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读窝 > 全能凰妃:邪帝,狠狠宠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受人欢迎
    既然已经选择了做医师,那么灵法修为的强弱便不再那么重要,更何况他的天资并不出众。

    木良恰好在他刚起来的时候到,听到呼喊声,这位年轻的医师端木谦打开了门接待这位早来的“患者”。

    “你哪里不舒服?”端木医师看到中原面孔的木良,态度上显然很好。

    不过也被某人说中,端木医师有些怀疑这人的品性。

    “不是我。”木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哦。那就不用着急了。”端木医师说道,“要不要吃点东西,我正准备做早餐。”

    根据端木医师平日的习惯,现在的他应该是准备着早餐,看着医术手札的。

    尽管木良的出现扰乱了他的计划,但他并不放在心里。做大事者不拘小节,端木医师很懂得这句话。

    “不。”木良直接拒绝道,看到端木医师脸色微变后,连忙又说道,“人命关天的大事。而且是三条人命。”

    “怎么回事?”端木医师打算将事情搞清楚。

    “是这样的……”木良当即把邢亚光夫人类似难产的症状交代了出来。

    听完木良的叙述,端木医师看了看还未亮的天空,微微皱眉道:“这个时间,起来的人并不多,我出行的轿子都找不到苦力。”

    “更何况,是在城外,走到地方我也未必有多余的力气医治她们。”

    “医师先生,还望你看在三条人命的份上,不要在意那轿子,我们走过去,路程并不远,如果有什么东西需要携带,我愿意出力。毕竟是三条人命,时间不等人。”木良焦急道。

    “三条人命?哼。”谁知端木医师居然冷哼一声,“莫说三条人命,就算是三十条,在我力不能及的情况下,也爱莫能助。”

    “医师先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怎么不对了?”端木谦打断了木良的话,他有自己的坚持,尽管秉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信念,但并不代表自己会在这件事上让步。

    正是因为邢亚光夫妇属于苦寒之地居民,所以他可以不用重视。正是因为他要出现的地方,途中经过的地方,都有苦寒之地的居民,所以他一定要乘坐轿子。

    身为苦寒之地的一名医师,他有权利如此要求。

    若是对方来到了这里,不论他身份如何,需要救治自己绝对不会推脱。端木谦认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仁至义尽了。

    木良本是个内向的孩子,可面对邢大哥交给的任务,以及邢家夫妇对大家的态度,他必须要请动医师。

    老实巴交的人,一般比常人都要固执一些,木良也不例外。

    木良没有办法,只能苦苦哀求,试图说动这位看上去很年轻的医师。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实在被木良缠的没脾气,端木医师还是变相的服软了。

    “什么办法?”听端木医师如此回答,木良喜出望外。

    “只需要有人抬轿子我便去……”

    端木医师没有再把话挑明,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要不傻,差不多都能领会。木良,恰恰是个聪明人。

    木良很快就找到了六个人,全都是苦寒之地的居民。抬轿四个人便够了,多余的两个,是防患于未然。

    端木医师需要的是抬轿子的脚力,同时也是一份虚荣。

    没有轿子他一样可以出诊,即便不步行,也有其他代步出行方式。骑马、马车、灵兽……

    若是邢亚光或者木良的身份足够,端木医师根本不敢耽搁,即便是申请苦寒工会的代步灵兽也不无可能。

    木良便是这样将端木医师请出城门的。

    待穿着“华贵”的端木医师优雅的走进产房后,邢亚光众人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仿佛已经看到了婴儿顺利出生,母子平安。

    “咦?”正在邢亚光的感谢之下无所适从的木良,突然发出一声惊疑,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是你吗?”待寻到熟悉气味的来源后,木良也有些疑惑。

    那气味很熟悉,也很深刻,令这少年很快便回想起来。可眼前看到的少女,肌肤色彩斑斓、皱纹横生,和那人的差异巨大。

    可以说,除了脸型和眼神,其他的一切都不同了。

    不过对木良来说,还有一个可以分辨的线索,气味。所以他才会试探的问出口。“好心的……圣女。”

    “什么?”

    “谁?”

    木良的声音并不小,又身处众人的重心。他的话,众人听闻后都是一愣。

    邢亚光和他国的人明显不知所以,而与木良一同来的这些人很快就回想了起来。

    “是神女!”

    一句话仿佛激起了千层浪,刚刚下马的叶紫玫立刻被包围了起来。

    “圣女。”

    “真的是神女。”

    “你看,那眼神。”

    “还有脸型。”

    “就是她!”

    这些受过叶紫玫帮助的普通人用自己心中最神圣的称喂称呼着叶紫玫。

    刚开始看到叶紫玫被包围起来,庄家下人和大东等人还吓了一跳,以为这些人有什么不良企图。包括邢亚光等人。

    待他们看到这些人只是满含感激的对一个其貌不扬的柔弱少女打招呼之后,惊吓自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那少女的好奇。

    “圣女就是不一样,到哪里都那么受人欢迎。”大东嘿嘿一笑,在车斗中说道。

    “我看是圣女宅心仁厚,广施恩德,才会这么受人欢迎的。”

    “已经不仅仅是欢迎了,这分明是爱戴。”

    “是啊。在我们心中,不也是如此的吗?”

    “嗯。”

    车斗内的人也不在意颠簸后自身的不适,看着朝阳下神圣无比的叶紫玫会心的微笑。

    接受过叶紫玫无私帮助的人真心去拥戴她。对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信仰是残缺的,是缺失的。

    天上有神明,赐人以灵法。但那些神灵是遥远的,缥缈的,只存在于传说中。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更是接触不到。

    而叶紫玫,这个仿佛受命于天的圣女,才是真真实实在他们身前的。

    叶紫玫若真的愿意,收拢这些人心还是轻而易举的。