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小说 > 现代都市 > 猫咪,吃掉我吧 > 正文 第1页
    白夜,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名字,其实不只是名字而已,他就连整个人也都很矛盾。

    他是猫妖,但他不喜欢吃鱼,因为他讨厌鱼身上的腥味。

    他是男子,但却拥有著能令女人自愧不如的相貌。

    白情,白夜之母,也是白猫一族的族长。学识渊博,什麽问题都难不倒的她,唯一令她想破头的问题就是怎麽这二儿子从来不吃鱼。猫吃鱼是天性啊,怎麽会有猫会不喜欢鱼身上的腥味呢?

    夜儿该不会是那死鬼在外头跟哪只妖精偷生的吧?!

    这念头已不是第一次浮现在白情的脑中了,可是一想到白夜那遗传到自己的美艳,还有其父那刚毅的面容,这念头顿时在白情的脑中消失。

    那不然到底是为什麽呢?

    白情皱起那对柳眉,妩媚的卧在长椅上闭眼沉思,但才过没多久,她的双目突然睁开,露出的是那双墨绿色的漂亮眼珠。

    打断她沉思的是她那拥有大嗓门的小儿子,白情慵懒的揉揉藏在褐发里的猫耳,细细听著外头的动静。

    2

    「二哥!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吃鱼啦,但这是我抓给你的耶~你就吃嘛……」

    白米几乎将整个身体都窝进了白夜宽阔的胸膛里,他的左手拿了支肥鱼在白夜面前晃晃,像是在献宝似的,那模样很可爱,让人无法拒绝,但白夜似乎不吃这套。

    「拿走!」白夜说话了,声音很好听,但阴寒的语调,只是两个字就让还在调笑的白米整个板起脸来。

    「鱼真的很好吃的,不要这样嘛。」虽然有点挫败,但白米依然努力不懈的劝著,一只手指竟然开始在白夜的胸口上画圈子,那条不安分的尾巴也开始窜进白夜的两臀间。

    似乎是已经习惯白米大胆的调情,白夜并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冷冷的将那只青葱般的指移开,并让自己的身子离白米远了些。

    「小米,我要出去走走。」白夜开始转移话题。

    「吃了鱼再走!」白米很坚持。

    一名男子信步走来劝著僵持不下的两人。这男子虽然比白夜矮了点,但也算是个身材高挑的男子了。不同於白夜的冷酷与白米的妖媚,男子的脸庞与气质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

    他挑了挑眉眼「你们啊……小米,我劝你最好放弃。还有二弟你,算是做个尝试好不好?再不吃鱼肉,你以後身体会变差的,现在你还年轻没感觉,但不保证之後……」

    「誉!」

    在白夜开口的那一霎那,白誉也很识相的禁声。但在他禁声後就後悔了,搞什麽?他是大哥耶,怎麽面对这个二弟後就变得这麽没尊严了?!还任由这二弟唤他的名?真是目中无人!

    「誉……你再开口劝劝二哥啦……」白米凑上去抓著白誉的手撒娇。

    「没用的!」白夜及白誉很有默契的说话,也打破了白米唯一的希望。

    白夜说完便转身离开,望著他的背影,白米很不是滋味,一抬手就想将鱼给扔到地上,可是却被白誉阻止。

    「小米别生气,你二哥不吃我吃,好吗?」

    白誉的语调里带著深深的宠溺,但是白米似乎没有注意,双眼还是紧紧盯著白夜远去的背影不放。

    3

    白夜缓缓的走著,不知不觉到了河堤旁,照理来说,此时河里的鱼儿应该会因为猫妖气息而纷纷逃窜,但是鱼儿们不但不逃,反而还全部游向白夜。

    他用那双碧绿的眼紧盯著河里的动向,他看中了一只比较特别的鱼,那一身亮橘的鳞片无意的吸引了他的注意,而更激起他兴趣的是,那只鱼竟然自己弹出了水面,就这麽落在地上打挺著。

    「笨蛋!」白夜皱起眉来,接著便火速的将鱼儿给放到掌心,正想送进河中,他听见了鱼儿说话。

    「不要放我回去!」小鱼稚嫩又可爱的声音让白夜莞尔,但内容却让他不解。鱼儿没有水怎麽活呢?怎麽不让自己把他放回河里去?

