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小说 > 历史军事 > 在别人家里谈恋爱 > 正文 第一章 我出远门了,还真挺远
    风一阵一阵的吹来,夹杂着热度,吹在芳苓脸上。透过时不时被刮起一角的车帘,芳苓还能看到一头慢慢悠悠的黄褐大牛,前头赶车的是一个穿着深蓝衣服的男子,看背影大概一米七左右,但要是记忆没出错的话,这个人并不是原身的丈夫任耀祖。

    是的,现在的芳苓是来自2020水蓝星的一名女大学生,传说中的学神级人物,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现代的芳苓也是一名大美女,只可惜是个满脑子装着“0”和“1”的宅女,凭借着自己出色的黑客技术,芳苓也是个小富婆了,更别说她还有个牛逼哄哄的红包群,一个人的小日子过得非常舒服。结果恋爱都还没谈过就不知缘由的来到了一个封建时代,还成为了一个揣着包子的已婚妇人,芳苓只能用红包群还在这件事情来安慰自己了。

    在2020的水蓝星,抢红包已经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芳苓的红包群有些特殊,是她黑进国家情报网不小心加到的,里面既有原始时期的兽人,也有末法时代的丧尸,甚至还有异世界的魔法师等等,大家可以在群里发送各种类型的红包,可能因为不在一个位面的原因,每个人都可以在群里畅所欲言,好比遥远的网友。

    “唉,还好有个红包群,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啊。”芳苓看了眼自己的肚子,腰身仍纤细,但里面确实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了。通过原身的记忆,芳苓大概了解到原身是知府夫人的四大丫鬟之一,名为主仆实则情同姐妹。当时林夫人为了原身几个人的事情没少操心。因跟着林夫人一起长大,原身几个人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也都略知一二,每个人更是有一项拿手绝活,不然光凭着情分也占不住大丫鬟的位置。故等到林夫人有意向为原身几个说亲事时,上门求娶的人非常多。

    要说原身这夫家,也是个殷实人家,祖上还出过进士官身,便是如今家境败落了,也是一方富农。任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致力于读书考学,想要光宗耀祖。三十多岁的时候考中了秀才,当时可是轰动了全村,更是在村子里摆了整整三天的流水席。但现在都五十的人了,还是个秀才。原身的相公就更不用说了,二十多岁的人了连童生都不是。任老爷子也看得出自家儿子不是读书的那块料,便指望着孙子了。

    但村子里念书的男娃子都少得很,更何况女娃娃。那些女娃娃都是辛苦着长大的,勤劳朴实不假,大字不识也是真。镇上那些富家小姐又看不上他们种地的,自家儿子还因为读书耽搁了年纪。好不容易打听到知府夫人的丫鬟要放嫁,原身更是写得一手好字,可不就屁颠屁颠的去求娶了。

    原身出嫁也有一个多月了,但跟这便宜相公的感情还真不咋地,主要是原身刚嫁过去,就是播种的时候了,任耀祖忙着四处巡视田地,但现在还没回来。还有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原身不太喜欢相公的这幅相貌,不然以原身的相貌跟智商,早就笼络住了这任耀祖。当然,原身这么多年大丫鬟也不是白当的,在任耀祖出去巡视的日子里,早就把任家上上下下哄得都开开心心,又相当于一进门就怀上了,更是被任老爷子认定是个有福旺家之人。不然也不会专门派人送原身去看望旧主了。

    要芳苓来看,那便宜相公放在现代妥妥的是个校草啊,浓眉大眼、大长腿,只可惜现在盛行欲乘风归去的书生形象。

    “任家娘子,到了。”

    “好,谢谢任叔,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还特地送我一趟。”芳苓掀起车帘,想着原身的性格,说服自己是在参加模仿秀似的第一次说出这么软和的字句。

    “哈哈哈哈,这有啥呀,我这也就是赶个车的功夫,这牛还是任老爷子捐给村里大家伙的呐!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晚上耀祖这孩子就该回来了,到时候就不需要晃悠这么久了。”

    “嗯嗯,任叔你快回吧,现在地里也是正忙的时候,爹爹也跟我说了晚上会让耀祖来接我回家的。”

    芳苓看着眼前的知府大门,一边走近,一边心里默默回忆,免得待会儿穿帮。

    “芳苓姐,你可来了,芳华、若华姐姐她们都到了,就差你了。夫人特地让我来门口守着,直接带你进去呐!”

