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读窝 > 星际之另类米虫上位记 > 正文 第187章
    我转身欲走。

    可就在这时,我的身后传来一阵嗡鸣声。

    这是那把剑在振动。

    它似乎是在求饶。

    我犹疑地转身看过去,只见那剑柄已然深深凹陷进那两扇门板之间的缝隙中,可见那里面的吸力是有多巨大。

    它不是不愿意离开,而是它压根无法离开。

    这个认知令我的心中十分难受。

    我小步地跑过去,奋力地,握住剑柄将它往外扯。可这点子力气对它来说,压根就是杯水车薪。那里面的力量既然能将它拉得嵌进去,必然是我所扯不动的。

    我现在这幅样子,除了面上看得焦急之外,其实就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我一筹莫展。

    “我到底该怎么做?”我大喊,希望它们能给我一个明确的指示。

    但这只是徒劳而已,我能怎么办呢?

    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心中一沉,觉得自己现在大概就是一无是处的废物而已。以往完不成自救计划的我是,现在拔不出短剑的我也是。

    因为我毕竟不是那个天选之子啊!

    短剑上的光芒越发黯淡。

    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我手足无措地看着短剑,能用的法子我已经全部都用过来。可就是不行,无论我做什么,我就是不行!

    我颓然,没想到现在,我竟然弱到连里面的力量都对抗不得!

    胸口微微震动。

    我伸手抚上那半颗,我仅剩的心脏。它只缓缓跳动着,却也给不了我一点答案。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了。

    我想我必须要做出什么来。

    可现在我环顾四周,却依旧没有半分答案。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与我有关的东西存在,唯一的解释便是那就是我被白家人剜走的半颗心脏。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东西落下了。

    可那心脏,却又不是个有灵识的物体。我同它讲道理,它或许也根本感受不到我的心意。

    我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够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现在的情况了。

    我大喊着,不知道那感情到底是无助还是冲动,我压根分辨不出来,只知道这感情十分地强烈,强烈到我快要窒息了。

    钢门微微抖动。

    我扶着门板,无措地抬头,之间那两扇门之间,竟然微微地打开了一条缝隙。

    但这缝隙已然是够了。

    短剑掉落在地。

    我赶紧将它捡起正欲离开时,我听到那门内竟然传出了几声缥缈的歌声?

    我疑惑地顺着那门缝朝里面看进去,只见里面光线昏暗。我探头凝视,可凝视了半天也只瞧见里面混沌一片,只偶尔飘出来的带着腐朽又荒芜得到气味,在提醒着我,这里面有东西。

    我下意识掰住门缝,想将它往两边推开一些,好方便我看清里面的情形。

    谁知我还未用力,那两扇门便像有外力驱动一样,竟然缓缓地朝两边移动开来。

    眼前豁然开朗,我定睛朝内一看

    随即,惊骇地倒退了两步。

    里面竟然全是累累的白骨!

    我看着那些堆在一起的骨骼,惊疑当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所有的生灵——我看到里面不只有人类的骨骼,还有动物的,大到牛羊猛兽,小到啮齿类,都能从里面看出踪迹来。

    它们重叠在一起,你不分我、我不分你,混乱一片。

    我下意识地捂嘴,腹腔中翻腾的胃液提醒着我,这里面的场景堪比地狱。即便我是亲手做过杀害生灵举动的,我也依旧无法无视眼前的惨剧,将它们忽视过去。

    那歌声还在吟唱,声音凄凉而悲怆。

    我下意识想往回走,可手中的短剑又开始缓缓震动。它浮起来,悬浮到半空中,蓝光依旧明灭闪烁。

    我伸手想要抓住它,可它就像有意识一般,躲避了我的手指,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窜入门缝中,直直朝里面匀速运动进去。

    我扶着门板伸手,可它已然已经进入到我触碰不到的区域了。我压根无法接触到它,更别说将它给抓回来,那根本不可能。

    好在门板依旧在向两边运动,那门缝略略张大开来。

    我在外面顿了顿,心跳如擂鼓,也不知是为之后的未知而激动、紧张了,还是对于未知的恐惧。我分辨不出来,只知道现在的自己,真的激动到颤抖为止。

    我的肌肉好像都已经不像是我的肌肉了,它们有自己的想法。

    我想离开这里,可它们颤栗着,它们在为那门后的东西颤栗着、激动着,它们似乎是极其盼望着能见到它的?

    我的那半颗心脏吗?

    我想不了这么多,等到门开到能让我一个人进去的程度之后,我下意识地迈步,朝里面挤了进去。

    一进去后,那种阴冷的气息立刻扑向我的面孔,令我不禁一颤。

    周边都是死物,只有我一个是活的。我的肌肉还在颤抖着,它激动着,颤栗着。恐惧与紧张混杂在一起,我不知道我进来的举动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我的大脑正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我甚至无法分辨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才能从这个鬼地方全身而退。

    随着我的脚步的深入,缥缈的歌声变得越发地清晰。

    我看着面前短剑发出的明暗相间的蓝光,心中忽然一定。

    对啊,我想我害怕什么呢?

    就算再怕,可我已经进来了,我又能怎么样呢?

    除了接受这个事实,将我的心脏融合——或者运气差一些,它将我融合。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它就是我、我就是它,我们本就是不分彼此的。

    我又害怕什么呢?

    毕竟最坏的情况不过就是我和它同归于尽,再也走不出去这里,再也见不到苍穹而已。

    虽然这个结局很令人害怕,令人不愿见到吧我想,但那又怎么样?

    又不是只有这种情况,假如我运气好呢?

    我转念一想,跟着那明暗相照的蓝光,我心中的大定。

    运气好的话,我便可以顺利融合心脏,顺利离开这里,顺利见到苍穹。

    现在我是完整的了,我想,我终于能和正常人一样,会哭、会笑、会快乐、会悲伤。我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就算是难过也不明白我为何会难过、会患得患失的我了。

    这不就是最好的情况吗?

    我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同他正常地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