    「为什麽?」他问。

    「我要自杀!」

    小鱼的答案让白夜感到好奇,不禁挑眉一问「为何轻生?」

    「我好没用……」小鱼的语调里带著浓浓的哭音,白夜也发觉到几滴泪珠从小鱼乌黑的眼珠子里头流出,进而落在他布著粗茧的手上。

    或许是因为眼泪的关系,原本冷冰冰的白夜那面容上突然蒙上一股不知所措的情绪。

    他甚麽都不怕,最怕眼泪。

    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小鱼的白夜也就这样沉默著,冷眼盯著掌中哭得肝肠寸断的小鱼。

    虽然小鱼一哭就快一个时辰,可是白夜还是很有耐性的等他哭完。

    终於等到小鱼停止落泪的时刻,但小鱼下一秒说的话又让白夜开始不知所措。

    「猫咪,你快点吃了我吧!」

    4

    「我讨厌吃鱼,你找别的猫吧。」白夜纵使语气平淡,却还是这麽的有个性。

    而这回惊讶的人换成小鱼了。还以为这次的自己运气好遇到猫妖可以死的成了,但是怎麽遇到一只这麽怪异的猫啊?

    「猫不是都喜欢吃鱼吗?」小鱼那小得可怜的脑袋瓜一下子转不过来。

    「我不喜欢。」白夜也很坦白的送他四个字。其实他的心里很不悦,怎麽大家都想逼他吃鱼呢?就因为他是猫吗?

    「怎麽可能?!还是因为你嫌我太小才不吃我的?」是了!他就是因为长得没有比一般的鱼儿肥美又漂亮,所以才会被同类的嫌弃与歧视,想不到自己这麽不堪到连天敌都不想吃他,叫他情何以堪?

    「我讨厌吃鱼,我不喜欢吃鱼。」白夜不想再多说,遂把小鱼放进河里头,但是才刚放下去没多久,小鱼竟然就这麽幻化为人形。

    「你不要走!!」

    白夜那双眸打量著幻化为人身的小鱼。那是名可爱的少年,他没有穿衣服,上身裸露的白皙肤色配著胸膛上那两粒小茱萸很是诱人,而下身亮橘色的鱼尾巴不停拍打著白夜的脚踝。

    「想死就叫别人送你一程,别找我!」白夜已渐渐失去耐心,偏过头去准备离开,完全不理会小鱼。

    面对白夜这种反应的小鱼当然不是滋味,拚命滑动著鱼尾紧抱住白夜的双腿。

    「你今天一定要把我吃掉!」

    受不了小鱼如此的坚持,白夜失去理性与冷静的朝他大吼「拿把刀插进自己心里不就好了?」

    「可是……我怕痛……」

    白夜无语。

    看白夜一点反应也没有,小鱼的哭音越来越浓了,看来自己真的很没用,连赴死的勇气都没有,猫咪也不屑吃他。想到这里,泪珠又开始从眼眶中落下,落了一地的竟是亮橘色的宝石。

    「你……」望见地上的宝石,白夜开始皱眉。

    多危险!

    由鱼精的泪水所幻化的宝石是如此的珍贵且少见,不止人类,亦有许多种族觊觎。虽然自己不是个热心的人,可是他也不能放任这单纯的小鱼儿不管。

    「请你吃掉我……我真的不想活了……」小鱼再次哀求著,自己整个身体都紧贴在白夜的裤子上,身体上的水也将裤子给沾湿了。

    眼见这情势,白夜拿他没办法,只得勉强道「别哭了,我吃了你就是了。」

    「真的?」小鱼用手揉揉眼睛,一脸期待的问。

    「恩。」白夜漫不经心的点头。

    眼见自杀有望,小鱼很开心的松开白夜,接著便展开双手,成十字形躺在草地上头,似乎还是有点害怕的他紧闭双眼嗫嚅「那……那你快点吃,我不会反抗的,我准备好了。」

    看著这任人宰割的小鱼,白夜不由自主地偏过头,一手抚著突然不大规律跳动的心脏,很不自然的道「不是现在。」

    「啊?那是什麽时候?」眼看白夜还不吃他,小鱼又起身抓住白夜的脚踝抬头问。

    白夜想了想,说「等我饿的时候。」

    「喔。」可是……谁知道这猫咪何时会饿?

    白夜给了个不肯定的答案,小鱼心里想著自己究竟何时才能如愿自杀呢?

    当然,那小得可怜的脑袋从没想通过任何一个问题。

    5

    「原来你叫白夜啊,那你不就是白猫一族的二少主?」小鱼还没有双腿,所以他是以鱼尾滑行的方式跟在白夜身後的。

    大概是觉得小鱼滑行的动作很有趣,白夜总是不时的转头看看,并开始跟他侃侃而谈「得了吧,我并不喜欢这样,别提我了,你呢?」

    白夜虽然冷淡,可是该说话的时候还是会说一些。

    尤其是身为猫妖的自己,居然会跟一只鱼精聊天,真是不可思议,这种感觉很新鲜。一般来说离开水的鱼精是无法说话的,可是为什麽小鱼就可以?尽管有疑问,但白夜还是不打算问出口。