    芳苓看着面前穿着绿色衣裳的女子,话语间挽过自己的手臂,面上还带着甜甜的笑,让人一下子就亲近起来,故脸上也带出一抹笑,“我也是想着要早点过来,待夫人回京之后怕是很难相见了,只是我家相公驾着马车出去巡视田庄了,今儿是同宗的一位叔辈送我来的,牛车自然是慢了点。幸亏如此,不然我也不知道夫人还如此惦念着我,也要多谢杏儿出来接我一趟不是。”芳苓说完还忍不住捏了把杏儿肥嘟嘟的小脸,果然胶原蛋白捏起来的感觉真好,嫩的都像一块豆腐。

    “夫人还有其它姐姐们都说芳苓姐姐的性子最是严谨可靠,杏儿还以为姐姐你不会打趣人呐?”

    芳苓听到杏儿的话,脚步一顿,芳苓听到杏儿的话,脚步一顿,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太过大意,原身从小就跟着夫人,更是跟另外几位姐妹朝夕相处,只怕一点点不同就会被发现了。芳苓跟着杏儿来到后院,还未进屋便听到一阵打趣声儿:“芳苓姐姐到现在还没来,难道是嫁人之后爱美了,跟我一样在家里挑选衣服首饰太久了!”

    “哈哈哈哈哈,你可快别说了,你当谁都跟你一样。当丫鬟的时候,就那么爱打扮,现在嫁人了这头上的首饰呀只怕都堆不下梳妆盒了吧。”

    芳苓走进里屋,便看到一位穿着略显简单的银白色长裙的女子,倚靠在玫瑰椅上,头上只斜簪着一支芙蓉白玉簪,脸上仅略施粉黛,露出几分温婉又几分风情,神情颇为放松愉快,这就是原身的旧主林夫人了。左右两边已经坐着三位年轻女子,一位穿着繁琐绸布裙,头上还错落有致的簪了六七根金玉钗,想必就是生**美的若华了,嫁给了镇上绸布生意做的最大的人家;坐在若华旁边女子看起来爽朗大气,应该就是刚刚打趣若华的芳华了,因为喜爱钻研厨艺选择嫁给了醉仙居的少东家;另一边的女子看起来娴静优雅,十分漂亮,一点不像是丫鬟出身,则是县令的良妾芳蕤。

    “芳苓见过夫人。”芳苓一进屋便向正坐着的女子行了个礼。

    “快起来吧,怎么才月余未见,你就越发拘谨起来。快坐,她们几个可就盼着你来了。”

    “对啊,芳苓姐姐。我们四个人就你嫁到郊村去了,平时我们约着吃个茶都约不到你,今儿你可要好好说一说你现在的日子,我都好奇死了。”

    芳苓正坐在右手边的椅子上,看着对面活泼的若华:“我这不是来了,只是今儿我们是来为夫人践行的,这一分别以后都是怕再难相见,就不要把时间都费在我身上了。左右我们都在这镇上,难道我还能飞了不成。”芳苓说着,看向上方:“夫人,不知道回京的日子定了吗?”

    林夫人微微坐正了下身子,点了点头,“确实是定下了,三日后便要启程回京了。所以今天才想着把你们都叫来,我在这儿的时候,还可以为你们撑腰,此去赴京,天高远长的怕是顾不及你们四个。你们几个都是打小就跟着我的,自己也争气,我心里对你们不说亲姐妹却也差不了几分。所以特地把你们叫来,也是想在叮嘱你们几句。”

    “你们四个里面,我最放心不下的便是芳蕤你了,我知你年幼时也是官家小姐,只是遭遇变故才沦为丫鬟。当初上门前来向我求娶你的人家最多,你一个也瞧不上。哀着我,要去做县令的良妾。我这才知道你是想借着这杨县令背后的宗族,想着万一有一天可以为你的家族再度翻案,但不知道的人只觉得你贪恋富贵。我在这儿,别人还顾及着我的面子。但我离开之后,定会有些风言风语,你也无需挂在心上。”

    “只是这杨县令跟杨氏宗族已是远亲,又才能有限,我估摸着是使不上大力气的。你万万是不能将此事作为你日后唯一寄托的,万事莫强求!你这辈子最重要的是要对得起你自己,才不枉来走这一遭不是。欸,这说着说着怎么还哭起来了,哭了你家夫人我也是没有红枣糕来哄你们了!”

    “夫人,您惯会拿我们开玩笑,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芳蕤掩起帕子,破涕为笑。

    林夫人又看向芳苓几人,“你们几个跟了我那么多年,都不是愚笨的,以后的日子过得怎样还要看你们自己。这里是我做姑娘时的一些首饰,留给你们全当个纪念,若真遇上什么事了,也还有条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