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小说 > 历史军事 > 在别人家里谈恋爱 > 正文 第六章 做梦
    “知道了,知道了,爹你......”任耀祖附和道,忽然意识到“当爹?我要当爹了?”

    “对啊,别一惊一乍的吓到苓儿和我的金孙子怎么办。”任老婆子打了下任耀祖的背,“苓儿没和你说吗?前两天刘大夫刚诊的脉,这孩子没满三个月可是不能往外说的,你也给我记住咯!”

    “娘,我都多大的人了,这么点事情我还记不住,放心吧,我有分寸。”任耀祖看向芳苓,想到很快就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会有人叫自己爹,心里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但还是绷着面部表情,维持着自己的人设,“娘子,我都不知道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还带着你走了那么多路,身子没事吧?”

    “没事的,爹、娘、奶奶,我的身体好着哪。我以前也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走三步就会喘的大小姐呀。你们放心吧,我现在连孕吐反应都没有就说明我的身体特别健康了。但我今天确实有点累了,等一下想要早点回房间休息。所以奶奶,我今天不能去你房间陪你还有爹娘说话解闷了。”芳苓喝着面前的鸡汤,看向任老太太,“但正好耀祖回来了,让他好好陪陪你们也说说话。”

    “苓儿你累了啊,那喝完鸡汤快点回房间去休息吧,我们什么时候说话都行,啊!不差那么一天,奶奶知道你孝顺。”任老太太听到芳苓说自己累,赶忙让芳苓回房间休息。

    “嗯嗯,谢谢奶奶。就知道奶奶最疼我了。”芳苓朝任老太太露出乖巧的笑容,让人看了心生疼惜。

    “耀祖,你等一下就跟苓儿一起回房间,好好照顾她,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任老爷子也赶着任耀祖回房间照顾芳苓

    “不用。”芳苓想着待会儿要取眉头、指腹两处地方的血液,没等任耀祖回答就先拒绝了。芳苓停顿了一会儿,看着任老爷子,“爹,我只是今天走路走的稍微多了些罢了,没有那么夸张。不要耽误了你们的正经事,不然我的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行了行了,你们不要反应过度了,反倒让苓儿负担。就依着苓儿的意思,她回房间休息,我们呀?该干啥就干啥去。”

    芳苓听到任老婆子这么说,心里舒了口气,一仰头喝完面前剩下的鸡汤,“娘说的是,爹爹和相公不用这么紧张,相公这次去了一个多月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和爹爹您商讨,我自己没问题的。那我就先回房间休息了。”芳苓说完,冲着任老爷子他们点点头,转身回房。

    芳苓关好门,便拿出储物格里的牵引石和牵引匕刃放在桌上。看着桌上锋利的匕首,芳苓忍不住再回忆一遍正确的用法,免得弄错地方还要多扎自己几刀。芳苓拿起牵引匕刃,吸了口气在心里默念:只要扎得快,我就感觉不到痛。芳苓刚拿着牵引匕刃贴近自己的中指指腹,手指便被匕首划出一道口子,芳苓先忍住骂人的冲动赶紧把手指放在牵引石上,吸收了血液的牵引石发出一道微弱的红光便再度暗淡下来。

    芳苓看着自己还在流血的手指,内心真是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芳苓想到自己以前好像抢过神医华佗的金疮药,但是因为2020年大家都用上了隐形防护服便也不需要用到金疮药这类东西。就赶紧在储物格里找了找,最后在储物格的诸多瓶瓶罐罐里找到了,刚抹上去便能感受到伤口处一阵冰凉,马上止住了外流的血,也不痛了。看着手里的金疮药,芳苓点点头在心里为自己打气,一狠心就把牵引匕刃贴近自己的眉心处。感受到自己眉心的伤口,芳苓拿着牵引石走到铜镜前将它放置在眉心处,待看到有一阵红光闪过后才拿起药抹在伤口处。芳苓看着自己手里的牵引石,用一只香包装起挂在床栏,收拾好东西便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但是习惯了熬夜刷网的芳苓在床上翻了几十个身之后,还是打开了聊天群。

    【芳苓】:失眠。哭唧唧.JPG

    【未来小学生】:姐姐,姐姐。安全无副作用的助眠糖丸,你要不要?我现在就有,又好吃又好用还没有危害,我只要一些些旺旺大礼包就可以了。渴望的眼神.JPG

    芳苓忍不住笑了下,正好看到房间桌上还有一些核桃酥,便对着核桃酥拍了张照,发到群里。【芳苓】:@【未来小学生】大礼包没有了,但是还有一些核桃酥,你要吃吗?