    「我啊……我就叫小鱼啊,我没你这麽伟大,我很胆小的,大家都叫我胆小鱼。」

    闻言,白夜那严肃的面容浮上了一抹微笑「胆小鱼?」

    「恩,大家都看不起我……这也是因为我真的太没用了……连家人也保护不了,只会躲在角落……我……我现在就死了算了!」

    眼见这小鱼又开始自怨自艾,白夜轻叹口气,转过身然後蹲下来揉著小鱼柔顺的黑发「後来……你的家人呢?」

    「娘死了,爹不见了……是为了保护我……」小鱼说不下去了,整个身子都在因为抽噎而颤抖,这样的他颇为惹人怜惜,白夜的心头顿时也轻颤了下,但他很快就回复过来,并且板起一张脸阴狠道「你不应该寻死,你要报仇!」

    看见白夜这样的表情,小鱼顿时有点惊讶「可是……我不想报仇……」

    「为什麽?!」

    「因为……我不想伤害……」小鱼越说越小声,白夜看著他的那种紧迫盯人的眼神顿时让他不大自在「任何生物都有生存的权利,我们不应该夺走他们的生命……」

    「笨蛋!」白夜刚才也是这样骂他的,除了这字眼,他真的找不到任何字眼来骂这只胆小又笨的鱼儿了。虽然是骂人,可是语气里丝毫没有一点责怪的意味,反倒带有点心疼。

    「恩……」小鱼的头又垂下来了。

    眼见气氛一下子僵化,白夜黑起脸来,平淡道「走吧。」

    「对喔!我们要去哪?」小鱼抬起头来兴致勃勃的问,方才紧绷的气氛早已不在。

    听了小鱼的问题,白夜险些没摔倒,耐著性子整理下情绪之後,没好气的道「当然是跟我一起回“白沙”了。」

    白沙是白猫妖们住的地方,小鱼也知晓的点点头,脸上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6

    这一路上很平顺,都是小鱼一直在说话,白夜则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回应,最後却因为烦躁而懒得说话,几乎都是用鼻音哼一声。

    「原来你们族人的头发都是银白色吗?这绿眼珠我不大喜欢耶……」

    「你和你兄弟的感情一定很好……」

    「猫咪睡觉的时候需要盖被子吗?我睡觉有时候会张著眼睛呦~很厉害吧?」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为什麽你不喜欢跟讨厌吃鱼?」

    「有腥味。」白夜总算回话了,但只有寥寥无几的三个字。

    「腥味?」小鱼开始著急的嗅嗅自己身体,确定没腥味後又说「没有啊,我身上很香耶……」他跟一般鱼精不一样的就是宝石的眼泪跟身上的香气了,一般的鱼精流不出宝石的眼泪,身上也难免有些鱼腥味。

    「禁声!」白夜的脸色突然敛了下来,很快的保持警戒,但小鱼还搞不清楚状况。

    「啊?」小鱼才叫了一声就被白夜带入怀中并捂住了嘴「怎麽了?唔唔~」

    接著,白夜将小鱼抱在怀中并往树上躲去,躲好後便在小鱼耳边警告他别出声。

    受到惊吓的小鱼点点头,不知怎地,在白夜怀里的感觉好安心,好温暖。裸著的身体贴著白夜因微微敞开的衣物而露出肌肤,不自觉得又朝那怀抱中缩了缩,偶尔蹭一下。

    「不要这样!」白夜皱了下眉头,大掌将小鱼的身体微微拉开。

    「可是……好舒服……」然而小鱼还想继续蹭。

    「你……罢了,反正你先给我安静!」白夜拿他没办法,只得任由他蹭著。但心中还是忍不住拿他跟白米来做比较,都是可爱的少年,但是白米是带了点艳色,反观小鱼就纯净多了。

    「恩。」小鱼听话的点头,但也越蹭越过头,几乎是要把自己整个都揉进那温暖的胸膛当中。

    而在此时的树下,有两个长相邪魅,身材高大的红发男人,两人的背後都生著一对巨大的黑翅膀。

    白夜的脸色异常沉重。

    只因为他们两个并不是人,而是魔族!

    魔族嗜血好杀,因而成为所有族类共同的敌人……

    7

    「落,还是找不到麽?」

    「该死!明明就是在这条河里,怎麽会不见了呢?」名为落的男子用拳狠狠搥了一旁的大树,差点就要把树上的白夜及小鱼震下来,幸亏白夜的猫爪子够锐利,狠狠抓进那粗大的树干才没有掉下去。

    「难道是听到风声就逃了?」

    落低头想了想,突然玩起自己的红发缓缓道「不可能的,灭!你也知道王做事一向不会走漏风声,定是出了纰漏!」

    一听完落的结论,灭不禁瞪大双目,有些担心「那……怎麽告诉王?」

    落那俊逸的笑容中带著点邪气「呵呵~无妨,反正他在王的手上。」

    「好吧,先回去秉告。」灭点头答应。

    两人消失。

    平常魔族是不会轻易现身的,怎麽今天一次就是两个?而且似乎是很高等的魔族。幸好只有两个,如果真被发现,凭自己的功力还能险胜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