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读窝 > 魔女逆天:双面帝尊靠边站 > 正文 第168章 梦玉
    魔界的梦玉之地,这里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不复那大殿暗黑色的气息,倒是淡出几分优雅,清闲之感。

    宛若世外桃源,宁静闲适。

    不复半点外界传说中的暗黑,魔气缭绕。

    一侧高台林立,生出几点娴静优雅,中间的大道之上,稀稀疏疏地摆着几个摊位,有的是仙,还有的是妖,甚至于还有些精灵。

    皆是百无聊赖地趴着打量着过往或行色匆匆或悠闲散步的过路人。但不论是否是魔族,都带着和善的目光,并无太多弑杀之气。

    另一侧则是低矮的房屋,但看起来却也是其乐融融,在这魔界之中,这梦玉之地倒有点仙境的样子。

    这里,隐隐还有许多灵气环绕,果真算是天灵地杰,魔界不可多得之地。

    姝凰在夜朱的带领之下慢慢走入这梦玉之地的入口,见到这一番景象,不由得也讶然道:

    “真想不到魔界竟然还有这样地方!看起来竟然与曾经的碧梧谷别无二致。”

    “魔界,倒也真的不如传说中那样令人生怖。”

    不过谈及碧梧谷,姝凰神色忽然黯淡下来,隐隐带着点悲伤。

    因为是她一手做了错事,才导致了这样凄惨的结局,这所有的灾祸,都是她一手招来的……

    如今,她就算是有再深的愧疚都无法消除了。

    夜朱也是个聪慧的女子,她轻轻一笑,将这有些沉闷的气氛给打破,开口道解释:

    “这梦玉之地,是昔日在魔界的一个真神以神力开辟,好像也是厌恶那尔虞我诈的天界才在这里居住了万年。”

    “他归于混沌后,这地方便被魔尊立为了在魔界暂住的堕仙,或者精怪之类的住所。因为灵力充裕,故而来的人也颇多。”

    “我们魔族也并不是杀人如麻,既然有人来,只要是站在我们这一遍的朋友,魔界都庇护和欢迎。”

    “久而久之,但凡在其余几界待不下去的,都会到这梦玉之地。不过这里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不能做任何危害魔界之事,魔界若是有难,也要尽力相帮。承情还恩,当然也是规矩。”

    夜朱带着姝凰向那亭台楼阁一侧走去,见姝凰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继续开口劝慰道:

    “这一方是属于魔界建筑,也就是属于魔尊的,另一方则是那些到来者地域,可以随意选择,也可以公平决斗,决定到底能否占有。”

    “但不论如何,都禁止大规模屠杀,也不能私自占有属于魔界的地界,否则便会遭到魔界的抹杀。”

    “只是这七千年,由于魔尊死水的庇护,外族不再能入魔界,这梦玉之地便空了许多,也渐渐不再为六界所知。”

    “所以,凤凰一族暂居在这个地方,对修炼还有养伤,都是极好。你大可不必担心!”

    “姝凰在此谢过!”姝凰听这一番话,处于恭敬和礼节躬身道。

    “凤族是我们魔界的客人,也是魔尊亲自要好好接待,不容许有任何怠慢之处的。若是您有何要求,但说无妨!”

    夜朱再次恭谨地开口道,作为魔界的核心人物,阑珊与曾经凤凰的事情,她也是知晓的。

    魔界七君,皆为曾经跟随姽婳生死与共的战友,姝凰不管出于什么帮了魔界,都是魔界的恩人。

    所以,她也愿意用这样谦卑的态度去迎这个女子,从心底也从行动。

    “多谢!”姝凰眉角萦绕着淡淡的哀伤,轻声开口道,淡漠而又疏离。

    正说着,烛媚刚刚从暂且安置火煌的房子中走出,撞上姝凰两个人,一时间有些发愣道:“皇,你来了?”

    “我已经不是你们的皇了,如今来不过是想看看火煌,以后不要再这样叫我了。”

    姝凰嘴角溢出一丝苦笑,单薄的身影有些微颤。

    她如今,已经再也不配这个沉重的称号了……

    “二长老!”夜朱也礼节性的问候道。

    “夜朱君!”烛媚笑笑,并无什么异样,轻轻地回道。

    她对天界也没什么好感,术赤的爱女若不是因为那天帝苦苦相逼,如何会跳入了那诛仙台。

    而今碧梧谷已毁,也皆是那天帝私心所致,否则,堂堂凤族又如何会落到如此局面?

    平心而论,她无所谓是天界还是魔界,清名和骂名,哪有傲然独立地活出自己更重要?

    “夜朱告退!”姝凰已经指尖触碰在那阁门之上,夜朱也不多留,当即拱手表示告退。

    “慢走。”姝凰回眸,不冷不淡地开口道。

    夜朱转身离去,烛媚静静地看着有些慌乱已经想转回目光地姝凰,突然开口道:

    “姝凰,不论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又做过什么,你追逐的也不过是想要的东西。”

    “我们凤族,天生反骨,不服从天规,喜好洒脱和自由,也不容于天界。”

    “所以,即便是没有你,没有七殿下的事情,当这些微小的矛盾积攒到极点之时,它也一样会爆发。”

    “姝凰,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其实,算起来,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

    “你如何从天真无邪变为如今强悍到无懈可击的凤皇,我怎么会不知晓?”

    “你肩头的责任和重担,苦苦追寻不得东西,却又为了凤族不得不斡旋在这天界各种势力之间。”

    “这些苦,我懂,整个凤族,也懂!”

    姝凰凝立在那一刻,身子僵硬到极致,她不敢再看着那个每字每句都说在她心坎中的女子,也不敢再与那个从来不曾责怪过她的长辈对视,只是机械地倏地转过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一瞬间卡住。

    “姝凰,也许你是间接或直接造成了这场凤族的灾难。可是,我们都知道,你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衷。”

    “因为,我们相信你,你为凤族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真心!”

    “这七千年里,你在天帝那样阴险的人手中为整个凤族撑起一片晴空,你赋予凤族每一个子民可以活出自由的机会。”

    “而今,凤族还活着的子民还你一个永远存在的尊荣——”

    “姝凰,你永远都是凤族的皇!”

    “而整个凤族,也是你永远的家!”

    “姝凰,不管多久,我们都等你回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