    【未来小学生】:要要要。跪谢.JPG

    【宅家黑客】向【未来小学生】发送定向红包,核桃酥。

    【修仙老祖】:小苓儿,你这可就不对了,有了好吃怎么能忘了我呐。

    【芳苓】:我还没找你算账呐,我刚都没使劲,就靠得近了点,那个匕首就给我割了个口子,我要是听你的用上力气划一下,我怕是又得挂了。

    【修仙老祖】:哈哈哈,老祖我这不是忘了凡人的体质是很脆弱的。但我知道,小苓儿你气运深厚一定不会出事的,我这还忙着炼丹呐。

    芳苓刚想好好吐槽一番修仙老祖,便听到一阵敲门的声音:“娘子,你还好吗?怎么把门给关上了?”

    “没事,等我来给你开门。”芳苓下床先看看自己眉心处的伤口,还好华佗的金疮药特别给力伤口已经愈合了,但还是看得出一些不妥。芳苓看着梳妆台上的瓶罐,挖了一些胭脂抹在眉心,遮住伤口,然后便去给任耀祖开门。

    “相公,怎么你跟爹爹这么快就谈完了吗?”

    “嗯对,原本也为甚大事,况且为夫也实在是放心不下你,就早点回房了。只是娘子,为何要把房门锁起来啊?”

    芳苓看着任耀祖,微微低下头咽了口口水,“常听那些个长辈说一孕傻三年,我一时之间忘记相公你在家了,便锁上门上床休歇了。都是我不好,明明相公你都来接我了。”

    “这怎么能怨娘子你,是为夫外出太久了,娘子你放心我接下去定会在家中好好陪着你。”任耀祖拿起芳苓的手,一边说话一边轻轻拍了拍,然后扶着芳苓走到床边坐下,让她躺下休息。

    因为不想再动脑子应付,芳苓笑了笑也就顺势闭上了眼睛,慢慢地竟也进入了梦乡。芳苓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纯白色的地方,一眼望不到边际没有任何东西,却也不让人害怕,反倒隐约给人给人一种生机感。

    “原来,我们俩人竟真的如此相像。”

    芳苓转过头,便看到一位身着浅蓝色长裙的女子,头上只简单挽了个单螺,看起来十分朴素的装扮但不影响她的魅力。看着面前跟自己长相相同的女子,芳苓意识到她便是原主了。

    “你还好吗?是因为我,你现在才没办法回到你的身体里了吗?”

    原主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现代近一年的时间里,我都在探索这件事情希望能得到一个结果,但是都失败了。没想到今天会以这样的形式跟你见面。”

    “你是说,你去了2020年?而且快一年的时间了。可是我才刚来这里啊。”

    “可能这就是话本子里常说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吧。”原主看着对面的芳苓,明明是完全相同的相貌,对方穿着简单的短袖牛仔裤就透露出一股自己没有的洒脱,“我很羡慕你,如果不是这一次的经历我怎么也不敢想会有那样一种全新的制度。”

    芳苓皱着眉毛快速眨了几下眼睛,还是忍不住打断原主:“我们那儿是比这里人性化,关键不是这个,是我们俩这情况该怎么办?啥时候会换回来啊?”

    “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张脸上会出现那么多的表情。”原主慢慢走近芳苓,“虽然很抱歉,但是我恐怕得拜托你帮我好好活下去了。”

    “不是,我知道现代真挺好的,但你不想回来见你的朋友、家人了吗?你就这样要我替你活下去了,你这放弃的也太快了吧。”

    原主看着自己渐渐透明的双手,微微叹了口气,“你可能不会相信,但冥冥之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回不去了。庄周入梦,既来之则安之。你真的觉得我们俩长得如此相像,是意外吗?或许,我们本就是一样的。我会努力有意义的活着,你也要好好......”

    芳苓看着原主慢慢的消散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大片大片的墨色来袭,陷入黑暗之中,慢慢的也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