”公子琪问道。

    花无多又摇了摇头,叹息道:“恐怕我此刻想留下来,翌也不希罕吧。”

    公子琪轻轻一笑,沉吟半响,突然问道:“无多,你到底是谁?”

    花无多一怔,这句话,公子翌也曾经问过,而她不能说,也不可说,而今公子琪又再次问她,她虽然不想欺骗公子琪,却又有不得已的苦衷,当下只得苦笑,道:“我就是我,还能是谁?”

    公子琪道:“你不想说我便不多问,只是朋友应彼此坦诚相待。”

    花无多一怔,明知道公子琪只是在激她,却因此刻心里烦躁而对公子琪的话有些耿耿于怀,便严肃回道:“朋友还应该互相尊重和信任,而不是怀疑和试探。如果朋友有不得已的苦衷,作为朋友应该理解,并宽容以待。”

    公子琪闻言一怔,却见花无多已起身离去。

    清晨的鸟儿在房檐上停驻,正迎着清晨和煦温暖的阳光愉悦的欢唱,美丽的淡金色洒落于院落间,他立在屋内,顺着敞开的房门,望着她正要离去的背影,目光流转中闪过一抹狡诘,忽然扬声问道:“你带着面具,也是对朋友信任的表现吗?”

    花无多闻言脚下一个踉跄,僵直在院中,片刻后,迅速消失在转角。她尚未走远就隐约听见公子琪叹息道:“我果然没有猜错。”

    花无多立刻会意过来,她上当了,公子琪本来只是怀疑她带了面具,方才只是试探之语,而她却露出了恐惧的破绽,想必现下公子琪已认定她带了面具了。这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